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我没坐船啊

第三百四十七章 我没坐船啊

        阮浩扬已经尽力了,万仝的这两刀都是用尽了全力的,因为他知道自己与阮浩扬之间的差距,一个六品半步巅峰的人面对他六品中后期的攻击,还是全力开启气盾的情况下,若是没有黑白无常在一旁牵制的话,万仝知道自己是没有可能得手的。

        开启气盾对元气消耗虽然不是特别的大,但却是一种持续性的消耗。

        之前几人对阮浩扬的围攻本来打的也是消耗战,三人都清楚自己与阮浩扬在实力上是有些差距的,于是在通过攻击叶知秋持续消耗阮浩扬之后,终于抓住了这个对方元气不足的机会一举打破了阮浩扬的防守。

        如今气盾已经消失,阮浩扬若想再次开启气盾的话,是需要让气海经过一段时间恢复的,可万仝几人并未打算给他这个时间和机会。

        连绵不绝的攻击再次袭来,此时的阮浩扬除了用剑气抵挡之外,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屏障,而叶知秋最后的屏障也只剩下他自己的身体。

        若是不能将攻向叶知秋的攻击格挡开,他就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去接住这些攻击,绝不能让叶知秋受到伤害。

        此时阮浩扬的境况真可说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三个武功境界低于自己的人却因为频频地向叶知秋发起攻击而使自己一步步走入绝境。

        他心里并没有抱怨,因为这是他心甘情愿的,只要能护得叶知秋的平安,他受再多的伤,哪怕是丢掉性命也不会有半句怨言。

        可眼下的情况却不容乐观,万仝又是全力的一刀劈了过来,刀罡挟着“呼呼”作响的风声迎面而来,阮浩扬也只能选择全力发出剑气与对方硬碰硬地轰回去。

        可此时童方与高江的两道勾魂锁也到了,目标依然是叶之秋,阮浩扬眼见着自己已经来不及用剑格挡,于是直接伸展双臂将叶知秋护在身后,两道勾魂锁直接便搭在了他的左右肩膀上。

        勾魂锁上的弯尖钩与钩爪死死地钩入了他双肩的皮肉之中,那夹带着气劲的勾魂锁向回拉带之时,阮浩扬的双肩顿时皮开肉绽,筋骨毕现。

        飞溅的鲜血如同风中鲜红的花瓣,飘散后洒在周围的柱子和地上的石板之上,就连躲在阮浩扬身后的叶知秋也感受到了脸上猩红的温热。

        “浩扬!”

        这只是叶知秋在心中的一声呼唤,她没敢喊出声来。

        这个时候的阮浩扬是绝对不能被打扰的,她若是喊出声来,阮浩扬一定会以为她受了伤,她不能让阮浩扬再为自己担心了,所以将这声呼唤生生地憋了回去。

        阮浩扬虽一声未吭,但疼得额头上青筋暴起,紧咬牙关,两腮的肌肉紧绷着,他强忍着疼痛始终没有放下手中那柄碧青色的宝剑。

        他在心中反复地提醒自己,不能倒下,若是倒下了,身后的叶知秋就失去了最后的保护。

        身上的图纸也绝不能交给对方,父亲生前曾千叮咛万嘱咐,这样东西不能在世间出现,否则将给天下带来灾劫,人不可以逆天而行,不该出现的东西绝不能落到这些野心勃勃的人手里。

        这张图纸的留存只是为了证明这件东西曾经在世间出现过,却绝不能让它成为天下动乱的祸端。

        面对着对面三人即将发起的新一轮攻击,阮浩扬心里感到有些无力,此时的自己不知道还有没有能力护住身后这个心爱的女人,他几乎已经要拼尽全力了,但眼下看来局面似乎没有丝毫扭转的可能。

        阮浩扬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若是护不住身后的叶知秋,那就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吧!

        其实此时的阮浩扬并不是没有全力一击的能力,只是如果他这样做了,必定会伤到身后的叶知秋,若是自己与对方同归于尽的同时殃及到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他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选择的,他宁愿自己死去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女人受到丝毫的伤害。

        可自己死掉之后呢?自己的女人谁来保护?

        此时他心中无比痛苦,他拼尽全力想要保护自己身边的人,却发现原来自己竟是如此的无能为力。

        他突然间有些后悔自己四年前为什么要来到这里?虽然当时自己救下了叶知秋,可是在四年之后又害了叶知秋,将她再一次推向了绝路……

        “阮兄!”

