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武与侠之义

第三百八十四章 武与侠之义

        邵曦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面前的父子二人,语气中充满着调侃地问道:“你们要不要猜猜当年卫前辈将这张藏宝图藏在了何处?”

        秦岳宗被邵曦问得一愣,藏起来了就是藏起来了,自己怎么知道当年卫平将这藏宝图藏在了何处?

        不然的话,也用不着耗费二十几年的时间不停地逼问他了,邵曦如今问的这不是句废话吗?

        邵曦挑着眉毛,撇起一侧的嘴角不屑地一笑。

        晃了晃手中的藏宝图,对秦岳宗说道:“说起来真是遗憾!这东西就放在你面前二十几年,你居然从未发现?

        “卫前辈就将它藏在了你那书架之上启动密道机关的花瓶之内,你大概没想到吧?你每次去转动那花瓶的时候,这张藏宝图就在你的手中。”

        刺激!没有什么比邵曦此时说出的话更刺激了!

        二十几年来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那幅藏宝图居然就在每一次自己前去逼问卫平时启动机关的那个花瓶之中,这是秦岳宗死都想不到的事情。

        正如邵曦所说,每次他去转动那个花瓶的时候,藏宝图其实就在他自己的手中,而他却完全不自知,就这样与卫平对耗了二十几年。

        此时秦岳宗心中恨意滔天,他恨当年卫平耍了他,他更恨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邵曦也在耍他。

        这种事情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后内心那种惊讶、遗憾、不甘一同涌上了心头,一个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就捏在自己的手中,却又苦苦寻找多年。

        当以为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它的时候,它却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并且有人告诉你这个东西曾经就在你自己的手里,这是种什么感觉?

        秦岳宗此时甚至有些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当年没有想到这一点?

        原来这二十多年来,竟是自己亲手替卫平保管着这幅藏宝图,秦岳宗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人戏耍的猴子一样。

        再看到此时邵曦脸上的表情,他恨不得立马冲上去将邵曦手中的藏宝图夺过来,再将邵曦撕碎。

        这种感觉在秦岳宗和秦淼父子二人的心中不停地蔓延。

        此时既然已经看到了藏宝图就在邵曦的手中,他们父子二人心中都已下了同一个决定,那就是今日邵曦和老吴两个人谁都别想再离开了,他们不约而同地决定要杀人夺图。

        当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父子二人也已经同时出手了。

        在他们眼中,就算如今的老吴已是“御气境”,他们将邵曦二人拿下也是很轻松的事情。

        于是父子两个很默契地一个直奔邵曦手中的藏宝图,而另一个则是奔着老吴而去。

        他们的想法是秦岳宗先将邵曦手中的藏宝图夺到自己手中,再顺势将邵曦杀掉,而秦淼为了避免让老吴再一次逃脱,直接便对着老吴下了杀手。

        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邵曦并不会给他们这种机会。

        在秦家父子纵身朝着自己和老吴飞扑过来之时,邵曦第一次使用了仙人踢的脚法。

        秦岳宗还没看清邵曦是如何踢出这一脚的,便见一只元气所化成的巨大脚掌朝他踢了过来。

        此时他人正在空中,邵曦的这一脚又出其不意,他也是避无可避,结结实实被邵曦的这一脚踢飞了出去,整个人撞在了破庙当中那巨大的佛像上,那佛像抬起的手掌都被他撞断了。

        秦岳宗摔在地上后,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便再无力起身了。

        而另一边的秦淼也没好到哪里去,他自恃武功境界高过老吴,心中已是有些大意。

        抬手抓向老吴之时,却不想老吴手臂轻挥,袖中的短刃甩出一道几乎肉眼无法看到的细小气刃,直接便将他右手的四指斩断。

        不过秦淼这一下虽然并没有抓到老吴,但那断指的手掌却还是打到了老吴的身上,将老吴一下子从庙门里面打到了庙门外边,摔了个结结实实。

        而落地后的秦淼抱着自己的右手,疼得不停地嚎叫。

        邵曦纵身过去又是一脚,将秦淼同样踢飞出去,摔在了秦岳宗的身边。

        当秦淼抬头看到自己的老爹也伤得如此之重时,他才意识到原来邵曦的武功比自己老爹这个五品中期还要高,不禁一脸惊骇地抬头望着邵曦,就如同看到了鬼一般。

        一切都只是发生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双方都只是刚一接触便又迅速分开了,但结果已出,胜负已分。

        秦家父子只在一招之内便双双身受重伤倒地不起,别说他二人有些托大,就是联手全力一击也无法在邵曦的手中过上一招。

        而在大意之下,此时的二人都已是心脉受损,命不久矣。

        不要小看邵曦踢出的这一脚,虽然邵曦并未使出全力,但是“化气境”踢出的这脚仙人踢,就算父子二人全力开出气盾也依然会身受重伤,更何况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

        邵曦看着倒在地上的秦岳宗和秦淼父子二人,表情奇怪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是感叹着父子二人的自不量力,还是感叹他们的极度贪婪已经无可救药?

