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只有一万两

第三百六十九章 只有一万两

        “我说秦老板,你们家大业大的,此次做的生意又这么大,怎么会跟我这个小小的掌柜计较这百八十两的银子?你这算得也实在是太细了!”

        秦淼虽然觉得有些尴尬,但是面子不当钱花呀!能省下来的那才是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

        “陆掌柜,咱们都是老主顾了,凡事还是能够通融通融吧?这次生意虽然的确很大,但手头上的银两确实紧张,您给通融一下,回头买卖成了我请您到得月楼喝酒。”

        陆掌柜一脸的为难之色,坐在那里捋着胡子琢磨了半天,秦淼也在一旁不停地说着好话。

        陆掌柜挑着眉毛看了一眼秦淼,心说就算你如此的精打细算,最后还是躲不过被人算计的下场。

        那邵公子果然并非寻常之人,竟然连这秦家的小气劲儿都算计到了,此前与自己商量对付秦家之事时,便已想到了借贷之时对方会贪图这些小便宜。

        半个月!半个月只会使秦家死得更快!既然你想死,我也拦不住。

        常言道,阎王难留该死的鬼!你想半个月倾家荡产,那就成全你吧!

        “秦老板,你若只想借贷半个月的话倒也不是不行,只是这借贷的数额却不能太小,否则的话我这里岂不是成了杂货铺?一天到晚零敲碎打的,还不把我忙死?”

        秦淼见陆掌柜终于吐了口,心中大喜,连忙满脸堆笑地应承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刚刚陆掌柜将我秦家现有可调拨的财资汇总过,共是八千四百两,如今我便在陆掌柜这里再借贷一万一千六百两,凑足个两万两!待这趟生意回来我便马上前来还钱,绝不再给陆掌柜添麻烦!”

        “秦老板,真是大手笔啊!这一开口就是借一万一千六百两,如此看来就算只借上半个月也还说得过去,只是借贷如此大的数额,秦老板可将抵押之物带来了?”

        秦淼连忙从怀中将秦家的房契、地契掏了出来,递到陆掌柜面前。

        “陆掌柜请过目,这可说是我秦家所有的家产了,不仅有怀昌城内的房地产契约文书,就连其他各地的房屋、土地的契约凭证也都在此了,暂且由陆掌柜代为保管,待半个月后我来还钱之时陆掌柜再交还与我便是。”

        陆掌柜接过那厚厚的一叠契约文书放在桌案上一张张地展开,又一张张地仔细查验起来,时不时地还拿起笔来在纸张上进行着计算。

        抵押之物必须能够与借贷的本金数额相抵,否则的话抵押就没有意义了,说白了只不过是临时将实物套现,回头偿还借贷之时则将这些抵押的契约文书还回去。

        像泰和商行这样大的商家是绝对不会冒一些无谓的风险,秦淼自然知道这些规矩,所以在陆掌柜查验之时他也并未催促,只是陪着笑脸在一旁等待陆掌柜最后的查验结果。

        经过一番计算之后,陆掌柜满意地点了点头,将满桌案的文书重新整理好收了起来,又提笔书写了一份借贷的契约文书。

        在上面写明了借贷的金额、日期、利钱数额、借贷的期限、偿还借贷的日期以及抵押物的内容,再写明经手人、借贷人,最后再由双方签字、盖章。

        凭证是一式两份,待到将来秦淼前来清账之时,两份凭证会当面销毁,并将抵押之物还给秦家。

        将这一切办妥之后,陆掌柜摘下腰间的钥匙打开身后的木柜,将抵押的房屋地契及刚刚签好的借贷契约一同放入其中,又从中拿出一叠银票仔细清点后将多出的放回柜中锁好,然后转身将手中的银票递到秦淼面前。

        “秦老板请当面点验清楚,离了这泰和商行回头再来说数额不对,我们可是概不负责的。”

        秦淼连忙伸手接过那一叠银票,此时他的眼中都在放着光,仿佛手中的这叠银票很快就会翻上一倍。

        经过一番点验,秦淼从其中抽出一千六百两的银票与此前秦家汇总调拨的那批银票放在一起,凑够一万两塞进了怀中的左边,又将剩下的一万两塞进了怀中的右边。

        陆掌柜站在一旁看着秦淼的举动,只觉得哭笑不得。

        一个五十来岁的人了,放东西却像小孩子在藏宝贝一样,也不知道他将这银票分成两叠收放到底是唱的哪一出?

