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二章 高速收费站

第四百七十二章 高速收费站

        如今邵曦是否要查办凤阳郡佟家之事已经不是重点,重点是在查的过程中会不会将虞吉给牵扯出来。

        既然如今虞吉已经表明了态度,那么这个事现在查不查就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萧常毅将凤阳郡之事交给邵曦去查办,却对要查多久,是不是非要查出个结果并未提任何要求,这中间可操作的空间就变得很大了。

        邵曦奉旨查办此事,三个月五个月也行,一年半载也没问题,只要萧常毅不问起来,邵曦就算查上个十年八年也都不是不可以。

        这就意味着此事什么时候需要有个结果全部都掌握在邵曦的手里,只要这件事没了结,虞吉就一直有把柄捏在邵曦的手里。

        这就是萧常毅将此事交给邵曦查办的目的,就是要让邵曦捏着虞吉这个老家伙,让他以后老老实实的。

        虞吉心里对此当然也很清楚,萧常毅既然将这事交给了邵曦便是想让他通过此事按着自己。

        只要自己将来稍有不慎,让萧常毅对自己有所不满,邵曦便是萧常毅用来杀自己的那把刀,而且还是一把极其锋利、杀人不见血的刀。

        对此虞吉虽然心有不甘,却也无能为力,只能接受现实。

        邵曦打发了虞吉离开银台门,一路上还在琢磨着将来如何利用虞吉手中的资源。

        户部尚书手里面所掌握的财富可不是一点半点,掌握了户部就等于是掌握了其他各部的命脉,将来在朝中办起事来自然是方便许多。

        不过邵曦心里也很清楚,虞吉绝不会就此甘心被自己所掌控,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摆脱自己。

        要么是通过各种手段来消除凤阳郡之事对他的影响,要么是找机会拿住自己的把柄作为相互牵制的条件,对这两方面邵曦都不得不防。

        首先要做的便是将凤阳郡守李瑞完全地掌控在自己手中,千万不能给虞吉灭口的机会,至于想抓住自己的把柄,邵曦相信就凭虞吉眼下怕是还做不到这一点。

        看来回头自己得安排可靠之人前往凤阳郡将李瑞押回京都大梁,名义上是提审、关押,实则是将他保护起来,免得遭人毒手。

        邵曦很快便来到了礼部尚书章玉政的府上。

        邵曦离京出使半年,如今登门拜访也是让章玉政感到喜出望外,亲自出门相迎。

        二人寒暄客气了一番后,邵曦便将那份根据运送茶叶马车的货品详录所整理出来的各地清单递给了章玉政。

        章玉政接过来一看,涉及到的各州府郡县几乎遍布整个景元帝国。

        一脸不解地对邵曦问道:“贤侄将这么多州府郡县的地名罗列出来不知有何用处啊?这些地方可是有何特别之处让贤侄如此在意?”

        邵曦自然不会说是自己想要暗查朝中某人,可要调用全国各地的密探、暗桩又不能没个理由。

        于是笑着对章玉政说道:“此事还是与之前奉圣上之命调查白夜国使臣遇刺一案有关,近期从大理寺那边得到消息,怀疑有人以向京都运送茶叶作为掩护秘密传递情报。

        “伯父您也知道,白夜国使臣在我朝遇害,此事非同小可,必是有人想要借此制造我朝与白夜国之间的矛盾,不管对方是谁,利用马车运送茶叶来将各地密探收集的情报进行传递,都于我朝无益。

        “所以想请伯父准许我调用这些地方的‘敬承司’密探,暗中探查他们都在搜集些什么消息,以便找到此案中的幕后黑手,而调用这些人还需得到伯父您的批准。”

        章玉政听邵曦这么说,也是二话没说,当着邵曦的面便写了一份名单出来交给邵曦。

        “这些便是我‘敬承司’在景元国境内各地负责密探、暗桩之事的主事之人名单,只要你与这些人取得联系,他们及他们手下的密探无论你是让他们打探消息,还是让他们执行暗杀任务,他们都会依令行事。”

        “伯父为何不细问我要调用这些密探、暗桩做什么呢?”

        章玉政淡淡一笑,拍了拍邵曦的肩膀,说道:“孩子,只要不是想造反,无论你想做什么伯父都会尽力帮你。

        “你父亲与我共事多年,我二人的交情也绝非是他人可比,如今你接替了你父亲继续为圣上效力,我自然是能帮就帮,又何须多问?”