        总之,邵曦是摆出了一副十分失望的样子。

        此时在秦家父子眼中,邵曦的这个表情充满着讽刺的意味,似乎是对他父子二人的嘲笑。

        邵曦走到二人面前蹲了下来,还是一脸阳光般的笑容。

        “很意外吧?没想到我也会武功是吗?是不是更没想到“御气境”在我面前竟然毫无反抗之力?看在你们父子快要死的份上,我就让你们死个明白吧!其实我是七品,你们死在我的手中一点都不冤,只不过你们太大意了。”

        七品!“化气境”!

        当父子两个人听到邵曦说自己是七品的时候,差点没直接死过去。

        面前如此年轻的一个后生,连二十岁都不到的人,竟然已经是七品“化气境”!

        虽然正如邵曦所说的,死在七品高手的手中并不冤,可是这种打击却让他们无地自容。

        秦岳宗已是七十出头,秦淼也已五十来岁,两个人的年纪加起来差不多是七个邵曦了,最高的却只有五品中期。

        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存在,对他们父子二人简直就是一种羞辱,此时他们的心中都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提醒着他们——白活了!

        邵曦似乎并没打算就此结束对他们二人的刺激,此时又从怀中将秦家的房契、地契那一大叠的契约文书又掏了出来,在他们面前晃了晃。

        “知道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你们吗?因为我想让你们好好地体会一下失去一切的感觉,在你们临死之前我要让你们看到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如今都已经握在了我的手中。

        “你们要找的那个藏宝图在你们身边放了那么多年,最后也落在了我的手里,原本你们手中拥有的一切,我都从你们的手中夺走了,而你们却拿我毫无办法。

        “现在我就算是要取走你们的性命也是轻而易举,你们当初是如何从别人手中夺走了财富,夺走了他人的性命,今日我就如何从你们的手中夺走你们的财富和性命。

        “很不甘心,是不是?不甘心就对了!我就是要让你们活的不甘心,死的也不甘心,你们现在有没有觉得心里很憋屈,很愤怒,却又无能为力?”

        爬起来重新走进破庙,站在邵曦身后的老吴听着他说的这些话都觉得全身发冷,邵曦说话的语气极其平淡,而说出的话却是如此的冷酷残忍。

        自己面前的这个孩子已经不是当年草原上对着自己胡闹的那个臭小子了,如今的邵曦对身边的人依然是充满着关心与疼爱,可是面对仇敌之时他的这种平静和冷酷实在是让人觉得可怕。

        回想起来,邵曦的这种变化就是从青山郡之事后开始发生的。

        似乎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懂得了这个世上有些人,有些事凭着侠义与善良是无法感化的,只能用比对方更加冷血、更加残忍的方式报复回去才是对那些曾经的受害者最好的交代。

        恶人理当承受恶报!对付这些人只能用他们曾经残害别人的方式将伤害还给他们,让他们切身地体会一下他们曾经施加在别人身上的痛苦。

        老吴虽然对邵曦的这种变化心中隐隐地有些担忧,但是他却并不反对邵曦这样做。

        原谅与宽恕只适合对那些犯下无心之过或是知错能改的人,而对那些以作恶为乐,作恶多端之人,原谅他们便是对别人,同时也是对自己的残忍。

        修武不仅仅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为了保护别人。

        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善良的人都懂得保护自己,而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人站出来。

        止戈为武!止的不仅仅是暴力,更是邪恶,如果每一个人都自扫门前雪,这个世间将再无善良和道义可言。

        这个世间永远都有暴力存在,但使用暴力的目的却是不同的,有的人以暴力作恶,而有的人则是以暴力止恶。

        自古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要看他们乱的是什么法,犯的是什么禁!

        若是这世间的规则只是纵容,甚至是保护恶,那么侠就应该存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