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五章 难得一月闲

第四百九十五章 难得一月闲

        接下来的这一个月邵曦再没有什么不得不办的事情了,难得空闲。

        除了这期间前往泰和商行与章焕智将那一成纯利分成的契约签订之外,就是偶尔前往东宫与萧玉明和萧玉展这兄弟两个聊聊治国方略。

        不过在这一个月当中,邵曦也得到了一个让自己和老吴感到心情畅快的消息,那便是萧常毅终于削了萧玉智的爵位,封了他的陵王府,已将其押入禁宫之内。

        虽然并未立即取了他的性命,但如今这番举动已表明这位二皇子已从此失势,将来是个怎样的下场已是可想而知的了。

        身为皇子竟然生了谋反之意,挑战皇权,最终必定是要被萧常毅悄无声息地将这个隐患消除掉。

        原本朝中的那些皇子一派也渐渐都销声匿迹,不再露头了。

        接下来的事情便不是邵曦所能左右的了,他和老吴也只能是静待后续的消息,至于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让萧玉智付出代价,他们也只能拭目以待。

        既然已经知道会是个什么结果,也就没必要再跟着瞎操心了。

        最近这段日子看老吴明显是开心得很,每日在后院柴房喝着小酒,哼着小曲儿,宁儿也不知道他为何如此开心?

        每次问他都是嘿嘿一笑并不作答。

        日子久了,宁儿也就不问了,反正爷爷高兴,她也跟着高兴。

        邵曦最近也是心情大好,每日在后院独自修炼雪追霜剑法。

        由于映雪剑自带剑意之境,只要宝剑出鞘便会形成一个剑意范围,所以邵曦没敢拿着映雪剑来修炼这套剑法,而是一直用流云剑来修炼雪追霜的招式。

        至于功法,邵曦也总是独自躲起来偷偷修炼,实在是因为这套功法所产生的意境范围太大,邵曦总是怕家中哪个不知情的人闯入自己的发功范围不小心被误伤到。

        于是邵曦吩咐下去,一个月内未得自己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后花园,否则严惩不贷。

        越是修炼下去,邵曦越感叹当年百里映雪和百里凝霜所修炼的这套剑法不愧是武林中独一无二的剑法巅峰。

        这一出手便是自带范围杀伤,是其他所有剑法都不具备的。

        无论是谁面对这套剑法,若是不能先破掉剑意之境便无法伤到邵曦,这也让邵曦终于明白为何当年整个武林都没有人敢轻易与百里映雪和百里凝霜姐妹二人交手。

        因为与她们对战难度实在是太大,除非有品阶上的压制,否则的话与她们交手实在是难有胜算。

        能够为她们创出如此剑法的天琼老祖必定是武学巅峰的存在,邵曦愈发地渴望有一日能见识一下这天琼老祖的风采。

        邵曦原本便已进入了“化气境”,虽然雪追霜这套剑法修炼难度极高,但是经过邵曦这一个月的不懈努力,终于是小有所成,已是初见成效。

        如今邵曦运行清霜诀,几乎整个后花园所有的假山、树木全部都会被清霜所覆盖,随着功法的加深,那些清霜已渐渐有了凝结成冰之势。

        邵曦知道这凝结成霜的作用便是限制敌方的行动,甚至能够减缓对方的速度,只要对手闯入自己凝霜的范围便会受自己所控,无法完全施展出自身的功力。

        若是再配合上映雪剑自身所带的飞雪诀,那以柔克刚、婉转飘逸、暗藏杀机的意境,便如同温水煮青蛙一般让敌手承受慢慢剥皮削骨之痛苦。

        一路修炼下来,邵曦终于领悟到雪追霜这套剑法配合清霜诀和飞雪诀除了能给敌人造成表面可见的伤害之外,还会在对方体内形成暗伤。

        一旦被这套剑法所伤,体内的暗伤将是数年难愈,甚至可能危及性命,这也就意味着只要对方知道自己用的是雪追霜,双方在还未动手之前便已心存忌惮,害怕被此剑法所伤。

        只是单单的一套剑法便能对武林中人形成如此强大的威慑,堪称是空前绝后了。

        人生短暂,尤其是对于修武者时间更是尤为宝贵,若是一旦被雪追霜这套剑法所伤,除性命之忧外还有数年无法修炼,这对于一个武者来说简直比死还要痛苦。

        数年修炼的中断就意味着自己将被无数人超越,甚至最终变成碾压,前半生的努力将会付诸东流。

        所以身为一个修武者与人交手,宁愿丢掉性命也不愿如此痛苦地活着,眼看着自己变成他人眼中的废物。

        看来当年天琼老祖在创下这套剑法的时候便已经参透了天下武者的人心,所以这套雪追霜剑法在杀人的同时,也是在诛心。

        若无十成的把握,与使用此剑法的人交手除了要有丢掉性命的准备,更要有承受前程尽毁的觉悟,否则最好就是躲得远点,不要与这套剑法对决。

        也幸好邵曦修炼这套剑法的季节正是霜雪降临之际,若是大夏天他在后院修炼这套剑法,搞得整个霜雪楼被霜雪所覆盖,只怕是要轰动整个京城了。

        到时候恐怕自己想瞒都瞒不住,必定会引起某些人的关注。

        而如今这个季节却是刚刚好,整个京都大梁城都笼罩在霜雪之中,他在自家院中就算是雪上加霜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于是最近这段日子邵曦也经常将梅若嫣叫到家里,二人一同在后院修炼这套剑法。

