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八章 风卷流沙散

第五百八十八章 风卷流沙散

        陆虎与沙虎的刀法明显同出一门,两人从一开始的对战便是以完全相同的招式彼此攻防,二人实力又十分接近,所以一直斗到现在都不分高下。

        此时双方同时使出了这名为“风卷流沙”的一招,两人同时将手中的一对弯刀架在身体外侧,像陀螺一样地急速旋转。

        随着二人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竟将身体周围的黄沙也卷入空中,如同两道龙卷风一般碰在一起。

        双方弯刀的碰撞声和不停闪动的火星从两道龙卷风相碰撞的地方不停地发出。

        片刻之后,其中一道龙卷风突然融入到了另一道龙卷风里合二为一,使原本的那道龙卷风变得比原来还大。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从龙卷风里传出了骨肉被割裂的声音和一声惨叫声,随即龙卷风迅速消失。

        这个时候,围在周围的马匪才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见陆虎依然是头上脚下地站立在地面,而沙虎则是头下脚上悬在陆虎的头顶,此时整个人正在急速下坠。

        当沙虎变换身形落到地面上时,在这一招上的对决胜负已见分晓。

        沙虎双手架着弯刀,两眼紧紧地盯着站在对面的陆虎,而陆虎此时只是右手举着弯刀站立在原处,左边的手臂躺在不远处的地面上。

        从手臂断裂处流淌出的鲜血不停地落在黄沙之上,他的脚边只在片刻间已变得一片血红。

        “大哥,我说过你老了,你的刀法荒废的时日太久了,当初的这招风卷流沙我不知道输给你多少次,这些年我一直在琢磨如何破解此招。

        “今日看起来,我的功夫并没有白费,你终于在这一招上败给我了,如今你断了一臂,已没有了与我一战之力。

        “当年的陆虎已经不在了,现在这片沙漠上只有我沙虎,所以你也该从这片沙漠中消失了。”

        断掉一臂的陆虎因为失血脸色变得苍白,仅剩下持刀的右手在微微颤抖。

        他转头看了一眼落在不远处那条断掉的手臂,那只手里还紧紧地攥着另外一把弯刀,但此时已经脱离了他的身体无法再起到任何的作用。

        陆虎的头上因为断臂之痛而渗出了豆大的汗珠,无论你是怎样的高手,手臂被人斩断之后那种疼痛都是深入骨髓的。

        陆虎强忍着从手臂传来的疼痛感,咬着牙对沙虎说道:“还没结束呢!就算是只剩一条手臂,只要性命还在,我也还并未输给你。”

        沙虎发出了一声冷笑,满脸嘲讽地看着陆虎,缓缓地开口说道:“如今的你已经没有资格与我一战了,你只配死在乱刀之下。”

        说完,只见他挥动了一下手中的弯刀,他手底下的这群马匪便如同鬣狗一般围了上来,将陆虎牢牢地围在当中。

        “我说过你坚持不了多久,就让我手底下的兄弟们来对付你,看看你到底能坚持多久,希望你这个大哥不会让我失望。”

        沙虎话音刚落,围着陆虎的这群马匪便一拥而上,举刀向陆虎斩去。

        这个时候他们每个人都抱着趁你病要你命的想法,如今陆虎只剩下一条手臂,左臂又血流不止,正是他们刷一波存在感的大好时机。

        若是谁能将陆虎斩于刀下,那便是此次围攻的最大功臣,回去奖赏自然是少不得。

        这里不禁又会让人想起当年的楚霸王项羽,被一群不知所谓的人分尸拿去请赏,这种行为是何种的无耻与可笑?

        不同的是,当年那些人所抢的只是项羽的尸首,而此刻的陆虎可还并不是一个死人呢!

