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三章 该朝哪下钩

第四百五十三章 该朝哪下钩

        邵曦原本从未想过在这个世界搞出滑翔机这类的东西,不过如今既然阮浩扬的父亲已经设计出了滑翔机的雏形,一个现成的图样再稍加修改,造出滑翔机来倒是不成问题。

        从眼下的图样上来看,当年阮老板在设计这翱鸢之时尚未脱离对于风筝的固有思路,也就是说还是以风筝为最初的设计原理。

        所以图样中的翱鸢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加大版的风筝,唯一不同之处便是在原来风筝的基础上增加了两翼的设计,这种设计主要是为了能够在空中有效地增加平稳性。

        放过风筝的人都知道,普通的风筝放到空中时若是遇到一些空气的乱流,风筝便会在空中不停地翻转,最后一头栽到地上。

        单纯只是个风筝倒还好说,可若是这风筝上还有人的话,岂不是连人一起摔死了?

        阮老板的设计虽然增加了两翼,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飞行的平稳性,可这显然是不够的。

        一般人都知道,飞机能够在空中飞行靠的是发动机产生向前的推力,使飞机的两翼在空气中产生向上的升力,而滑翔机是没有动力的,只能靠空气中向上的气流来维持飞行的高度。

        从严格意义上讲,滑翔机的高度是在不断下降的,不过升阻比越高的滑翔机在空中飞翔的距离就越远,时间也越长。

        同时对飞行的环境也有着较高的要求,这就需要操控滑翔机的人要有比较丰富的经验,懂得利用现有的飞行环境来不断提升滑翔机的飞行高度,以延长飞行距离和飞行时间。

        阮老板所设计的翱鸢严格的说更像是悬挂式滑翔机,也就是在具有两翼的风筝下面加了一个挂架,人在这个挂架上对翱鸢进行一些有限的操控。

        这虽然能够做到将人送到天上,却很难做到灵活飞行,同时也隐藏着巨大的安全隐患,过于简单的设计对于复杂的空中飞行环境,应变的能力实在是显得有些不足。

        而此时邵曦心中想着的是要将阮老板设计的翱鸢整体进行升级,使其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滑翔机,那么在整体形制上便要有大的改动。

        比如说狭长的流线体机身,巨大翼展的双翼,上弧下平的机翼造型,甚至连翼梢的小翼都考虑到了,至于垂直尾翼和平行尾翼就更不用说了。

        邵曦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在这个世界会去设计这个东西,若不是阮老板的这个图样勾起了他的兴趣,更因为此物是阮浩扬拼死才保下来的,邵曦是真不愿意去伤脑筋设计和制造这么个复杂东西。

        这可不像自己当初制作火药和琉璃珠那么简单,这里面涉及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飞行技术及控制系统的设计是一个涉及飞行物理、机械设计和控制理论的复杂系统工程,甚至在现代还涉及到材料学,需要多个学科交叉融合,不断探索和创新,不断挑战极限。

        真正要把这个东西造出来,凭着邵曦的一己之力显然是很难做到的,不过好在邵曦以前曾经是个科技爱好者,对这些东西多少有些了解,先做一个设计计划倒是不难,难的是将来把它变成实物。

        不过在改良设计滑翔机的同时,邵曦的心中却产生了与这东西本身并不相关的其他想法。

        阮老板设计的翱鸢并不完善,甚至是有着巨大缺陷的,而自己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改良设计之后,阮老板原来的那个图样就变得意义不大了,在邵曦心中这个图样却可以用来做别的。

        现在不是有人削尖了脑袋都想要得到这个东西吗?既然一个有着设计缺陷的图样已经对自己无用了,何不将其作饵,用它钓出自己一直在调查的那股势力?

        当年他们不惜在阮家制造灭门惨案想要得到这翱鸢的图样,还动用江湖上的门派及杀手组织想要从阮浩扬身上得到这件东西,说明这个图样对某些人来说显得极为重要。

        而从邵曦对翱鸢用途的分析,想得到此物的人肯定也知道这个东西可以用来做什么。

        对于意图起兵谋反的人,翱鸢的出现的确可以成为一个重要的成功因素,看来这股势力也早就为发动战乱而提前做着准备。

        有这种想法,并有这种实力的人在如今的景元王朝之内其实不算多,邵曦心中也并不是没有怀疑之人,只是在没有非常确凿的线索和证据之前,邵曦不想在自己的心中过早地下定论。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诱使他们自己现身,而如今自己手中所掌握的这份图样正是最好的诱饵。

        不过饵虽然有了,可是还需要一条线和一只钩,这条线便是参与过追杀阮浩扬的鬼帝府,而钩就是自己手中目前所掌握的那块索命牌。

        既然饵、钩、线都有了,现在的问题就是自己该朝哪个方向甩出自己的鱼竿呢?

