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五章 二爷佟飞虎

第四百零五章 二爷佟飞虎

        栾秀是何其聪明的女子,她当然明白邵曦的用意。

        邵曦是在告诉她,亲近之人的善意是可以坦然接受的,不必考虑回报,因为对自己充满善意之人的付出本身便是不求回报的。

        相反,对于陌生人的给予却是要谨慎接受,因为很多人是抱着目的与你交好,这样的人给的好处必定是要索求回报的。

        所以邵曦要让她明白,不要拒绝真的善意,却要懂得拒绝虚假的善意,有些东西你接受了并不代表是占便宜,而有些东西你拒绝了也并不代表你吃亏。

        正如邵曦所说,重要的是要能够分得清善与恶。

        这世上分不清善恶的人往往会走向两个极端,要么是贪婪之人,不分善恶地索取,只图自身的获得。

        要么是极度清高之人,不将他人的给予放在眼中,无论是善意还是恶意都一并拒绝,绝不接受。

        邵曦觉得这两种做法,这两种人都是有问题的,所以邵曦要引导栾秀明辨是非善恶,凡事懂得取舍,只有这样将来才能带领千羽门继续在武林中立足。

        既然明白了邵曦的用意,栾秀也放下了心中那不该有的负担,与素莹二人展现出了少女该有的天真与调皮,两人不仅吃得起劲,时不时地还会争抢盘中的菜品,倒像是两个孩子一样。

        邵曦看着她们的样子,心中也甚感愉悦,当年在家中他便是独子没有兄弟姐妹,未曾体会过兄妹之间的亲情,如今看着眼前的两个小丫头,倒还真的找到了一丝做兄长的感觉。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提醒自己要照顾好身边的人,身边的人快乐便是他的快乐,此时杯中的酒喝起来似乎也觉得香醇了许多。

        结果这五个人坐在雅间之中通通都不顾吃相地大吃大喝起来。

        栾秀与素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来这样的酒楼,桌上的酒菜也多是二人从未见过的,此时放开了的二人也吃得分外畅快。

        邵曦一边饮着酒,一边随口问道:“关于佟家,你们二人知道多少?不妨与我讲讲。”

        栾秀停下手中的筷子,眨着眼睛想了想,有些犹豫地说道:“我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佟家在这凤阳郡中开设了不少的赌坊、青楼,是凤阳郡中出了名的黑道家族。

        “家主佟焘听说是当今户部尚书的远房亲戚,也不知是真是假?佟家祖上便是这石门镇之人,所以家族产业虽在凤阳城内,家族中的多数人还是住在这石门镇。”

        素莹在一旁连忙补充道:“这佟家家主常年住在凤阳城,而石门镇这边住的是他的两个儿子佟飞龙和佟飞虎兄弟两个。

        “这两个家伙比他爹还坏,在这石门镇一带欺男霸女,抢占民宅,无恶不作,搞得当地百姓怨声载道,却又对他们敢怒不敢言。

        “虽然我们都看不惯,但奈何师叔伯们不想我们闯祸,所以只要他们不招惹我们千羽门的人,我们便一直井水不犯河水。”

        听了栾秀二人对佟家的介绍,邵曦心中大概也有数了,这佟家也是仗着自己朝中有人横行乡里、恃强凌弱,俨然已成为当地一害。

        提到这户部尚书虞吉,邵曦忍不住想起此前在上元节灯会被自己收拾过的那个虞鸣,那不正是他的儿子吗?

        看起来这为祸一方、作恶多端似乎是他们这个家族的传统,怎么这一家子都是这种货色?

        那虞吉虽然与邵曦见过几面,却从未有过什么交往,此前在宫中赴宴曾与自己打过招呼,却似乎并未瞧上自己。

        这掌管天下钱粮之人,若家中都是些品行不端之人,岂不是景元国一个暗藏的隐患?

        此前邵曦碍于虞鸣是那虞吉的儿子不好做得太过分,如今这远房的亲戚倒是让邵曦打起了主意,他虞吉是忠是奸只要看看自己招惹了佟家之后他是个什么反应便可窥见一二。

        这么一想,邵曦反倒是对佟家来了兴趣,心说有这层关系在,就算你不来招惹我,怕是你的麻烦也要上门了。

        想着想着,邵曦忍不住翘起嘴角露出了一丝坏笑,而坐在对面的栾秀和素莹二人看到邵曦的这一笑,皆是不明所以,心说这大师兄怎么听了佟家之事像是捡到了宝一样?

        不过这两个小丫头倒也没多想,邵曦想做什么她们自然不知道,在她们的心里邵曦只是一个武功高强,挺有本事的师兄,至于他什么来历?想做什么?根本就不是她们要关心的。

        于是两个小丫头又闷头吃起菜来。

        一番风卷残云之后,几个人都吃得酒足饭饱,起身下楼结账。

        富贵轩的掌柜见几人从楼上下来,急忙迎了上去,询问邵曦几人可还吃得满意?

