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映雪追凝霜

第四百四十一章 映雪追凝霜

        高采的出现一时间让邵曦感到有些困惑,因为此前对所有的事情经过分析之后的确有很多疑点是集中在萧玉智身上的。

        虽然邵曦一直对十年前风家庄和当初阮家之事持有保留的看法,另外因为此前白夜国使臣被杀,琉璃珠被盗之事让邵曦很确定另外一股势力的存在,但是当初邵曦始终认为只有万刀门同时参与了这两件事。

        就算那两件事并不是同一股势力所为,万刀门可能也只是收钱办事的江湖门派而已,最多加上鬼帝府,了不起都是一些杀手的角色。

        可是高采的身份却不同,首先他是萧常毅身边的人,就算是私底下与皇子勾结,最多也只当他是在萧玉智的身上下注,将来萧玉智得势之后他有个从龙之功。

        那么,他在萧玉智和这些江湖门派之间穿针引线也算不上是多么奇怪的事情。

        但眼下萧玉智的罪证已经被自己交到了萧常毅手中,这也就注定了萧玉智最后的下场。

        这个时候高采出现在另外一股势力所掌控的情报交接地点,是他察觉了萧玉智的失势转投别家,还是从一开始他就是在两头下注呢?

        邵曦觉得第一种可能并不大,因为萧玉智所有的罪证他只是在今早才交到萧常毅手中,按说高采没那么快得到消息,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他从一开始便与另外一股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样的一个人能同时在两股势力中存在这么久,自己还平安无事,难道真的是他做得天衣无缝,毫无破绽?

        还是他的运气特别好,两边都没发现他有问题?是人就会犯错,邵曦绝不相信一个双面人这么多年会一点错误不犯。

        此前邵曦便有一种感觉,却一直不敢确定,当此刻看到高采真的出现在新景茶楼的时候,邵曦心中的那种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

        这个高采绝对不简单,也许他留在萧玉智身边这么多年是别有目的,而这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如今已经被自己偷偷发现了。

        邵曦在心中又重新回想了一下十年前风家庄灭门惨案与阮家惨案这两件事情当中的不同之处,此时会发现在这两件事情的处理方式上的确是存在着极大的差别。

        当初邵曦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萧玉智在同样的两件事上会有截然不同的两种处理方式?

        也曾怀疑过这两件事背后的主使之人并不是同一个人。但当时也只是猜测和怀疑,而此时邵曦心中逐渐开始变得清晰起来,看起来这两件事的确不是同一个人所为。

        风家庄和静慈庵两地所发生之事行事风格极其粗暴简单,做事的手法很极端,倒是很符合萧玉智的个性。

        而阮家之事的处理就显得十分有耐心,也理智了许多,与风家庄和静慈庵的行事风格完全不同,那么便证明阮家惨案的背后主使极有可能是眼下自己正在调查的这个幕后之人。

        这个人的性格与萧玉智有很大的不同,而且心思更加缜密,做事也更加谨慎。

        在风家庄与阮家这两件事上虽然都有万刀门的参与,但鬼帝府却是在阮家之事当中才出现过,而且只是为了追杀阮浩扬。

        这说明一开始本打算只利用万刀门将事情办了,只是后来出现了差错,才又安排鬼帝府出面帮助万刀门来收拾局面。

        以高采的身份,在这两件事中必定都起着重要的作用,如果两件事都与他有关的话,就证明除了萧常毅之外,当年他的确还有另外两个主子。

        那么哪一个才是他真心效力的呢?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当初尤易安从

        “敬承司”的内部得到了关于风家庄的消息后,将消息透露给萧玉智,可同时他又参与了阮家之事,那么尤易安到底又是哪一边的?

        以尤易安的身份绝对做不到像高采一样脚踩两只船还会平安无事,那么尤易安能够同时为两边效力一定是与高采有关。

        也就是说,高采是真正为哪一边做事,尤易安便是配合着高采在为哪一边做事。

        此时邵曦的脑子虽然有点乱,但他似乎是抓到了什么,但具体抓到的是什么他一时也说不清楚。

        龙期泰看着邵曦一直沉默不语地坐在那里,也知道邵曦心中一定是在琢磨刚才从马车上下来的那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邵曦认识这个人,却对此人在此时此刻出现在此地感到有些困惑,龙期泰知道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自己应该知道的范围,于是也没有打算再多问什么。

        不过还是问了一句

        “兄弟,要不要我去叫辆马车?等一会儿我们偷偷地跟着他,看他会去哪里。”邵曦并没有抬头看龙期泰,依然是垂着眼皮,似乎脑子里仍然在思索着自己的问题。

        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回了句

        “不用,我知道这个人会去哪儿,他去的地方这会儿你和我都去不了。”龙期泰对邵曦的这句话感到有些惊讶,邵曦怎么会知道此人会去哪里?

