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六章 客栈两父子

第五百七十六章 客栈两父子

        邵曦等人灌好水囊,将驼马交给商队的人统一驱赶向孙立昌口中那家客栈的房后拴好,自己则是径直走向了那沙漠之中难得一见的野店。

        这家客栈看上去也是两层的土房,建房子用的土坯应该就是从这绿洲之中挖掘而得,看上去不大,但终究是能抵挡夜晚的寒冷和风沙。

        走过两扇有些透风的木板门,客栈内显得有些简陋,楼下这一层是临时歇脚和吃饭的地方。

        墙上挂着昏暗的油灯,屋内几张破旧的木桌和板凳,隔着一道门帘里面便是灶间。

        看来在商队到来之前,这客栈并没有什么生意,此时商队这几十号人已将屋内所有的桌子都挤满了。

        只有最靠里侧的一张桌子是孙立昌给邵曦等人单独留出来的。

        还没等落座,商队里的这些脚夫、护卫们便已经大呼小叫地喊着这客栈的掌柜给他们上些吃食。

        这些日子下来,所有人都被折腾得够呛,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能吃口热乎饭菜的地方,大家自然是迫不及待,倒是可以理解的。

        这客栈的掌柜其实也说不上是个掌柜,跟伙计其实就是父子二人。

        掌柜的五十岁上下,中等身材,有些清瘦,脸上的皱纹明显有些多,略显憔悴,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唯唯诺诺,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既是厨子也是伙计。

        而另一个伙计则是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一身破旧的衣衫打了不少的补丁,头发用根草绳绑在脑后。

        一张小脸看上去虽然有些脏却掩不住那清秀可爱的面庞,一双大眼睛灵动有神,看得出是一个机灵可爱的男孩。

        小家伙一边拿着手中的抹布擦着那些已经被磨得发亮的破木桌板,一边热情地招呼着商队的所有人。

        其实这家客栈也没什么吃的,不过是一些热乎的炖羊肉、面饼跟一些粗粮酒,不过这对于旅途中的人们已经算是珍馐美味了。

        热乎炖羊肉不说,就是这粗粮酒也显得极其的珍贵,不仅能驱走这沙漠中夜晚的寒气,更是能缓解这一路上的疲劳。

        众人自然是有什么就点什么,将这父子二人忙得不亦乐乎。

        那掌柜的在灶间忙着盛炖羊肉,男孩则是里里外外来回地跑着,给每一桌上菜上酒,一张小脸上始终挂着可爱的笑容。

        看得出,他们这家客栈有些日子没客人上门了,如今一个商队几十人对他们而言已经是个大生意了。

        当孩子将炖羊肉端到邵曦等人的桌上时,还不忘客客气气地说一句“此地荒僻,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待各位客人,好歹是顿热乎的,咱这粗粮酒虽然味道差了些,可喝完了晚上就能睡个好觉,几位客人请慢用。”

        邵曦看着眼前这个机灵的小家伙,心想他若不是生在这茫茫荒漠之中,想必也该进学堂读书了。

        如今为了父子二人的生计,这么早便如此懂事地帮着自己的父亲打理这家绿洲中的野店,说起来也是命运弄人。

        不过看着他那一脸天真的笑容,似乎对自己的命运并没有任何的抱怨,也许今日自己一行人的到来便是他最大的快乐吧!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这家客栈只有你们父子二人吗?”

        其实客栈就这么大,是不是只有他们父子二人自打进来一眼便知,可邵曦就是想跟这孩子聊两句,所以问了个可有可无的问题。

        “我叫陆云翔,今年十岁,这客栈就我们父子二人,我爹叫陆虎。”

        这孩子的回答都挺正常,只有最后他爹的这个名字,邵曦听完手中的筷子都掉到桌子上了。

        啥?路虎?是极光还是揽胜?

        与邵曦同坐一桌的老吴和付彪,包括孙立昌在内,看到邵曦这个样子也都愣住了。

        不明白他怎么听到掌柜的名字会是这个反应?难道他认识这客栈的掌柜?

        尤其是老吴,心说自己跟邵曦这么多年可从来没听说过他认识一个叫陆虎的人,今天怎么这么大反应?

        邵曦愣了好一阵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将桌子上的筷子捡起来。

        心中暗骂自己少见多怪,人家叫陆虎怎么了?谁规定只有车才能这么叫?真是自己反应过度。

        眼看着边上几人望向自己的怪异目光,邵曦连忙故作镇定地咳了两声。

        有些没话找话的又对陆云翔问道:“此地如此偏远,你父子二人为何会在这里开设客栈?再说你们平日所需该如何获取?”