        赵曦点点头,抬手便扔给他一两银子,掌柜的接住银子一脸惊讶的表情,连忙说用不了这么多,邵曦一摆手只说多的算是赏钱,便带了几个人走出了富贵轩。

        栾秀看着邵曦出手如此阔绰,心中也不免纳闷,之前给自己和素莹买绸缎的时候便是花了足足一两银子,而邵曦似乎只是花小钱一般毫不在意。

        如今吃顿饭居然又是扔给人家一两银子,她实在搞不明白自己这个师兄到底为何如此富有?

        栾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腰上的荷包,里面的几十文钱还都是这个月给宗门置办日常所需之用,和邵曦比起来简直是穷酸的可以。

        想到邵曦竟为自己花了如此多的银钱,栾秀心中又开始有些过意不去了,毕竟一两银子对于她这样的人来说,算得上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邵曦转头看到栾秀脸上的表情,心中对她的想法也猜到了十之八九,这千羽门虽在武林中名声显赫,却想不到宗门的日用所需竟如此拮据,看来自己在临走以前应该再为千羽门做些什么。

        如今已与此前赔罪之事无关了,而是自己作为千羽门弟子,实在是不忍看门中的女弟子们在如此花样的年纪却连一件喜欢的衣服都穿不上。

        正在邵曦一边想着,一边走出富贵轩大门之际,却突然从周围冲出一群人来,将几人围在了富贵轩的门前。

        酒楼掌柜的一看外面便知道来人是谁,急忙跑了出来对着为首之人躬身施礼,唯唯诺诺地说道:“原来是佟二爷啊!不知佟二爷今日前来小店,小的有失远迎,请佟二爷楼上坐。”

        从掌柜的话中邵曦听出这为首之人正是佟家的二少爷佟飞虎,看眼前这个架势是刚刚的那群护卫跑回去告了状,这位佟家的二少爷便带人前来寻自己的晦气。

        那佟飞虎瞥了掌柜的一眼,只是回了一句“这里没你的事,滚到一边去,不然二爷我连你一块儿揍。”

        富贵轩掌柜的一听这话吓得身上一哆嗦,连忙退了下去,转身临进门之前还偷偷地看了邵曦一眼,似乎是在提醒邵曦要多加小心。

        邵曦笑着对掌柜的微微一点头,转过头来将手中折扇一展放于胸前,只是笑吟吟地看着面前这一脸络腮胡须,高大黑壮的汉子,仿佛对他的到来早就有所预料。

        这佟飞虎此来足足带了二十几个护卫,其中就包括之前被邵曦从二楼扔下来的那六个。

        那个护卫首领此时正一脸委屈地指着邵曦对佟飞虎说道:“二爷,就是此人将我们几人从楼上扔了下来,他的武功不弱,连我这个五品的在他面前都毫无还手之力,今日就看二爷你能不能替小的们出这口气了。”

        其实也不怪他觉得委屈,在江湖中五品的存在已是让人极其羡慕的了,更何况是做一个护卫。

        要知道,当初邵曦收了同为五品的付彪做护卫时还在感叹有些屈才了,所以养得起五品护卫的人的确是不多。

        看得出这佟家也是财大气粗,从江湖上招揽了一批武功不俗之人作为家中的护卫,能招到五品之人肯定也是花了不少的银钱。

        可如今连这五品的护卫在外面都被人揍了,佟家人自然是感到心中不忿,想他佟家在本地这么多年还从未有人敢主动得罪他们。

        就算是这附近灵羽山上的千羽门与他们也只是保持互不往来,互不得罪,不知道今日是哪个不长眼,活得不耐烦的家伙竟敢对他佟家之人动手?

        不过佟飞虎也知道,能将身为五品的护卫首领轻松打败的人,武功品阶至少也要在六品之上,所以身为六品初期的他面对邵曦之时虽眼神犀利,面色不善,心中却也不敢有分毫的大意。

        不过对于得罪他佟家之人,他自然也没有客气可言。

        于是上下打量了邵曦一番后,毫不客气地开口问道:“小子,你是何人?是个什么来头?为何敢在这石门镇动手打我佟家之人?你可知道你给自己惹了怎样的祸事上身?”

        邵曦摇着手中的折扇,依旧是笑吟吟地看着佟飞虎一言不发,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搞得佟飞虎一时有些发懵,不知道邵曦到底是没听懂他说什么,还是懒得搭理他?

        “他娘的,老子在问你话呢!你居然敢在老子面前装聋作哑,信不信老子今日打断你的狗腿?”

        邵曦仍然是笑着摇了摇头,还是一句话都没回他。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