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二章 精心设陷阱

第五百五十二章 精心设陷阱

        邵曦说完这话,又再次看向韩绍光和郑元秀两个人。

        这俩货见邵曦又看向自己,禁不住挠起了脑袋,他们知道邵曦是让他们想出一个让对方现身的办法。

        可是他们两个从一开始就是懵的,一时懵就一直懵,到现在脑袋里头还是一团浆糊。

        一个存心想躲起来的人,有什么办法能让他自己主动现身呢?这也太难了吧?

        可是既然邵曦已经看向了自己,若是再什么意见都不发表的话,岂不是显得自己太废物了?

        于是韩绍光和郑元秀低头商量了一下,最后由韩绍光说出了他们的办法。

        “邵兄,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调动城内所有的衙役、捕快进行全城的搜捕,这样虽然不一定能找到他,但是有可能将他逼出来,只要他再露面我们就想办法将他拿下。”

        邵曦听了他们的办法,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发表任何自己的意见,而是又一次转头看向了老吴。

        老吴见邵曦又看向自己,知道是想让自己替他说出他的想法。

        于是对韩绍光和郑元秀说道:“你们想的这个办法倒不是不行,只是这样做一来打草惊蛇,表明我们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还未必能真的将他逼出来。

        “二来这么做实在是兴师动众,不但骚扰百姓,更是会引起恐慌,你二人在此地好不容易让百姓们安居乐业了,如今若是因为此事搞得鸡飞狗跳,百姓们难免会有怨言。”

        韩绍光二人不得不承认老吴说的有道理,他们想出来的这个办法的确还是十分的被动。

        能不能奏效先不说,到时候弄得整个县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确实是会影响百姓们的正常生活。

        可一时之间他们又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既然老吴这么说了,想必邵曦和老吴已经想出了别的办法。

        于是郑元秀十分虚心地对着老吴问道:“吴前辈,晚辈阅历尚浅,应对这种事情实在是没什么经验,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不知吴前辈和邵兄可是想到了什么好办法?”

        老吴见他们终于愿意虚心求教了,自然也不想难为他们。

        于是点了点头对他们二人道:“你们两个身为当地的父母官,自然是盼望着能得一方安宁。

        “既然当年之事在这万县已经众所周知,那么想必万县的民众也都知道当初是有人查出了的严松的身份并将其缉拿归案,而这个人正坐在你们面前。

        “同时此人也是严松最大的仇人,不管是他本人活着想要报仇,还是他已经死了,他的同伙想替他报仇,第一个要找的便是我家少爷。

        “既然如此不如干脆将计就计,让他们知道这个仇人如今就在万县,那么怎么让他们知道呢?办法很简单。

        “你们在万县城内发布一则告示,就说当初为本地除害之人如今已来到了万县,择日在万福酒楼设下答谢宴,当地百姓皆可在那一日前往万福酒楼向我家少爷表达谢意。

        “如此一来,既让对方知道了我们来到万县,又不显得十分刻意,让他们以为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实则是变成了他们在明,我们在暗,设下一个圈套让他们自己来钻。”

        在场几人不得不佩服邵曦和老吴,这让他们不禁同时想起了当初自己都曾经见识过邵曦这种明暗转换的手段。

        当年邵曦在万县便是装糊涂,让严松以为自己是藏在暗处的,实际上他早已被邵曦识破,只是邵曦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将自己的意图隐藏了起来。

        这才营救赵巧云得手,并且用偷梁换柱的办法将赵巧云带出了县城,而他自己却偷偷藏在了城内,这又是一次暗度陈仓。

        而韩绍光和郑元秀在京都大梁也曾经见过邵曦用这种手段,不仅将吾日耶提引了出来,更是成功将他拿下。

        邵曦如今的办法虽然依旧是换汤不换药,但是这个汤却换得十分巧妙,改变了将自己故意摆在明处的方式。

        仍然让对手以为自己是那个躲在暗处之人,其实邵曦是有意将自己放在了那个最显眼的位置。

        这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你若不来,我也拿你没办法,可我就是拿捏了你想要报仇的心态。

