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报应终不爽

第三百七十七章 报应终不爽

        头一天骑着马走了一天的路程,如今秦淼却要凭着自己的两只脚一二一地走回怀昌城,这说起来简直就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一天前,自己还是怀昌城最大的富商,秦家的家主,而一天后竟已落魄到要凭双脚自己走回家去,如果那个家还算是他家的话。

        当秦淼走到怀昌城外时,已是第二日的上午,虽然秦淼也身怀武功,可常年的养尊处优再加上这一天一夜的水米未进,也已经让此时的他虚弱不堪,一路走下来,两只脚都快被磨烂了。

        当他看到怀昌城门的时候,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自己辛辛苦苦走回来还有什么用?这里已经没有自己的家了,自己的家如今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他这个样子被来来往往进出城路过的人们看在眼中,都以为这个人的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其中也有一部分人认出了他是秦家的秦老爷,却没人敢上前与他搭话,只是低声地窃窃私语议论着,这怀昌城的首富怎会莫名其妙地坐在城外如此失态地放声大哭?

        只因平日里秦家在怀昌城一向与官家勾结,横行霸道,所以也没什么人敢上前与他搭话,询问他究竟是为了何事而哭。

        秦淼就这样一个人坐在城外哭了好一会儿,最后终于是哭累了,情绪也发泄得差不多了,站起身来拍拍屁股接着往前走,终究还是要进城回家的。

        只是他不知道回到家中该如何与自己的老爹交代。

        原本秦岳宗还以为只是投了一万两银子进去,可是他却自作聪明地押上了秦家的家产,又借贷了一万两,如今事情闹到了这一步,他该怎么开口跟自己的老爹说自己干的这些事情?

        秦岳宗若是知道了他的所为,怕不是会扒了他的皮?别看他五十来岁的人了,想到自己老爹发脾气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

        可如今事已至此,怕也没用了,还是赶紧回去将此事告诉自己的老爹,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能够补救的办法。

        这个时候的秦淼,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边朝着秦府的方向走着,心里面一边在打着鼓,他实在是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秦岳宗。

        来到自己的家门前,秦淼又开始犯愁了,他实在是不愿意走进去将这个消息告诉秦岳宗。

        于是在门前来来回回地打转,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在自己家的门前徘徊而不敢进去的感觉。

        最后还是府中外出采买的下人认出了他,大呼小叫地喊着老爷回来了,这才让秦淼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自家的大门。

        他知道接下来自己将要面对的将是来自于秦岳宗的狂风暴雨……

        ……

        “什么?你刚刚在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秦岳宗将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拍在了桌案上,那茶杯瞬间被拍得粉碎。

        秦淼颤颤巍巍地将自己的遭遇小心翼翼地又复述了一遍。

        秦岳宗听后,气急败坏地追问了一句“那两个人呢?那两个人哪里去了?我那一万两银子呢?那二十车云纱也是假的?”

        秦淼带着哭腔地说道:“我被他们用蒙汗药迷倒,醒来后哪还能见到人?银子在出发的前一日便交给了他们,那二十车装云纱的箱子我一箱一箱地仔细查看过,假的,全都是假的!与南赵的云纱交易肯定也是假的,我们父子被他们给骗了。”

        秦岳宗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会被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看上去气宇不凡,一身贵气的年轻后生给骗了。

        他这大半辈子都在坑别人,却想不到如今自己竟会被别人给坑得这么惨,而且这一下子坑得他损失掉了整整一万两白银。

        那可是他秦家所有的现银、银票加起来的总和,外加还借贷了一千多两,这等于是他半辈子都白忙活了,一夕之间全都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他是真的不甘心呐!

        “报官!赶紧去报官!赶紧让郡守联络周边各郡立即通缉抓捕此人,若是将人抓到,没准还能将银子追回来,快去,快去!”

        正在秦岳宗张罗着要报官的时候,秦淼的一句话如同一盆冷水将秦岳宗给浇得蔫了下来。

        “父亲,我们拿什么去报官?我们手里连他们借钱的凭据都没有,如何证明我们被他们骗了银钱?就算是官府真的帮我们找到了那两个人,我们也告不了他们啊!我们手里没证据啊!”

        完了!这下子完了!秦淼说的一点都没错,要报官就要拿出凭证来证明自己被人骗了钱财,可如今他们父子手中什么凭证都没有!

