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章 久别重相聚

第四百二十章 久别重相聚

        邵曦让宁儿离开后,再次将付彪叫入房内。

        “付彪,近日可有使团返回京都的消息?”

        “有!只因公子这趟出门时日太久了,家里人都盼着公子早些回来,所以近来小的经常前往白鹭书院向白老先生打听使团的消息。

        “听白老先生说,使团已经差人提前赶回京都送信,大概就在最近两日使团便会返回京都,只是没想到公子竟提前回来了。”邵曦点了点头,心中盘算着返回大梁后自己要处理的事情。

        头等大事便是先要进宫向萧常毅交差,这趟出使南赵已将景元帝国南境的隐患暂时消除,也得到了南赵小皇帝赵红锦的明确答复,这对萧常毅来说应该是个好消息。

        自己身为使团的使臣,返回京都后的头一件事理所应当的便是进宫面圣,将出使的结果回复给圣上。

        接下来便是要前往白鹭书院去给白鼎公和柳行斋两位老先生请安,毕竟这一走就是半年,身为白鼎公的门生理当抓紧前往问候,这也是作为门生的应尽之义。

        顺便也是去看看,这两位老先生替自己操持的造纸坊和印刷坊如今都经营得如何了?

        同时也要打听一下白锦卿等人春闱会试的结果如何,如果都是顺利高中的话,这几个人应该已经被朝廷任命,此时应该都已经有了官身。

        也不知道自己的书局现在的生意如何了?再就是自己一手创办的玉言堂不知道怎样了?

        如今可是莘莘学子济济一堂了?等这些事情都处理完,还要同老吴一起去一趟当年静慈庵的旧址,那里如今虽然已是一片废墟,但按照当初普静所说,母亲留给自己的东西应该还在那里。

        还是要抓紧将东西取回来,邵曦也很想知道当年百里映雪到底给风玉言留了什么东西下来?

        虽然猜测会是剑谱和兵器,但每次想起来,邵曦总是觉得心里痒痒的,想要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另外,大理寺那边也要走一趟,此前安排龙期泰盯着小六子,不知道这半年来可有什么发现?

        进宫和前去白鹭书院的事需要明日一早便动身,而其他的事情则可以稍微延后并不是特别急。

        邵曦打算今晚便前去一趟鸣凤坊,梅若嫣的事始终让他心里觉得不踏实,无论能否问出些什么,自己回来总要先与她见上一面,有些事情也只能见面之后再说了。

        而且这一趟邵曦打算要与梅若嫣开诚布公地坦率直言,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她,他不想再像对朝中那些官员一样旁敲侧击,百般试探。

        邵曦相信只要是梅若嫣愿意告诉自己便一定会说,若是不愿意告诉自己如何试探都没有意义,他们两个人之间若是还需要动用如此心机的话,那么此前二人相互承诺的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

        “付彪,你也去换一身衣服,今晚陪我去一趟鸣凤坊。”

        “是,公子!小的这就去准备。”付彪当然知道邵曦今晚带自己前去鸣凤坊是什么目的,既然自己已经将发现的事情告诉了邵曦,邵曦若是想前去探查一二,自己当然是要陪在邵曦身边以听候自己家主的吩咐。

        无论邵曦做出何种决定,付彪都会无条件地配合。吃过晚饭之后,邵曦与老吴和宁儿打了个招呼后,便带着付彪出门前往鸣凤坊。

        京都大梁城依旧如往日般繁华,虽然此时已是九月,天气渐凉,正是秋高气爽之时,可城中的热闹景象却是丝毫不减。

        人们依旧会在夜晚之时走上街头,享受着大梁城独有的喧嚣与惬意。虽然已经离开大梁城半年之久,但此时的邵曦并没有什么心情去欣赏京都的夜景,而是带着付彪一路快步赶往鸣凤坊。

        此时他内心的疑惑需要找到答案,但更多的却是即将要见到梅若嫣的兴奋之情。

        在邵曦的内心深处,无论梅若嫣对自己隐瞒了什么,无论她接近自己是怀着什么目的,但在这一切被揭开之前,她仍是自己曾经认识的那个梅若嫣,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女子。

        二人刚一走到鸣凤坊的门前便被门口负责揽客的坊中婢女认了出来,急忙迎上前来行礼问候,恭敬地将二人让入坊中。

        此时正在大厅之中招待客人的杨妈妈转头看到了邵曦,一脸笑容,一路小跑地迎了过来。

        “哎呀!公子你可回来了,你这一走就是半年,可苦了那梅丫头,一天到晚愁眉苦脸,唉声叹气,抱怨你将她扔下不管了。

        “如今公子终于是回来了,我这就去叫梅丫头,你们两个久别重聚肯定有很多话要讲,我这便去准备些酒菜让菲儿那丫头给你们送到楼上去。”邵曦看着杨妈妈依旧是如往日般热情,自然也知道她一半是真心,一半是客气,毕竟现在自己才是鸣凤坊真正的老板,她自然是要表现得亲近一些。

