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把线放出去

第四百三十六章 把线放出去

        邵曦才刚刚走到大理寺的门前,便见从门里迎面走出一个人,正与邵曦打了个照面。

        邵曦定睛一瞧,这不是巧了吗?此人正是小六子,看上去行色匆忙,也不知道是有什么事?

        小六子见来人是邵曦,便急忙上前拱手行礼向邵曦问好。

        “邵大人可是好久没到我们大理寺来了,听说最近这半年邵大人是替圣上去南赵出使了,看来如今是已返回京都了,邵大人是来找龙大哥的吧?我带您去找他。”邵曦明知他是虚头巴脑的假客气,却是不动声色地笑着说道:“是啊!昨日刚刚返京,这不今天就来看你们了?有劳兄弟带路了。”二人倒是有说有笑地一路进了大理寺内,小六子请邵曦在正堂落座之后,便跑去找龙期泰。

        邵曦看着小六子的背影,心中又盘算了起来。看起来这半年龙期泰隐瞒得很好,并未让小六子察觉到什么,只是不知道这半年来可有从这小子身上找到些什么线索?

        不过既然他是另外一股势力安插在大理寺内的暗桩,这次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想到这里,邵曦便开始琢磨应该编什么瞎话来给对方挖坑。只是过了片刻,便见龙期泰带着小六子一路从后堂小跑着来到了正堂,一见到邵曦便给他来了个大大的拥抱,搞得邵曦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了。

        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他怎么都觉得有点别扭。龙期泰似乎察觉到邵曦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于是也尴尬地笑了一下,两人落座后寒暄了几句,大体上也都是一些别人常常会问到的话。

        比如出使路上顺不顺利?到了南赵怎样?一路可有什么见闻之类的。闲话过后,龙期泰转头看了一眼小六子,随口说道:“小六子,去把头些日子我带回来的那包上好的碧螺春泡上一壶给邵大人尝尝。”小六子应了一声,转身又去了后堂泡茶,见小六子走了,龙期泰才低声地对邵曦说道:“兄弟,你走的这半年我一直盯着这小子,平日里倒没发现有什么可疑之处,看起来都挺正常的。

        “不过我们一提到要查半年前那桩白夜国使臣遇刺的案子,他便会往城东的那间新景茶楼跑,那茶楼虽未发现有什么异常,但我亲自前往监视时却发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邵曦一听便来了精神,连忙问道:“可是发现小六子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啦?是发现他与什么人有接触了,还是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龙期泰摇了摇头,回道:“我不是发现他不对劲,而是发现了另外的一个人,这个人很特别,所以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深。”

        “哦?原来还有意外的发现,不知道你口中的这个人是何人?”

        “这个人看起来年纪不小了,却一根胡子都没长,说起话来尖声尖气倒像是个太监,而且此人面色阴郁,目光犀利,虽不经常出现在新景茶楼,却好像是个熟客。

        “每一次前去,茶楼的掌柜都对他毕恭毕敬,总是将他让到茶楼的后堂,我一直奇怪是什么样的客人才有资格进入茶楼后堂饮茶?此人身份看起来并不一般。”太监、面色阴郁、目光犀利,这几个词让邵曦脑子里立马便浮现出了一个人——高采!

        以眼下的分析来看,新景茶楼应该是他们交换消息的地点,可问题是高采为何会出现在那里?

        按照此前邵曦的分析,黑袍人是萧玉智,而高采应该是听命于萧玉智的。

        从之前吾日耶提刺杀白夜国使臣来看,他与小六子应该都是属于另外一方势力的,也就是说小六子和高采应该是分属于两方敌对势力的人。

        可如今为何他们会出现在同一间茶楼?他们两个之间难道还有什么联系?

        这倒是让邵曦感到有些困惑了。此前琉璃珠之事他经过反复地询问调查,基本上可以确定当初是萧玉智从泰和商行买走两颗琉璃珠后,将其交给了白夜国使臣,而另外的那方势力派吾日耶提将白夜国使臣杀死,盗走使臣的两颗琉璃珠。

        吾日耶提暴露之后被自己与龙期泰擒获,在大理寺内被人逼着服毒自尽,从而使小六子暴露出来,如今小六子却与高采出现在同一间茶楼里,邵曦绝对不相信这只是巧合。

        可是不管从老吴的讲述,还是自己从风玉言的记忆中搜寻到的蛛丝马迹,都证明了十年前风家庄灭门惨案现场出现的人当中就有高采,而当时的黑袍人就是萧玉智。

        那么高采与萧玉智之间的关系也是可以确定的。可现在却出现了如此诡异的一幕,高采居然与另外一方势力也产生了某种联系,这就让整个事情变得有些难以解释了。

        难道高采也是另外一方势力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十年前他与萧玉智同时出现在风家庄又如何解释呢?

