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五章 离别父子情

第五百八十五章 离别父子情

        邵曦之所以会答应下陆虎的这个请求,是因为如今情况已经与三天之前不同了。

        那个时候,邵曦以为陆虎只是想将孩子交给自己,独自面对今后李二麻子这群马匪对他的欺凌。

        从某种程度上说,邵曦觉得陆虎如果真这样做的话是极不负责任的。

        当面对难题的时候,不是想着如何去解决,而是想将孩子交给他人照顾,这完全是一种自暴自弃的做法。

        可现在不同了,邵曦知道陆虎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和想法,但他有牵挂,有后顾之忧,所以此时他再将陆云翔交给自己,整件事的意义就变得不同了。

        邵曦心里很清楚他想做什么,也知道他所做的事绝对不可以让陆云翔再次亲眼目睹。

        可身为商人的孙立昌对此却并不能完全理解。

        “陆掌柜,既然如今事情已经闹到了这种地步,你又何必独自留下?不如带上这孩子与我们一同离开吧!

        “若是陆掌柜愿意,我泰和商行愿请陆掌柜做我们商队护卫的头领,将来也可向京都大梁总行推荐陆掌柜做我们泰和商行商队护卫的总管。

        “以陆掌柜的本事完全可以让你们父子从此过上安定富足的日子,又何苦要留下来与那群马匪拼个你死我活?”

        孙立昌的想法其实也确实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如今陆虎杀了这么多的马匪,野沙帮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所有人也都看得出来,陆虎是打算将陆云翔交托给商队,一个人留下来与野沙帮解决恩怨。

        可孙立昌觉得这完全没有必要,惹不起,咱们还躲不起吗?

        他们父子二人随着商队一同离开此地,泰和商行能给陆虎提供一份谋生的差事,也为泰和商行聘请到一位高手,这对双方来说完全是一个共赢的办法,何乐而不为呢?

        孙立昌虽然带领商队在外走商已有多年,可他毕竟还只是个商人,不是江湖中人,他对江湖中这些恩怨的了解相比于陆虎还差得太多。

        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邵曦、老吴和陆虎都同时摇了摇头,甚至站在阿里娅身后的孙破云也摇了摇头。

        这让孙立昌一时间感到莫衷一是,不知为何这些人对自己提出的办法都持否定的态度?

        最后还是老吴开口给出了答案。

        “孙掌柜,你想简单了!如今陆掌柜杀了这么多的马匪,这件事已经成了江湖恩怨,江湖人自有江湖人解决恩怨的办法。

        “陆掌柜虽然已退出江湖多年,可毕竟曾经是江湖中人,而对方也都是江湖人,江湖人与江湖人之间解决恩怨是不死不休的。

        “就算如你所言,他们父子二人随着商队一同离开,你觉得野沙帮在这里找不到他们就会善罢甘休吗?他们在此地找不到人,必定会四处寻找、追杀这对父子。

        “而我们商队几十号人又驮着这么多的货物,无论再怎么赶路也不会快过那些马匪的追杀,最终我们商队被野沙帮追上后自然免不得又是一场血腥的厮杀。

        “到时候他们父子能不能平安离开先不说,只怕我们商队也没办法全身而退,陆掌柜做出这个决定就是怕连累我们,他既要与野沙帮解决恩怨,同时也是为了拖住野沙帮,为我们争取离开的时间。

        “自私一点地讲,陆掌柜是希望我们能将他的儿子平安带离此地,从此脱离这群马匪的威胁,我想陆掌柜应该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

        “而此事我们若是完全参与了进来便违背了泰和商行经商的宗旨,参与到了江湖是非之中,我们现在能帮的只是将这孩子带走,其他的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听了老吴的解释,孙立昌也默默地点了点头。

        其实他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心中也不是没有顾虑,常年在外走商自然是知道路上少管闲事的道理,货物的安全才是整个商队的首要任务。