        又怎么会知道此人所去之地连他这个

        “敬承司”的督检史和自己这个大理寺的司职都去不了?在这京都大梁城中,在这个时辰他们两个人去不了的地方用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难道邵曦对此人的底细竟如此的了解?

        见邵曦没再说话,龙期泰也就没再说什么,只是依旧盯着对面新景茶楼门前的马车,这会儿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在盯什么,也许今日邵曦与自己前来此处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吧?

        邵曦已经确认了他猜测的那个人会来,那么接下来便是邵曦的事情了,自己似乎已经插不上手了。

        看来接下来事情的复杂程度已经不是自己所能掌控的了,只能看邵曦如何安排,自己能帮上多少就算多少吧?

        没过多久,便见高采从新景茶楼中又走了出来,车夫将高采扶上马车后,坐上马车一挥鞭子,马车又如同来时那样缓缓地离开。

        龙期泰低声地对着邵曦提醒了一句

        “他已经走了。”邵曦似乎并不在意高采的离开,甚至都没有转头向窗外看上一眼,而是依然用大拇指抵着自己的下巴,低着头在琢磨着高采在这两股势力之间,在发生的所有事情当中究竟是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

        就这样静静地坐在这里,邵曦与龙期泰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龙期泰独自喝着酒并没有去打扰邵曦。

        不过眼看着外面的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天黑之后酒楼也要关门歇业了。

        正在龙期泰打算提醒邵曦的时候,邵曦似乎一瞬间想明白了什么,眼中仿佛有一道光闪过,紧跟着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情。

        邵曦从荷包中掏出块碎银往桌子上一扔,起身便朝外面走去。嘴里说了句

        “今天就到这,龙大哥你也回大理寺吧?我要回家睡觉了。”一句话把龙期泰说得满头雾水,莫名其妙,心说这小子刚才还一脸愁容,怎么突然间就说要回家睡觉了?

        他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可是还没来得及多问,见邵曦已经下楼准备离开这家酒楼了,便也急忙跟了上去。

        一路上邵曦什么都没说,中途便与龙期泰分手回家去了。龙期泰一肚子狐疑地返回大理寺,虽然邵曦什么都没对他说,但是他看得出来邵曦似乎已经找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想要知道怎么回事只能等着将来邵曦自己告诉他,总之不该他问的,他绝不会胡乱打听。

        邵曦返回家中,先是去了一趟后院的柴房。不用想,老吴肯定又在后院柴房里劈柴呢!

        他就不明白这个老家伙为什么会对劈柴这件事如此执着?家里那么多下人什么活儿都用不着他干,可他每日还是要跑到柴房里来劈柴,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很特别的嗜好?

        天都黑了,这老家伙居然掌灯待在柴房里,拿着柴刀一块块地劈得正来劲儿,见邵曦进来了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邵曦从旁边拉过一个木墩坐在老吴的身边,一边帮他整理着劈好的柴禾,一边开口问道:“老吴,我们明日一早便要前去静慈庵的旧址寻找我母亲留给我的东西。

        “当初你猜测我母亲留给我的可能是她和我小姨生前所用的宝剑和修炼的剑法秘籍,那到底是怎样的两柄剑和剑法,你能跟我说说吗?”老吴抬起眼皮瞥了邵曦一眼,手中劈柴的动作并没有停下,反而劈得更来劲了,不停地发出

        “咔嚓”的声音。

        “你母亲百里映雪与你的小姨百里凝霜当年可是天琼派天琼老祖门下最得意的两位弟子,自然是将最好的两柄宝剑和最得意的剑法都传给了她们,而且那两柄宝剑和剑法的名字也都是为她们而取,可想当年天琼老祖是如何疼爱自己的这两个弟子。”邵曦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连忙追问道:“你快与我说说,当年天琼老祖传给我母亲和小姨的是什么样的绝世神兵和惊世剑法?”

        “当年你母亲所用之剑被称作映雪剑,你小姨用的是凝霜剑,她们二人共同修炼的那套剑法名曰雪追霜。”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