        如今看来,高采的身份也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也许接下来从高采的身上能够找到些什么?

        问题是自己该如何接近高采呢?这个人看起来可不像曹公公那么好说话,想跟他套近乎可没那么容易!

        邵曦正琢磨此事的时候,小六子端着泡好的碧螺春又来到了正堂,为邵曦倒好茶后,小六子转身便站在了龙期泰的身后。

        龙期泰看了邵曦一眼,眉头微微皱了皱,那意思他也不好太刻意地将小六子支开,毕竟平日里小六子都是以他的心腹、得力助手的身份一直跟在他的左右,若是二人谈话之时特意将他支开,反而会引起他的怀疑。

        邵曦见状微微一笑,故意对龙期泰说道:“我这一趟出使南赵,一路上发生了很多事,也正是因为发生了这些事倒是有了不小的意外收获。”龙期泰似乎领会到了邵曦的意思,当着小六子的面故意谈起这些事情,想必就是有意让他听到。

        当初邵曦曾经对他讲过,既然知道自己的身边有奸细,与其将他抓起来逼问情报,还不如故意提供一些假的情报让他带给背后主使之人,充分利用他来误导对方。

        所以此时邵曦故意对自己提起出使沿途发生之事,必定是有着更深层的用意,看起来邵曦是希望小六子带什么话出去。

        既然明白了邵曦的用意,龙期泰自然是配合着邵曦故意问道:“邵兄弟这一路上都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都有些什么收获?快与龙大哥讲讲,也让大哥替你高兴高兴。”于是邵曦便将余江郡的事情大概地说了一遍,与其说是给龙期泰听,倒不如说是给小六子听的。

        龙期泰听后也是大感震惊,想不到邵曦这趟出去竟然还办了这么大的一件事,不但在余江郡查出了赵家之事,更是借三郡兵马将余江郡豢养暗藏的私军全数剿灭。

        整个过程听起来真的是惊心动魄,却又是精彩不断,倒是让他对邵曦又平添了几分钦佩之意。

        不过余江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是个人都能想明白这绝对不是赵家凭一己之力就能够办到的,背后必定是有着主谋之人,看起来邵曦提及此事的重点也在于此。

        于是龙期泰对邵曦问道:“此事背后必定有主使之人,邵兄弟口中所说的收获应该不止是剿灭私军,而应该是查出了这背后之人吧?”

        “龙大哥说得不错,此事最大的收获便是在剿灭私军之后,查抄赵家之时搜出了大量的证据,证明在朝中有人密谋起兵造反,篡位夺权。

        “今日我进宫面圣已将此事禀于圣上,并将相关证据一并呈了上去,相信用不了多久此事便会有个结果出来,只不过眼下不方便透露更多。”龙期泰一拍大腿,满脸兴奋地道:“兄弟,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啊!揪出乱臣贼子、逆臣奸佞,圣上必定会对兄弟你重重地封赏,看来兄弟将来平步青云,封侯拜相是指日可待呀!”邵曦朝着龙期泰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地说道:“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此事让我联想到了半年前白夜国使臣遇刺之案,这两件事中间似乎存在着某种联系,虽然不知道我想得对不对,但总感觉似有关联。”龙期泰很不经意地用眼角瞟了一眼站在自己侧后方的小六子,此时这小子似乎正在竖着耳朵仔细听着他二人的交谈,看起来对邵曦刚刚提到半年前白夜国使臣遇刺之事十分的在意。

        其实此时小六子的表情邵曦看得是最清楚的,当自己说到余江郡豢养私军的背后主使之人与半年前的事情有关联时,他明显地看到小六子的嘴角轻轻地抽动了一下。

        这说明自己所提到的事触碰到了小六子内心中某一根敏感的神经,这便证明了这两件事之间还的确是真的有些关联,至于是哪一种关联邵曦现在并不十分清楚。

        不过既然小六子此刻已经有了这种表现,那便证明了自己试探的方向是对的,接下来便要看小六子对自己的话还会产生怎样的反应?

        不管他会是什么反应,先把线放出去再说。龙期泰再次故意问道:“不知道这两件事之间会有什么关联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