        梅若嫣所使的凝霜剑再配合以清霜诀,对周围环境形成的双重效果更加明显,似乎能够自成一格。

        而邵曦使用映雪剑将清霜诀和飞雪诀配合使用,则能够产生更加完美的效果,亦攻亦守,进退有度,显得更加从容不迫、潇洒飘逸。

        如今看起来若是二人联手,双剑合璧的话,那才真的是珠联璧合、攻守兼备、毫无破绽,真正是完美的组合。

        目前梅若嫣的武功境界提升得并不算慢,在邵曦的悉心指导和她自己的刻苦修炼之下,如今梅若嫣在这一个月之中已将自己提升到了四品巅峰的境界。

        不过再要向上突破,似乎就变得非常困难了,邵曦也知道梅若嫣能在一个月内有如此的进境已是相当不易。

        可如果没有什么大机缘的话,梅若嫣的武功进境将会从此大幅减缓,毕竟武学修炼并非是一朝一夕之事,若无外力辅助,单纯的只靠自身修炼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就像这段时期乌球儿虽然在沧海诀的催动之下已然提升至五品的境界,可如今也已经停了下来,再难进境。

        老吴就更不用说了,自从离开盈月岛已摆烂至今,也不过是四品中期,加上他在心法上先天不足,估计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看来包括自己在内,今后武功的境界若再想有所提升的话,就必须要再次寻得大的机缘才会有希望,否则恐怕就算再修炼个几十年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提升了。

        武学修炼如同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就算明知道现在再怎么修炼,武功的境界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可修炼这种事却绝不能有所懈怠。

        就算无法再向前迈进一步,至少也要保证自己不会退步,在没有寻得下一次大的机缘之前,必须要通过修炼来维持自身目前的武功境界。

        在这一点上邵曦还是很有觉悟的,同时也嘱咐梅若嫣和乌球儿不可因为武功进境的变慢而放弃继续修炼。

        邵曦也在暗下决心,不能就此在京城内享受安逸,真正的武学机缘从来不会自己找上门来,还是要靠自己出门远行,走遍天下才可能会有所奇遇。

        如此,也更坚定了他此次前往西域的决心。

        邵曦如今心中惦记的已不仅仅只是自己,看着梅若嫣和乌球儿也如此努力地修炼,邵曦觉得自己更加不该有丝毫的松懈。

        每个人的成就都不是凭空而来的。

        如今自己身边在乎的人越来越多,需要自己保护的人也越来越多,自己能做的便只有不停地去提升自己的实力,让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去保护身边的这些人。

        邵曦不想再因为自己的无能而使身边的人受到任何伤害,曾经的教训是惨痛的。

        这些教训在邵曦的心中已经形成了某种执念,他不允许任何人再伤害自己身边的人,他更不允许自己再无能为力地去眼看着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不管是当初的老妈,还是后来的叶紫鸢,他都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自己身上,那种痛苦比受到伤害的本人更加深刻。

        只有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有足够的能力去保护自己在意的人,才能留住眼前这些看得到的幸福。

        邵曦决定这样做,也一直都是在这样做。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便过去了,两日后便是邵曦与新景茶楼约定前往与鬼帝府的人见面之日。

        这天,邵曦正在书房中翻阅着手中的那本《雪追霜》的剑法秘籍。

        便听刘福在门外禀告道:“公子,大理寺的司直龙期泰龙大人和付彪一同回来了,此时正在前院,您看是您自己到前院还是我将他们带到此处来见公子您?”

        “他们这么快就回来了?这还不到一个月呢!你去安排一桌酒菜,我这就过去。”

        “是,公子。”

        刘福退下去后,邵曦将手中的剑法秘籍放进了那个密码木箱中。

        自打这个木箱子被他带回来后便当作保险箱在用,所有不想被人看到的东西都收在其中。

        只因这木箱的木料坚如钢铁,锁具的设计又十分独特,正是当作保险箱的不二之选。

        邵曦将秘籍收好之后,将木箱锁具上的滑块打乱,又放回柜子当中,起身下楼朝着前院正堂而去。

        按说前往凤阳郡,再从凤阳郡将李瑞押回来,这一去一来就算再快也要一个月出头,他们两个居然在不到一个月便返回了京城,该不会是在路上出了什么差错吧?

        照理说是不应该,这两个人武功都不算差,只是去凤阳郡提个人怎么也不至于失手,可回来得如此之快的确是有些出乎邵曦的意料。

        那李瑞不是应该押入囚车吗?这一路上的车马劳顿,正常来说是不该在这个日子就已经抵达大梁城的。

        按说他们二人也不可能将囚车扔在路上独自提前返回,他们都清楚李瑞对自己的重要性,一路上必会严加看管,怎么可能如此大意?

        不管是什么原因,现在也都只是猜测,干脆自己亲自问问他们,自然就知道事情的缘由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