        只见陆虎旋转身体将弯刀斩出,只是在一瞬间便将自己身体周围这一圈马匪斩杀在当场,动作快得连沙虎都没看清楚。

        他做梦也没想到,陆虎竟能在重伤之下出手还如此的迅捷、凌厉,只是一招便杀死了七八个马匪。

        沙虎在震惊之余也看出陆虎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只是强撑着身体在做最后的反抗,于是沉声说了句“继续上,取他性命之人重重有赏。”

        这句话就像一针鸡血一样,顿时让周围的马匪们兴奋了起来。

        脑子转得快的马匪见他们兄弟二人相残,自然知道沙虎是想趁着今日将威胁自己地位的陆虎除掉。

        这要是能亲手杀掉陆虎,在沙虎面前自然是大功一件,这种事情若是落在别人后面,到时候恐怕连汤都喝不上。

        于是一群围在外围的马匪也都不顾死活地拥了上来。

        在这群人中还有一些脑子转得更快的,他们看出陆虎虽然断了一条手臂,但手中那把弯刀的威胁依然是致命的,这个时候谁冲得靠前,谁就死得更快。

        有命赚钱也得有命花,想要领到赏钱,前提是自己得活着。

        所以有几个马匪只是虚张声势地跟着向前冲却并不急着动手,他们也懂得用其他人来消耗陆虎,待到时机成熟之时再冲上前去手起刀落,斩杀陆虎。

        这种摘桃子的心态让一部分马匪只是围着陆虎不停地窜动,却并不上前与其相斗,而那些急于立功的马匪则是拿着自己的性命做了他人的垫脚石。

        陆虎此时由于大量失血已变得虚弱不堪,但在他的眼中这群马匪不过是蝼蚁而已。

        虽然只剩下了一条手臂,但他依然舞动手中的弯刀与这群马匪厮杀在了一处。

        刀光闪动,如同砍瓜切菜一样,虽然速度和效率远不如手持双刀的时候,但受伤的猛虎依然是猛虎,怎么可能会轻易地倒在一群鬣狗的面前?

        陆虎手中弯刀所过之处只见血花飞扬,如同一朵朵在沙漠骄阳之下绽放的地狱之花,每一朵花朵的盛开都意味着一条生命从此消失在这大漠之中。

        此时与其说是双方的对战,不如说是一场单方面的杀戮。

        陆虎手中弯刀在不停地收割着一条条生命,因为他知道在自己的生命消失之前要尽可能地撑住,为了商队,为了自己的儿子多拖住一刻是一刻。

        只要自己还没倒下,沙虎跟这群马匪便不会离开,所以他一直在心中对自己说,再多挺一会儿,自己还能支撑下去。

        但终究双拳难敌四手,陆虎的弯刀虽然不停地在收割着这群马匪的性命,可自己身上的伤痕也变得越来越多。

        马匪终究是人数众多,哪怕有人侥幸砍中了陆虎一刀,对于陆虎而言都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随着伤势越来越重,陆虎的刀势逐渐开始变得凌乱而无力,到最后几乎是本能地挥舞着弯刀做着最后的抵抗。

        尽管如此,也依旧是不断的有马匪丧命在他的刀下。

        此刻陆虎的周围算得上是一片尸山血海,被他斩杀的马匪倒得遍地都是,喷洒的鲜血将这满是黄沙的地面染成大片大片的红色。

        当马匪们终于因为惧怕而裹足不前之时,死在陆虎刀下的马匪已足有三十多个,这个时候马匪们终于怕了。

        在他们眼中,哪怕是只剩下一条手臂的陆虎依然是如同地狱杀神一般的存在,他手中的那把弯刀就如同死神收割生命的镰刀一样。

        浑身是血的陆虎单膝跪地,用弯刀的刀尖撑着地面,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正如同左臂淌出的鲜血一般在不停地流逝。

        扫视了一眼周围的马匪,又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脸上挂着阴险微笑的沙虎。

        他觉得整个天地都在旋转,蓝色的天空与黄色的沙漠不停地上下交替,而自己仿佛掉入冰冷的深潭之中,浑身寒冷的同时又有着强烈的窒息感。

        陆虎心里清楚,自己快撑不住了。

        严重的失血已经开始让自己的身体感到发冷,自己的视听也已开始变得模糊,生命正在一点一滴地从自己的身体中消失。

        但是他还有最后一件事没做,那便是眼前的沙虎。

        虽然此前自己在“风卷流沙”一招中已败给了这个曾经被自己亲手教出来的义弟,但他并不甘心就这样死在沙虎的面前。

        他抬起已经有些无神的双眼看着沙虎,声音有些沙哑地问道:“你觉得我坚持得可够久?”

