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四章 第二位老师

第四百三十四章 第二位老师

        出了皇宫前往白鹭书院这一路上,邵曦都还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若说此前萧玉智和萧玉明与自己称兄道弟的套近乎是因为各自有着自己的目的,可是这个成王萧玉展开口闭口地要称呼自己为兄长就让邵曦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了。

        难不成这皇家子弟因为平日里亲情淡薄,都这么喜欢认兄弟?不过说起来萧玉展称自己兄长似乎也没什么不对,自己本来就是萧家子孙又比萧玉展年长,从亲戚关系上论自己还真的就是他的兄长,倒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邵曦在这件事上倒是没有想太多,他只想知道萧常毅最后会不会如自己所料将萧玉智交到萧玉明手中处置。

        更想知道萧玉明最后会如何处置萧玉智,希望这个太子在这种关键事情上不要像平日里表现出的那般唯唯诺诺,心慈手软。

        否则的话,邵曦会对他大失所望。风家庄十年前的大仇能不能报如今就看这个太子的手段了。

        此事还需要一段时日后才能有个结果,眼下邵曦能做的也只有等待。马车一路来到白鹭书院门前,邵曦穿着一身官袍一进书院便引来院中众学子的关注。

        不少人一见是邵曦,都连忙上前行礼问候,毕竟在大多数门生面前邵曦可是有着师叔这个身份在的。

        邵曦一路上与各位门生、先生相互见礼问候,总算是来到了后院白鼎公的书房。

        如今书院中的造纸坊与印刷间早已步入正轨,白鼎公与柳行斋两位老先生也不必再像此前那样没日没夜地监督和劳作,否则那《治世论》也不会这么快便修着完成并刊印发行。

        目前这部着作已在京都大梁城内广为流传,不少为学之士都挤破了头前往邵曦的玉言书局购买此书,以求从中学习到真正的治世理论。

        也正是因为邵曦所创办的书局,使得白鼎公与柳行斋二人在学界的名气更胜从前。

        想必用不了多久,整个景元帝国的文人墨客将会人手一本《治世论》,到那时这两位老先生的名声更是会在天下广为传颂。

        刚一走到白鼎公的书房门前,便见杜文启从书房中走出来,想必是白鼎公将他叫到书房安排了什么事情。

        杜文启刚一出门正与邵曦打了个照面,如今他面对邵曦可没了之前的那般傲气,要知道邵曦现如今可是四品朝廷官员,在书院之内的地位早就已经远胜于他。

        当初对邵曦的刁难和冷嘲热讽,如今已成了白鹭书院内众所周知的关于杜文启以往的黑料。

        此时见到邵曦,杜文启已是放下身段,急忙来到邵曦面前拱手施礼。客客气气地说道:“原来是师弟来了,师弟奉圣上之命出使南赵,这一走便是半年,两位老先生可是日日都在念叨你,不知师弟近来可好?什么时候返回京都的?”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当初杜文启曾对自己百般刁难,可如今见他已是放下脸面对自己如此客气,邵曦倒也不是小气之人。

        便拱手还礼,说道:“杜师兄好!我昨日才刚刚返回京都,今日一早便进宫面圣,这不连衣服都没换便赶过来给恩师与柳老先生请安,还要劳烦杜师兄替师弟通报一声。”杜文启见邵曦也对自己这般客气,倒是有些受宠若惊。

        依他的想法邵曦现在不收拾他,找他的麻烦便已经算是客气的了,却不想邵曦如今对他也是开口师兄,闭口师兄地叫着,倒是让他觉得自己此前对邵曦做的事情有些过分了。

        于是连忙回道:“你我师兄弟,还说什么劳烦不劳烦?我这便去向两位先生通报,他们若是知道你回来了一定十分开心,师弟请稍等。”说完,杜文启转身又进入书房。

        只是片刻之后,从书房走出来的却不只是杜文启一人,而是白鼎公与柳行斋一同从书房中跟了出来。

        一见到邵曦,白鼎公便一把将他拉了过来,满眼欣喜与激动地上下好一番打量。

        语气激动地说道:“你这一走就是半年,好像个子又长高了,身体也变得更壮了!你可知道我与柳先生这半年来如何想念你?

        “我二人在修着《治世论》之时还时常提起你,若是当时你也在的话,为我们两个多提一些建议,也许此书会更加完善。”柳行斋在一旁将话头接过来说道:“这孩子奉圣上之命出使南赵,也是为景元帝国百姓和天下的百姓去谋得一方太平,说起来才真是以行治世,以身践行,比我们两个老家伙只会行文着论可强多了!