        故意将自己暴露出来,给你个复仇的机会,实则在对方眼中的这个机会才是真正的陷阱。

        当然了,这么做是有风险的,邵曦每次用这个办法都很清楚自己所要承担的风险,不过这一次邵曦并不担心,因为如今的他早已是今非昔比。

        一年前,自己与严松正面交手的时候还是要百般小心,因为当时严松的武功毕竟还是胜他半筹。

        可如今不同了,邵曦早已成为七品“化气境”的高手,就算是严松与他那个同伙联手也不是邵曦的一合之敌。

        而严松或是严松的同伙到目前为止对此还一无所知,只要他们敢出手,邵曦便有绝对的把握将他们就地拿下。

        因此这个办法是绝对切实可行的,甚至可以说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复仇心切之人往往会降低对风险的预估,更何况对于严松来说,当初败在邵曦的手中实在是败得有些窝囊。

        明明自己的武功比邵曦高,却被邵曦用了取巧的手段,生生地用一套擒敌拳将他揍了个七荤八素。

        那场对战根本就谈不上是一场真正对战,简直就是流氓打野架。

        只能说当时的严松确实是有些托大了,对邵曦的轻视让他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了代价。

        所以在不知道邵曦武功境界已经提升到如此变态地步的情况下,他必定会急于一雪前耻,从邵曦身上找回曾经丢失的尊严。

        要知道韩松此人一直自视甚高,他绝不会放过这个杀掉邵曦为自己挽回面子的绝佳机会。

        不仅如此,当年他知道老吴除了身法好一些,实际上是一个并不懂武功的菜鸡,这样的话老吴也会成为此事中一个很大的变数。

        估计他做梦也想不到,只是一年过去了,他眼中那个不会武功的老头也已经成了一个四品中期的修武者。

        邵曦和老吴这种惊人的变化是他们绝对预想不到的,至于严松的武功,邵曦一点儿都不担心。

        任他怎么蹦跶,这一年之内他了不起也就是进入了五品,顶多是与付彪和乌球儿一个水平。

        到时候双方动起手来,对方最多不过两个五品,而自己这边不仅有两个五品,还有一个四品中期和他自己这个七品“化气境”,对方别说毫无胜算了,就算是想脱身也是难如登天。

        “好,就按吴前辈和邵兄的计划进行,我这便命人草拟告示,今日便张贴出去,让他们知道邵兄如今就住在这府衙之内,我们在府衙内设下埋伏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老吴听了,连忙摆了摆手,心说这小子脑子怎么还是转不过来?

        “既然是想给他机会报仇,就不能是在这府衙之内,他们现在都如同惊弓之鸟,又如何敢潜入府衙行刺?”

        韩绍光这回总算是明白了老吴的意思,连忙点了点头说道:“吴前辈说的有道理,既让他们觉得容易得手,又让我们容易设伏的地方,不知吴前辈和邵兄可有更好的选择?”

        这时,邵曦将话接了过来。

        “既然是做饵,那就干脆做得大一点,如今这万县之中知道你我关系的人并不多,你嘱咐手下之人不要泄露了口风,这样一来我前来万县就变成了是来看望张冲和赵姑娘夫妻二人。

        “他们既然不知道我与你和元秀之间的关系,那么我住在张冲的家里就变得十分合理,我和老吴是他们的仇人,张冲和赵姑娘也是他们的仇人。

        “所有他们想杀的人聚在了一起,你觉得他们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吗?到时候他们必然会潜入张冲家中意图将我四人一并杀掉泄愤。

        “他们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只有四品的毛头小子,以为老吴还只是一个身法不错却不懂武功的废物老头,张冲对他们而言也没有太大的威胁,所以他们对此会有足够的信心。

        “而他们眼中最好的机会也正是我最好的机会,为了避免他们突然间对你和元秀出手,我将付彪和乌球儿留在府衙之内,这些日子他们两个不会公开露面,作为府衙中以应不测的后手。”

        邵曦的这番安排可以说是足够的巧妙,所有事情的发生和各个人之间的关系看上去都非常的合理,而且还具有极强的诱惑性。

        做这一切并不用担心严松会怀疑其中有诈,因为现在从表面上看,所有人都以为严松死了,而严松所带领的那伙贼匪也早已经被剿灭。

        所以邵曦摆出这么一个极具诱惑力的局面绝不会引起严松的怀疑,反而会让严松以为邵曦等人已经对他的死深信不疑,因此才毫无警惕之心,正是他们将邵曦等人一波带走的最佳时机。

        而邵曦与韩绍光、郑元秀二人的接触也并没有任何值得怀疑之处。

        邵曦作为四品官员来到地方,韩绍光热情招待并号召城中百姓对邵曦表示答谢,从表面上看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而在这所有表象的下面,是邵曦为严松精心设下的一个陷阱。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