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方亭生死战

第三百四十六章 方亭生死战

        黑白无常本是鬼帝府的人,并不受万刀门指挥,不过今日之事是万刀门下之人探得的消息,也是万刀门主导此次行动,鬼帝府原本就是收钱办事,所以自然是要配合万刀门。

        在万仝喊了那句“动手”之后,童方与高江相互看了一眼,二人极有默契地同时将手中的哭丧棒对着阮浩扬投了过去,看似用哭丧棒去打阮浩扬,实则当那哭丧棒投出之后,其尾部连着一条细细的铁链,那铁链之上有弯尖钩和钩爪,称作勾魂锁,而铁链的另一端连在二人腰上的一块铁牌之上,黑无常的牌子上写着“正来捉你”,白无常的牌子上写着“你可来了”。

        一白一黑的两只哭丧棒带着一白一黑的两条勾魂锁,挟着强劲的气劲从左右两侧朝阮浩扬打了过去。

        实际上二人攻击的主要目的便是为了牵制住阮浩扬,使其左右应对不暇,若是躲避,无论是左还是右总有一条勾魂锁的弯尖钩和钩爪会搭到阮浩扬的身上,同时另外一条勾魂锁会直取其身后的叶知秋,这就逼得阮浩扬只能站在原地应接此招而不能选择躲避。

        由此也看得出,阮浩扬之前身上所受之伤多半是由此二人造成。

        阮浩扬见这两条勾魂锁来势凶狠,运足气劲开出气盾,将自己与叶知秋二人护住,同时挥动手中那柄碧青色的长剑左右分别甩出两道剑气打在两根哭丧棒上,当两根哭丧棒被剑气击回飞至半空之时,只见童方与高江二人同时将腰中的铁牌摘下,再次向阮浩扬投去。

        如此一来,当哭丧棒回到二人手中之时,那两块勾魂索命的铁牌又再一次打向阮浩扬,与二人此前的攻击如出一辙,这便是最恶心人的地方。

        你若是再将两块铁牌打回,他们又会将两支哭丧棒再次投出,伸手接住两块飞回的铁牌,这样周而复始,循环往复,攻势连绵不绝,而且还是左右夹击让人只能疲于应付。

        就算你想要将二人的哭丧棒或是铁牌击向不同的方向,可这两个人又不是死人,他们会随着你攻击的方向随时调整自己的身位,但攻势却不会有丝毫的停顿,这反而会给自己的防守增加更多的难度。

        所以阮浩扬选择以直线的方式将两人的武器击回,如此就算二人下次再度发起进攻,自己也可以提前预判。

        而此时万仝也没闲着,就在阮浩扬疲于应付黑白无常二人之时,他将手中那口虎头大刀自上而下朝着阮浩扬劈出了一道巨大的刀罡,口中喊了一句“撼山劈!”

        这一刀劈得势大力沉,那巨大的刀罡上下两翼将方亭顶部的数道木梁和地面的石板都刮得粉碎,直朝着阮浩扬迎面而去。

        此时的阮浩扬正忙于应付左右飞来的勾魂索命牌,见这气劲强悍的刀罡迎面而来,深知自己若是不硬接下这一招的话,身后的叶知秋也会与自己一起被劈成两半,于是在向左右甩出两道剑气之后,催动气海猛提元气,横着挥出一道巨大的剑气。

        “斩狂风!”

        这道剑气也是气劲强悍,凌厉无比地朝着对面三人横着飞去,看得出阮浩扬已是打算拼死一战。

        三人如此夹攻阮浩扬,也幸得阮浩扬当年修炼的是快剑斩风,若不然还真就无法应对。

        但即使如此,这以一敌三就算自己的剑法再快也只能站在原地对敌,身后的叶知秋是他拼死都要护住的人,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有任何的躲闪,否则的话叶知秋便会死在自己的面前。

        一声元气碰撞的巨响之后,方亭中的檀木柱子都断了数根,亭顶的瓦片散乱地落入亭内,再这样打下去,这方亭恐怕也是摇摇欲坠。

        掉落的瓦片吓得叶知秋禁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阮浩扬急忙反手将叶知秋揽在自己的身后,并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直到这种时候他还不忘安慰一下叶知秋。

        叶知秋见阮浩扬如此举动,心中的依恋之情无以复加,可又怕因此而使阮浩扬分了心,只是轻轻地说了句“我没事。”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叶知秋的声音是颤抖的,她的心也是颤抖的。

        他看着阮浩扬身上那一道道的伤痕和那已经有些破烂的衣袍,她知道阮浩扬此时是在强撑,只为了护住身后的自己,她清楚自己已经成了阮浩扬最大的累赘,再这样僵持下去,阮浩扬只会伤得越来越重,最后二人都会死在对方的刀下。

