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七章 瞒天过海计

第四百三十七章 瞒天过海计

        “龙大哥可还记得当初白夜国使臣被杀之后,他存于馆驿之中的那两颗琉璃珠被吾日耶提盗走?当时我们都以为那白夜国使臣的两颗琉璃珠是准备要带回西域的。

        “现在看起来,恐怕是白夜国使臣已将那琉璃珠交给了东穆国的使臣,并且已进献给了圣上,而那吾日耶提原本便是与白夜国使臣同谋之人。

        “只不过在事情完成之后,受背后主使之命将白夜国使臣杀人灭口,以免与东穆国勾结之事因我们查到白夜国使臣的头上而泄露。”龙期泰虽然明知道邵曦是在当着小六子的面胡说八道,但此番解释倒似乎有些道理,不过既然是要在小六子面前演戏那便要演个全套。

        于是故作不解地问道:“邵兄弟,我还是没太明白,既然那幕后主使要将两颗琉璃珠交给东穆国的使臣,借以羞辱我朝讨好东穆,却为何要将琉璃珠交到白夜国使臣的手中?

        “若是由白夜国的使臣转交给东穆国使臣,这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这吾日耶提如何与白夜国使臣成了同谋了?就算吾日耶提是为了杀人灭口,又如何能够证明呢?”此时站在龙期泰身后的小六子似乎也按捺不住了,插话道:“就是啊!邵大人,记得当初您不是说那吾日耶提是来抢夺白夜国使臣手中那两颗琉璃珠的吗?还说进献到圣上手中的是另外两颗琉璃珠。”邵曦看了看龙期泰,又抬头看了看一脸急切的小六子。

        心说龙大哥知道我是何意,这小六子做密探可就有点不合格了,如此轻易便上套了,难怪当初手脚这般粗糙,一下子就被自己猜到了他有问题。

        “这也不难解释,这幕后主使之人在余江郡豢养私军应该只是作为内应之用,而他的外援应该就是一直与我景元帝国敌对的东穆国,他之所以借白夜国使臣之手将那两颗琉璃珠交给东穆国的使臣应该是为了避嫌。

        “若是由与他有直接关系的人来做此事,极容易被人发现和猜疑,于是他便借着白夜国使臣之手将那琉璃珠转交给东穆国使臣,这样就算被人发觉了也只是两国使臣之间的事,其他人并无权过问。

        “而我之所以说吾日耶提与白夜国使臣是同谋,其实道理很简单,他们二人都是西域之人,极有可能当初是一同被主使之人所收买,吾日耶提前往泰和商行又买了两颗珠子下来便是为此前主使之人亲自购买两颗琉璃珠做掩护。

        “这样一来,就算是有人知道白夜国使臣将琉璃珠交给了东穆国使臣,也完全可以解释为是当初吾日耶提所买的那两颗,无论之后有人如何深查此事都不会查到主使之人的身上。

        “而当这一切事情都办完之后再由吾日耶提将白夜国使臣灭口,这样知道此事的人就只剩下吾日耶提自己,当初若不是我们设计将他抓住,他就算回去复命也难逃一死。

        “更何况他竟然失手被我们擒住,那主使之人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将这最后知情之人杀掉灭口,如此一来所有参与此事的人便全都消失了,就算我们查到什么也是死无对证。”邵曦怕他们二人听不明白,啰里啰嗦地说了这么一大堆,说完后歪头看向二人,想知道他们有没有理解自己话中之意。

        龙期泰自然不用说,尽管明知道邵曦说的都是假话,但所有的分析全都入情入理,似乎并没露出什么破绽,若是不知道邵曦是故意的,没准他还真就相信了邵曦的鬼话。

        而此时站在一旁的小六子嘴角又轻轻地抽动了一下,这细微的面部表情全部都被邵曦看在了眼里。

        现在邵曦确定他是忍不住在偷偷地发笑,就连之前的那次抽动嘴角也是同样的含义。

        或许此事在他心中是早有答案的,此时听到邵曦如此一番分析,虽然说得合情合理,但对于知道真相的他而言依然是件非常可笑的事情。

        也许此时他正在内心当中嘲笑邵曦是在自作聪明,这一番伤神费力地分析只不过是在自己骗自己,实际上却是离真相越来越远。

        可他不知道的是,此时邵曦观察到他脸上那细微的表情之后,便已然确定自己编的这套瞎话他肯定是没有信,所以忍不住露出得意之色。

        那么便证明之前自己所有的分析都是正确的,而此刻编造出来的这些理由的确都是错误的,由此同样可以判断出小六子是真的认为自己已经将这件事情想到一条歪路上去了。

        邵曦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小六子越是认为自己查错了方向,便越是证明自己当初所调查的方向是对的。