        更何况在名义上梅若嫣还是她的义女,以自己和梅若嫣的关系,杨妈妈自然是会百般张罗。

        至于她说的梅若嫣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听听也就罢了,以邵曦对梅若嫣的了解,她绝不是那种多愁善感,无病呻吟之人。

        杨妈妈一路走在前面,邵曦带着付彪跟着杨妈妈一路上楼,来到了梅若嫣的房门前。

        此时菲儿正站在门前随时听候梅若嫣的召唤,见邵曦跟着杨妈妈前来,脸上在闪过一丝惊喜之后,紧跟着便是难以掩饰的慌张。

        虽然菲儿在努力地强装镇定,但邵曦依然从她的脸上看出自己的到来似乎让她感到太突然了,好像自己来得不是时候一样。

        不过邵曦并没有马上表现出什么,而是与从前一样摇着折扇,乐呵呵地看着菲儿,菲儿急忙走到邵曦面前躬身行礼,开口问好。

        邵曦笑着点了点头,轻声地问道:“若嫣可在?我离开京都的这半年她可还好?”菲儿有些不自然地点了点头回道:“托公子的福,姑娘一切都好!请公子在此稍候,我这便进去告诉姑娘公子回来了。”一旁的杨妈妈也是开心地对菲儿说道:“快去,快去!公子走了半年总算是回来了,梅丫头不是一直都在盼公子回来吗?快让她出来与公子相见!”菲儿并未答话,只是抬眼看了一眼杨妈妈,眼神有些复杂。

        走到门前,菲儿又不自觉地回头看了一眼邵曦,见邵曦正在看着自己,连忙又将头转了回去,以最快的速度将门开了一道缝,闪身进到门内又马上将门关上。

        她的这个举动让邵曦觉得着实有些反常,原本自己回来对于梅若嫣来讲应该是一件开心的事情,菲儿作为梅若嫣的贴身婢女应该是主仆心意相通,看到自己回来本该表现得开心才对。

        而此时看去,她却似乎有些紧张和不情愿,就连开门进入房间的动作都显得如此小心谨慎,好像是怕自己无意中会看到房间内的情景。

        难道房间内有什么东西是怕自己看到的吗?梅若嫣正在房间内做什么?

        为何会让菲儿对自己如此提防?邵曦心中虽怀着这些疑问,但脸上却并未露出丝毫的表现,而是故意与杨妈妈大声地聊着天,仿佛是在告诉房中之人自己此时就在门外。

        而与此同时,他已用眼角给了付彪一个眼色,付彪立刻心领神会,转身下楼出了鸣凤坊,直接奔着鸣凤坊的后院而去。

        邵曦是让付彪到后院去看看梅若嫣的后窗有什么,是有人从后窗离开还是从后窗丢什么东西出去?

        既然房间内有怕自己看到的东西,那么在自己进入房间之前,要么是藏在房间里,要么是从后窗处理掉。

        以梅若嫣对邵曦的了解,她肯定知道这么久不肯出来见邵曦,一定会引起邵曦的疑心,若是将东西藏在房间内免不得会被邵曦发现,而仓促之间的处理就只能通过后窗。

        所以此时邵曦算是预判了梅若嫣的预判,提前便安排付彪前往后窗查看,若是真有什么东西被从后窗扔了出去,第一时间便会被付彪发现。

        过了一会儿,这个一会儿已经远远超出了菲儿应该进入房间内正常通报的时间,只见房门缓缓打开,梅若嫣依然是一袭红裙,缓缓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看到邵曦的那一刻,她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只因杨妈妈与菲儿在场,她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来到邵曦面前款款一礼,开口道:“你终于回来了,这一走便是半年之久,此次出使南赵一切可还顺利?”邵曦微笑着点点头,回道:“这其中虽有些波折,不过好在最后还是不负圣上所托,一切都还顺利!我将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好便提前赶回来了,这两日使团应该也快返回京都了。”

        “顺利就好!我们到房中讲话吧!我让菲儿去准备些酒菜,也算是我为你接风洗尘,分别半年,我有许多话想要与你讲。”听到梅若嫣这么说,杨妈妈十分识趣地拉着菲儿向楼下走去,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嚷嚷道:“对对对!你们二人分别这么久,自然是有许多话要说,我这便与菲儿去准备酒菜,你二人先在房中说会儿话。”看着杨妈妈与菲儿下了楼,邵曦伸手便拉起梅若嫣的手,二人一同走入房间之中……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