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有笔大买卖

第三百五十九章 有笔大买卖

        邵曦并没觉得老吴做得有什么不妥之处,都说打狗看主人,眼下这不还没见到主人吗?一群疯狗冲出来咬人,难不成伸出大腿让它们咬?

        这样也好,本来还担心这秦家父子牛逼哄哄的不见自己,如今在你家门口打了你的狗,这回不见也得出来见了,反正邵曦心中是没有丝毫的歉意。

        本来嘛!连这家的主人他现在都想收拾,几个家丁而已,打就打了!若是因为此事秦家父子便对自己和老吴出手的话,那就是他们自己找不痛快。

        双方斗殴失手打死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到时候闹到府衙去,就凭他们家那个暗道里的地牢,邵曦随便就能给他们安个意图谋反、外邦奸细之类的罪名,打死也是白打死。

        只不过那样太便宜他们了,邵曦之所以放着省事不省,本意便是想替老吴出这口气,这爷俩要是主动把脖子伸出来,邵曦倒不介意直接来上一刀。

        邵曦与老吴两个人就这么站在门外听着院子里边闹闹哄哄像炸了窝一样,可想而知平日里是没人敢到秦家门口来如此胡闹的。

        这秦家在当地可说是有钱有势,与郡中各级官员都相交甚好,再加上父子两人本就身上有些武功,在当地也算得上是一个不能招惹的势力。

        今日突然有人打上门来,府中的仆人自然是觉得不能理解,心说这二人是不打算离开怀昌郡了吗?

        院子里吵吵闹闹了好一阵,终于是从大门里走出了一个主家打扮的人。

        只见此人一身锦缎长袍,五十岁上下,五捋长髯,头戴幞头,手中执扇,一副君子样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这秦家的家主,那秦岳宗的儿子秦淼。

        之前便听到门前闹闹哄哄,紧跟着便有被打的家丁跑来找他告状,说门前来了两个粗鲁野蛮之辈砸门打人,要让主子出去为他们做主。

        秦家在这怀昌境内经商多年,平日里哪里有人会如此明目张胆地来登门挑衅?秦淼也不是个冲动之人,想着二人来到此地想必对秦家在本地的势力也有所了解,如今这般主动上门挑事必定是有些底气,还是先出去以礼相待,问明缘由,看看再说。

        若是无端挑衅,教训一顿扭送府衙即可,若真是来了什么不好惹的人物也不好得罪,好言好语地哄走便是,毕竟自家只是一个商户人家,虽在当地有些势力,但行事也要低调些,免得招惹了什么不该招惹的人,平白给自己惹来麻烦就实在是没有必要了。

        秦淼刚一出门便看到一个丑得出奇的罗锅老者正对着自己怒目而视,禁不住愣了一下,心说这世上竟有长得如此丑陋之人,却不知为何看自己的眼神像看仇人一般?看来此人定是个性情暴躁之人,因为刚才在门前与家丁发生了冲突,此时应该正在气头上。

        再抬头看他身后的那个年轻人倒是相貌堂堂,满身的贵气,只不过神态看起来有些懒散和玩世不恭,此时正摇着手中的折扇,笑眯眯地看向自己。

        秦淼的第一感觉是这二人定然有些来头,最好还是不要得罪的好,毕竟他秦家在怀昌郡虽有些势力,可天下之大能人之多,保不齐是哪里来的大人物,若是还没搞清状况便将此二人得罪了,实在是有些犯不上。

        于是秦淼对着邵曦与老吴抱拳拱了拱手,满脸笑容,客气地问道:“在下是这秦家的家主秦淼,请教二位高姓大名,今日来我秦家有何贵干?方才家中的家丁不懂规矩得罪了两位,还请两位多多包涵,不要放在心上,在下在这里向两位道歉了。”

        说完,秦淼拱手稍一躬身,对二人以示歉意,倒也是不卑不亢,颇具家主风范,只是在老吴的眼中他依然是二十多年前那个卑鄙无耻,心狠手辣的秦家少爷。

        在邵曦的眼中,他不过是一个装腔作势,自作聪明的将死之人罢了,不过如今既然是要做戏,那就得有点专业精神不是?

        于是邵曦将手中的折扇一合,咳嗽了一声,老吴领会他的意思,双眼虽然仍然紧盯着秦淼,但人已经退到了邵曦的身后。

        邵曦也向着秦淼一拱手,一脸灿烂的笑容,同样客气地说道:“在下姓邵名曦,晨曦的曦,初到贵宝地听闻秦家是怀昌城内最大的商户,在下也是个生意人,恰好有笔大买卖想找人合作,看遍这怀昌郡也只有你秦家才接得起如此大的买卖,所以今日冒昧来访。

        “方才之事也是家中老奴有些唐突,不过你手底下的奴才似乎也该好好管教,主子不在的时候最好不要乱咬人,否则我不介意替你好好教训教训他们。”

        秦淼听了邵曦的话,心中一惊!他惊的不是邵曦说有笔大买卖要与秦家合作,他秦家这些年什么大买卖没做过?他惊的是老吴竟只是他手底下的一个老奴,什么样的人手下的老奴竟有如此身手,能将十几个家丁打得落花流水?