        只是这几日相处下来,让他对这对父子的遭遇极为同情,所以才会抱着侥幸的想法。

        如今想想的确正如老吴说的那样,若是真的将他们父子二人一同带走,最终只会引来马匪的追杀。

        先不说能不能帮到这对父子,首先便是给自己的商队招惹来了麻烦。

        原本商队便对马匪是避之不及,若是插手了此事,岂不是真成了马匪的对头?野沙帮是绝对不会放过商队的。

        自己身为泰和商行的掌柜,自然是将泰和商行的责任排在第一位,如此看来陆虎留下已是不可避免之事。

        孙立昌忍不住叹了口气,他从心底实实在在是想帮助陆虎和陆云翔,可眼下看来唯一能做的也只是替陆虎将陆云翔带走,至于其他的也确实是爱莫能助了。

        可当陆云翔听到这些大人们在商量这件事时,顿时便急了。

        “我不走,我哪儿也不去!我要跟我爹在一起,我爹是因为我才杀了这些马匪,如今不管有多大的灾祸,我都要跟我爹一同面对。

        “我绝不会独自离开将我爹一个人扔在这里,你们谁也别想将我跟我爹分开!”

        陆云翔的表现早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一帮人当着孩子的面商量着怎么将他从他爹身边带走,换成是哪个孩子都无法接受。

        更何况如今自己的父亲要面对如此大的危机,他又怎么可能轻易抛弃自己的父亲?

        可大家也都清楚,若是这孩子不带走的话,便会成为陆虎最大的负担,心有牵挂他又如何能全心对敌?

        陆云翔是他最大的软肋,如果野沙帮的沙虎利用陆云翔来对付陆虎的话,这对父子反而会变得更加危险。

        原本陆虎留下来便是以一敌多,凶险无比,若身边再带着这个孩子,处境更是堪忧。

        退一万步讲,陆虎就算敌不过这些马匪,哪怕逃命一个人也更容易一些,可带着陆云翔便毫无生机可言。

        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可是面对陆云翔谁也没办法说出来,毕竟那是人家自己的爹,你们凭什么强行将人家父子分开?

        人家孩子不愿意跟你们走,想跟自己的爹在一起这是天经地义之事,就算知道他留下没有任何好处,可众人却无法出言相劝。

        这件事唯一能解决的人只有陆虎。

        只见陆虎转过身将陆云翔拉到自己身前,从头到脚将陆云翔看了几遍,眼中充满着疼惜、怜爱之情。

        “云翔,听爹的话,跟这些恩人一同离开,他们会将你照顾得很好,有了他们的照顾爹也就放心了,爹要做的事不能带着你。

        “虽然爹知道你舍不得离开爹,可若是你跟着爹的话,你我父子二人就都会身陷险境,你不在我身边,我心中便不会有牵挂,也不必分神来照顾你,这样对爹对你都有好处。

        “若是你任性不肯离开,只会将我们父子都害了,你是个懂事的孩子,我想爹说的这些你都明白。

        “孩子,你放心!爹向你保证,解决完这些事情爹便会赶上商队与你一同离开这里,到时候我们带着你娘一块儿离开,你说好不好?”

        陆云翔听到陆虎的这番话,“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这孩子懂事,这孩子听话,可他终究只是个孩子。

        从小到大,除了陆虎前去玉龙关采买,他从未曾离开过自己的父亲。

        陆虎跟他讲的道理他听懂了,他也明白自己留下会成为父亲的累赘,那样只会将父亲和自己都害了。

        可若真的让他就这么离开陆虎,一个十岁的孩子一时之间又如何能够接受得了?

        更何况他们父子今日一别,谁也说不准还能不能再次相见,虽然陆虎说事情解决之后会赶上商队,可陆云翔也知道那只是陆虎安慰自己的话。

        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将要面对的是怎样的危险,可是他不能再争辩,因为这是父亲对他的嘱咐。

        为了让父亲能够全心地面对即将到来的危机,他必须要放下心中的那份不舍,只有那样他们父子才有再次相见的机会。

        陆云翔跪倒在陆虎面前,抱着这个曾经让他一直厌恶和鄙视的父亲放声大哭,陆虎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陆云翔的小脑袋,没有任何的安慰。

        他知道这孩子从今天开始就要独自面对自己的人生了,要让他学会坚强起来,要学会一个人面对未知的一切。

        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要狠下心来,必须要最后一次教会这孩子坚强。

        陆虎强忍着眼中的泪水,一把将陆云翔拉了起来,看着面前痛哭不止的陆云翔,陆虎心中一狠,抬手便给了陆云翔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将在场的众人都打得一脸懵,也打得陆云翔一下子止住了哭声。

        “不许哭!从今日起你便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无论在别人的面前表现得如何卑微、懦弱,你的心都必须是坚强的。

        “眼泪只会换来别人的同情,永远都无法换来别人的尊重,记得今后学好本事保护好自己身边的人,不要像爹这样连你娘和你都没有照顾好,你听懂了吗?”

