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一招震灵羽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一招震灵羽

        邵曦这句话的意思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懂,但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很明显邵曦是在提醒曾竹先,他将要施展武林中很多人只听闻却未曾见过的“千山飞羽”,这个几十年都难得一见的绝世剑招。

        几乎没人会相信以邵曦这个年纪能够施展出来,因为他实在是太年轻了,先不说此剑招的修炼难度有多大,单就是要将武功修炼至“化气境”,这世上能做到的人又有几个?

        他如此年轻,怎么可能在二十岁之前就达到这样的武功境界?

        这在所有人心中都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化气境”是那么容易修炼的,这天下岂不遍地都是“化气境”的高手了?

        武林中很多能够将武功修炼至“化气境”的都是些须发皆白的老头子,就算是天赋奇高之人,也从未听说有在五十岁之前能够进入“化气境”的。

        所以当人们听闻邵曦是要施展“千山飞羽”时,心中都觉得有些可笑。

        一个愣头青的小伙子,竟要施展千羽门前任掌门袁幽的旷世绝技,这难道不是自不量力吗?

        就算你天赋异禀,也不可能在二十岁之前进入“化气境”吧?

        未入“化气境”,那么施展“千山飞羽”就是一个笑话,顶多是将元气化作气浪向前推出,怎么可能呈现出漫山飞羽的奇观?

        就连刘妍懿几个千羽门的前辈此时都在怀疑邵曦是不是在说大话,自家掌门绝技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并非自家门人的年轻公子轻易修炼而成?

        若是那么容易,自己几人岂不是早就修炼成了吗?

        就连刚刚亲身感受到邵曦实力的曾竹先听到这话也觉得难以置信,他承认邵曦的实力也许是在自己之上,但这与施展“千山飞羽”是两回事。

        要知道,想施展那一招是需要跨境界的,而就是这一道境界之限便犹如天堑一般难以逾越。

        所以,他虽然面对邵曦变得谨慎了起来,但此时心中依然觉得邵曦只是口放狂言。

        他凭什么能施展出“千山飞羽”?

        可是有些让人们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会发生在你的面前,当所有人都觉得这件事情不可能的时候,往往就是“啪啪”打脸的时候。

        只见邵曦舞动手中的翠羽剑,运行气海催动元气将飞羽剑法中的飞羽诀形神化意,使元气随剑诀的意境而变化,逐渐地凭空化出一支支七彩飞羽。

        在所有人惊讶的眼神中,邵曦终于是将催动出来的元气化成大片大片的彩色飞羽,看上去铺天盖地,几乎整个灵羽山都被这七彩的飞羽所包围。

        此时不要说是曾竹先了,就连所有千羽门的门人弟子也都几乎是被惊掉了下巴。

        在场所有人当中,只有刘妍懿四人在当年真正见过袁幽施展“千山飞羽”时的情景,此时他们四人瞪大双眼,满脸的惊愕。

        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当年掌门所施展的“千山飞羽”今日会在自己的面前又重现出来,看着那漫山遍野,铺天盖地的七彩羽毛,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所施展出来的千羽门绝世剑招。

        此时几人也明白了,他们之前对邵曦的判断还是太过保守了,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居然已经修炼到了“化气境”,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在他们所有人面前邵曦是当之无愧的武林高手,是真正能够碾压他们的人。

        虽然他们都是修炼了几十年的人,但此时在邵曦面前他们就如同武学后辈一般,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资格对邵曦再做出任何的评价。

        这就是境界之间的差距,只要跨过了那条天堑,人和人之间就有着难以逾越的天地之别。

        看着施展“千山飞羽”的邵曦,栾秀的心几乎要从自己的胸膛之中跳出来了,若说此前她对邵曦是一种欣赏,那么此刻她对邵曦便是一种仰慕,甚至在这种仰慕中还隐隐地夹带着一丝丝的倾慕之情。

        一个与自己同龄的人,却在武功修为上超越自己整整一个境界,作为千羽门的现任掌门人,栾秀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受到了打击。

        栾秀自幼便在灵羽山上刻苦修炼武功,所有人都说她天赋奇高,虽然年纪轻轻便接任了千羽门的掌门之位,却没有人对她产生任何质疑,都觉得她是掌门人的最佳人选。

        可此时她突然觉得自己不配,只因为她看到了邵曦,在邵曦面前她竟有了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曾竹先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他做梦也想不到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真的已经修炼至“化气境”,竟然真的在他面前用出了“千山飞羽”这一招。

