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映雪凝霜剑

第四百四十四章 映雪凝霜剑

        邵曦没敢再跟老吴抬杠,按照老吴说的将双手往那石板的下沿上一搭,运转内力一点点地将那石板掀开,直到将石板彻底地掀翻。

        在石板原本放着的地方,地上露出了矮矮的一截树桩,矮到几乎与地面齐平,也许是静慈庵的房屋经过那场大火之后常年废弃,才导致那块巨大的石板倒在此处,也恰好盖住了原本柳树生长的地方。

        邵曦纳闷的是一棵大柳树长在房子旁边,难道当年静慈庵的那些尼姑们就没想过要处理掉吗?

        老吴可没管那么多,疾步走上前去看了看那不知道被压了多少年的树桩,便开始观察树桩旁的泥土。

        由于被石板覆盖不知道多久了,那树桩已经腐败不堪,就连旁边的泥土也因为常年不见阳光,被雨水侵蚀,也显得松软不少。

        老吴用手扒了扒树桩旁的泥土,终于是发现了一处泥土较其他地方更加松软,于是抬头看了眼邵曦。

        邵曦心领神会,跑到附近找了几块瓦片、砖头过来,二人就以这些瓦片、砖头作为挖掘工具,开始在那处泥土最松软的地方挖了起来。

        由于这些瓦片也被废弃了多年,很多已经变得酥脆不堪,没挖几下瓦片便都断掉了,两个人也不管那么多,几乎是一半用碎瓦片,一半用手,终于是将那些泥土挖开。

        直到老吴感觉到手指触碰到某种硬物之后,两个人便沿着这硬物的方向又挖了一会儿,最终那条长长的木盒终于是显露出来。

        不过经过这么多年在泥土之下的腐蚀,那木盒的边边角角也已经变得有些腐烂,好在木盒的木质坚硬,否则的话经过这十几年应该已经全都烂掉了。

        将木盒周边的泥土又向下深挖了一些,最后老吴终于是小心翼翼地将那木盒从土坑中捧了出来,放在了地面上。

        邵曦瞧着眼前那破烂不堪的木盒,心中既有些兴奋又有些担心,在土里埋了这么多年,木盒已经腐朽到了这种程度,不知道装在盒子里的东西会变得怎样了呢?

        老吴在木盒上摸了一圈,终于找到了锈迹斑斑,几乎已经快烂掉的卡扣,着实是费了一点劲才将那木盒打开。

        只见木盒里放着一个用丝绸包裹着的长条布包,老吴轻轻地将布包打开,又见里面是两长一方,用油布包着的三个包裹,可见当初在埋藏之时是包裹得相当用心。

        老吴抬头看了看邵曦,邵曦也看了看老吴,两个人虽然都没有说话,心中却已经很清楚这盒子里装的正是当初老吴猜测的那几样东西。

        两个长条布包里肯定是两柄宝剑,那个方形的布包不用说,一定是那《雪追霜》剑法秘籍。

        老吴伸手将其中一个长条的布包拿出来,将绑在上面的麻绳解开后打开上面的油布,只见里面又是一层包裹着的白布。

        老吴撇嘴笑了笑,若不是极其珍贵重要之物,没有人会里三层外三层的这样包裹收存,越是包得严实、仔细,便越证明这里面东西的珍贵。

        于是快速将那白色的布皮也打开,终于是露出了里面的东西。当白布被打开之时,一股寒气扑面而来,那股刺骨的寒意使二人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了一般。

        只见那是一柄淡青色的长剑,从剑鞘到剑柄仿佛都覆盖着一层霜花,看上去就像是刚从冰柜里取出来的一块金属在空气中将水汽凝结,迅速结霜一样。

        老吴伸手轻轻地摸了一下,顿感寒意逼人,用手在剑柄和剑鞘上轻轻地擦拭了几下,却发现那上面所覆盖的霜花根本就擦拭不掉。

        那根本就不是凝结而成的霜花,而是因为这柄宝剑上彻骨的寒意而自然形成的,仿佛是已经雕刻在上面一样。

        二人看着面前的这柄宝剑,忍不住暗暗惊叹,想不到这世上竟还有如此奇特的神兵利器。

        老吴看了看邵曦,一抬手将那柄宝剑递到邵曦面前。语重心长地说道:“这些都是你母亲留给你的东西,最有资格查看的人也只有你,你来鉴赏一下这柄剑到底如何吧?”邵曦没有讲话,伸手接过那柄剑之后,感受着剑鞘与剑柄上那刺入指骨的冰寒之感,轻轻将宝剑从剑鞘中缓缓地拔出。

        当剑出鞘的那一瞬间,仿佛整个静慈庵的后院都提前进入了寒冬一般,似乎周围的空气都已经凝固了一样。

        同样是淡青色的剑身周围凝结着一团团的寒气,而剑身上也同样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霜花。