        但是他知道,这些银票最后都会通过邵曦的手回到自己的面前。

        到时候,秦家将会变得一无所有,而秦家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将来都会被纳入邵曦的名下。

        此时,陆掌柜看着秦淼就像看着一个小丑一样,一个既贪婪又吝啬,还自以为聪明的小丑。

        能让秦家这样怀昌城的大户在半个月之内倾家荡产,陆掌柜不免在内心暗暗感叹还是大掌柜有眼光,将金牌所托之人竟有如此的能力,的确是配得上大掌柜的结交。

        秦淼将银票收好之后,对着陆掌柜拱手称谢,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泰和商行,返回秦家。

        陆掌柜看着秦淼离去的背影,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轻轻地摇摇头。

        天底下哪有那么容易赚的钱?牟取暴利便要承担获得暴利的风险,而这种风险往往会大概率地成为现实。

        被贪欲冲昏头脑,最后注定是会落得个凄惨的下场,陆掌柜仿佛已经看到了那秦家父子最后身无分文,流落街头的样子。

        这对父子这么多年来靠着各种坑蒙拐骗,不择手段弄到手中的财富,如今也注定被别人用他们常用的手段夺走,这对他们而言也算是一种报应。

        不义之财注定会不翼而飞,这是陆掌柜对秦家父子最后的总结。

        秦淼回到家中之时,正看到秦岳宗与邵曦坐在正堂之中饮茶聊天,于是上前与邵曦见礼问好后便坐在一旁,等着自己父亲最后的决定。

        秦岳宗见秦淼已经返回家中,心知这钱款财资之事已经办妥,于是放下之前与邵曦闲聊的话题,直接聊起了关于生意的事情。

        “邵公子,老夫昨夜与淼儿商量了一下,决定与公子一同合作来做这两笔生意。

        “此前邵公子提出由我秦家提供一部分银资,再将此次运往南赵云纱所得的一部分算作是我秦家的利润,所以老夫决定如公子所言,便投入一万两的银资以作合作之用。

        “待此次云纱生意结束以后,我们便一同合作那西域乌海国宝藏的生意,邵公子对此若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不妨此时便说出来。”

        邵曦听到秦岳宗此言,内心其实多多少少是有点失望的,一万两虽然可以让秦家伤筋动骨,但还不至于让他们倾家荡产,邵曦心中暗自嘀咕这陆掌柜到底有没有使上劲啊?

        按说这秦淼前去借贷银资,陆掌柜按照邵曦的安排必定是用尽了诱惑的手段,勾引他将秦家全部家产押上。

        当初邵曦的预计怎么也得一万五六千两才对,如今秦岳宗这个老狐狸似乎是留了一手。

        就算这一万两拿不回来,至少秦家的房产、地产还都在,人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了这些底子秦家早晚还是有机会翻身的。

        这个可不是邵曦想要看到的,他的想法是这一闷棍便直接将秦家彻底放倒在地,再无翻身的机会。

        所以当邵曦听到秦岳宗说只投入一万两银资的时候,并未觉得开心,反倒是觉得十分的不爽。

        于是邵曦便将这份不爽毫不掩饰地挂在了脸上,手中依然是摇着折扇,似乎是对秦岳宗口中的那一万两提不起丝毫的兴趣。

        只是很随意地回道:“行吧!这一万两对你们秦家来说已经不算少了,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再怎么说也是聊胜于无吧!那就这样,待这趟云纱交易完成后,你秦家便有一万两的利润。”

        秦岳宗听着邵曦的话,心里那个不舒服!

        这一万两他秦家不说是砸锅卖铁,但也可说是剜门盗洞地凑起来的,到了邵曦的嘴里就变成了蚊子腿,还聊胜于无?要知道,拿出这一万两来秦岳宗是如何的肉疼?

        如今见邵曦丝毫不将这一万两放在眼中,虽然心里不爽,但从另一个方面也证明了邵曦的财力雄厚,更进一步地证明了那乌海宝藏的确是存在。

        秦岳宗心中暗想,这小子还是太年轻了!搞到点钱便目中无人,以为自己财大气粗便可对自己说话如此放肆。

        将来若是找到了那笔宝藏,定要在除掉他之前好好地嘲讽他一番,让他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让他为今日的狂妄追悔莫及。

        可他不知道的是,邵曦早就猜到了他如今的想法,他现在是怎么想着对付邵曦的,将来便是邵曦怎么对付他。

        只不过眼下邵曦还要将这出戏演下去,毕竟卫平还没有救出来,也就还没到翻脸的时候。

        好歹先将那一万两银票骗到手中,就算拆不了秦家的这副骨架,至少也要扒他几层皮。

        “淼儿!取笔墨来,写一份契约文书,待签字画押之后便将那一万两银票交给邵公子。”

        “不用了,契约文书我这里已经写好了,添上个数额,签个字画个押就行了,而且我这里还有另一份。”

        “另一份?”

        “对,关于宝藏分成的契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