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没有挑战性

第四百一十五章 没有挑战性

        佟焘的这一句提醒好像让李瑞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此时李瑞心想佟焘说得对呀!

        如此年轻的一个后生,怎么可能身居朝堂高位?只是拿出一块牌子来唬自己,谁知道他这块牌子是从哪里来的?

        若是自己被这小子唬得团团转,还给他跪下行礼,自己这个堂堂的五品郡守岂不是丢人丢大了?

        于是连忙又站起身来,一脸怒色地对邵曦问道:“你仅凭一块‘敬承司’督检史的腰牌如何能证明你的身份?没准这块牌子是你从哪里捡来的?你当本官是好骗的吗?

        “若是拿不出其他的凭证,休要怪本官打你个冒充朝廷官员,欺君罔上之罪,到时候只怕砍头都是轻的,上报朝廷后判你个凌迟处死都不为过。”邵曦一听,哎哟我去!

        这是想垂死挣扎呀!我是不是这个身份你们自己心里没数吗?看样子这是想装傻充愣,不承认自己这个身份啊!

        行!你们既然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想到这里,邵曦冷冷一笑,对李瑞说道:“李大人这见风使舵的功夫可真是炉火纯青,仅凭那佟焘的一句话你便敢质疑本官身份?我看李大人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既然你想要验证我的身份,你可不要后悔!”说完,邵曦从自己的挎包中又将官印和鱼符掏了出来,直接甩给李瑞。

        “睁开你的狗眼,自己好好看看,这官印和鱼符可有作假?”李瑞接过邵曦的官印和鱼符,仔细查验一番后彻底傻眼了。

        若说仅凭一块腰牌他还有质疑邵曦的可能,但是官印和鱼符却是朝廷按照统一的标准制作,是不是真的他一眼便看得出来,因为他自己身上也带着这些东西。

        查验过邵曦的官印和鱼符后,李瑞这回是彻底软了,

        “扑通”一声又跪在地上,再次向邵曦赔礼道:“求大人恕罪!下官刚刚听信小人谗言,下官知错了,求大人宽恕!”此时的佟焘也傻眼了,之前以腰牌有假质疑邵曦的身份,他本就是抱着赌一赌的心态,因为他实在不敢相信邵曦这般年纪便能身居如此高位。

        可此时查验过官印和鱼符之后,李瑞都已确认无疑,他又如何再敢怀疑?

        不过如今事已至此,他就算是跪地求饶也知道邵曦不可能再放过他,横竖都是死,不如放手一搏。

        若将眼前之人就地击杀,到时候李瑞也是骑虎难下,只能任由自己摆布,配合自己围剿了灵羽山千羽门,陪着自己一路走到黑。

        想到这里,佟焘哈哈大笑,斜眼恶狠狠地看着邵曦说道:“就算你是‘敬承司’的四品督检史那又如何?今日你人在此地,只要老夫将你击杀,随便找个理由便可将此事栽到千羽门的头上。

        “到时候你们千羽门被朝廷兵马剿灭,还不是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杀了我两个儿子,还想要灭了我佟家,今日你必须要死。”邵曦听了佟焘之言,也是哈哈放声大笑,把佟焘笑得浑身发麻,他不明白眼前的这小子已经死到临头,为何还能如此肆无忌惮?

        难道他有信心从自己的手底下活着离开?这个时候的李瑞听着佟焘的话,心里可是七上八下地打起了鼓。

        如今已经确认邵曦的身份,听佟焘的意思是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想要强行击杀邵曦,拉着自己一同谋害朝廷官员以求自保。

        他只是一个五品郡守,若是跟着佟焘干了这种事与谋反何异?自己岂不是被佟焘拉下水了?

        再想想自己如今已然是将邵曦得罪了,看眼前这个架势邵曦灭了佟家之后肯定也不会放过自己,恐怕自己最后的下场也不会太好。

        可难道就因为如此,便要孤注一掷谋害朝内高官?这样做一旦事发,自己一样会死得很惨啊!

        这个时候的李瑞,心里可是在暗暗地骂着佟焘,你自己想死就算了,干嘛要拉我下水?

        这么折腾下去自己横竖都不落好。此时李瑞不免犹豫起来,到底是该向邵曦求饶,还是该配合佟焘不计后果地将此事做绝?

