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章 沮丧两父子

第三百八十章 沮丧两父子

        秦岳宗和秦淼全都傻眼了,明明在不久之前二人还曾前来过地牢。

        虽然以往来逼问卫平只是站在门外问话,并未进入地牢之内,但就算卫平不愿意搭理他们,至少也会扔块石头打在铁门上回应他们一下,然后一言不发以表达自己绝不透露消息的决心。

        为了让卫平承受更多的折磨,除了秦岳宗会偶尔过来打开铁门伸手放个水罐子进去,一般都会相隔三四天才会扔一袋食物进去。

        始终让卫平吃不饱,饿不死,就这么苟延残喘下去。

        就在邵曦前来他们秦家的前一天,秦岳宗才刚给卫平送过一点水和食物,当时在将铁门关上之时,卫平还朝门上扔了块石头,足以证明在此之前卫平还在地牢之中。

        而今日卫平却莫名其妙地消失了,这让秦岳宗在第一时间便想到了邵曦与老吴,可这两个人是如何知道自己家中有个地牢的?又如何知道这地牢之中藏着个人的?

        若不是对自己家中有所了解,他书房书架的后面藏着一个地牢是不可能被人发觉的,除非此人对他们秦家是知根知底的。

        这两个人到底是谁?

        现在看来,已经不是单纯的坑骗他秦家财产这么简单了,这两个人对他秦家应该是知根知底,甚至连他家中这么隐秘的布置都能了如指掌。

        看起来此次他们进入秦家并不只是为了骗取秦家的家产,而是知道卫平这个人在自己的手中。

        如今将卫平救出去,那便一定是与乌海国的宝藏有关。

        想到这里,秦岳宗才终于明白自己不仅仅是被人算计了,而且是被人有计划地算计了。

        对方布这么大的一个局,最终的目的并不是那两万两银子,也不是他秦家的家产,而是乌海国的宝藏。

        这个时候的秦岳宗感觉天都黑了,想不到邵曦竟然连他最后的退路都给断掉了,秦家不要说将来还有没有机会翻身,单是卫平被救出去,他秦家父子二人就已经是性命危矣。

        此事若是被公之于众,他父子二人怕是在劫难逃。

        不过,秦岳宗又转念一想,邵曦主仆二人既然能将卫平救出去,可见其目的一定是乌海宝藏。

        既然如此,那么他们便不会将这件事公布出去,因为如此行事就等于是将乌海国的宝藏也公开了。

        如果他们的目的是宝藏,他们一定是希望越少人知道此事越好,这么看起来的话,他们父子二人吃官司的可能倒是并不大。

        但想想眼下秦家父子二人可真的是人财两空!家产没了,连最后翻身的希望也被邵曦给弄走了,算是彻底断掉了他们所有的念想。

        秦岳宗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喃喃地说道:“是他,一定是他!知道我囚禁卫平的人只有他,能找到这里的人也只有他,可是那邵曦又是什么人?为何会帮他做这件事?”

        秦淼此时也被惊呆了,再看着自己老爹的反应,他一时也有些懵逼。

        “父亲,你口中所说的那个他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将我秦家摸得清清楚楚?”

        “淼儿,你还记不记得二十几年前我那个二师弟吴健人来到咱们家做客?当时被他发现了你我父子二人囚禁卫平之事,他欲救出卫平被我打伤,你又一路追杀他,最后不知所踪,想不到二十几年后他又回来了。”

        秦淼当然记得此事,只是秦岳宗的话让他有了一些困惑。

        “父亲的意思是,此次那个叫邵曦的前来我们秦家行骗,并将卫平救走是当年那吴健人安排的?”

        “不!其实他每日就在你我父子二人的面前,只是我们没有认出他来,你忘了他的绰号了?他除了身法好以外,最擅长的就是乔装易容。”

        “父亲是说那邵曦就是吴健人乔装改扮的?可怎么看也不像啊!那邵曦看起来就是一个二十不到的年轻人,他吴健人的易容之术就算再高明也不可能把自己变得如此年轻啊!”

        秦岳宗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一眼秦淼,无奈地摇摇头。

        “那邵曦并未乔装,乔装易容的是他身边的那个老仆人,那个人就是我的师弟吴健人,想不到这些年他这乔装的本事又涨了,我竟然一时之间没有认出他来。

        “只是让我不明白的是,当年的吴健人可说手无缚鸡之力,除了身法好之外,他连个普通人都打不过,可你却说他武功不错,至少也有“御气境”的境界,难道这二十多年他竟已修炼到了如此地步了?