        邵曦用手指在剑身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那霜花也如同翠羽剑上的羽痕一样附着在剑身之上。

        整柄剑被寒气所包裹,被霜花所附着,在持剑之人身体周围方圆几十步的范围内都如同走入了冰霜之地,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大感惊奇。

        “好剑!真是一柄稀世的好剑!这剑上自带寒意,与手持此剑的人对战,还未动手便已被这寒意所慑,真是一件绝世神兵!”老吴看着邵曦手上的这柄宝剑,若有所思地说道:“若是老头子我猜得不错的话,这柄剑应该就是你小姨所用的那柄凝霜剑。

        “如今看到此剑才明白当年武林中传说你小姨性情冰冷孤傲,极少与人交往,对战时总是面无表情,剑招犀利,毫不留情,如同冰霜仙女,原来所传之言并无虚假,果然是剑如其人。”邵曦闻言也觉得有些好奇。

        “想不到我的小姨竟是一个如此性情孤傲之人,可此前听你对我讲起我的母亲却好像是一个性情温柔,重情重义之人,她们姐妹二人的性情为何会有如此的天差地别?”老吴不禁叹了口气,似有些惋惜之意,缓缓说道:“我虽从未见过你的小姨,但武林中关于你母亲与她的传说倒是不少。

        “传闻你小姨原本性情并非如此,只是后来不知为何突然变成这样,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原因?恐怕很少有人知道了。”邵曦见老吴也说不清楚,便没有再多问,这毕竟是上一辈的事,而且以老吴在江湖中所接触的层面,应该也很难知晓当年百里映雪与百里凝霜身上所发生之事。

        所以老吴对这些事情不太了解也并不奇怪,看来当年的那些事情也只有靠自己将来慢慢地去探寻了。

        将凝霜剑收归剑鞘之后,邵曦拿过那块白色的布皮将凝霜剑重新包裹好,又将麻绳重新捆上,将它暂时放在了一旁,抬眼又看向木盒中那另外一个长条的布包。

        老吴领会邵曦的意思,于是将另外一个长条布包也打开,布包才刚刚被打开,此前凝霜剑带给二人的那股寒意似乎又回来了。

        只不过这股寒意与此前凝霜剑所发出的有所不同,并不似凝霜剑的寒意那般逼人刺骨,而是给人以微凉之感,并不会让人寒冷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微微的寒意不但没有慑人心魄的感觉,反而会让人觉得很舒服,就像是有一股淡淡的寒意笼罩在身体的周围,微寒而清凉,柔和而微凊。

        再看布包中的那柄宝剑,一刹那竟将邵曦与老吴二人惊艳得目瞪口呆。

        只见布包打开之后,露出的剑鞘与剑柄之上竟似有细细的雪花飘在剑身的周围。

        这些细微的雪花像是被宝剑自身所吸引,不会飘向别处,只是围着剑身不停地飘动,仿佛那柄宝剑本身便是这飞雪之源。

        整柄剑通体洁白无瑕,有如新雪一般,看上去优雅至极。老吴惊讶地张大嘴巴,半天都没合上,用双手缓缓将这柄剑捧到了邵曦的面前。

        邵曦也是用双手接了过来,仔细看去不仅是剑身周围飘着细细的飞雪,剑鞘上也隐约有着雪花的痕迹。

        缓缓将剑从剑鞘中抽出,剑身也如同剑鞘一般通体洁白,剑身的周围也有细雪飞舞,剑身从剑鞘中抽出之时,那些细雪便如同是从剑鞘中随剑身一同飞舞而出。

        当整柄剑自剑鞘中抽出之后,二人惊奇地发现周围方圆数十步内就如此前被凝霜剑的寒意所覆盖那般,竟然有飞雪飘舞,仿佛这片范围之内已入初冬。

        看着身体周围不停飞舞的雪花,邵曦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竟是一柄宝剑所带来的。

        此时邵曦才明白,原来这两柄剑在出鞘之后,便会在身体周围数十步内自然而然地形成天然的剑意之境,只要对手闯入这片剑意之境就等于是自己闯入了剑气所攻击的必杀范围。

        这就意味着若是对手无法在武功境界上形成碾压之势的话,便没有丝毫与自己近战的机会。

        这就如同具有强大杀伤力的超级气盾一般,而这个气盾不但不用自己运气催动,是兵器自身所形成,而且还不像气盾那样只能被动防守,只要进入此范围便会产生杀伤效果。

        这种兵器简直就是自带攻击属性,用现代话讲就是兵器本身已经有了buff加成。

        毫无疑问,这柄宝剑便是当年百里映雪所用的那柄映雪剑。邵曦做梦也想不到,当年百里映雪和百里凝霜所用的兵器竟是如此的超凡不世,与众不同,说是天下武林中的无上至宝也毫不为过。

        想不到今日竟然有幸,两柄剑都能为自己所有!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