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夜宿遇偷袭

第五百八十九章 夜宿遇偷袭

        陆虎永远都不可能赶来与商队会合一同离开这片沙漠了,这件事情大概除了陆云翔之外,其他的所有人心里都是十分清楚的。

        只是这一路上没有人会将这句话讲出来,让陆云翔永远离开此地是陆虎最后的心愿,邵曦和孙立昌等人也只是在帮陆虎实现这个心愿。

        至于他们父子二人重新团聚的希望不要说是渺茫,每个人心里都很明确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商队以最快的速度匆忙地赶路,只为尽早脱离野沙帮的势力范围,因为没有人知道陆虎与这群马匪相见之后,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的?

        并不排除马匪在杀了陆虎之后会继续追杀他的儿子,所以现在走得越远越好。

        唯一对此事还抱着希望的陆云翔,这一路上总是会时不时地回头看看商队的后方,他希望看到自己父亲骑着骆驼赶上来的身影,可每一次回头望去总是会失望。

        邵曦看着坐在自己身前的陆云翔,本想出言安慰,可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事实太过残酷,对于这个十岁的孩子,邵曦实在有些不忍将这么残酷的现实摆在他的面前。

        可邵曦也不愿意欺骗他,所以此时只能保持沉默。

        商队就这样一路急匆匆地赶路,直到日头西垂,天近黄昏。

        陆云翔终于忍不住转过身仰头望着邵曦,用悲戚而颤抖的声音问道:“哥哥,我爹是不是不会来了?”

        一句话问得邵曦差点破防,他该怎么回答?邵曦心里很清楚这孩子的问题其实就是答案,可难道真的要告诉他是他说的那样吗?

        这个时候,坐在旁边骆驼上的阿里娅却开口搭话道:“小家伙,你难道忘了你父亲之前对你说过什么吗?

        “从今以后你便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有什么事情要学会自己去面对,不要每时每刻都想着让你的父亲在身边保护你。

        “你爹来与不来,今后你都要学会独自面对要发生的事情,放下你心里对父亲的依赖,以后所有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

        这话若是说给寻常的孩子,也许人家根本就听不懂,人家找自己的爹,你跟人家讲什么大道理?

        可陆云翔不同,从小跟随着父亲长大,听得懂别人话中的意思。

        此时的陆云翔难过地低下头,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留下不随自己一同离开,他也知道父亲留下要做什么,他更知道父亲留下的结果也许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

        他只是不愿意放下那份希望而已。

        可正如面前的这位姐姐说的,无论自己的父亲能不能赶上来,他今后都要学会独自去面对未来的一切。

        此刻他心中所有的焦虑与难过掺杂在一起,他想哭!他真的很想哭!

        因为他知道自己可能已经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失去了他一直以来的依靠,但是最终他没有哭。

        他记住了临行前父亲对自己所说的话——眼泪只会换来别人的同情,却不会换来别人的尊重,想成为被人尊重的人要靠自己的坚强。

        小小年纪的他竟有些少年老成地叹了口气,低着头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周围的人听。

        只是低声地说了一句“我不会成为任何人的累赘,我会凭着自己的本事活下去。”

        听到这句话的人都有些惊讶地转头看向了陆云翔,一个十岁的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已经长大了。

        邵曦双眼望着前方远处那茫茫的沙漠,语气平静地回了句“你明白就好,不要让你的父亲失望,相信总有一日你会成为比你父亲更强大的人,永远记住你父亲对你说的话。”

        陆云翔再次转身仰头看了看邵曦的脸,仿佛是在看着未来的自己,用力地点了点头,一脸坚定地转回身用同样坚定的目光看向邵曦正在看着的远方。

        父亲也许不会再来了,可他要继续前行,他绝不做让父亲失望的人。

        抬起手摸了摸挂在脖子上那颗雕刻精美的兽牙,这是父亲留给他最后的东西,也是父亲对他所有的希望,他绝不会辜负这份希望。

        将那颗兽牙紧紧地攥在手里,陆云翔明白他要重新开启一段属于自己的人生了,而这段人生中不会再有父亲的身影。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路急行其实也并未走出多远,毕竟商队的行进速度是有限的。

        不过赶出的这段路程就算马匪想要追赶他们,看来也并没有那么容易。

        更何况此时天快黑了,就算是马匪在天黑后也要停下来驻扎歇脚,沙漠中的夜路可不是那么好赶的!