        这是一个极难的选择。李瑞本就是一个平庸之辈,坐上凤阳郡这个郡守也是当年靠着银钱铺路才给自己换了这么个官,若是今日一步走错,可不是丢官这么简单,搞得不好怕是连脑袋都保不住了。

        因此李瑞这会儿是一声不吭,跪在地上耷拉着脑袋,做着自己的算计。

        而佟焘看到李瑞这副德行,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些年他可没少给李瑞塞银两,要的便是在有事之时能助他一臂之力。

        可这会儿看李瑞这副窝囊相,当初的那些银钱怕是白花了,如今只有自己动手将事情做绝,当一切都成为既定事实之后,也不怕他李瑞不配合自己。

        只要杀了邵曦,威逼李瑞调动本地兵马围剿了灵羽山,后面的一切事情便都好办了。

        想到此处,佟焘面露阴狠之色。

        “不管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督检史,今日你都不能活着离开此地,既然你不打算给我佟家留活路,那就别怪我佟焘心狠手辣将你除掉。”说着,佟焘从怀里掏出一对黑铁手套戴在自己的手上,那手套五指的尖端皆是利刃。

        看起来佟焘所修炼的武功应该是一种手爪的功夫,配合上这副黑铁手套便能增加自身的攻击力,这倒是邵曦头回遇见。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个地步,邵曦与佟焘之间已是必死之战。邵曦缓缓从腰间将流云剑抽出,流云剑上那萦绕的雾气让在场所有人都叹为观止。

        刘妍懿等人看到邵曦手中的这柄流云剑,不禁心中感叹原来除了归还的翠羽剑之外,邵曦手中竟还有着如此罕见的神兵利器。

        想来邵曦修炼的武功应该不止有千羽门的飞羽剑法,看来今日便能见识到邵曦身上其他的本事。

        只是不知邵曦今日所要施展的武功与他千羽门的飞羽剑法有何不同?前些日子已经见识过了邵曦施展的

        “千山飞羽”,不知道今日邵曦又要施展出什么令他们惊叹的招式。

        “李大人,为官圆滑一些虽并不为过,可似你这般如同墙头草一样,确实让本官感到不齿。

        “今日本官便当着你的面将此地佟家这为祸一方的黑道势力就此铲除,你也算是有幸能在当场做个见证。

        “身为朝廷官员竟然与地方恶势力勾结残害百姓,你的罪责我回头再与你计较。”邵曦的话说得李瑞浑身一抖,他知道今日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看眼前这位大人的架势是要亲自动手与佟焘大战一番。

        他心中还在盘算着此时自己最好还是不要表态,谁胜谁负犹未可知,还是等他二人比斗的结果出来之后,自己在选择何去何从?

        若是此时做了选择,万一所支持的一方落败那便是毫无转圜余地了。这位

        “敬承司”督检史大人虽说必定不会放过自己,但若是此时自己真的与那佟焘站在一边,万一出了什么差错那便是必死无疑。

        倘若真的佟焘杀了眼前这位大人,自己倒还可以想办法再去讨好佟焘,反正不管怎么说,就算是失了富贵也不能丢了性命。

        李瑞这个家伙的确是油滑得很,对眼前之事竟还在权衡利弊,等待结果。

        邵曦见他耷拉着脑袋也不搭话,便知道这个家伙心里在打着什么算盘,心说待此事完结之后也别指望自己能轻易放过你,就算不取你的性命,你这官职也别想再保住了。

        此时的佟焘带好那副黑铁手套之后也不再与邵曦废话,随即运转气海,催动元气,一爪朝邵曦打了过来。

        六品后期虽未入

        “化气境”,但已隐约有了以意化形之感,这一招打出来只见五道爪风如同五把利刃一般朝着邵曦斜斩过来。

        邵曦倒也不慌不忙,用他自己的话讲,如今在自己的面前

        “化气境”以下不过都是小儿科的存在。只见邵曦剑尖下指,缓缓上划,顿时身前呈现出流云碧海之象。

        邵曦施展的这一招正是此前在盈月岛上与程白秋切磋时所使用的那一招云海一色。

        只见邵曦脚下波涛涌起,头上流云转动,在灵羽山前呈现出云海并存的异象,当佟焘意识到情况不对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邵曦将剑尖向前一指,口中喊了一声

        “去!”那流云碧海同时朝着佟焘汹涌翻滚而去,佟焘此时才知道眼前这个被他看不顺眼的年轻人武功境界竟已远远高于自己,从发出的这一招所化异象便知对方已是

        “化气境”的境界。佟焘心中大呼不好,可此时一切都已经晚了。只见那云涛海浪直扑而来,佟焘急忙开启气盾想要凭着自身深厚的内力勉强接下此招。

        此时,他已经不再想能不能杀死邵曦,而想的只是能否将自己的这条性命保下来,可事实证明他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那云海涌至佟焘的气盾之上,顿时发出震撼山岭的巨响,瞬间便将他的气盾打破。

        佟焘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便被那云海之波淹没其中。邵曦叹了口气,想不到这佟家的家主也如此没有挑战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