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四章 以权势相压

第四百一十四章 以权势相压

        在场众人听到这一句话,都惊讶地朝着说出这句话的方向看去,只见邵曦正好整以暇地站在刘妍懿等人身后的不远处,栾秀与素莹就跟在他的身边。

        刘妍懿见邵曦前来,急忙迎上去低声说道:“这个时候你怎么跑出来了?此人乃佟家家主佟焘,这趟过来就是要找你麻烦的,你们还是先回避一下,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邵曦听了刘妍懿这么说,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来如今这千羽门已经完全将自己视为门人了,竟愿意出头替自己扛下此事。

        越是如此,邵曦便越要出面解决此事,绝不能让千羽门为了自己而受到任何的伤害,照顾好身边之人是邵曦一直以来的原则。

        邵曦凑到刘妍懿的耳边轻声说道:“师伯不必担心,既然当初这个麻烦是我惹下来的,现在自然要由我自己来解决,方才你们的对话我已听到,一个郡守而已,我还对付得了。”刘妍懿听到此话感到十分惊讶,听邵曦这话的意思,堂堂的一个郡守在他的眼中似乎还不够分量,难不成邵曦身后真的有什么强大的倚仗,能让他有如此的自信?

        邵曦也不等刘妍懿搭话便转身走到了佟焘与李瑞的面前,垂着眼皮瞄了瞄二人,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这位便是凤阳郡的郡守大人吧?方才你说什么?要调动本地的兵马来围剿灵羽山?李大人好大的本事啊!居然为了此地一个黑道家族势力而调用朝廷兵马,这假公济私之事李大人倒是做得很溜嘛!”佟焘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一时竟没反应过来,想不到此人年纪轻轻居然以这种语气对凤阳郡守如此说话,仿佛是完全没将自己一行人放在眼中,不禁有些诧异。

        李瑞见邵曦对自己讲话一点都不客气,不免心中不悦。于是摆着官架子,昂起他那大大的圆脑袋对着邵曦质问道:“你是何人?竟敢对本官如此讲话,本官身为这凤阳郡的一郡之首岂容你如此质问和诋毁?难道就不怕本官治你的罪吗?年轻人说话做事还是收敛一点的好,免得惹祸上身。”邵曦语气轻蔑地有意调笑道:“李大人这么健忘?刚刚不是还说要让这千羽门交出凶手吗?如今凶手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还要问我是谁?看来李大人这差事办得还不够尽责呀!”

        “什么?你便是在中秋灯会上出手杀人的凶手?”佟焘与李瑞二人闻言都惊讶地看着邵曦,他们两人都没想到有能力杀死佟飞龙与佟飞虎的凶手竟然是个如此年轻之人。

        要知道那佟家兄弟二人可都是六品以上的境界,面前的这个人如此年轻,是怎样做到一举将他兄弟二人击杀的?

        佟焘已年过花甲,他好不容易将自己修炼到了六品后期,而自己的两个儿子已经算是在武学上天赋极高之人,修炼到六品之上也已是四十多岁。

        眼前之人看上去年纪不超过二十,如何能将两个六品高手轻松击杀?那他得是何种境界?

        又如何在如此年纪便将武功境界修炼到可以同时杀死两名六品高手的?

        这简直就是违背常理之事!佟焘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原本他以为是千羽门中哪个一直闭关修炼的门人突然出现,而在他心中此人年纪至少也在四五十岁。

        他怎么都没想到会是一个年轻人,难道此人竟在如此年纪便将武功修炼到了与自己同样的境界品阶?

        否则无法解释他是如何击杀佟飞龙和佟飞虎的。于是佟焘上前一步问道:“你是说我的两个儿子都是死在你的手上?”

        “不错,你那两个恶子都是被我亲手所杀,不光是他们,今日你也会死在我的手上。”邵曦说这句话的语气轻松而平静,似乎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情理之中,没有丝毫的夸大。

        佟焘被邵曦气得胡子都在发抖,瞪着双眼厉声喝道:“好一个狂妄小儿!不要以为侥幸伤了我两个儿子的性命便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老夫今日前来便是要为我的两个儿子报仇。

        “千羽门今日若是敢对你有分毫的庇护,郡守大人便会以反叛朝廷之罪剿灭千羽门,让你整个宗门从此在江湖武林中彻底消失,今日没人能救得了你,你拿命来吧!”邵曦听了佟焘的话,脸上不但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反而是露出了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那表情看得佟焘和李瑞心里那个不舒服。

