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四章 竟是二师兄

第三百七十四章 竟是二师兄

        邵曦与老吴并没有直接将卫平带到后院藏进马车上的箱子里,卫平实在是太虚弱了!

        邵曦担心就这么把他塞箱子里,搞不好会把他闷死在里面,于是二人先将卫平带回了自己的住所。

        进了屋子之后将门关好,老吴将魏平放在床上,先是倒了杯水让卫平喝了下去,看得出此时卫平身体极度虚弱,但又不能一下子让他喝太多东西,否则反而会伤到他的肠胃。

        于是老吴找来了一个陶碗,将随身带的干粮掰碎后用水泡软,一点点地喂到卫平的嘴中,一边喂还一边嘱咐他慢一点。

        这卫平也不知道有多久没进食了,就连吃东西的力气好像都没有了,只能是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吃,慢慢咽,明显身体的进食功能都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老吴在给卫平喂了半碗干粮之后,不敢再让他吃了,这种时候只能慢慢地让他适应,若是一次给他吃得太饱恐怕会将胃肠给撑坏。

        不过,就算是这一点点的进食也明显看得出卫平的气色恢复了很多,至少呼吸逐渐变得有力起来,老吴又开始扒卫平身上的衣服,如果那还算得上是衣服的话。

        在地牢里被关了二十几年,恐怕卫平身上的衣服也就穿了二十几年,从来都没换过。

        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那股骚臭的味道,但也没办法!这个时候不可能让他到院子里去换衣服或者清洗身体,一切事都只能在房间里做。

        而且房间里只能点上一盏小灯,不敢弄得光线太亮,恐怕会引起他人的注意和怀疑。

        在将卫平身上那如同抹布一般的衣服脱下来后,老吴从包中翻出一套自己换洗的干净衣物,在给卫平换上之前又帮他简单擦拭了一下身体。

        在擦拭的过程中,老吴看到卫平的身体已经有多处溃烂,想来是这二十多年那地牢中潮湿的环境再加上卫平无力活动才造成的。

        大概的擦拭过后,老吴又给卫平溃烂的地方上了一些药粉,也甭管有用没用,总好过不处理。

        最后才将衣服给卫平穿上。

        饮过水,进过食的卫平,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后终于是能坐在床上了,虽然依旧需要靠着床头,但好歹是恢复了一些体力。

        老吴看着自己当年那个英俊帅气,调皮捣蛋的师弟变成如今这副模样,一时忍不住也是老泪纵横。

        若不是因为深更半夜怕惊动他人,估计这老家伙很有可能会咧着他的大嘴嚎上一会儿。

        “卫平啊!是师兄我不好,自从二十多年前未能将你救出之后,我便再也没有来救过你,不是师兄不想来,是师兄真的没有那个本事。如今师兄终于来了,这晚来了二十几年,卫平你不会责怪师兄来晚了吧?”

        卫平并没有回答老吴,只是轻轻地“呵呵”笑了一下,没有人能理解他这一笑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被囚禁二十多年被解救出来后的喜悦?还是老吴刚才的那番说辞让他觉得可笑?又或是对这个世界感到了无比的失望?

        卫平没有解释,也没有人能够猜到他此刻的心情,只是这一声笑中让人感受到了无尽的凄凉与心酸。

        一个被囚禁了二十多年的人,离开囚禁之地后原本都应该是喜极而泣的,而卫平却与众不同,既不喜也不惊,只是轻轻一笑,仿佛是对这整个世间都充满了蔑视。

        就像是在说,用了二十几年也没能将我打垮,世间的磨难也不过如此。

        邵曦看着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老吴,又看着卫平那漠视一切的神情,心里也觉得很不是滋味。

        一对师兄弟竟是以这种方式分别了二十余年,如今相见却又说不清应该是何种感受?不知道应该是惊喜,应该是开心,还是应该难过,又或是应该去愤恨?这种重逢既尴尬又无奈。

        如果邵曦是卫平,此刻应该也会纠结到底还应不应该相信自己眼前的这个师兄?一个将自己抛在这里二十几年都没有来救自己的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关心自己?

        当年的秦岳宗也是自己的师兄,还不是做出了这样的事?那么,如今面前的老吴又会不会也是为了自己的那张藏宝图呢?

        反正如果邵曦是卫平的话,邵曦一定会在心里这样琢磨。

        “二师兄……”

        二师兄?

        邵曦听到这个称呼后,脑子里面跳出来的第一个形象便是那个当年无比熟知的肥头大耳的家伙。

        合着原来老吴也是个二师兄啊?