        经过一番商量,商队决定天黑之前就在前方不远处的一堆乱石之间驻留过夜,待天亮之后再继续赶路。

        商队依旧是将骆驼围成一圈,将随行的马匹与骆驼拴在一起,这样一来就算发生什么事,只要驼队不乱马匹便也不会跑散。

        在骆驼围成的圆圈里众人燃起了篝火,沙漠的夜晚还是很寒冷的,围火取暖必不可少,同时还可以防止狼群的接近。

        等一切安顿妥当之后,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除了负责警戒的护卫,商队的其他人都围在篝火边坐下,将随身带来的干粮和水囊拿出来简单地吃上一口补充体力。

        人跟骆驼比不了,骆驼可以几天几夜不吃不喝,极端的条件下只要有水,骆驼甚至能挺上一个月。

        可人不行,在这种极端恶劣的环境中,如果不及时地补充水和食物,人的生命在沙漠中是极其脆弱的。

        陆云翔似乎并没有什么心思进食,于是阿里娅在一旁连哄带骗地让他吃些东西。

        邵曦则是与老吴、孙立昌、付彪和孙破云等人围在一圈商量着接下来的事情,乌球儿早就自顾自地吃饱喝足,蒙头大睡了。

        “孙兄,你在中原和西域之间行走多年,应该对这沙漠中的马匪也有所了解,眼下并未见马匪追上来,你觉得他们接下来还有没有追上来的可能?”

        孙破云不自觉地朝着他们所来的方向看了一眼,虽然远方已经是黑漆漆的一片并不能看到什么,但这样提前确认周围是否有危险已经成了孙破云的一种习惯。

        “目前还不好说,以陆掌柜的武功留在客栈中拖延时间想来会拖得很久,这群马匪想从陆掌柜这样的人手中讨到便宜并非易事,不过终究人多势众,恐怕陆掌柜会孤木难支。

        “不过也已经给我们争取了足够时间,另外马匪并不确定我等行进的确切方向和脚程,若想追赶我们也要分成数路人马先行寻找,就算此时与我们遭遇应该也只是小股的马匪。

        “若是在明日午前还没有马匪追过来,那么差不多便确保平安了,因为马匪的坐骑毕竟都是马匹,与驼队的骆驼不能相比,中途没有水草的补充马匹是吃不消的。

        “马匪不比我们商队,沿途不会备有足够的马料和水,所以他们坚持不了多久,只要在明日午前他们还没有找到我们便只能撤回去,那时我们便确保平安无虞了。”

        邵曦听孙破云这么说,也就放下心来,将身子往后一靠,用手肘拄着地面的沙子。

        语气轻松地说道:“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也就是说不管是今夜还是明日午前,就算有马匪追上来也只是小股的马匪,我们足以应付,若是没人追上来,说明马匪并未找到我们。

        “明日一整天我们就能离开这群马匪的势力范围,只要在这段时间稍微注意一下别遭遇那些小股马匪的偷袭,我们便可平安离开此地,既然如此那就抓紧歇息,明日早早启程赶路。”

        众人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如果真被那小股的马匪追上来,双方动手自是不可避免,不过商队的护卫加上邵曦等人完全足够应付。

        当然,并没有人愿意这种情况的出现,不过既然如今能够预估的最坏情况也不足为患的话,那么自然也不必太过担心。

        明日早早启程赶路只要一整天不遭遇马匪,再到天黑之时便已是完全摆脱了马匪的威胁,至少是摆脱了已知马匪的威胁。

        于是留下守夜之人,众人都拎着毯子来到各自的骆驼跟前,紧靠着骆驼用毯子将自己裹了起来各自休息。

        阿里娅似乎与陆云翔十分的投缘,竟主动将陆云翔拉到了自己的那头骆驼边,搂着陆云翔一同睡下了。

        挨着邵曦的老吴靠在骆驼上不禁摇着头,嘴里发着“啧啧”的声音。

        自言自语道:“年纪小就是好啊!被这么漂亮的女子搂着睡觉,真是既暖和又舒服。”

        邵曦听到这话,将脑袋从毯子里伸出来没好眼色地看了一眼老吴,抓起把沙子就扬了过去。

        “老不正经的老色批,满脑子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睡觉坐在那里瞎琢磨什么?”

