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九章 黑袍人之忧

第四百四十九章 黑袍人之忧

        只能说章焕智有些低估了邵曦收买人心的能力,他大概做梦也想不到,当初邵曦与丁裕安虽是初次相识,却已在商队宿营的那一晚便予以丁裕安最重要的帮助,从而使丁裕安认定了邵曦这个朋友。

        所以当此时邵曦说出丁裕安的去向时,他多多少少会感到有些惊讶,只因丁裕安在向自己提出离开商队去投军之前并没有对任何人提起此事。

        如今邵曦既然知道,便说明在一年前丁裕安便已将此事告知了邵曦。像丁裕安这样不善与人沟通之人,竟然能与邵曦在刚刚相识之时便将自己未来的去向讲与邵曦,便说明对邵曦已经产生了足够的信任。

        不得不说自己收留丁裕安之后相处这么久,都不如邵曦与其相处一晚,由此便足见邵曦笼络人心的能力。

        章焕智不得不对邵曦另眼相看,看起来这个年轻人身上的能力远超自己的想象。

        邵曦倒也没有向章焕智有所隐瞒,而是直截了当地说道:“当初丁大哥正逢落魄之时,无奈投靠了马匪,商队出事的那晚我便看出丁大哥并非什么奸恶之人,于是在击退马匪之后便与他聊起了将来的打算。

        “丁大哥曾向晚辈透露有意从军,打算在军伍之中为自己谋得一个前程,晚辈也甚是赞同,便予以丁大哥一些资助,如今大掌柜说丁大哥并未一同返回大梁城,我便料想到丁大哥极有可能前去投军。

        “倒是大掌柜好像对我知道此事感到有些意外,可见此前丁大哥并未向大掌柜提起此事,只是不知道大掌柜对丁大哥投军一事可有何看法?”章焕智一听,果然!

        尽管自己与丁裕安相处将近一年之久,但在丁裕安的心中似乎只有邵曦才是他最信任之人。

        平心而论,章焕智对丁裕安还是极为欣赏的,虽然当初丁裕安参与了马匪劫掠商队一事,可事后丁裕安在跟随商队做护卫之时却是尽职尽责,一路上倒是多亏有了丁裕安才使商队几次都能化险为夷。

        原本章焕智是要将丁裕安留在自己身边,打算日后加以重用,却不想他在临回大梁之前竟然主动向自己辞行。

        说是不想一辈子只做一个商队的护卫,不想为了一些金银细软与人厮杀,倒是想在军伍之中为自己的将来谋得一条出路。

        说起来这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章焕智也没有强留他在身边,而是如当初承诺的那般将酬劳结算清楚,还赠送了他一些银两,放他离去。

        不过,让章焕智觉得有些郁闷的是丁裕安在他的商队做护卫的这段时日,倒似乎与自己的女儿章婉之间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此前章焕智还没发现,直到丁裕安临走之时,章婉竟哭成了一个泪人,拉着丁裕安一再地嘱咐路上小心,一再地提醒将来一定要回来找自己。

        这个时候章焕智才知道,丁裕安虽然拿着最少的酬劳,却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赚走了。

        可此事自己又不能去责怪丁裕安,更加不能去责怪章婉,毕竟这男欢女爱之事是他们两个人相互愿意的。

        自己这些年在外经商,本身也不是一个顽固不化之人,他们两个愿意好那是他们两个自己的事,自己倒是无意过多干涉。

        只不过老是觉得这笔买卖怎么看都是一笔亏本的买卖,自己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女儿居然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地被这个臭小子给拐跑了。

        虽说章婉人没离开自己身边,可是心却随着丁裕安而去了。章焕智现在只能盼着丁裕安这小子将来最好是能有点出息,只有那样才配得上自己的掌上明珠,否则的话这可能是他这一生中亏得最狠的一次。

        “实不相瞒,这个年轻人我还是很看好的,原本想将他留在自己身边,却不想他有自己的想法,我也不想强求,只希望他在这军伍之中能有所建树,否则可要苦了我那女儿了。”邵曦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敢情自己这位丁大哥事业还没着落,便先把自己的亲事解决了!

