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是个潇洒人

第三百七十八章 是个潇洒人

        就在秦家父子情绪崩溃的同时,邵曦和老吴已经带着卫平返回了怀昌城,此时正坐在泰和商行的后堂之内与陆掌柜一起喝着茶。

        此时的卫平经过沐浴更衣又饱餐了一顿之后,整个人的精气神已经大不相同,双眼中也有了光彩。

        此刻几人正在谈着秦家父子眼下会是一个什么反应,这其中最开心的莫过于老吴了,这一次既将自己的师弟救了出来,又报了当年的一箭之仇,正是一副心满意足的神态。

        “哈哈哈哈!不知道这会儿秦岳宗有没有将秦淼的腿打断?想起来我就开心!这对父子这会儿可能正闹心呢吧?真是活该呀!”

        卫平略有担心地对邵曦问道:“邵公子,你和师兄将我救出来倒没什么,可是与我们一同出发的那些车夫和护卫会不会受到牵连?秦家父子会不会报官将这些人拿回去逼问?”

        邵曦一摆手,胸有成竹地对卫平说道:“前辈请放心,这些车夫和护卫都只是拿钱受雇,雇主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本来就什么都不知道,官府不会吃饱了撑的去找他们麻烦的,再说那父子两个拿什么报官?手里什么凭证都没有。”

        此时陆掌柜在一旁喝了口茶水后,笑眯眯地插话道:“邵公子的这一手实在高明,竟然在拿了那父子二人的两万两白银之后没有留下任何的字据凭证,这一下子他们就算是想告邵公子恐怕也难如登天喽!”

        邵曦乐呵呵地对着陆掌柜一拱手。

        “此事能成还全凭陆掌柜帮忙,在下要谢谢陆掌柜啊!此事在下心中记下了,将来若是见到章大掌柜定会推荐陆掌柜到京都去。”

        陆掌柜一听邵曦这话,连忙摆手说道:“别别别!邵公子可别这么说,一场生意而已,我泰和商行这一次也是有赚头的,谈不上帮忙。邵公子也别推荐我去京都,我在这呆得挺好,京都的麻烦事太多,太操心了!”

        “陆掌柜,秦淼从你这里借贷已经过了三天,半个月期限一到,登门要账之事还要有劳陆掌柜啊!”

        “好说,好说!银子他是从我这里带走的,到了日子自然我会前去找他们要账,他们拿不出来我就收房收地,你邵公子的钱我泰和商行毕竟也拿了,总是要为主顾做事的吧?”

        邵曦哈哈一笑,“对对对!陆掌柜说得对,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全看陆掌柜的了,等秦家的家产尽数收回之后,在下必定还有重谢。”

        “邵公子说的这是哪里话?生意就是生意,我们泰和商行拿了邵公子的银子,自然是要替公子办事,谈什么谢不谢的?见外了,见外了!”

        卫平见邵曦与陆掌柜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得来劲,也听出了邵曦当初是如何进行计划和布置的,心中不免对面前的这个年轻人高看了一眼。

        能将此事安排得面面俱到,又有胆色亲自登门秦家,将这秦家父子二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确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没想到邵曦年纪轻轻竟有如此的谋略与胆识。

        “邵公子,我原本以为你与师兄只是混入秦家将我救出,然后便会杀死秦家父子为我们当年之事报仇,却不想你竟将此事安排得如此复杂,让这父子二人在临死之前还要承受这倾家荡产的惨痛之感,实在是完美的复仇。”

        邵曦当初决定这么干完全是出于想替老吴出口气,不过眼下的结果也的确是帮卫平报了当年之仇。

        “哼!他们父子两个当年干了多少缺德事我不管,但是他们囚禁了卫前辈导致老吴为了救卫前辈不成,被他们父子打伤差点丢了性命这个事情我是无论如何都要找她们算账的,杀了他们太便宜他们了,要让他们在临死之前体会一下一无所有的感觉。”

        从邵曦的话中,卫平也听出了邵曦这么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替老吴出当年的那口气,而解救自己也只是因为这是老吴的心愿。

        此时卫平开始明白当年老吴为何会甘心情愿地到别人家里做个奴仆了,因为老吴口中的少爷竟然愿意为了自家的一个奴仆而如此大费周章地复仇,这份感情已经不是主仆关系那么简单了。

        陆掌柜这会儿见他们已经谈到了打生打死的事情,觉得自己不再适合在场听他们谈话了,于是便很识趣地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后堂。

        不该听的自然不要去听,不该知道的也不要去知道,人在某些时候稍微糊涂一点对自己总是有些好处的。

        “卫前辈,待到陆掌柜将他秦家的产业全部都收回之后,便将这些产业全都交到卫前辈的手上,秦家父子这些年对你做的事除了要让他们用自己的命来还之外,秦家的财富也算是对卫前辈的一点补偿吧!”

