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章 对战四方剑

第三百九十章 对战四方剑

        看到栾秀有如此的自信,刘妍懿自然感到欣慰。

        这孩子自幼乖巧、聪明、懂事,在武功修炼上从未让这些师叔伯们操太多的心。

        今日比武若是栾秀能够取胜,不仅保住了千羽门的名声,同时也能将天昀宗的镇派之宝四方剑与《四方剑法》秘籍赢到手中。

        此消彼长之下,自己的宗门不仅少了一个劲敌,同时又多出了一门上乘武功,相反若是输了,千羽门从此便会一蹶不振,渐渐淡出武林。

        祖师创下的百年基业就此毁在自己这一代人手中,这是千羽门四位长辈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结局。

        如今他们将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栾秀的身上,只盼栾秀能够为千羽门赢下这场事关宗门生死存亡的比武。

        伍月柳走上前来对栾秀说道:“掌门请放心,你大师伯会在一旁观看以避免对方使诈,我与你二师伯和五师叔盯着其他人,以防有人在你们比武之时暗中做什么手脚。

        “你只需专心比武,将这些年修炼的本事拿出来,我们相信掌门定能打败对方少宗主维护我宗门的声誉。”

        栾秀笑着回道:“有几位师叔伯在此,我自然不必担心。栾秀知道此次比武事关宗门存亡,必定会竭尽全力,绝不辜负几位师叔伯多年来的培养,作为掌门这是栾秀义不容辞的责任,请师叔伯们放心。”

        刘妍懿等人也知道这孩子懂事,此时见栾秀如此说也安心不少,于是闪身站到一旁,将比武的场地留给栾秀与程星琰二人。

        栾秀走入场中,对着程星琰一拱手说道:“在下灵羽山千羽门掌门栾秀,今日比武无论结果如何,你我两个宗门之间的恩怨就此了结,请少宗主多多赐教。”

        程星琰早就听闻千羽门的新任掌门是个小丫头,十年前接任掌门之位时也不过才六岁,这也正是为什么天昀宗会安排自己前来比武的原因。

        当年便是约定安排同辈中出类拔萃者进行这场比武,所以天昀宗的宗主作为前辈自然不能以大欺小,因此便由少宗主程星琰出战。

        尽管如此,在程星琰的眼中,栾秀依旧是个小丫头。

        修炼得比自己晚不说,由于千羽门前掌门袁幽离世的早,这位新任掌门并未真正得到袁幽的真传,靠的不过是几位师叔伯的指导。

        而自己则不同,自幼便受到老爹的悉心培养,武功进境之快,功底之扎实他自认是栾秀无法相比的。

        所以当他看到栾秀之时,心中不禁生出轻视之意,出于礼貌他也对着栾秀一拱手。

        “原来千羽门的新任掌门竟然如此年轻,看起来本事定然不小,一会儿动起手来在下可不会有任何的留手,还希望掌门拿出些本事,不要被我这个天昀宗的少宗主打败哦!”

        双方还没动手,程星琰便说出如此轻蔑之言,意在激怒栾秀,可是栾秀却依然是一脸的笑容,丝毫看不出有生气的意思。

        这让站在远处的邵曦心中感叹,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个好脾气!不是天生单纯就是心理素质过硬,感觉外界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无法对她产生影响。

        栾秀总是能保持乐观开朗的心态,这种心态在比武之中往往会成为决定胜败的关键因素。

        栾秀笑容依旧灿烂。

        “少宗主,请赐教。”

