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章 佟家恶长子

第四百一十章 佟家恶长子

        从这元气波动的强度和范围,邵曦已经判断出这是乌球儿发出的威力强悍的范围攻击。

        这种攻击没有特定目标,就像当初乌球儿与自己比武时那样,前后左右身体周围这一圈但凡是有对手皆会被无差别地攻击到。

        邵曦知道乌球儿一旦用这种攻击,一定是被逼到没办法了,否则周围这么多的百姓,他是绝对不会轻易使用这样的攻击。

        邵曦判断此时乌球儿的处境一定不容乐观,于是拉着老吴一同飞身跃起,朝着他们之前交手的地方奔去。

        以邵曦的身法若是着起急来,奔行的速度是没人能跟得上的,老吴被邵曦拽得胳膊都要掉了才算是勉强跟上他,栾秀就更不用说了,早被二人远远地甩在后面,在拼命地追赶。

        当邵曦来到打斗之处,看到眼前的情景时,心中不觉大怒。只见乌球儿抱着大铁球坐在地上,身上是一道道的伤痕,每道伤痕都是巨大的伤口,也就是仗着乌球儿的皮糙肉厚,换做旁人如此大的伤口恐怕血都流干了。

        乌球儿周围一圈倒着数人,兵器掉落在一边,而素莹与千羽门众弟子正手挺长剑站在乌球儿的身旁,面对着周围的敌人做着警戒的姿态。

        此时,千羽门的弟子也已有数人重伤不起。看得出来刚刚他们被人围攻,乌球儿奋力发出了最后一击,此时整个人已丧失了战力,只有素莹这个小丫头还在奋力做着最后的抵抗。

        邵曦恨得咬牙切齿,动手将老吴扔出那么远,如今还把自己的徒弟伤成这个样子,对于他而言身边的人受到伤害是他最不能容忍的,他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竟然出手伤害老吴和乌球儿。

        邵曦低喝一声,以手中的折扇作剑向前横甩出一道巨型的气刃。他这一声低喝倒是也提醒了正在围攻乌球儿与素莹的诸人,当回头看到气刃飞来时都连忙开出气盾,因为都看得出这道气刃不是谁都能接得住的。

        随着一连串的

        “砰砰”声,气刃所到之处所有人的气盾全被击破,被击中之人皆是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

        邵曦的这一出手将在场之人都惊得连连后退,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此时所来之人的武功境界是远远超出此前老吴几人的。

        刚刚被邵曦击中的那些人在飞出去后,全部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死是活,可见这一击的威力有多大。

        邵曦来到场中,走到乌球儿的身边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中不无疼惜地问道:“乖徒弟,怎么样?你看起来伤得不轻,还撑得住吗?”乌球儿抬起头看到邵曦前来,居然咧嘴嘿嘿地笑了出来,只是这一咧嘴一股鲜血从嘴角边流了下来。

        邵曦抬起衣袖给乌球儿擦了擦嘴上的血,又看了看乌球儿身体上的伤口,伸手从挎包内掏出两个小瓷瓶。

        将其中一个瓷瓶中的赤血丹倒出来塞到乌球儿的嘴里让他吞服下去,将另一个小瓷瓶放到乌球儿的手中。

        “这个瓶子里是凝血散,你自己将它洒在伤口上有及时止血的作用,不要乱动了自己运功疗伤,这里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师父吧!”在邵曦面前乌球儿永远乖得像个孩子,邵曦说什么,他就是什么,邵曦让他别动运功疗伤,他就乖乖地坐在那里没有起来。

        邵曦转身走到素莹的身边,开口问道:“你没事吧?这些究竟是什么人?你们为何会起冲突?”素莹眼睛始终盯着面前那为数不少的敌人,口中回道:“这些都是佟家之人,此前师兄你打伤了佟飞虎,想必是他回去搬了救兵。

        “如今他的大哥佟飞龙前来替他的兄弟报仇,他就站在你的面前,想不到他们报复来得这么快,居然跑到灯会上来找我们,还打伤了胖哥哥。”胖哥哥?

        邵曦被素莹对乌球儿的这个称呼给搞得一愣,想不到素莹对乌球儿的称呼竟然如此亲昵。

        素莹说佟飞龙就站在自己的面前,邵曦抬头看向站在自己前方之人。只见其身材高大,看上去长得很健壮,穿着一身土黄色的长袍,头上戴着一顶铜冠,面色惨白,垂眉短须,怎么看与个佟飞虎都不像是一个妈生的。