        手中的图样是鬼帝府一直在找的,自己若想通过鬼帝府钓出背后之人,便先要与鬼帝府取得联系,而取得联系的方式正是手中的索命牌。

        可鬼帝府一直神秘莫测,自己就算手中拿着翱鸢的图样和索命牌又该去哪里找鬼帝府呢?

        邵曦一抬头,便看到了一直盯着自己的老吴。想不到自己在这发了会儿呆,老吴竟然一声不吭,就在旁边这么静静地看着自己,似乎是想知道自己打算如何去改动设计翱鸢。

        “老吴,你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鬼帝府?如何与他们取得联系?”老吴明显是没想到邵曦会突然间问出这么一句,刚才不是还在说要改动图样重新设计翱鸢吗?

        怎么突然间就莫名其妙地问了这么一句?而且问的这件事居然还是他不知道的!

        老吴一时间竟觉得邵曦今天有些针对自己,不是说些自己不懂的东西,就是问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这不是成心要让他这个老江湖出丑吗?

        “你这小子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刚刚还在跟我说翱鸢的事情,怎么突然间就问起了鬼帝府?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我怎么会知道如何联系他们?

        “我从来没想过请他们帮我杀谁?也不可能会有人请他们来追杀我这个只会偷东西的窃贼,若不是你这小子,我这辈子与他们都不会扯上任何关系,你问我不是白问?”听了老吴的回答,邵曦心中不免有些失望,若是连老吴都不知道怎么找到他们的话,恐怕就真的很少有人能够找到他们,这鬼帝府倒还真是神出鬼没,神秘得很。

        可如今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可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有机会联系上鬼帝府便可通过手中的索命牌见到那无常判官申不改,这个家伙一定知道当初是谁要追杀阮浩扬,那么通过自己手中翱鸢的图样作为谈判的筹码,便有极大的可能从他的口中得知背后主使之人。

        虽然作为杀手组织,他们对自己雇主的身份、来历是要绝对保密的,但好在自己手中的这个筹码足够分量,就算申不改不肯亲口将背后之人告知自己,至少也能通过他将那个人引出来。

        自己有没有能力与对方周旋暂且不说,至少要先确认对方的身份,与人博弈总要知道对手是谁。

        现在对方躲在暗处,自己是身在明处,虽然用了些明里暗里的手段扰乱了对方的视线,但这样下去始终是处于被动的局面。

        只有知道了对方确切的身份,自己才有可能真正化被动为主动,否则的话也只能四面撒网到处试探,这样的效率实在是太低了。

        正在邵曦有些犯愁之时,老吴的一句话却提醒了他。

        “少爷,你昨日回来不是与我说你已通过大理寺的那个小六子摸到了他们交换消息的新景茶楼?既然那个茶楼是他们交换情报所在之地,那么他们与鬼帝府的联系会不会也是通过那里呢?”对呀!

        新景茶楼是他们交换消息的地方,这么说来他们要与鬼帝府取得联系的话,必定也要通过此处进行消息的传递。

        既然如此,是不是当索命牌出现在新景茶楼之时便是有人要与鬼帝府取得联系的信号呢?

        此事虽目前尚不确定,但老吴的确是给邵曦提供了一个思路,也许真的可以通过新景茶楼着手。

        看来回头还是要去一趟大理寺向龙期泰了解一下,他们在新景茶楼之内安排的密探都看到了些什么?

        有没有可能通过新景茶楼来联系到鬼帝府?不过在此之前,邵曦还有很多事要做,于是打发老吴回了柴房,自己来到书案之前开始一件件地处理起返回京都之后的待办之事。

        眼下首先要办的两件事便是要写两份折子,其中一道折子是要上呈给萧常毅的,毕竟自己的举荐之人从姓名到举荐的职位都要列个清清楚楚。

        另外一份折子是写给

        “敬承司”的顶头上司章玉政的,自己要动用景元国境内各地的密探、暗桩总要向自己的上级写个申请吧?

        另外就是要起草一份跟章焕智合作江南云纱生意的契约,答应分给人家一成的纯利,也不能是空口白牙的。

        邵曦突然觉得自己有种日理万机的感觉,当初离开草原的时候不是说好要闯荡江湖的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