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地府遇强敌

第五百一十九章 地府遇强敌

        邵曦面对着申不改这劈头盖脸打过来的第一字,心里边多少是有点儿发慌的。

        他虽然已经进入了“化气境”,可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与真正的“化气境”高手正式交过手。

        此前在盈月岛与程白秋也只是切磋而已,双方手底下都是有分寸的。

        这是他第一次正式地与一个“化气境”高手正面对决,看上去是既要分胜负,也要决生死。

        不仅如此,对方在武功境界上还要高过自己,这可以说是邵曦突破七品之后第一次面对的生死之战。

        申不改虽然对邵曦有欣赏之意,但这并不代表他对邵曦出手会有所保留,既然他看好邵曦,那么对邵曦的试探也必定会使尽全力。

        若邵曦如他心中所想,是个未来可期的年轻人,那么表现自然不会让他失望,若是自己看走眼了,邵曦也是死有余辜。

        不知道这算是申不改作为武道前辈不遗余力地促进后辈继续进步,还是为自己对邵曦痛下杀手寻找一个心安理得的借口?也许两者皆有吧!

        总之,若是邵曦不能从申不改的手底下成功地通过这场测试,失败的代价便是要付出自己的生命。

        这虽然看上去有些极端,可却并不矛盾,在江湖之中失败者的命运注定是掌握在他人之手,而要付出的代价往往便是自己的性命。

        邵曦若是能在申不改的手底下活下来,申不改自然会高看他一眼,可若是败了,他的性命在申不改的眼中便是一文不值的,被申不改杀死也是一个理所当然的结果。

        眼看着迎面而来的,那硕大的元气所化之字,邵曦感受到了那其中强悍的元气之劲和澎湃汹涌的杀意,此时的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他明白,也许今日这一场对自己来说便是生死之战,正如他进入鬼帝府之前所做的心理准备一样,在面对“无常判官”时,他不求取胜,但求能够全身而退。

        虽然此时还是要对自己的武功路数有所保留,无论如何都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要束手待毙。

        虽然眼下所能用的只有沧海流云剑法,但他依然会拼尽全力。

        那个元气所化的“生”字朝着邵曦扑面而来时,邵曦第一时间便抽出了腰间的流云剑,一起手便是当初在盈月岛上与程白秋切磋时所用过的那式“云海一色”。

        虽然只是仓促间的应对,但邵曦还是将这一式顺利地施展完成。

        只见手中流云剑的剑尖自下而上划起,立时间在邵曦的身体周围一片云光海色乍起,上走流云,下行沧海,一幅流云碧海的景象呈现在邵曦的身前。

        邵曦抖动手中长剑,这云海相映之象对着申不改那元气之字同样是以汹涌之势迎了上去。

        只见流云飞转,沧海浪急,看上去大有以云海之势强行淹没对方那硕大的“生”字。

        申不改身为鬼帝府的“无常判官”自然也是见识广博,一眼就看出邵曦所用剑法正是江湖上失传多年的沧海流云剑法。

        田沧海和顾流云夫妇当年也是享誉江湖的一对侠侣,申不改自然是对他们的武功有所了解。

        如今见到这失传多年的沧海流云剑法在自己的面前重现,禁不住心中也是一震。

        心中暗自感叹,想不到多年来一直被江湖人以为失传的这套剑法,如今竟在自己的面前重新出现。

        这也就意味着田沧海与顾流云夫妻已经有了传承之人,这让他免不得心有感慨。

        他本人也曾经为这对夫妻和这套剑法在江湖武林中的消失感到惋惜,以为这套名动江湖的剑法就此失传。

        想不到今日得以重现,心中自然为他们夫妻感到一丝欣慰,同时也引起了他对邵曦的进一步重视。

        能够得到田沧海和顾流云的传承,足以证明邵曦的武学天赋,那么如今邵曦能够进入“化气境”就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了。

        双方同样是气势磅礴的元气招式,在二人复杂的心情中对撞在一起,所发出的声响和产生的元气波动不说是惊天动地,也可说是撼动山河了。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仿佛整个阎罗王殿都随之产生了剧烈的摇晃,二人毫不怀疑若是这元气波动再强上几分的话,整个大殿都会柱倒房塌,化作一片废墟。

        这强烈的元气波动震得申不改向后连退了两三步,他心中不禁大吃一惊!