        章玉政的这番话让邵曦颇为感动。

        看得出章玉政当年与风长临二人关系甚好,如今风长临不在了,章玉政还是念着旧情,对风长临的儿子依旧是诸多关照。

        “伯父一直以来对小侄都是多有照拂,小侄真不知该如何报答伯父。”

        “你我都不是外人,何来这报答一说?不管将来贤侄遇到什么难处,只需到伯父这里来说一声便是,我定会对贤侄全力相助。”

        章玉政说此话绝非是客气敷衍,而是发自内心。

        原本他并不喜欢参与朝中各部之间的争斗,而今却决定下注在邵曦身上,他相信以邵曦的聪明才智和能力将来必会有所建树。

        再加上其父亲曾经与自己的关系,章玉政实在没理由不帮邵曦。

        萧常毅当初之所以选择将“敬承司”交给他们礼部二人掌管,正是因为他们在朝中各股势力之间从不选择站队。

        而在这波诡云谲的朝堂之中,不选择站队本身就是一种错,会同时被各方势力所针对。

        也正因如此,萧常毅让他们掌管“敬承司”才会被各方势力所忌惮,同时与礼部的关系也变得更加微妙。

        所有人都畏惧“敬承司”,可同时所有人也都希望他们消失,因为他们的存在对于朝中那些屁股不干净的人而言,就像是悬在头上一颗随时会引爆的炸弹,说不准哪一天便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所以多年来章玉政与风长临对于某些人来说便是如同灾星一般的存在,既不敢明目张胆地招惹,又欲除之而后快。

        在这种朝堂环境下,只有“敬承司”内部更加的团结,才不至于有一天被人清除,所以章玉政与风长临一直以来关系都十分紧密。

        当年风长临辞官还乡,虽然从表面上看章玉政并不知道风长临私底下在继续为萧常毅效力,但其实章玉政是心中有数的。

        因为风长临辞去礼部侍郎一职后,“敬承司”的督检史之职却并未辞去,这就意味着风长临的辞官是受到萧常毅的授意,这其中必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

        章玉政和风长临同时兼任“敬承司”之职虽然说起来算是隐秘的,但其实朝中众人都是心知肚明,所以十一年前当风家庄出事以后,章玉政便知道一定是风长临在朝中查出了什么才被人所害。

        这十一年来,章玉政都是小心翼翼,谨慎行事,也一直在寻找机会替风长临报仇。

        如今邵曦的出现让章玉政看到了希望,萧常毅如此看重邵曦,也让章玉政明白邵曦必定是将来接掌“敬承司”之人。

        无论是出于当年与风长临的交情,还是自己对于邵曦的认可,他都会全力支持邵曦,让邵曦在督检史的这个职位上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干,为将来接掌“敬承司”打下基础。

        章玉政除了将自己手中掌握的各地密探、暗桩主事之人的名单交给邵曦,另外还写了一张手令也一并交给邵曦。

        邵曦持此手令无论走到哪里都拥有与他同等的权利,也就是说邵曦拥有了与章玉政同样的督察史之权。

        此事虽然萧常毅从未向章玉政提起过,但当章玉政知道萧常毅已经完全对邵曦放开了权力后,便知道邵曦已经得到了萧常毅充分的信任,对于今后邵曦在外面的行事已经不存在任何的限制。

        既然圣上如今对邵曦都已经如此地信任,那么自己自然也应该将手中的权力逐步地移交给邵曦,让邵曦在“敬承司”内充分地发挥自己的才能,同时开始建立自己的威望,以便将来真正地接掌“敬承司”。

        邵曦对于章玉政此举既有感激也有压力。

        章玉政将权力交到自己手中也意味着将“敬承司”的责任也交到了自己的手中,将来很多事情便要靠自己去独立面对,而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依靠着别人对自己的照顾。

        从当初自己做了这个官,一开始感受到的是手中的权力为自己带来的便利。

        青山郡一事让邵曦开始渴望手中拥有真正的权力,因为只有自己手中拥有权力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而经过了这一年的时间后,邵曦开始逐渐感受到了权力带给自己的压力,因为手中拥有权力之后,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责任与麻烦。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当手中拥有了别人渴望甚至惧怕的东西时,别人会尽力地拉拢和讨好自己,同时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地扳倒和铲除自己。

        在别人的眼中,自己就像是一个高速公路的收费站,大家都不愿意得罪你,在将好处交到你手中的同时可能还会笑脸相迎。

        可实际上,没有人愿意将这份好处交到你手中,那副笑脸的下面也许都是一颗恨不得弄死你的心。

        掌握规则的人注定会被违反规则的人所痛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