        当邵曦将“二师兄”这个词与老吴联系在一起后,心中突然间有了忍不住想笑的感觉。

        “你还肯认我这个二师兄?你还肯叫我二师兄?师弟!二师兄对不起你,这么多年后才来救你。”

        卫平的这声二师兄叫得老吴激动不已,这么多年来深藏在内心的愧疚之情一直是压在老吴心中一个沉重的负担,如今卫平还肯叫自己一声二师兄,对于老吴而言无异于是一种救赎。

        “有酒吗?”

        老吴激动的表现并没有对卫平造成多大的影响,他依旧是面无表情地靠在床头,只是简简单单地问了这么一句,仿佛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酒?有!有有有!”

        老吴见卫平向自己要酒,连忙一边答应着,一边将自己的那个银酒壶打开后递到了卫平的嘴边。

        卫平看着老吴,难得地笑了一下,虽然那笑容看起来比哭还难看。

        他终于抬起手,从老吴的手中接过了酒壶,看起来之前吃下去的那些干粮对他体力的恢复还是起到了作用。

        可是这个时候喝酒,这是不想要命了吗?邵曦本想上前阻拦,可是想想还是算了。

        一个在地牢里被关了二十多年的人难道对生命看得不比自己更透彻吗?苟延残喘地活了这么多年,若是能喝到自己喜欢的美酒,就算死了其实也比活着更幸福。

        卫平举起老吴的那个银酒壶,并没有如想象中那般大口大口地灌酒,而是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

        这么多年没喝过酒,还能保持如此定力,看得出此人是个意志坚定,自控能力极强的人。

        喝了几口之后,卫平闭上眼睛一脸享受的表情,眼前的这几口酒也许是他这么多年来尝过的最美味的东西。

        过了许久,卫平终于开口说话了。

        “我们此时还在秦岳宗的家里,对吗?”

        卫平的问题很简短,问问题时候的语气也异常的平静,似乎对眼前的形势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

        站在一旁的邵曦心中略感惊讶,一个在地牢里被囚禁了二十余年的人,被救出来的第一时间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狂喜和激动,而是依然能够冷静地判断眼下的形势。

        不知道是这二十几年磨炼出他如此平静的内心,还是他原本便是一个内心平静、头脑清醒的人?

        “你的相貌变化很大,又在自己的脸上搞七搞八了吧?你们是混进秦家来的,对吧?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如何把我弄出去?”

        说着,卫平转头看了一眼邵曦。

        他并不认识邵曦,但是看到邵曦与老吴在一起,他便能够确定这个年轻人一定是跟与老吴的关系非常亲近,否则老吴向来是独来独往的,轻易不会与他人合作。

        卫平做贼的手艺怎么样,邵曦并不太清楚,但是此时邵曦可以确定此人头脑极其冷静,对自己周边形势的判断十分准确,这也就难怪当年他能够从乌海国的皇宫中将那藏宝图盗出来了。

        其实做贼最重要的除了手头上的功夫外,还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和极其灵活而又思维清晰的头脑,而这些条件,邵曦从卫平的身上全都看到了。

        就目前而言这是一件好事,卫平能够准确地判断眼前的形势,那么接下来便能更好地配合自己的计划,最大程度上地避免了意外情况。

        “对!师兄又易容了,我们是混进秦家的,这次救你出来是我们家少爷的计划,接下来的事他全都安排好了,而且这一次会让那秦家父子为当年所做之事付出代价。”

        说着,老吴也转头看向了邵曦。

        “少爷?你说他是你家少爷?你什么时候沦为别人家的仆人了?当年你一个人走南闯北,自由自在,何其潇洒,怎么会成了别人家的奴仆?”

        还没等老吴开口,邵曦便将话头接了过来。

        “这么多年,你一直都被关在地牢之中,应该并不清楚老吴当年曾经为了要救你出来而被秦岳宗打伤,又被秦淼带人追杀差点丢了性命,幸好是我祖父救下了他。

        “所以后来他一直留在我家里做仆人,十年前我家中也遭遇突变,幸好是老吴将我救了出来,否则也就不会有今日我与他一同前来救你了。”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连累了二师兄,二师兄并没有忘了我。”

        卫平又转头看向了老吴,眼神中充满着感激,也许这些年里他心中曾经埋怨过老吴,但此刻当他知道一切后,他心中剩下的只有感动。

        “卫前辈,这是你的东西,现在应该物归原主了。”

        说着,邵曦将从花瓶中取出来的那块布递到了卫平的面前。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