        他突然间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自己辛辛苦苦修炼数十载,如今也只不过是六品中期,这在很多人面前已经算是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了。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此生还有没有机会进入“化气境”,可眼前这个二十不到的年轻后生却已经站在了他需要仰望的那座山巅。

        要知道,进入“化气境”就意味着在武林中进入了真正的高手行列,自己在邵曦的面前就如同一只随时可以被碾死的蚂蚁一般。

        现在回想起之前邵曦打出的那三道剑气,曾竹先才明白那只是邵曦手下留情罢了,此时的“千山飞羽”不要说自己能不能接住,而是自己有没有资格来接这一招?

        就算自己拼尽全力,在一个“化气境”高手的面前,想要接住这将元气以意化形的一招简直就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

        这个时候的曾竹先,已经不敢幻想凭借自己打出的掌风来与邵曦发出的七彩飞羽对碰了。

        只见他全力催动体内元气,迅速开出一道凝实厚重的元气盾来护住自己,尽管他知道此时做什么都是徒劳的,但至少全力的防御也许能够救自己一命。

        此时他脸色凝重,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内心却是忐忑不安。

        他知道自己是接不住这一招的,但他只求在邵曦这一击之下能够苟留性命不死,这是他此时最大的目标。

        漫天的七彩飞羽斑斓夺目,气势磅礴,先不说这一招的攻击力如何,单从这气势上便足以碾压在场的所有人。

        能将自己体内的元气凝化出如此的意境,这几乎是每个修武之人梦寐以求的事情,而这种梦想是绝大多数人毕生都无法实现的。

        所以当人们看到邵曦做到此事时,除了心中百般艳羡之外,更多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敬仰。

        武林之中向来是以武为尊,能够达到如此修为的无一不是人中龙凤。

        此时在所有人的眼中,邵曦就如同神明一般的存在,一个能将自身元气凭空化出奇异景象之人难道还不算是个神吗?

        人们看着空中飘飞的彩色飞羽,如同看着梦中之物,这些人此生是何其有幸能够亲眼见识到当年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千山飞羽”。

        只见邵曦收剑入怀,将空中元气所化的飞羽引向自己手中的翠羽剑。

        那些元气化成的彩色羽毛纷纷向翠羽剑上飞来,如同百鸟归巢,悬浮在翠羽剑的剑刃周围不停地旋转,整柄翠羽剑如同被彩色的羽毛包裹起来一样。

        当这些如同羽毛的元气在剑刃上凝聚成团之后,邵曦突然向前一步,将手中的翠羽剑对着曾竹先刺了出去。

        原本包裹在剑刃上的那些飞羽就如同加特林机枪的子弹一般,密集而快速地,源源不断地打向曾竹先。

        曾竹先眼见着这种程度的攻击,此刻连哭的心思都有。

        一个化气境的高手以如此密集的方式发动攻击,试问在场的哪一个人能接得住?

        这就好像一个脱光了衣服的人面对着密集射来的箭矢一般,就算再怎么挣扎也注定是要被射成刺猬的。

        那种发自内心的无力感几乎让曾竹先想选择放弃了,就算自己全力开出了气盾,在这种高强度、高频率的攻击之下,自己的气盾也只是如同纸张一般脆弱,也仅仅算是聊胜于无。

        此时的曾竹先已经是紧张得全身冒汗,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背后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竟会有一日要面对“化气境”高手的攻击,而这攻击竟来自于一个自己眼中乳臭未干的后辈。

        他此刻开始后悔自己之前的狂妄和傲慢,甚至开始怨恨起程星琰的不知天高地厚。

        若不是程星琰招惹来这些麻烦,自己若不是为了维护这位少宗主的颜面,又怎会得罪这面前之人?

        之前他就应该劝程星琰俯首认输,交出天昀宗的四方剑与《四方剑法》,那样就不会有此时的性命之忧,可看着眼前向自己飞来的那一支支七彩飞羽,他知道一切都来不及了。

        在这一瞬间,他心中又似乎一下子想通了什么。

        自己毕生修武不就是为了能见识到这天下的绝世武功吗?

        如今自己终于见识到了传说之中的“千山飞羽”,而且自己有可能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亲身感受此招之人,说起来就算是死倒也是死得值了。

        作为一个修武之人,这应该也算得上是死而无憾了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