        说完,将手中那柄翠色长剑从鞘中拔出。

        那是一柄看起来与翠羽剑极其相似的宝剑,却没有翠羽剑那缤纷流转,霞光璀璨的七彩流光,被栾秀拿在手中看得出也还有着一定的分量。

        邵曦心中暗自琢磨,这柄剑虽看上去还不错,但定然是千羽门为了掩盖宗门至宝被窃的消息而打造的一柄与翠羽剑一模一样的复制品。

        这柄剑和翠羽剑相比只不过是一柄普通的宝剑而已,反正这天下见过翠羽剑的人凤毛麟角,想来也没有人会怀疑千羽门掌门手中所持之剑会是假的。

        说起来,这天下武林各门各派为了维护自己的颜面能做出类似这样的事情也并不奇怪。

        不过今日比武,栾秀手中没有翠羽剑自然也就失去了神兵利器的加成,只能全凭自己的本事了。

        而程星琰则不同,此时他从剑鞘中抽出的那柄四方剑可是天昀宗真正的镇派之宝。

        四方剑,剑柄是圆的,分成三节,剑身厚重,形状为四方形,每一边中间都有一条凹槽。

        此剑握于手中略显笨重,刺杀能力很强,被其刺入体内后伤口是很大的,会造成大量出血,就算是不死,那也是很难医治的。

        与四方剑配合修炼的四方剑法也正是体现了这柄剑的特点,所发剑气若是打在人的身上,最终造成的结果也是相同的。

        所以天昀宗的武功一直以来都是以强悍霸道,破敌伤命而着称。

        与手持四方剑,施展四方剑法之人对战若是不能取胜,一旦受伤必有性命之忧,所以天昀宗一直以来在武林中相对低调也与此多少有些关系。

        毕竟一个经常伤人性命的宗门在武林中很容易成为公敌,使得天昀宗历代宗主都不得不尽可能地保持低调,很少与人交手。

        武林中各派也知道四方剑与四方剑法的威力,很少有人与其结怨,久而久之天昀宗在武林中便渐渐少有人提起,却又不敢轻视这个宗门。

        程星琰瞧了一眼栾秀手中的宝剑,忍不住出言讥讽道:“这就是千羽门的镇山之宝翠羽剑?看起来也不过如此!与我手中的四方剑相比简直就是不值一提,看起来你千羽门也只不过是虚有其表,徒有其名。”

        栾秀面对程星琰的嘲讽,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说道:“比武所比试的是武功修为,而并非手中兵器,兵器再好,落入无能之人的手中也不过是一块破铜烂铁而已。”

        栾秀的这番话是所有修武之人公认的事实,再好的神兵利器在修武者手中也只是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一个人武功的高低不可能通过手中的兵器体现出来,真正的武学高手甚至不需要兵器便可做到以气化兵,兵器反而成了一件多余的东西。

        所以栾秀此言没有人会认为不对,但此时说出来却多多少少有些在打程星琰的脸。

        什么样的人才会炫耀自己手中的兵器?只有对自己武功修为不自信的人才会干这么幼稚的事。

        二人的这番对话充分体现出了两个人在武学理解上的差距,在武学认知上高下立判。

        在场的千羽门四前辈与曾竹先在听到这番对话后,自然也都有着自己的判断。

        刘妍懿等人轻轻地点了点头,栾秀虽然年纪不大,却在武学上有了正确的认知方向。

        曾竹先虽未做出任何表示,心中却暗暗叹气,自家的少宗主与对方尚未交手便以先输了一成。

        程星琰自知在口头上没讨到便宜,心中不免有些恼怒。

        口中喊了句“你可小心了!”

        提起手中的四方剑,挺剑便向栾秀刺去。

        这四方剑与其他的剑不同,由于剑身的形制决定了在四方剑法中劈砍、横斩、上撩等有些开合的招式见得极少,更多的是以刺为主。

        程星琰所发出的剑气如同打出的一枚四角形的气质炮弹一般,向着栾秀直飞而去。

        这剑气的样子与程星琰手中四方剑一样呈四角形,就连凹槽都一模一样,这样的剑气若是打在身上,必会打出一个四方形的大洞,伤口极其难愈合。

        武林中人与天昀宗对战时都会特别注重运用身法来闪避对方的剑气,只因在硬碰之下若是未能抵挡住的话,会有性命之忧。

        虽然四方剑法配以四方剑杀伤力极大,但也有其弊端。

        因为四方剑法中劈砍、横斩和上撩的招式极少,所以很难形成范围攻击,这就要求修炼者更加追求攻击的准确、快速。

        然而四方剑本身便略显笨重,给修炼者在准确、快速这两个修炼方向上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栾秀面对着如同炮弹一般的剑气却是不慌不忙,飞羽剑法原本追求的便是轻灵多变,而并非是一蹴而就,利用剑法多变的招式从不同的角度发出多道剑气给对方造成应接不暇的麻烦。

        故而栾秀并不会硬接程星琰此招,而是选择启动身法在避开对方剑气的同时,挥动手中长剑发出一道翠青色的剑气与程星琰的剑气擦身而过,朝着程星琰打了过去。

        速度之快,角度之刁钻让程星琰心中暗自一惊,心知自己的第一击已不能建功,急忙也运用身法向另一侧避开,同时手中四方剑再次打出炮弹一般的剑气。

        此招所打的方位恰是栾秀在闪避前一道剑气时所要稳定身形之处,程星琰这次学聪明了,知道对方身法轻灵,直接攻击不能收到成效。

        于是这一次便打了个提前量,这样做不但有更大的概率打到对方,而且就算打不到,对方也没有还击的机会。

        栾秀仓促之间只能再次启动身法进行躲避,如此一来他便掌控了这场比试的主动权。

        只不过他想是可以这样想,但栾秀却未必会按照他想的那样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