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七章 佟家遇灾星

第四百零七章 佟家遇灾星

        别人不知道邵曦是如何将佟飞虎的腿打断的,可老吴却很清楚,因为整个过程中邵曦施展的都是在五龙山跟孙不在学来的仙人踢脚法。

        当然,最后踢断佟飞虎右腿的时候邵曦用的便是仙人踢脚法中的戳脚,直接将佟飞虎右腿的关节踩碎。

        同时邵曦配合自己脚法所用的身法正是在对战中最适合用的瞬间移动身法“花间舞”。

        这些武功别说栾秀和素莹没见过,就连乌球儿也并不完全了解,所以在其他人的眼中看来,邵曦几乎是什么都没做,便莫名其妙地将佟飞虎的右腿给打断了。

        只能说进入“化气境”的邵曦在瞬间短距离的对战中出招速度实在太快,已经隐约向着顶尖武学高手那无招胜有招的境界靠近了。

        只不过此时的邵曦还只是刚刚进入高手之列,并不能真正达到顶尖高手那身形不动,气随心念而动的境界。

        而且在与佟飞虎对战之时,邵曦还有意压制自己的境界,没有真正展现出“化气境”高手该有的实力。

        邵曦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怕佟家会知难而退,与其追着屁股后面去找人家的麻烦,倒不如引诱对方主动来找自己,一来是自己师出有名,二来也省得自己四处去找他们。

        邵曦与老吴虽然心里明白,可站在一旁看热闹的栾秀和素莹此时却是看得一脸的懵。

        她们实在是没看懂邵曦是如何将对方击退的,可越是看不懂就越觉得自己的这个师兄高深莫测,难以琢磨。

        一时间那种少女对英雄的崇拜之情也变得越发的浓烈。

        可崇拜归崇拜,邵曦招惹的毕竟是佟家,原本千羽门与石门镇的佟家便是互不招惹,可如今邵曦偏偏又是千羽门的弟子,若是与佟家结仇便等同于千羽门与佟家结怨。

        这样一来,就不简简单单是两个人之间的事了,而是这灵羽山一带两股势力的对抗了,所以素莹此刻不免担心了起来。

        “掌门,师兄,虽然今日教训了那佟家之人,可我们也违背了师叔伯们一直以来的嘱咐,若是真的得罪了佟家,怕是在这灵羽山一带我们与佟家会从此结怨。

        “以后我们千羽门的弟子下山也有可能会遭到佟家人的攻击,今后便会有无休无止的麻烦,我们回去该如何向师叔伯们交代?”

        栾秀听了素莹的提醒,顿时也是一脸愁容。

        虽然现如今她身为千羽门的掌门,可毕竟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对于这些江湖武林的恩怨她了解的不多,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一直以来都是几位师叔伯在为她出谋划策,甚至有的时候会亲自出面帮她解决。

        今日邵曦对佟家的出手,也确实是打破了这么多年以来灵羽山一带两股势力之间的平衡。

        倒不是说千羽门怕了佟家,只是实在没有必要招惹这样的麻烦,这就如同在路上看到一坨狗屎,既然能绕过去就没必要去踢它一脚。

        可如今这狗屎已经粘在鞋底上了,恐怕是甩也甩不掉了,看来回头回到山上要与自己的几位师叔伯好好地商议商议接下来该如何应对佟家的报复。

        毕竟这佟家不像千羽门,凡事还讲究个前因后果,黑道世家从来都是不讲道理的,而且往往是有仇必报。

        此次事件若是千羽门不能压制住佟家,恐怕对宗门的名声也会产生不良的影响。

        不能不说栾秀的顾虑是有道理的,可邵曦却不以为意。

        “交代什么?既然不是我们的错便没必要给任何人交代!他佟家在此地作恶多年,之前不搭理他们不代表今后会继续纵容他们作恶。

        “放心吧!师兄绝不会让此事牵连到宗门任何人,既然他们是个麻烦,趁此机会将他们连根铲除便是,从此还地方上一个安宁。”

        栾秀和素莹听了邵曦的话,眼睛都瞪得老大,师兄刚刚说什么?说要铲除佟家?

        让她们二人感到震惊的有两点,第一点是她们知道佟家不仅在这凤阳郡势力极大,更是在京都朝中有人庇护,对于这么庞大的势力,邵曦竟然开口便说要连根铲除。

        这是得有多大的自信?同时会有多大的实力?