        自己使出了判官笔,甚至动用了自己多年来名震江湖的“幽冥生死簿”幽冥八字的第一式“死里逃生”。

        别看这第一式是叫这个名字,实际上真正能从这一式中死里逃生的人并不多。

        想不到对面的邵曦一出手就能硬接下自己这一招,足可见邵曦虽然与自己在武功境界上有所差距,但其实力是绝对不容小觑的。

        申不改感到震惊是因为他想不到邵曦竟然敢硬接自己的这一招,却并不代表邵曦接下这一招之后完全没事。

        申不改被震得退后两三步,可邵曦就比他惨得多了!

        这一招对下来,邵曦整个人几乎都被震飞了出去,双脚离地向后飞退了足有一丈有余,而且这猛烈的元气波动震得他肝脾欲裂,气血有些上涌,脸色已经开始发白。

        双方若是同等境界,同样被震飞出去,那么邵曦也不算吃亏,可眼下的这个情形看来,双方出手只对了一招,邵曦便已经落于下风,而且明显是吃了大亏。

        如果再这么来上几下的话,恐怕邵曦真的吃不消了。

        反观申不改,虽然也被震得后退了几步,却看上去面不改色,神情泰然,虽看向邵曦的目光略带惊异,但整个人看去却是毫发无损。

        此时便看出,二人之间的差距是不言而喻的。

        邵曦连忙调整内息的同时,心中也在不停地盘算着,若是一直这样下去绝对是不行的。

        申不改既然用出了他在江湖上令人闻之胆寒的幽冥八字,那么在自己接下这第一字之后,必定还有第二字,第三字……

        要照这么玩下去的话,自己早晚会被对方玩死,必须得想办法改变策略,绝不能再这样与对方对轰下去。

        双方每对一招,自己的危险便会增加一分,虽然平日里邵曦对自己都十分自信,但自信并不等于狂妄,他很清楚今日自己面对申不改是毫无胜算的。

        眼下自己唯一要做的便是想着如何在申不改的手底下活下来,以二人目前的武功境界和在江湖武林中的地位,只要自己不死在申不改的手中,那便是大获全胜。

        所以绝对不能再选择与对方硬碰硬了,还是要想办法尽可能地避其锋芒,在险中求生。

        邵曦心里想归这样想,可是申不改却未必会给他太多周旋的余地,就像此时。

        邵曦心中只是心念一闪的工夫,申不改便已经向他出手攻出了第二式“生不如死”。

        这一式看起来与之前的一式似乎并无太大区别,只不过是那个“生”字如今变成了一个“死”字。

        可那澎湃猛烈的元气之劲已如一股狂风一般迎面而来,那字还未到,气劲便已将邵曦的头发、衣服都吹得猎猎而动。

        此时的邵曦如同站在狂风大作的草原之上,只是这风中所夹带的元气让邵曦全身的皮肤如同刀割一般的疼痛。

        邵曦心里清楚,申不改发出的这第二个字要比第一个字威力更强,自己若是再以沧海流云剑法中的普通剑式与其对招,结果必定是比之前更惨。

        但此时申不改所发招式来势迅猛,完全没有给邵曦躲闪的机会,逼得邵曦不得已只能选择再一次硬接此招。

        在这间不容发的一瞬间,邵曦想起自己曾经在盈月岛上与程白秋切磋时,将自己沧海流云剑法中的招式与程白秋的剑式融合后,创出了远比二人原来招式更强的一式——轻云碧海映月明。

        说实话,当时邵曦创出此招式更多的是为了讨程白秋的欢心。

        毕竟在盈月岛上程白秋不惜顶着违背宗门祖训的压力,让他前往星月潭完成突破,并将唯二的星彩石其中的一颗赠予自己。

        所以当时邵曦创出此招式更多的是为了完成程白秋的心愿,而此时想起这正是可以用来救眼下之急。

        说起来,天下之事皆有因果,想不到当初自己的一个无心之举,如今竟成了能够救自己命的一招。

        想到这里,邵曦没有丝毫的犹豫,连忙运转气海,催动元气,将手中的流云剑一抖,一画,一撩,只见一幅上有流云,下有沧海,间有明月的奇妙画卷展现在眼前。

        先不说威力如何,这美轮美奂的景象就连对面的申不改都看得愣在当场。

        修武之人多讲究简单实用,虽然常常也会使元气化作各种具象化的奇特形态,但那也是在保证招式杀伤力的前提下自然修炼而成,能将元气化成如此美景的招式实在是并不多见。

        申不改突然发觉,原来这个年轻人真的非常不简单,只因这一招他从未见过,甚至从未听说过。

        他心中下意识地想到,这一招肯定是邵曦自创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