        “我说你也一把年纪了,出门之前不看天气吗?开口说话之前不看看风大风小吗?你就不怕闪到自己的舌头?武林之中是以武为尊,未交手之前谁也不敢说自己有必胜的把握。

        “你佟家本就是黑道,做尽打家劫舍、烧杀抢掠之事,在江湖中已是不得人心,如今竟还与官府勾结,你以为一个区区的凤阳郡守,一个肥头大耳的贪官就能唬住小爷我了?”李瑞一听这话,立马就跳脚了。

        “大胆!当街杀人已是触犯景元律例,如今不肯束手就缚,反而还口出狂言辱骂朝廷官员,我看你小子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哦?看起来李大人很清楚死字怎么写,在下我书读得少,不如大人来教教我这几个字念什么?”说着,邵曦从挎包中摸出一块牌子直接怼到李瑞的面前。

        由于举得离李瑞的脸太近,李瑞在看牌子上那几个字的时候两眼不知不觉地就变成了斗鸡眼,惹得对面栾秀与素莹两个小丫头忍不住掩嘴偷笑。

        李瑞发觉自己出了洋相,连忙向后退了一步才看清牌子上的字。当看到

        “敬承司”三个字的时候,李瑞脸上那堆肥肉禁不住一抖,连忙瞪着他那双绿豆大的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邵曦,脸上顿时便露出了畏惧之色,连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

        “你是……?你是‘敬承司’的?这牌子……这牌子是四品督检史的腰牌,你……是督检史?”

        “怎么?李大人在这凤阳郡做官做得久了,竟然连朝廷的礼制都忘了?见到本官不是应该行礼参拜的吗?难道李大人还等着本官给你行礼不成?”李瑞听到邵曦这句话,被吓得忍不住两腿一软,

        “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急忙拱手过顶行礼跪拜。他是真的怕了!

        “敬承司”是何等的存在?

        “敬承司”的督检史又是何等人物?那可是随时都能取走自己项上人头的!

        更何况今日自己与佟焘一同前来千羽门假借官府之名,实则是报私怨,这种事被

        “敬承司”撞个正着,这不是作死撞见阎王爷了,想不死都难?

        “下官凤阳郡守李瑞在此拜见

        “敬承司”督检史大人,下官不知大人前来我凤阳郡有失远迎实在是罪过,今日之事想必一定是个误会,此前有冒犯大人之处还请大人宽宥,下官向大人赔罪,求大人原谅下官无心之错。”这场面反转得太快,搞得在场众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竟然全都愣在了当场,心说这什么情况?

        刚刚还在抖官威的李瑞怎么只是看了邵曦的一块牌子便吓得跪地求饶?

        听他口中所提

        “敬承司”和督检史这些与邵曦又有什么关系?难道他口中的那个

        “敬承司”督检史就是邵曦?这怎么可能?如此年纪怎么可能是一个朝廷重要部司的四品大员?

        那些朝廷大员个个都是熬了几十年的老家伙,邵曦如此年轻怎么就已经身居如此高位?

        此前竟没有任何人知道此事,实在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最感到震惊的还是栾秀,她想不到邵曦不仅武功已达

        “化气境”,身份背景竟也如此深厚,她越来越看不懂面前之人到底还有些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刘妍懿等人此时也是大感震惊,此前虽然邵曦与她们讲过,自己并不惧怕凤阳郡守,可她们实在没想到邵曦的身份竟如此特别。

        现在看起来,当初将邵曦收入门中不仅仅只是个明智之举,千羽门此次简直是赚大了,不光是收了个

        “化气境”的弟子,竟然还是收了个朝廷的四品大员成为门人。

        “敬承司”是干嘛的他们每个人都很清楚,有这样的人坐镇灵羽山,只怕是除了当今圣上没人敢动她们。

        邵曦看着之前还颐指气使的李瑞此时却是一副卑颜奴膝的样子,心中不禁觉得好笑。

        果然是一个见风使舵,翻脸快过翻书之辈,这样的人掌管着一郡之地,当地百姓也难怪会被佟家这样的势力所欺压,看来这贪官平日里也没少收佟家的好处。

        既然自己此次打算铲除佟家,不如顺手将这贪官也一并铲除了,也算是为当地百姓除了此害。

        邵曦此时甚至都已将凤阳郡未来郡守的接替之人想好了。

        “慢着!一个黄口小儿就凭着手中的一块牌子便证明自己是‘敬承司’的督检史?这是何等可笑之事!李大人切莫被这小子蒙骗了,他如此年轻怎会身居朝廷高位?李大人不要轻信此人!”佟焘在刚刚的那一瞬间虽然也感到震惊,但他却始终无法相信面前这个年纪轻轻之人竟会如此了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