        老吴被邵曦扬得满头满脸,低头不停地拍打着,嘴里还“呸呸呸”地朝外吐着沙子。

        “说谁是老不正经的?骂谁是老色批?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被漂亮女人搂着睡觉不是又暖和又舒服吗?怎么就乱七八糟了?”

        邵曦狠狠地翻了老吴一眼,也懒得再搭理他,将脑袋又缩回毯子里,只剩下老吴还在那里嘟嘟囔囔。

        夜色越来越深,今日沙漠的夜晚出奇的平静,也许是头些日子沙暴闹得太凶了,沙暴停息后的沙漠就像是一个闹腾累的孩子一样沉沉地睡去。

        既然难得在沙漠中遇到这么一个平静的夜晚,商队众人自然也睡得十分安宁。

        时不时传来有人打鼾的声音和守夜护卫的聊天声,商队驻扎的营地也显得异常的平静祥和。

        就在一路劳顿,深感疲乏的众人睡得正香的时候,夜空中的宁静突然被数不清的“咻咻”声划破,紧跟着便有守夜的护卫发出哀嚎和惨叫。

        当邵曦等人被这些声响惊醒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插得满地都是的箭矢和倒在地上的商队护卫。

        那些没有中箭的护卫此时正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奋力格挡着射来的那些羽箭。

        被惊醒的护卫和脚夫们连忙解下绑在骆驼身上的牛皮卷,打开后将牛皮举过头顶,纷纷冲出去解救那些已经中箭的护卫。

        这些护卫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有的背部中箭,有的腿部中箭,最惨的是有脖子上中箭的,若是不能及时诊治的话恐怕有性命之忧。

        此时的大家都有些懵,难道是商队被马匪追上了?怎么会在大半夜突然发起袭击,守夜的护卫们竟完全没有发现任何动静?

        要知道,这沙漠的夜晚是出奇的安静,不要说是马匹接近,就算是有人徒步接近商队驻扎之地都会被护卫们轻易地发现。

        前来袭击之人竟然无声无息,明显是有备而来,既然是有备而来那就代表着他们有着明确的目标和目的。

        马匪追击商队绝不会做如此充分的准备,他们也许会在夜间发起突袭,却绝对不可能做到像这样悄无声息。

        邵曦虽然在这一瞬间便做出了这么多的分析,可眼下还不是琢磨这些的时候,必须要找到那些偷袭之人,否则商队将会蒙受更大的损失。

        当邵曦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只见离他不远的孙破云已经动了起来。

        判断箭矢发出的方向并不难,那些插在地上羽箭倾斜的角度已经明确地指向了发箭之人。

        于是邵曦带着付彪紧随孙破云的身后朝着不远处的一堆乱石冲了过去,很明显伤到护卫的那些羽箭就是从这个方向射来的。

        而老吴和乌球儿此时已经冲到了阿里娅和陆云翔的身边,将他们二人保护了起来。

        孙破云的身形极其敏捷,朝那堆乱石冲去之时似乎心中没有丝毫的犹豫。

        就在三人看到那乱石之中有人影闪动时,只听孙破云喊了一声“破!”

        邵曦知道孙破云要发招了。

        于是与付彪也极其默契地同时向着孙破云发招的方向甩出了剑气与刀罡。

        三人元气所经之处顿时乱石横飞,“噼啪”的碎石声和惨叫声从不远处的对面传了过来,说明对方已经有人中招了。

        就在三人继续朝着那个方向冲去之时,只见从那些乱石的后面闪出二三十道身影,有的猫着腰躬身袭来,有的跃到空中向三人扑杀而来。

        孙破云低声对邵曦和付彪提醒道:“当心!他们不是马匪。”

        从对方发起攻击的形式来看,邵曦也判断出对方不是马匪。

        可此时邵曦心中不解的是,他们既然不是马匪,那么他们是谁?孙破云又为什么这么清楚他们不是马匪?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