        此时她开始痛恨自己的柔弱,痛恨自己不但不能帮到阮浩扬,反而还拖累了他,她明白若是没有自己的存在,阮浩扬就算无法战胜对方,至少脱身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现在对方恰恰是抓住了自己这个软肋,不停地向阮浩扬发起进攻,而阮浩扬在拼命抵挡对方的同时还要顾着身后的自己。

        就在叶知秋懊恼之际,对方又向阮浩扬发起了新一轮的进攻。

        这一次不止是万仝与黑白无常三个人的进攻,而是万刀门的弟子们从背后也一同向阮浩扬与叶知秋二人发起了进攻,这些人分工很明确,由万仝和黑白无常牵制住阮浩扬,再由万刀门的弟子们动手擒下叶知秋。

        看得出,他们是打算以叶知秋为要挟逼迫阮浩扬就范。

        人多欺负人少也就算了,还将目标锁定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身上,由此便可看出这万刀门与鬼帝府根本就没有什么江湖道义、武林规矩可言,行事残忍冷酷,不择手段,也难怪当初会干出将风家庄和阮家灭门之事。

        阮浩扬护着叶知秋向亭中的一角退去,在这个过程中除了要应对万仝三人的进攻以外,还要时不时地将冲到叶知秋身边的万刀门弟子击退。

        可是此时他应对万仝三人已是竭尽全力,再分心应对那些杂鱼自然免不得再被万仝几人伤到,所以当阮浩扬护着叶知秋退到方亭角落中时,身上又添了几处伤痕。

        看着阮浩扬那一身的伤痕,叶知秋心痛不已,却又不敢吭声,生怕阮浩扬因为自己而分心。

        这种感觉是非常痛苦的,不仅帮不上忙,连话都不敢说,只因此时自己做什么都会成为一种负累。

        尽管此时阮浩扬已浑身是伤,但他却护着身后的叶知秋,丝毫未让其受到一丁点的损伤,可见叶知秋在他心中的重要。

        此时的万仝等人早已完全看透了阮浩扬最大的弱点便是身后的这个女人,所以每一次出招都有意无意地威胁到叶知秋的安危,故意使阮浩扬分心,几番交手下来阮浩扬只能疲于应付,身上的伤痕变得越来越多。

        人的血气是有上限的,不停地受伤就是不停地流血,就是在不停地损耗自身的血气,阮浩扬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撑不了多久,但至少在自己倒下之前不能让叶知秋受到任何的伤害。

        看来今日脱身是不可能了,只能用自己的性命死死地护住叶知秋,此时的阮浩扬连放手一搏的勇气都没有了。

        他不怕死!从当年返回阮家找尤易安报仇的那一刻起,他便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可现在不行,他若是就这么死了,身边的叶知秋怎么办?

        此时的形势已经对阮浩扬二人非常的不利,只见童方与高江二人再次双双出手,此次他们出手的目标依然是阮浩扬身后的叶知秋,而万仝此时也见缝插针的以刀罡攻击阮浩扬,使得阮浩扬不得不先应对黑白无常的两条勾魂锁,而将自己的安危置于不顾。

        这也正是万仝想要的结果,只要阮浩扬的心中有牵挂,便会牺牲自己来保护身后的那个女人,在这样的攻势之下他只会伤得越来越重,最后丧失战力,束手就擒。

        到那个时候,只要以叶知秋的性命相要挟,别说是要一张图纸,就是要了他的命,他都得乖乖地双手奉上。

        所以此时他与童方、高江二人已经形成了默契,黑白无常的两条勾魂锁专挑叶知秋下手,而他手中的这口大刀专门用来招呼阮浩扬,只要暂时不将对方杀死,伤成什么样子他都不会在乎,他人的性命在他眼中还不如蝼蚁,他想要得到的只是那张图纸。

        阮浩扬的斩风剑法虽然奇快无比,可是长时间高负荷的对战已让他渐渐有些不支,再加上重伤在身,此时的阮浩扬已是强弩之末。

        对方每攻出一招,他必要出三招来应对,而且还心有牵挂,这是高手对战中最大的忌讳,所以此时的阮浩扬除了用剑招对轰之外,更多依赖的是自己开出的那道还算坚实的气盾,可这样又能坚持多久呢?

        “阮浩扬,你当年与尤易安学的不是快剑吗?如今怎么快不起来了?那我就让你见见我万刀门的快刀之法,看看有没有你的剑快。”

        说着,万仝配合着黑白无常二人的攻击迅速挥出一道刀罡,斜着朝阮浩扬飞斩去,可就在刀罡发出的一瞬间,他又以相反的方向紧接着挥出了第二道刀罡,两道刀罡前后相接成一个x型向着阮浩扬迎面而去。

        砰……砰……砰……砰……

        随着四声元气的碰撞之声,万仝三人的攻击被挡了下来,可阮浩扬的气盾也被刀罡所击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