        “还有就是那邵曦到底是什么人?与他是何关系?为何能够与他一同合作来做此事?吴健人向来独来独往,这个年轻人能够与他合作,想必二人关系绝不一般。”

        秦淼被秦岳宗这么一提醒,倒是也反应了过来。

        就说嘛!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丑陋之人?邵曦身边那个老仆人他一直都觉着丑得实在是有些离谱。

        而就是这样一个人,竟连家中十几个年轻力壮的家丁都近身不得,就连他都无法相信,在二十几年前被自己一路追杀,狼狈逃窜的那个人如今武功境界竟与自己都差不多了。

        要知道,这二十多年来自己也是在不断修炼的,当年追杀老吴之时他自己都已经是三品境界,这二十多年也才不过到了四品后期。

        而这个老家伙怎么可能在同样的时间内武功的进境如此之快,同样也进入了“御气境”?

        这简直有些匪夷所思,难道这一切都与他身边那个叫邵曦的年轻人有关?

        不过现在再想这些似乎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如今就算他父子二人想找老吴报仇,也不知道老吴和邵曦此时此刻跑到哪里去了?

        眼下要面对的是秦家倾家荡产的现实,卫平也被邵曦他们救走了,这也意味着他们父子二人从此再无翻身的机会了,那乌海国宝藏对他们而言终究只是一场虚无缥缈的美梦。

        现在该做的是要面对现实,而不是再去想那些没用的了。

        “父亲,如今我们该怎么办?家产没有了,卫平也被他们救走了,难道我秦家就此没落,再无翻身机会?”

        秦淼这句话问得秦岳宗心里那个窝囊啊!他很清楚这一次并不单单是因为他们父子二人的疏忽,而是人家存心设局对他们秦家父子进行的报复。

        骗光他们的家财,又将卫平也给救走,对方的目的无非就是两个。

        一是为了报当年之仇,对他秦家父子二人进行报复;二就是奔着那乌海国的宝藏而来。

        归根结底救走卫平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而骗光他们的家财只是顺手对他们进行进一步的报复。

        秦岳宗知道这一次他是一败涂地,对方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的后路,此时该考虑的是一些更现实的东西,自己就算再不甘心,再恨得咬牙切齿也是毫无意义的。

        秦岳宗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一辈子一直都自以为聪明,想不到如今却遇到了高手,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虽然觉得窝囊,但也无可奈何。

        还是想想今后的日子里父子二人该如何生存下去吧?

        于是从地上站起身来,垂头丧气,满脸沮丧地拍了拍秦淼的肩膀。

        “淼儿啊!我们输了,我们输得彻彻底底,输得干干净净!如今我们父子二人就不要再想太多了,想想几天之后家产被泰和商行收走,我们今后该如何生活吧!

        “你父亲我当年是做盗贼起家,后来做了生意,也没想着将这门手艺传给你,如今走到了这一步,我能管你一时却不能管你一世,你也该想一想今后自己要如何活下去,过去的一切都不过是过眼云烟了。”

        秦淼听秦岳宗这么一说,顿时整个人也麻了。

        这么多年来,自己也只是跟着老爹学着怎么坑蒙拐骗地做那些所谓“一本万利”的生意,除了随父亲修炼武功之外,别的本事什么也没学呀!

        若说今后做小买卖,可哪里有本钱啊?当年自己老爹的本钱也是靠着偷鸡摸狗得来的,可这本事自己没有啊!

        如今自己老爹年岁这么大了,再重操旧业顶多也就是维持父子二人温饱,可是将来老爹不在了,他自己又能干什么呢?

        想到这里,秦淼不禁一阵的头大,对那未知的将来心中竟充满了恐惧,难道终有一日自己只能落得个靠拦路抢劫为生,做个混迹江湖的贼匪?

        可看看自己的这把年纪,恐怕就算是做贼匪也做不了几年吧?搞不好最后也只能沦为沿街乞讨的一个老乞丐。

        想到这里,秦淼不禁心中发寒,自己从小到大虽谈不上锦衣玉食,但也说得上是衣食无忧,怎么有一天自己竟会落得如此下场?

        “父亲,难道我秦家从此便再无出头之日了吗?难道你我父子二人从此就只能流落街头,沦为乞丐?儿子不甘心啊!若有一日让我找到那二人,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否则实在是难解我心头之恨呐!”

        秦岳宗一脸的苦笑,现在秦淼说这些又有何用?人家二十多年后前来实施报复,又怎会没有想好退路?

        报仇?恐怕自己此生是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