        陆云翔抬起他那留着一个巴掌印的小脸,定定地看着陆虎许久,最后坚定地对着陆虎点了点头。

        “爹,你放心吧!从今天起我就是个男子汉了,我一定会学好本事,将来就让云翔来保护你。”

        陆虎欣慰地点了点头,抬手在陆云翔通红的脸蛋上轻轻地摸了摸,纵使此时心中有千般不舍,万般无奈,也都只能放下了。

        他转身对着邵曦和孙立昌抱拳拱手说道:“既然邵公子和孙掌柜已应下了在下的请求,那便事不宜迟,抓紧打点行装赶紧动身上路吧!

        “此事不可拖得太久,一旦野沙帮赶到此处,再想离开恐怕就难了,陆某再次谢过邵公子和孙掌柜,你们快动身吧!”

        说完,陆虎一把将陆云翔推到了邵曦的面前,邵曦伸手拢过陆云翔的肩膀对着孙立昌点了点头。

        孙立昌连忙招呼商队的脚夫、护卫们,大家一起动手将房后的货物全部装上驼马,只给陆虎留下了一头骆驼。

        虽然他们知道陆虎未必用得上了,但每个人心中都还保留着一线希望。

        众人经过一番忙碌,终于是做好了启程的准备,孙立昌将手一挥,整个商队再次出发离开绿洲,继续向西而行。

        邵曦和孙立昌对着陆虎拱了拱手也没再多说什么,这个时候再说什么也是多余的了。

        只有老吴再次走上前来,拍了拍陆虎的肩膀,终于是开口说道:“别忘了你的儿子在前面等你,凡事不可勉强,能够顺利脱身也是一种本事。”

        陆虎明白老吴的意思,对着老吴拱手施礼说道:“晚辈多谢前辈指点,前辈的话晚辈记住了。”

        老吴点了点头,转身坐上骆驼吆喝了一声,那骆驼起身驮着老吴向驼队的方向行去。

        付彪和乌球儿、孙破云、阿里娅等人也都各自骑上骆驼随老吴一同离开,只有邵曦和孙立昌没有急着走,因为此时还要让陆云翔和陆虎做最后的道别。

        陆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用兽牙雕刻的坠子,坠子上拴着一根皮绳,抬手戴在了陆云翔的脖子上。

        又摸了摸陆云翔的脑袋,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说了句“去吧!到前面去等着爹。”

        陆云翔瞪着一双大眼睛,强忍着眼泪点了点头道:“爹,我在前面等你,你快些赶上来。”

        陆虎强挤出一丝笑容,捏了一下陆云翔的小脸蛋,点了点头,将他的身体扳了过去,在后背上推了一把,将他推到邵曦面前。

        邵曦伸手拉过陆云翔一同坐上骆驼也动身向商队行进的方向赶去。

        行出一段距离后,陆云翔忍不住从邵曦的身体前探出身子转头向原本家的方向望去,只见陆虎依旧站在原地远远地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

        直到邵曦等人从陆虎的视野中彻底消失,陆虎的眼泪才夺眶而出,他又朝着自己儿子离开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抬手用衣袖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转身返回客栈。

        看着客栈内那些熟悉的摆设,陆虎脸上露出了一丝既幸福又苦涩的笑容,这里有他的回忆,也有他的不舍。

        他来到桌前将两把弯刀放在桌上,抱起酒坛倒了一碗粗粮酒,伸手抓起盆中的炖羊肉,就这样一口肉一口酒地吃喝了起来。

        他知道,这也许是自己此生的最后一餐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