        卫平听闻此言急忙摆了摆手,一脸云淡风轻地说道:“千万不要!我这辈子自由自在惯了,弄这么一堆房子地皮的交到我的手里让我来打理,劳心劳力实在懒得去弄。

        “再说,他们关我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我手中的藏宝图吗?说起来财富这个东西我应该是最不缺的。”

        老吴听到卫平这么说感觉有些不开心了,自己的师弟被秦家父子迫害了这么多年,到最后师弟竟连一点补偿都不要,他都替师弟觉得亏得慌。

        “卫平,你被秦家父子关了二十几年,人生中最好的年华就这样消失了,否则以师弟你的本事早就是家财万贯之人了,如今拿了他秦家的产业也并没有什么不妥。”

        “师兄和邵公子的好意我心里都明白,不过被关了这二十多年我也想明白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如今你们让我获得自由已经是对我最好的馈赠,今后的岁月我打算周游四方,游览这天下的名山大川,尽享这世间之美。钱财嘛!都不重要了。”

        邵曦与老吴见卫平已经这么说了,也不好再多讲什么。

        人各有志,也许当年卫平是为了财富而去盗了乌海国的藏宝图,可经过这二十几年的囚禁生活,应该也是将这世间的一切都看透了。

        既然他志不在此,也确实没有必要勉强他接手秦家的产业。

        正如他所说的,接受了这些东西,就等于把自己绑在了这块土地上,从某种程度上岂不也是另一种囚禁?

        他既然选择了要周游四方,尽情地享受自由,不如就由着他去吧!只要胸怀广阔,整个天下都是自己的,又怎会在意那一房一地?

        不过邵曦还是从怀中将此前陆掌柜交给他的那五千两银票掏了出来,放在了卫平的面前。

        卫平见邵曦有此举动,一时没明白邵曦是何用意,自己刚刚说过不需要钱财,这年轻人为何又将这么一大叠银票递给了自己?

        邵曦一脸诚恳的笑容,完全是一副晚辈孝敬长辈的恭敬姿态。

        对着卫平说道:“前辈不要误会,既然前辈不肯接受秦家的产业,这游历天下也是离不开银钱的,总免不了有些花销,这些银票前辈拿去只管用,将来若有何需求,尽管到京都大梁城来找晚辈,但有所需晚辈无敢不从。”

        邵曦这么一说,倒把卫平搞得不好意思了,连忙推辞道:“邵公子刚刚救我于水火,如今怎好再接受邵公子如此丰厚的馈赠,万万使不得!”

        “欸!前辈此言差矣!这可不是晚辈的钱财,这是他秦家父子的,既然前辈不肯接受秦家产业,只好由晚辈代为打理,这五千两银票也是他秦家父子拱手送上的,前辈带着也不会束缚手脚,岂不是两全其美?”

        老吴见邵曦这么说,也急忙表示赞同,劝卫平将这银票收下。

        卫平想想,邵曦说的倒也在理,自己被秦家父子折磨这么多年,拿他点钱财作为一点补偿倒也不为过,于是便爽快地收了下来。

        不过如今的这一切都是邵曦一手策划并实施的,卫平多少还是觉得自己欠了邵曦挺大的一个人情,却又不知自己该如何来还这个人情。

        于是从怀中将之前邵曦交还给自己的那张破布片,也就是乌海国的藏宝图递给了邵曦。

        邵曦与老吴二人被卫平的这个举动也是搞得一时愣住了,当年卫平为了这张藏宝图费尽了心机,秦家父子关了他二十几年都没能让他交出来,如今就这么随随便便地送给邵曦了?这倒是让人感到大大的意外!

        卫平也是哈哈一笑,满脸笑容地说道:“当年太年轻,对财富这东西太执着,如今想明白了,只要能活得自由自在,这些财宝算得了什么?看得出你是一个做大事的人,这些财富也许对你更有用,就把它留给你吧!”

        邵曦倒也爽快,并未推辞。

        伸手将那已经有些破烂不堪的藏宝图接了过来,也没细看,卷了卷塞入怀中,对卫平拱手道谢。

        卫平也是摆了摆手,这种时候也说不清应该谁谢谁了,道谢这种举动也就显得有些多余了。

        “好了!有邵公子在,相信那秦家父子必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我也就不留在这里看他们那倒霉的样子了,咱们就此别过,他日有缘再见吧!”

        卫平不顾老吴的挽留,还是坚持离开了,还真是一个性情独特之人,说走便走,毫无留恋与牵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