        看起来章小姐与丁大哥之间已是两情相悦,彼此爱慕。再看着章焕智似乎也并没有反对之意,只是单纯地担心丁裕安将来是否能有一个好的前程,后半生能否照顾好自己的女儿。

        从这件事上来看,章焕智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至少没有强行干预自己女儿与丁裕安之间的事情,对于丁裕安的担忧也只是出于一个父亲为女儿将来幸福的着想,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于是开口对章焕智安慰道:“大掌柜也不必太过担心,丁大哥这个人虽然我接触并不多,可是从此前的那件事上看丁大哥本身是个品性纯良之人,只是迫于生计,无奈之下才投靠了马匪。

        “而且以丁大哥的武功若是想在军伍之中混出点名堂倒也不是什么难事,既然章小姐与丁大哥彼此倾心,我想大掌柜也不必忧虑,给上他一些时日,相信他定会给大掌柜一个满意的结果。”章焕智叹了口气,说道:“但愿如此吧!原本他若是愿意留在我身边,我是打算将自己毕生的经商之道全都传给他,就算是一生没有什么功名,凭着我这么多年打下的家底,这泰和商行也足可以保证他二人后半生衣食无忧。

        “不过如今他既然有自己的打算,想要以军功换取功名,倒也不失为一个有志向的年轻人,只是希望他别太让我失望,将来若是一事无成又不懂得经商之道害得我女儿跟他后半辈子吃苦。”可怜天下父母心。

        就算是章焕智这样一个如此精明,善于经商,老于世故之人,也逃不开为自己的后辈操心伤神之事。

        看着面前的章焕智,邵曦倒是有些羡慕起丁裕安来,虽然自己与他都是孤儿,但他现在至少还有这么一个准岳父惦记着。

        再看看自己,心爱之人居然也是个孤儿,两个没爹没妈的孩子只能相互依靠,彼此照顾。

        不过万幸自己的身边还有老吴这么个人的存在,来自长辈的关怀与疼爱是其他的情感无法替代的,所幸自己如今还不算是一无所有。

        ……就在邵曦与章焕智达成生意上的合作并聊着儿女家常之时,那间光线昏暗的密室之中,站在阴影里的黑袍人正在听着高采向自己报告着最近探听来的消息。

        “主上,我们安插在大理寺内的暗桩送来消息,那邵曦由于出使南赵途中查出这朝中有人豢养私军,密谋造反,篡权夺位,故而将此前白夜国使臣被杀一事也归结到了那人身上。

        “如此一来,他便停止了对此案的调查,看来他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探查并未怀疑到我们身上,相信接下来也不会再针对我们了。”黑袍人依旧是转着手中的物件,沉声说道:“此事我已知晓,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他在余江郡查出赵家豢养私军一事虽表面看起来与我们并无关系,但我相信以他的能力早晚会查到我们头上,所以此前我安排你去销毁证据一事你办得如何了?”高采站在黑袍人的身后躬身回道:“奴才按照主上的吩咐,已经差人前往余江郡以查阅文案、甲历之名将涉及到主上的记录尽数销毁或修改,相信今后就算有心之人想要查到主上身上也是已无证据,请主上放心!”黑袍人轻轻点了点头,用手捋了下自己的袖子,似乎上面那道微弱的褶皱让他很是在意。

        “嗯,邵曦这个人的确能力不俗,若是善加利用的话,也许会对我们有所助力,不过此人似乎不那么好掌控,自己的想法太多。

        “你今后在出入此处的时候要多留些心思,千万不要被他察觉,此事我们布局多年,不可因为他一人的出现便将所有的事情都搞乱了。”高采连忙拱手应道:“奴才明白,请主上放心,奴才凡事定会多加小心!我想这个邵曦到目前为止应该还没有查到什么确凿的东西,主上也不必太过担忧。”

        “怎么可能会不担忧?前段时间古平郡的事情便让你们给办砸了,东西没找到,活口也没留下,自己还折了几个人进去,接下来那东西寻找起来便更加麻烦。

        “那阮浩扬身后之事的操办者,你们查到最后居然是那个邵曦,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他与阮浩扬到底是什么关系?东西是不是在他手中?你们到现在都没查个结果出来。”高采吓得身子一抖,要知道此前自己的主子可是警告过办事不可以再出纰漏,哪知道刚刚嘱咐过便又出了这么大的差错,如今提起此事,只怕是有些不妙。

        “回主上,奴才派人前去查过,当时邵曦只是路过此地,此前二人并无交集,多方打听才知道二人只是那几日恰巧相识且当晚邵曦并不在事发之地,奴才觉得此事应该只是个巧合。

        “至于事后邵曦为阮浩扬操办身后之事倒也不算超出常理,既然阮浩扬殒命,便证明当晚并无人帮他,以阮浩扬的武功境界,与那几个人同归于尽倒更合理一些。”

        “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