        要知道那十几个家丁可正值壮年,个个是身强力壮,就这么一个罗锅老头儿看上去干干巴巴竟有如此身手,可想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身份绝不一般。

        先不说此人是不是有什么背景,单就看这老奴的身手,他又自称是商人,也定然不是一个寻常的商人。

        秦淼立时便谨慎了起来,心中不敢再有大意,急忙满脸赔笑,拱手言道:“公子说的是,是在下管教无方,回头定然要责罚他们。

        “只是不知公子做的是哪门生意,如何将这生意做到了这怀昌郡,怎又想到要与我秦家合作?我秦家穷家薄业,只是做些小生意维持生计而已,我想公子定然是找错人了吧?”

        邵曦笑着摇了摇头,心说你这虚头巴脑的家伙果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觉得我突然上门白给的便宜没那么好拿,所以故意言语试探。

        “既然你是秦淼秦老爷,那么我想府上的老太爷应该就是秦岳宗老太爷了吧?你们秦家在这怀昌境内经商已有数十载,早已名声在外,说什么穷家薄业莫不是在嘲笑在下?

        “在下此次带来的这笔生意可不比你秦家从前所做的生意,秦老爷若是有兴趣,我们便进到府中详谈,秦老爷若是觉得我们是招摇撞骗之徒倒也无妨,只怕这数月之内你秦家在这怀昌城内的首富名号只怕是要易手他人了,到时秦老爷可莫要后悔。”

        按说秦家都这么有钱了,怎么可能会被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陌生人三言两语便打动?可秦淼就是心动的。

        让他动摇的是邵曦那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样的生意能动摇他秦家在怀昌郡的首富地位?听邵曦的言外之意,他若与谁合伙做了这笔生意?谁便可以在数月之间成为这怀昌郡的首富。

        要知道,他秦家的家资可是不薄的啊!能在数月之间赚得比他秦家的家产还多,这得是什么样的买卖?

        没有人会嫌钱多,尤其是有钱人。

        越有钱的人贪心就越大,贪心大了就想赚更多的钱,虽然小钱已经看不上了,但若是有赚大钱的机会,那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的,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越有钱就越有钱。

        穷人总是翻不了身,就是因为那些优质资源全都被有钱人掌握着。

        有了本钱就能钱滚钱,钱越多得到的信息就越多,滚出来的钱也就越多,这就如同滚雪球一般。

        穷人手里的那点钱都用来维持生计了,拿什么来滚?所以穷人知道自己就算是得到了什么赚钱的机会,手里没钱也照样滚不出来,渐渐地也就开始安于现状了。

        而富人则不然,手里捏着大把的钱财,自然是想着如何做到钱生钱,所以当得到了能够赚钱的信息之后,只要是觉得稳妥必定会投入进去,让自己手里的钱变得更多。

        久而久之,富人与穷人之间就会形成巨大的信息差,穷人的信息渠道变得越来越闭塞,富人则是以钱开路更容易得到信息,也更容易形成投资来以钱赚钱,这就是现实。

        穷人穷,未必是因为不努力,而富人富,也未必就是因为他们比别人聪明多少,环境决定人的眼界和格局。

        所以听到邵曦提出这笔生意大到可以动摇秦家在怀昌郡的地位时,秦淼内心有些慌了。

        他秦家在怀昌郡经营这么多年来一直屹立不倒,稳居首富之位,如今却突然冒出这么一位要打破怀昌郡的财富现状,他心中不自觉地便重视了起来。

        不管是出于贪婪也好,还是出于作为怀昌郡首富的虚荣也罢。秦淼此时对邵曦口中的这笔买卖来了兴趣。

        “公子突然造访,在下的确谨慎了些,公子莫怪。既然都是经商之人,有生意上门当然要做,在下倒是很有兴趣听听公子所说的这笔生意到底是一笔怎样的生意?俗话讲,买卖不成仁义在,不管你我能否合作,咱们今日只当是相识交个朋友,二位里边请吧!”

        邵曦倒也不客气,摇着折扇迈着方步抬腿便进了秦家大门,老吴在后面将马拴好后也一路跟了进去。

        站在门口的那十几个家丁傻眼了,这顿打白挨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