        陆云翔咧着小嘴儿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笑呵呵地对邵曦回道:“公子可莫要小看了我父子二人,我从小就跟着我爹一起打理这家客栈。

        “我爹对这片沙漠比谁都熟悉,每隔数月我爹便会骑着家中唯一的骆驼前往玉龙关去采买活羊和粗粮酒,那些活羊带回来之后就养在这绿洲之中。

        “我爹杀羊的手艺那是没得说,刀法绝对是一流的,而且这一去一来也只需半月有余,客人你们光是从玉龙关到这里应该差不多就要半月了吧?”

        这小家伙倒是挺机灵,一眼便看出邵曦等人是从玉龙关来的,不过猜也猜得到,这附近并无其他城镇,他们也只能是从玉龙关来。

        不过听他所言,那陆虎前往玉龙关一去一回才半月有余,这个速度却着实有些惊人。

        要知道赶着羊群,拉着货物,若不是对这片沙漠极其熟悉,只怕是还没回到这客栈,那些羊便已经死在路上了。

        看来那陆虎对这沿途所有的绿洲都了如指掌,应该是在这片沙漠中生活了多年之人,否则绝对做不到如此程度。

        “若如你所说,既然你父亲对这片沙漠如此熟悉,杀羊的手艺又这么好,为何你们父子二人不到玉龙关居住,要在此地开这么一家客栈?在玉龙关岂不是比在这里要强?”

        陆云翔耷拉着小脑袋,看起来是在暗自叹气,嘴里嘟囔着“我爹说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我们父子二人住在此地只接待往来的商队、客旅,这样挺好!

        “所有的人都只是过客,吃饭、住店、付钱走人,既无是非也无恩怨,这样既安宁又自在。

        “还说当年给我取名云翔,就是希望我像那天上的苍鹰一样,飞入云端,自由翱翔在这片大漠,不受这世间的羁绊,我虽听不懂我爹说些什么,但我知道他一定是为了我好。

        “可是我并不想陪着他在这里开一辈子的客栈,等长大了我一定要到外面去看看,我要学一身本事回来保护自己的客栈,我才不会像我爹那样胆小!”

        陆云翔说的其他的邵曦都能理解,陆虎应该是看透了这人间冷暖,世态炎凉,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也去体会那些世间险恶。

        所以才在这个世外桃源给自己的儿子留下这么一个家,希望他这一生都能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

        可陆云翔最后那句话邵曦就有点听不懂了,为什么要学本事回来保护自己的客栈?他又为什么说他的爹胆子小?难道他们曾经遇到过什么事吗?

        “小家伙,听得出你很崇拜自己的父亲,可为什么要说自己的父亲胆子小呢?你父亲能在这片沙漠中来去自如,能带着你在这里开了这家客栈为往来商旅提供一个落脚的地方,我觉得你的父亲很了不起啊!”

        陆云翔有些少年老成地叹了口气,正要开口再说什么,就见陆虎挑开灶间的门帘招呼陆云翔去给其他桌的客人上炖羊肉。

        陆云翔回头应了一声,对着邵曦等人微微躬身表示了一下歉意,便转身跑去灶间了。

        邵曦看着离开的陆云翔,心中也颇为感慨,这孩子其实是幸运的,虽然生在这荒僻之地,长在这大漠之中,却始终能与自己的父亲朝夕相处,一同经营这家客栈。

        也许他的人生中缺失了很多东西,但至少他始终在亲人的身边,始终是在那个最关心他的人身边。

        无论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父亲是怎样的一个人,对于他而言陆虎都是他这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

        这世上很多人都是在亲人身边长大的,所以就理所当然地觉得亲人对自己的爱也是理所当然的。

        直到有一天,那个与自己朝夕相处早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习惯得不能再习惯的人离开了自己,才会发现当初自己认为理所当然的那些东西是何等的珍贵,是何等的无法复制。

        这孩子在慢慢地长大,在慢慢地向往着外面的世界,可是当他真正走出去之后,他才会发现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并不属于他。

        真正属于他的,正是他父亲留给他的这家小小的客栈,而那个时候他的父亲也许已经不在他的身边了。

        也许到了那个时候,他才会真正明白他所向往的那一切其实都不值一提,只有他的父亲和他父亲留给他的才是这世间最珍贵的。

        当他明白这些道理的时候,也许会为今天自己的想法感到后悔和遗憾,可是这些道理靠别人的提醒和劝说意义是不大的。

        只有当有一天他亲身体会过,他才会真正理解。

        虽然到那个时候可能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但这不正是每个人的人生中所必须要经历的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