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共同的仇人

第三百三十八章 共同的仇人

        邵曦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一边摇着手中的折扇,一边伸手将放在石桌上的小笺一张张地拿起来看了一遍。

        再抬头看向阮浩扬二人时,只见二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自己。

        邵曦淡然一笑,对二人说道:“看起来阮兄和嫂夫人不太相信在下可以将这十个字引入诗中,不如咱们再增加一点难度,在下会将这十个字作进一首五绝之中,不知你们觉得可好?”

        啥?将抽到的这十个字全部都完整地引入诗中已是难到不可想象的一件事了,如今这家伙居然还要将这十个字直接用到一首五绝之中?

        要知道五绝仅有四句,每句五字,一共才二十个字啊!而眼前的这十个字就已经是其中两句的字数了。

        若说作一首七绝,虽然难度同样很大,但至少还有调整的余地,可五绝的话就只剩下十个字的发挥空间了,这怎么可能呢?

        邵曦见二人一脸的不敢相信,于是起身端起桌上的酒杯,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却并未将杯放回到石桌上,而是举在手中转来转去地看了起来。

        阮浩扬与叶知秋不明所以,但又不好开口打扰,于是静静地看着邵曦。

        只是片刻之后,邵曦转身将杯放在桌上,摇着折扇缓缓吟道:

        梧桐挂金蝉,擎浆醉作仙。

        ……

        这才刚刚吟出前两句,阮浩扬与叶知秋便不淡定了。

        只因这前两句十个字里竟没有一个字是之前叶知秋从陶罐中抽到的,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抽到的那十个字全部都要放在后两句,不能多,不能少,抽到的十个字要刚刚好的全部用在后两句里。

        二人被邵曦搞懵了!本来十个字用来作在五绝之中便已是难上加难,如今邵曦却将这十个字全部留在了后两句,毫无转圜的余地。

        阮浩扬并不知道邵曦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只知道这十个字是叶知秋从陶罐中随机抽出的,而且是即兴作诗,没有太多斟酌的时间。

        如今前两句已出,邵曦究竟如何做到用这十个字来完成后两句,阮浩扬很想看看他如何应对。

        此时邵曦并未注意到阮浩扬与叶知秋的表情,只是缓缓地继续吟道:

        清风明月韵,秋湖水云间。

        十个字,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只是将位置重新进行安排便已完成了这首五绝的后两句,而且似乎意境比头两句更加高妙。

        阮浩扬和叶知秋二人从开始的怀疑到后来的惊讶,再到此时便是震惊。

        正如刚刚邵曦开玩笑所说的那样,叶知秋虽然没能帮他抽出一整首诗来,却的确帮他抽出了半首诗,而且是完整的后半首,一个字都没更改过。

        虽然后半首的这十个字没有一个是邵曦自己作出来的,但他却巧妙地运用了这十个字的顺序,重新组合之后完成了这最精妙的后两句,这才是让阮浩扬二人感到不可思议的。

        他们二人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邵曦竟然没有将这些字和词分别用在诗中的四句之中,而是完整地将它们变成了两句诗。

        无论邵曦靠的是运气还是自己的奇思妙想,都不得不承认邵曦这局赢得实在是漂亮,赢得实在是让人无话可说,心服口服。

        震惊之余,叶知秋不禁又轻声将邵曦所做之诗重新又吟诵了一遍。

        梧桐挂金蝉,擎浆醉作仙。

        清风明月韵,秋湖水云间。

        “好一个秋夜湖畔,举杯畅饮,面对清风明月,寄情云水之间,此时虽只是初秋时节,我却已经开始感受到那秋夜的美景了。浩扬果然没有说错,公子的诗才的确是卓绝不凡,实在是让小女心悦诚服,自叹不如。”

        阮浩扬此时也十分开心,连忙插言道:“知秋,你看看昨夜我与你讲起邵公子的诗才,你还不是十分相信,如今怎样?这下子信了吧?”

        叶知秋含羞带笑,悄悄地白了阮浩扬一眼,故作不耐烦地说道:“信了,信了!诗又不是你作的,你得意个什么劲儿?”

        邵曦在一旁哈哈一笑,开口说道:“二位莫再夸赞,在下实在是侥幸,侥幸!哈哈哈哈!”

        阮浩扬拿起酒壶,将三人的酒杯斟满,将杯端起对邵曦说道:“此番是我二人输于邵公子,自当罚酒,我与知秋各罚三杯,不过这酒喝得开心,能与邵公子相识实在是我等之幸。”

        邵曦也将酒杯端起,微笑着说道:“只是品酒观景之际的一个游戏而已,哪有什么输赢?能借此机会见识到二位的文采也是在下之幸。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阮兄怎可独饮?来来来!我三人共饮此杯。”

        “公子说得不错,既是知己难求,便当把酒言欢!小女与浩扬借着杯中之酒祝愿公子前程似锦,诸事顺遂,喜乐安康。公子,请!”