        邵曦的武功境界有多高她们都很清楚,但是武功高不代表势力大。

        在武林中以武为尊,武功境界越高武林地位就越高,可在江湖和世俗当中可不单单是只看武功,看的更多是背后拥有多大的财力、物力、人力和多高的权势地位。

        所以当邵曦说出要铲除佟家时,才会让她们感到无比震惊,因为她们不知道邵曦的身后究竟有些什么。

        至于第二点让她们感到惊讶的是邵曦说出此话时表情淡然,语气轻松,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态,似乎对于他来说铲除凤阳郡的佟家易如反掌,而且没有丝毫的犹豫。

        要知道铲除一个家族是什么概念?那是要死很多人的!

        除了破坏这个家族在本地的权势地位,更是要将家族之人也一并铲除,以做到斩草除根,再不给翻身的机会。

        而邵曦将此事说得如此轻松,足见其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更足见其面对仇敌之时也是一个冷血残酷之人。

        冷血、残酷在某些时候并不一定是个贬义词,面对作恶多端,十恶不赦之人一味的仁慈不仅是对自己的残忍,更是对那些曾经被恶人欺凌、压迫之人的残忍。

        虽然面对天下苍生当有慈悲心怀,但面对恶魔以暴制暴才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而做这种事的时候心肠若是太软只会贻害无穷。

        栾秀与素莹毕竟是女子,女子大多心软,所以当听到邵曦说这番话时,二人心中的震惊之感自不必说。

        栾秀对邵曦是无条件相信的,她相信邵曦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就有能力做出这样的事,更相信邵曦能够做到这样的事。

        只是邵曦这样做的话,便有很多人会因此而丢掉性命,身为女子的她始终觉得能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争端,就尽量不要采取武力的手段。

        于是轻声地对邵曦说道:“师兄,我相信你有这样的本事能让佟家从此在此地消失,可是这样做必定会伤及很多无辜的性命,你看我们是不是能与佟家将事情讲清楚,双方不必为了这些小事刀兵相见。”

        邵曦自然明白栾秀的顾虑,一来是女子心软,二来是不想给千羽门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三来也是怕自己在此事中会受到什么伤害。

        于是邵曦笑着拍拍栾秀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作为女子你有慈悲之心并不是错,反而证明你品性纯良,与人为善,不过软心肠要分对什么人。

        “这佟家在此地作恶数十年,你们也都知道他们是黑道世家,这样的家族世代以作恶而获利,他们是不会有悔改之意的,与其苦口婆心地劝他们向善,不如直接灭掉他们的恶。

        “至于他佟家之人,这么多年来已没有什么无辜可言了,你没见只是家中的几个护卫在外面便如此猖狂,恃强凌弱,他佟家又有几个是善类呢?

        “师妹请放心,师兄做事一向干净利落,在我离开灵羽山之前必将他佟家从凤阳郡连根拔起,绝不会给千羽门留下任何的麻烦。

        “相反,我还要让千羽门成为本地抑恶扬善的庞大存在,今后任何欺压百姓,横行乡里之人都无法在此地立足。放心吧!师兄还有这个本事。”

        栾秀不知道邵曦到底为什么如此自信,但是她相信邵曦既然这么说便一定能够做到,也许自己的这位师兄背后也有着什么强大的势力作为支撑。

        虽然自己不好开口询问,也并不是特别想知道,但只要他说他能做到,栾秀便愿意相信。

        老吴在一旁看着栾秀的表情,知道这个丫头是在担心邵曦,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说道:“小丫头放心吧!你这个师兄的本事可比你想象的要大,如今这佟家被他盯上只能是自认倒霉了,这个家伙对有些人来说是救星,可对有些人来说就是个灾星啊!”

        听到老吴这么说,栾秀也安心下来了,毕竟老吴是邵曦身边的人,应该对邵曦最为了解,既然他都能说出这样的话,便证明邵曦绝对有能力做到他想做的事情,也更加有能力保护好自己。

        邵曦会怎么做她并不关心,她只是希望邵曦能平平安安的。

        虽然自己心中已对邵曦产生了男女之情,但她也知道自己身为千羽门的掌门,与自己这个师兄终生相伴的可能并不大,所以只要邵曦能够平安快乐,哪怕是在千里之外,她也愿意在灵羽山上为他祈求喜乐安康。

        佟家人在富贵轩两次被邵曦打走,这让石门镇中的百姓无不感到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同时也不免为这几人担心了起来。

        那佟家毕竟不是好相与的,必定会来报复他们。

        邵曦几人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接着在镇中逛起街来,似乎对佟家即将到来的报复毫不在意,也不得不说这一切都是邵曦给的底气。

        就这样四处闲逛,吃吃玩玩,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石门镇上的中秋灯会也渐渐地热闹了起来。

        千羽门的弟子们都赶往举办灯会之地集合,打算一同参与这一年一度的庆祝活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