        “再说了,这孩子回来了,我们的《治世论》还可以进行修撰嘛!也别在门外说话了,快到房中叙谈。”

        “对对对!快进到房中与我们两个好好讲讲你出使南赵这一路上可有什么新的见闻?对这天下之事你可还有什么新的想法?”说完,两位老先生便拉着邵曦进了书房,将杜文启一人丢在门外。

        杜文启叹了口气,一脸落寞地转身离开,想不到半年前被自己刁难的这么一个年轻后生,如今在书院中的地位竟然已远在他之上。

        不得不说,自己这个坐在书堂中读了万卷书的人还是比不上邵曦这个行了万里路的人。

        进到房中,一番行礼问候之后,邵曦便打听起最近造纸坊和印刷间以及书局经营的情况。

        只见白鼎公与柳行斋二人一脸得意之色,看得出这段时日两人已将这几处产业管理得甚好。

        白鼎公一脸笑容地对着邵曦说道:“邵曦,你可知你开办这造纸坊、印刷间和那玉言书局,如今已成了这京都大梁城内所有读书人的福音。

        “不但让更多的人读得起书,写得起字,更是因为书局的创办使这天下文章得以在读书人中广为传阅,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天下大事,也让更多的普通人明白了修心养德的道理。

        “将来你的产业若是遍布景元王朝的每一处,这天下之人便都可以知理明德,这世间自此也就少了许多纷争,正是为天下的太平祥和奠定了基础,你可说是功德无量啊!”柳行斋此时也甚是激动,此前他虽觉得邵曦颇有才学,在这治世之论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却想不到邵曦所做的一切竟对治世之论的传播起到如此重要的作用。

        当初他还以为邵曦只是在帮助传播学说的同时,为自己谋些实际的利益,如今看来钱财都还是次要的,邵曦做的这一切是真正能够影响天下,影响后世之举。

        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当初对邵曦是有些误会了。可实际上,他不知道邵曦的目的还真就是为了赚钱,只不过是抓住了天下文章着作和学术理论流传不广的这个商机而已。

        不过也不得不说,最终产生的结果倒还是好的,这一下子对于邵曦来说可算是名利双收。

        “邵曦啊!老夫如今可是有些羡慕你的老师了,他居然有你这样一位门生实在是让老夫有些眼红啊!不知如今老夫再收你为门生可还合适?”

        “当然不合适!邵曦乃是我的内门门生,如今你居然当着我的面来抢我的学生,岂不是我栽树你收果?你这老家伙太不地道了?”白鼎公见柳行斋开始打起邵曦的主意来,立马就不干了。

        柳行斋见白鼎公跟自己急了,连忙摆手,笑着对白鼎公解释道:“鼎公莫要激动,老夫说要收邵曦为门生,也并不是说邵曦从此以后便不再是你的门生了。

        “如今你我二人已经合着了《治世论》,我们两家的学说已经合而为一,将来自然也没有必要再分开教授学子,我看今后不如你我二人干脆就合作在邵曦所创办的玉言堂中共同向天下学子传授我们的治世学说。

        “这么一来所有的学子门生便是你我二人共同的学生,这又有何不好?既然如今我们已经放下了当初的执念,自然也不必再有什么学派之争。

        “那么,邵曦成为你我二人共同的门生又有何不可?合你我二人之力为天下百姓谋福岂不更好?”一番话倒是让白鼎公陷入沉思,不得不承认柳行斋的建议倒的确是让白鼎公觉得很有道理。

        既然如今已经放下了当初的争执,若是真的能够做到相互包容,共同授学倒的确是个可行之法。

        于是白鼎公转头看向邵曦,想看看他是什么意见。邵曦点了点头,说道:“柳老先生的建议我很赞同,为学之道本就不该固守学派之见,而应以包容之心纳百家之长,互补缺漏,相互完善。

        “其实各家学派理论归根结底走到最后终是要趋于大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只有相互融合才能最终走向完善,所有继承两位老先生所授之学的学子便都是两位先生的门生。”白鼎公听了邵曦的话似有感悟,捋着胡须缓缓说道:“你说得的确不错!看起来是为师心中还未放下执念,既然如此为师便同意你拜柳先生为师,从此你便是我们二人共同的门生。”做谁的学生不是重点,重点是将来玉言堂便有了这两位名士坐镇,将成为大梁城内最好的学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