        此人的手中提着一柄又宽又厚的长剑,剑身漆黑,对于寻常人来说那算是一柄重剑了,可被此人提在手中却如同提着一柄单手剑一样。

        看得出他也是一个力量奇大之人,无论是从身材还是从武器的重量,与乌球儿相比都要差上一些,但此人却能将乌球儿伤得这么重,可见是在武功境界上高出乌球儿许多。

        在这人身后,几个护卫正架着断了右腿的佟飞虎站在战圈之外看热闹,这明显是佟飞虎被自己打断右腿之后,回家将自己的大哥佟飞龙叫了过来替自己找场子。

        原本邵曦之前便动了要铲除佟家的念头,如今再看到佟飞龙将老吴和乌球儿都打伤,邵曦也是动了肝火。

        既然你佟家兄弟找不痛快,那今日便成全你们,回头再找你们那个老爹佟焘算账。

        不得不说他们佟家也真是倒霉!招惹到邵曦也就算了,居然还打伤邵曦身边之人,那只能说是他们自己找死了,此时邵曦心中更是坚定了要铲除佟家的念头。

        于是将手中折扇往腰上一别,伸手便将腰间的流云剑抽了出来。邵曦手提长剑,面色阴沉地对佟飞龙问道:“人是你打伤的?”佟飞龙从刚刚邵曦打出的那道气刃便判断出此人便是打伤自己弟弟的人,两眼死死地瞪着邵曦,脸上的肉都在不停地抽动。

        “我弟弟是你打伤的?”邵曦突然间乐了,他是觉得挺可笑的,自己质问对方,想不到对方竟然反过来质问自己。

        想想其实佟飞龙倒是理由挺充分,谁让他弟弟的腿是被自己打断的呢?

        不过邵曦可没打算跟对方讲道理。跟群土匪讲道理,那是迂腐的文人才做的事。

        “不错,你弟弟的腿正是被我打断的,你想报仇来找我便是,为何要伤及其他人?”佟飞龙一脸阴森的冷笑,咬着牙,抖动着嘴角说道:“今日所有参与打伤我弟弟的人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既然你自己出现了也省得我再去找,想好临死前的遗言了吗?”邵曦心中一阵好笑,心说这还没动手对方便如此狂妄,这是在地方上横行霸道时间太久了,觉得自己老子天下第一了?

        “是吗?我倒是挺想看看阁下拿什么来杀我?难道是用你手中的那根烧火棍吗?”佟飞龙手中的那柄剑又宽又厚,明明是柄重剑,可是到了邵曦的口中却变成了一根烧火棍,这明显就是在嘲讽佟飞龙不过是个伙夫而已。

        佟飞龙原本便心怀怒气,此时被邵曦这么一嘲讽已是忍无可忍,挥舞手中的重剑对着邵曦一剑便劈了过来。

        此时他也不想跟邵曦废话,他打算将邵曦打伤后当众好好羞辱一番,最后再将人杀死吊在镇中心示众,让所有人都知道在这石门镇得罪了他佟家就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兄弟从前这样的事可没少做,凡是得罪了他佟家的人都会遭受他们最恶毒的报复,此时在佟飞龙的眼中,邵曦他们与从前的那些人没什么分别,唯一不同的只不过是眼前的这些人还懂得反抗。

        这也正是让佟飞龙愤怒之事,在石门镇竟然还有人敢反抗他佟家,简直是自己找死。

        在整个凤阳郡都没有人敢得罪他们兄弟二人,想不到在这石门镇竟然有人敢将他弟弟的腿打断,这就是在挑衅他们佟家,是在自寻死路。

        身为佟家的长子,未来他佟家的家主,佟飞龙绝不允许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必须要杀鸡儆猴,杀一儆百,让所有人都看看反抗他佟家是什么后果。

        所以佟飞龙挥出的这一剑不留任何余力,全力攻向邵曦。那漆黑而狂暴的剑气夹带着浓浓的杀意,给人的感觉这不像是剑气,倒像是杀意凌厉的刀罡,迅猛而直接,没有丝毫的试探之意,出手便是要置对方于死地。

        邵曦心中暗骂,果然是凶狠毒辣之辈,出手便是要取人性命,既然你不留余地,那就别怪我不给你留退路。

        邵曦催动元气,运行沧海诀,自下而上也挥出一道澎湃的剑气,那气势瞬间碾压了佟飞龙。

        只见两道剑气对碰之后,随着一声巨响整个镇中心灯会的现场连地面都在颤动,如同发生了地震一般,惊得周围百姓四散奔逃,原本还热闹拥挤的灯会此时除了佟家人便只剩下邵曦等人与千羽门的众弟子。

        此时的双方剑拔弩张,好好的一场中秋灯会已变成了双方对峙的战场。

        邵曦此剑依旧是有所保留,因为在他看来佟家的家主佟焘出现之前自己还没必要直接灭了石门镇的佟家。

        既然已经有了铲除佟家的打算,那就让他们佟家父子凑个整整齐齐,一同上路,只要将他这两个儿子全部打残,不信他佟焘不来找自己。

        想到这里,邵曦对着佟飞龙劈出一剑,以剑气逼迫佟飞龙防御,同时启动身法欺身向佟飞龙扑去。

        施展乾坤手中的扣字诀,伸手直接扣向佟飞龙的肩头锁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