        就在阮浩扬几乎要完全绝望之际,他忽然听到背后的水面上有人在呼唤自己,他没有回头,眼睛始终死死地盯着面前三人,但他知道来的那个人一定是邵曦,他听得出他的声音,而且此时能赶来的人也只有他。

        邵曦的出现,让阮浩扬看到了一丝希望,他猛然运行气海,将气海中那所剩不多的元气瞬间逼出,抢在对面三人出手之前挥出一道青色的凌厉剑气,此剑气劲力刚猛,完全不像是剑法该有的样子,其中充满着杀伐之气,似乎是要将对方瞬间斩杀在当场。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得万仝三人急忙开启气盾,并且各自出招来抵挡这道令人惊骇的剑气,唯恐慢上半分便会落得身受重伤的下场,甚至一个不小心可能会命丧当场。

        就在万仝三人忙于抵挡阮浩扬的这道剑气之时,阮浩扬抓住这个时机,回身一伸手揽住了叶知秋的柳腰,想都没想便将叶知秋朝着水面上的邵曦抛去,口中喊了一句“拜托你了,帮我带她离开这里!”

        阮浩扬此时心中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只要邵曦能将叶知秋带走,他会用自己的这条命拦住面前这些人,只要自己心爱的女人可以安全离开,他不介意与这些人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可邵曦不是这样想的呀!

        邵曦赶过来就是要帮忙的,我管你是六品中后期,还是六品后期,在“化气境”面前你们都是??!

        可他死也没想到阮浩扬会来这么一手,将个大活人朝自己扔了过来。

        邵曦心里苦啊!心说大哥,我没坐船!没坐船啊!我现在自己还站在水面上,你扔个人过来,我接不住啊!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呀我……”

        “去”还没等他喊出口,人已经扔过来了,不接也得接了,可是接了是什么下场他自己很清楚。

        一番手忙脚乱之下,虽然是一把将叶知秋接住了,却抱着叶知秋一同向水底沉去。

        这下可要命了!邵曦不会游泳啊!

        本来一路踏水而来样子还是蛮潇洒的,可这会儿却狼狈不堪,自己与叶知秋在水里都是张牙舞爪地瞎扑腾,人家叶知秋好歹扑腾两下还能浮上来,可邵曦就像个秤砣一样,越是扑腾喝的水越多,被湖水呛得连“救命”两个字都喊不出来。

        邵曦这会儿连哭的心都有,你说我来了,你就让我从水面跃入亭中,那几个小趴菜我三下两下就帮你搞定了,你说你把你老婆扔过来干嘛?

        现在好了,你在上面一对三,我在水里扑腾得欢,这一下子谁都帮不上谁了!大哥,你是怎么想的?

        此时的邵曦哪里会想到?白日里阮浩扬问到他的武功境界时,他为了给阮浩扬留面子保持低调,只是笑而不答,却让阮浩扬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他的武功境界太低,不好意思说出口。

        而此时见他来了,阮浩扬心中想的只有一件事,便是让他带着叶知秋逃离此处,而自己留下来拼尽最后的一丝力量也要拦住万仝与黑白无常三人,为他与叶知秋二人赢得一线生机。

        谁会想到就是这样一个误会,造成了如今这哭笑不得的场面,也使三个人同时陷入了绝境。

        这仿佛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谁会想到邵曦就是这样一个无心之举,竟使这原本可以反转的局面却向着另一个方向反转了。

        若是早知道这样,邵曦打死也不会隐瞒自己的武功境界,可现在再说这些有屁用?眼下别说去救阮浩扬了,他自己还等着人救呢!

        行走江湖,行侠仗义,不是每一次都是杀伐决断,快意恩仇的,这种阴差阳错,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的情况不是就被邵曦给遇见了?

        此时的情况对于邵曦来说是哭笑不得,狗命要紧!可对阮浩扬来说却是生死存亡,一线之间。

        他将叶知秋扔向邵曦之后,根本就没来得及去细看那边的情况,而是急忙转身面对万仝三人,他相信邵曦一定会将叶知秋安全地带离知秋湖。

        此时他已做好了以命相搏的准备,身后没有了叶之秋,他也就再没有了牵挂,纵使面对万仝和童方、高江这三个六品的高手,他依然有与对方拼死一战的信心。

        “我说过,你们什么都不会得到,纵使今日你们杀了我,我也不会让你们全身而退,今日你三人中必定是要有人留下给我陪葬,你们三个一起来吧!看看谁能接下我这最后的一击。”

        说完,阮浩扬将气海中所有的元气全部催动起来,逼向手中的那柄宝剑,那剑上肉眼可见地浮起了一层元气的气芒,整柄剑就像是笼罩在一层碧青色的光芒之中。

        万仝等人看后心中大惊,一个六品半步巅峰的人将如此浑厚的元气全部贯入在手中的宝剑之上,接下来的这一招必定是天地哭,鬼神泣,定生死的惊天一招。

        他们终于要看到没有牵挂的阮浩扬展现真正的实力了。

        “斩龙卷!”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