        之前秦岳宗还打算让邵曦签一份接收银钱的契约文书,却不想被邵曦耍了一通臭脾气,父子二人也是财迷心窍,竟莫名其妙地同意了不要任何凭证。

        如今钱财已经被骗,就算是想报官自己手中也是什么证据都没有,正如秦淼所说,就算是官府把人抓到了,他们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邵曦身上的钱财是从他们这里骗走的。

        这实在是太恶心了!这真是打掉了牙也要往肚子里咽了!

        就算秦家与官府的关系再好,这无凭无据官府也不敢帮他们,那邵曦若是反咬一口,说他们父子诬告他岂不是又给自己惹了一身骚?

        想到这里,秦岳宗禁不住胸中一阵的气闷。

        窝囊!实在是太窝囊了!他这一辈子不知道坑了多少人,却从来没有这么窝囊过。

        现在怎么办?报官也报不了,人也不知道跑去哪里了,这一万两看样子是怎么样也追不回来了。

        经过了好一段时间的心绪平复,秦岳宗终于是冷静了下来,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

        一脸刚吃完屎的表情,对着秦淼说道:“唉!罢了!你我父子这么多年来用尽手段才赚取了如今的家资,却想不到一朝失算竟被人骗走了将近一半的家财,只能怪这么多年来太顺了,让你我父子二人都失去了警惕之心。

        “此事也不能都怪你,为父也是老糊涂了,就这样吧!只当是你我父子二人买了一个教训,从今以后遇事小心谨慎便是,还好当初没有太贪心只投了一万两进去。”

        可接下来秦淼的又一番话,让秦岳宗彻底的崩溃了。

        “父……亲……,其实我们投进去的不是一万两,而是……两万两,此前我偷偷将我们秦家的房契、地契全部都押给了泰和商行,又借贷了一万两,也全都交给了那小子……

        这一万两若是……半月之内未能还回泰和商行,人家便要来收房收地,你我父子二人恐怕……从此便一无所有,将要流落……街头了。”

        “什么……!”

        秦岳宗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亲儿子竟会背着自己干出这种事情来!

        原本被骗走了一万两,他还安慰自己好歹秦家的家底还在,缓上几年,他们父子再多坑几个人,也许就能把失去的那一万两再赚回来。

        可如今秦淼告诉他现在的秦家居然连家底都没了,等于整个秦家都被邵曦给骗走了,这个消息对秦岳宗来讲简直就如同五雷轰顶,晴天霹雳!

        他这大半辈子用尽心机,费尽心思不知道害了多少人,才把别人手中的家产搞到自己手里,如今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人家一锅给端了。

        半个月呀!半个月他上哪去弄一万两银子?

        秦淼的话等于是判了秦家的死刑,半个月后他父子二人便会被泰和商行从家中赶出去,秦家的房产、地产和所有的生意、产业将全部都收归泰和商行所有,这对秦岳宗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这一辈子都白忙活了。

        用尽心机,机关算尽,最后自己就如同当年被他们坑过的那些人一样,将会走投无路,身无分文,这难道就是报应吗?

        一辈子给别人挖坑的人,最后自己掉进了一个万劫不复的大坑里,这简直就是对他这一生最大的嘲笑,最大的讽刺,最大的报应。

        秦岳宗气得忍不住上前一脚将跪在地上的秦淼踹倒在地,上去又多补了两脚,秦淼被自己的老爹连踢带踹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个时候,秦岳宗就算是要了他的脑袋,他都不敢再吭一声,贪得无厌,自作聪明,偷偷地将秦家的家产拿出去抵押,最后换来今日的结果。

        秦岳宗就算是再怎么打他骂他,也是他应得的,既然当初贪心,如今就活该承受这样的结果。

        “你……你……你这个不肖子,秦家怎么会养出你这样一个废物?你老子这辈子是贪心,可没像你这样贪得连脑子都没有了。

        “你竟然连我秦家的家产都敢拿出去抵押?好!很好!反正老子我也没有几年活头了,什么都没有了,我看后半辈子你自己怎么办?”

        秦淼爬到秦岳宗的脚下,搂着秦岳宗的大腿苦苦哀求着。

        “父亲!儿子知道自己错了,父亲你可不能不管儿子啊!”

        秦岳宗抬起腿一脚将秦淼踹到了一边,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

        “滚!我不是你爹,你也不是我儿子,我没有你这样的混账儿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