        “嫂夫人,请!阮兄,请!”

        “邵公子,请!”

        三人一同举杯,共饮而尽,这方亭之内传来一阵笑语欢声。

        三人又共饮了几杯之后,邵曦笑着对阮浩扬问道:“既然你我已是互为知己,那么有些话兄弟我也就不讳言了,看得出阮兄从前也是江湖中人,而且以在下来看,阮兄的武功定然不弱,却不知如何远离江湖,来到这山明水秀之地与嫂夫人过起了这神仙般的日子?兄弟我也是好生羡慕啊!”

        阮浩扬转头看了一眼叶知秋,脸上露出一丝略显苦涩的笑容,摇了摇头,对邵曦说道:“邵公子,正如你所说我们既然互为知己,在下的确不该对你有所隐瞒。我本原州人士,家境殷实,自幼习文修武,因天赋上佳,故而家父在我五岁那年请来一位江湖奇人传授在下独门快剑之法,此剑法名曰斩风,传说练到极致可将风斩断……”

        阮浩扬讲到此处,邵曦忍不住插嘴道:“斩风?听名字便知道这剑法奇快无比,想来尊师也是一位高人,阮兄如今的剑法定然已炉火纯青。”

        阮浩扬微微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我的师父传授我武功也的确用心,家父见我师徒二人情同父子,便让我拜其为义父,如此一来我二人的感情便远超师徒之情,就这样我在他悉心教导之下修炼十年剑法,终有所成。却不想我的师父竟是一个人面兽心之人,在我家中十年竟是为了图谋我家中的财富,我十五岁那年他伙同万刀门将家父杀死夺了家产,我因不是他们的对手只能从家中逃出,亡命天涯……”

        听到这,邵曦“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将手中折扇“啪”的一合,沉声问道:“万刀门?阮兄所说可是原州的那个万刀门?门主可是他万仝?”

        阮浩扬被邵曦这个举动吓了一跳,他不知道自己的哪句话惹得邵曦如此激动,但听到邵曦问起万刀门,想来可能也与万刀门有什么过节,于是朝邵曦点了点头。

        邵曦面色有些阴冷地说道:“还真是冤家路窄呀!看起来他们很惯于干这种抄家灭门,杀人放火之事。”

        阮浩扬见邵曦这副神情,忍不住问道:“邵公子何出此言?难不成你也与那万刀门有仇?”

        邵曦想起当年在草原上追杀自己和老吴的那群黑衣人,应该也是风玉言记忆中在风家庄杀人放火的那群人,所以现在想起来恨得牙根儿都痒痒。

        “哼!当然有仇!现在就算我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来找我,因为我将他们少门主的耳朵和手指都割掉了,我和他们之间的这笔账早晚是要好好清算清算的。阮兄,你接着说吧!”

        听到邵曦说将万天的耳朵和手指都割了,阮浩扬和叶知秋都不禁愣住了,他们没想到眼前这个诗才卓越的少年竟然也是一个狠角色。

        阮浩扬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幸好天不负我,让我遇到了一个天大的机缘,又苦修了六年终于剑法大成,于是返回当年家中与他大战一夜,终于让他死于我的剑下,报了六年前杀父之仇。却不想他早已投靠了万刀门,当年从我家中所夺家产也尽数献于了万刀门,所以在我杀死他之后,万刀门为了替他报仇,不但倾巢出动在整个原州追杀我,还请了有名的杀手组织鬼帝府……”

        “鬼帝府?”邵曦又跳了起来。

        阮浩扬心说太难了,想说点事怎么老是被打断?

        邵曦立马反应过来自己又插嘴了,这都第三次了!连忙抬手比了一下,示意阮浩扬继续说下去。

        阮浩扬终于松了口气。

        “四年前,我为了躲避他们的追杀来到此处,恰巧遇到知秋,于是二人便在此隐居起来,好在此地是余州,这四年间也算是平安无事。我想我二人就这样平平淡淡地生活下去,也许终有一日他们会放弃对我的追杀,我既然大仇已报,也不想再混迹江湖,只想与知秋携手白头,共度余生。”

        说完,阮浩扬抬眼看一下邵曦,那意思好像是“我说完了,现在你可以插话了。”

        邵曦尴尬地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阮兄方才说追杀你的不只是有万刀门,居然还有鬼帝府!可是那江湖上盛传只要给钱什么人都肯杀的鬼帝府?”

        “正是!”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