        同时小六子也必定会因此而放松警惕,让自己有机会顺着他这条线钓出后面更大的鱼。

        邵曦故意将当初怀疑存在的另一方势力消除掉,而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如今已经被扯出来的萧玉智身上,就是要让小六子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他身后的那个幕后之人。

        一来是通过这个消息迷惑对方,使对方以为自己的确是调查错了方向,从此将此事的所有调查结果都归结到萧玉智那里,自此放弃对自己调查此事进度的关注。

        二来也是想通过小六子传递消息的这个过程,顺着小六子的线索去探查其背后之人的真实身份,至少也要想办法先搞清楚高采在这整个阴谋之中到底是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

        为何当初在萧玉智鞍前马后效力之人会莫名其妙地与小六子扯上关系?

        高采到底是萧玉智的人,还是另外一股势力的人?当初邵曦通过万刀门与鬼帝府的线索,曾经的确是将所有的疑点都集中在了萧玉智的身上。

        可如今看来,高采若是一个不确定的因素,那么万刀门与鬼帝府到底是在为谁效力还真的不好说。

        若是他们真的另有其主的话,那么风家庄灭门与阮家惨案两件事在行事风格上的不同似乎也就找到了一个相对合理的解释。

        风家庄灭门之事的行事风格倒的确是很符合萧玉智的行事作风,而阮家惨案当初邵曦怎么都觉得不像是萧玉智所为,因为这两件事从过程到结果差异太大了,根本就不像是出自一人之手。

        万刀门与鬼帝府如果真的是一手托两家,同时为这两股势力效力的话,那么中间负责联络之人眼下来看只有高采最符合条件。

        难道高采在为萧玉智效力的同时也在为另一股势力效力?如此左右摇摆的行为无异于是自己作死,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这样做对他到底有什么好处呢?

        难不成……?邵曦想到这里,故作得意地对面前的二人问道:“怎么样?你们觉得我此番分析可有道理?幸好我此次出使途中经过余江郡时查出了这密谋反叛的幕后主使之人,否则的话可能到现在还在胡猜乱猜!”龙期泰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故意摆出一副沉思的样子,仿佛是在细细地揣摩着邵曦刚刚对此事给出的解释,看上去好像还想在这其中找到某些疑点,继续探查此事背后的真相。

        而此时的小六子见龙期泰似乎并没有放弃的意思,便急忙连声称赞邵曦对此事的分析十分有道理,想借此打断龙期泰的思路。

        “邵大人不愧为‘敬承司’的督检史大人,想不到这远隔千里两地之间的事情竟然能被邵大人如此联系在一起,从而探知事情的真相,小人对邵大人真是由衷的钦佩。

        “大理寺能得邵大人相助终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实在是对邵大人感激不尽,邵大人离开这半年可把龙大哥给愁坏了!如今总算是将此事了结,龙大哥也终于能够松口气,晚上再带着我去喝一杯吧?”龙期泰斜眼瞪了小六子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臭小子!事情刚有点眉目你就又想蹭我的酒喝?今日我若要请也是请邵大人喝酒,以此对邵大人表示感激之情。

        “你这臭小子一会儿不用出去巡视吗?刚才你还急赤忙火地往外跑,怎么现在邵大人一来你就不急了?是不是又想喝酒不干活儿?”小六子被龙期泰说得嘿嘿的一阵憨笑,抬手挠着后脑勺,看上去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可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年纪轻轻,老实本分,忠诚可靠之人,竟然是被人派来潜伏在大理寺中的一个秘密暗桩。

        龙期泰偷偷瞄了一眼邵曦,邵曦朝着龙期泰使了个眼色。龙期泰心领神会地转头便对小六子说道:“今日你小子借了邵大人的光,先去君笑楼定下一桌酒席,我与邵大人随后便过去,算你小子今天有口福,为了邵大人今日好酒好菜全都管够。”

        “得嘞!龙大哥,你放心吧!我保证安排得妥妥帖帖,今日把你们二位伺候得舒舒服服!我这就去君笑楼把酒席订了,邵大人与龙大哥你们可要抓紧过来呀!”说着,小六子朝着邵曦与龙期泰拱手施礼后,屁颠颠地跑了出去。

        邵曦跟龙期泰二人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一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