        此时的沙虎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他无法想象已经失去了一条手臂的陆虎竟然能凭着手中的一把弯刀,便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死他手底下这么多的人,这的确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过看着眼前已经是濒死之状的陆虎,沙虎觉得死掉这些人值了,用这三十多条马匪的命换走陆虎的命,在沙虎眼中算是一笔不亏的买卖。

        如今的陆虎看上去已无反抗之力,自己拿人命消耗陆虎的目的已经达到。

        与其让手下的喽啰取了陆虎的性命使自己损失一笔赏钱,还不如自己亲自动手杀掉陆虎更划算。

        于是他提着弯刀走到陆虎的面前蹲下身来,与陆虎面对面,互相注视着对方。

        “大哥,当年你总是说我的野心太大,总有一天会被自己的野心吞噬,可今天我就在你的面前,被我野心吞噬掉的反而是大哥你,不觉得这很讽刺吗?

        “你我兄弟这么多年的情分,到了今天这一步,就让兄弟我亲自送大哥上路吧!也算不枉你我兄弟一场。”

        陆虎看着眼前的沙虎,眼神中充满着无奈、失望,甚至有一些不舍。

        缓缓地开口说道:“沙虎,当年你我兄弟情同手足,就算有一块面饼,我们兄弟两个都是一人一半,如今因为你的野心搞到你我兄弟反目,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

        “我知道今日我会死,但还要最后劝你一句适可而止,及时收手,你的财富已经足够多了,若是不收敛自己的野心,终究不得善终。”

        沙虎听了陆虎的话,忍不住仰天哈哈狂笑,摊开双手。

        “大哥,如今你已经死到临头,居然还是当年的那些说辞,你看看我,你好好地看看我,如今我才是这片沙漠的主人,而你只会成为埋在黄沙之下一个被人遗忘的客栈掌柜。

        “我的野心为我带来了财富、名气和荣耀,你再看看你自己,你这些年得到了什么?今日我们两个到底是谁不得善终?”

        陆虎看着眼前近乎癫狂的沙虎,不禁摇了摇头,此时他已对自己曾经的这个兄弟彻底失望了。

        而沙虎在一阵狂笑之后,突然收起了笑容,终于露出了他那狰狞的面目,一双如同鹰隼一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陆虎。

        “当年你的废话就太多了,如今还是这么多废话,那就看看我们两个谁先死吧!”

        话音刚落,沙虎抬起手中弯刀对着陆虎的前胸一刀便捅了进去。

        弯刀那锋利的刀尖刺入了陆虎的胸膛,刀尖从背后透出,陆虎就如同一颗挂在鱼钩上的鱼饵,看上去既血腥又恐怖。

        沙虎一脸狞笑地说道:“兄弟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亲手送大哥上路,大哥你这一路上可要走好!”

        沙虎原本以为陆虎会露出痛苦的表情,却不想陆虎在那弯刀刺入胸膛的一瞬间皱了一下眉毛之后,脸上竟然露出了让人难以理解的笑容。

        他缓缓地抬起头,满脸笑意地看着沙虎,竟然看得沙虎一时间心中有些慌乱。

        “沙虎,你的刀法是我教的,当年我将你看成是我自己的亲兄弟,所以在传授你刀法时并无任何的保留。

        “我虽没有留后手,但你的刀法终究还是我教给你的,其中每一招,每一式可以做出怎样的变化你觉得我会不知道吗?”

        沙虎被陆虎给说愣住了,片刻后他才有些恍然大悟地问道:“难道风卷流沙那一招你是故意败给我的?”

        “你说呢?”

        陆虎的话音未落,原本撑在地面上的那把弯刀如同闪电一般地刺出,直接贯穿了沙虎的咽喉,刀尖从颈后穿出,此时的沙虎看上去倒更像是一条咬了钩的鱼儿。

        被刺破咽喉的沙虎喉咙间发出沙哑难听的“咳咳”声。

        “我若是不在那一招上败给你,你又如何会像此刻这样放下防备与我如此近的面对面?我又怎么会有机会刺出这一刀?”

        陆虎的这句话刚说完,他们兄弟两个便同时喷出一口鲜血。

        沙虎看着面前的陆虎,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大……哥……”

        说完便将那满是鲜血的下巴搭在了陆虎的刀背上,眼中的光彩迅速地消散而去。

        而此时的陆虎并没有回应沙虎,因为在沙虎喊出那声“大哥”的时候,他已经先一步离去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