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换个新玩法

第三百三十七章 换个新玩法

        在一般人的认知中,“云烟缈”这三个字只会出现在描绘有如仙境一般景色的诗句之中,如今阮浩扬却说他要将这三个字作入一首描绘知秋镇田园景象的诗中。

        虽然此事并非不可能做到,但邵曦一时无法想象该如何将这三个字融入其中,好奇之下也来了兴趣。

        于是邵曦用十分期待的目光看着阮浩扬,想看看这位如玉一般的无双公子是如何将这三个颇具清雅之意的字写入农家小院。

        只见阮浩扬走到方亭的栏杆之处,遥望湖对岸隐隐约约,似有若无的知秋镇思忖片刻之后,吟道:

        薄霭天渐晓,履轻惊飞鸟。

        遥闻山猿啼,近见云烟缈。

        圃花托玉露,塘鱼绕碧藻。

        鸡鸣扰清梦,柴门犬吠吵。

        “好!好一幅生动的拂晓景象,田园风光!阮兄此诗将这知秋湖畔,江南小镇的清晨如同画在了纸上,放在了面前一般。前两联意境幽远,后两联却又返璞归真,把这民间百姓的农家小院描绘得如此生动贴切,实在是出人意料,在下佩服!”

        邵曦拍手连连叫好,他的确想不到阮浩扬竟真的将这三个字融入到了一首如此朴实无华,贴近生活的诗中,将寻常百姓清晨早起的所见所闻如同放在自己的面前亲眼所见一般,实在是才思敏捷,诗才颇高。

        而且邵曦十分佩服他所作之诗皆为律诗,而自己却不敢尝试,只因一直觉得律诗讲究太多,不够肆意随性,所以邵曦一直以来都较为喜作绝句,而且律诗是比较讲究对仗的诗文,他自知自己并不是十分擅长。

        这可不是平日里对对子那么随意,毕竟诗文讲求的是要将意境表达完整,而对对子上下联之间却可以毫不相干,各表其意,各据其境。

        阮浩扬见邵曦对自己所作之诗如此夸赞,一时竟还腼腆了起来,对着邵曦一拱手谦辞道:“邵公子你实在是过奖了,在下只是运气不错,被邵公子抽到了易作之题,实非在下诗才如何斐然,被邵公子如此夸奖实在是惭愧。”

        邵曦将手中折扇一展,笑着对阮浩扬说道:“阮兄不必过谦,好就是好!兄弟我对知己好友从不用恭维之词,阮兄所作之诗的确让在下佩服,阮兄你当得起赞誉。”

        此时,叶知秋笑着说道:“公子已抽题考过我们二人,现在轮到公子了,不如就由小女来为公子抽题。”

        “等等!”

        邵曦这句“等等”让阮浩扬和叶知秋二人皆是一愣,不知邵曦何意。

        按说这游戏进行到此也的确轮到邵曦应题了,可此时邵曦却阻止了叶知秋抽题之举,让二人颇感意外,不过二人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邵曦是玩不起,也许是另有他意吧?

        二人也没开口询问,只是停下手中动作,同时看向邵曦。

        邵曦将手中折扇一合,轻轻敲了敲面前的陶罐,似乎是在考虑什么。

        只是片刻之后,邵曦笑着对叶知秋说道:“敢问嫂夫人,既然轮到在下应题,那么是否可以换个新玩法增加些笺数?增加多少由在下决定。”

        阮浩扬和叶知秋彼此对视了一眼,增加笺数?这什么意思?

        照理这个游戏抽到的字数越少难度就越低,所以当初叶知秋在设计这个游戏的时候,罐中的小笺之上最多只有四个字,因为再多难度就太大了。

        想想一首五绝不过二十字,七绝也不过二十八字,若是字数太多,这一首诗里岂不就有两成以上的字是题中要求之字?这样一来作诗的难度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比如字数增加到五个,那么在一首五绝诗中就占了整整一句的字数,若是增加到七个,那便是在七绝诗中占了整整一句,在一首诗中被要求使用固定的文字越多,难度也就越大。

        虽然并不要求某字必须在某句的某处,但抽到的二字、三字、四字的词却不可拆开使用。

        例如之前的“知秋”和“云烟缈”便是现成的二字词和三字词,抽到什么样的词就要将这个词完整地引入诗中,不可将其拆分而用。

        邵曦此时提出要增加笺数,那么若是抽到的都是二字、三字甚至是四个字的词,那就会很麻烦。

        因为是盲抽,所以没人能保证抽到的词与词之间彼此会有何关联,若是毫无关联又该如何将其组合在一起呢?

        所以主动要求增加笺数就是在增加难度,这就是让阮浩扬和叶知秋感到意外的地方。

        虽然感到有些意外,但二人也明白邵曦是想增加这个游戏的趣味性,因为对于三人来说就算抽到的是四字词,要作一首诗也并没有太大的难度,毕竟这只是品酒之余凑趣的小游戏,只是拿来解闷的,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将其弄得太难。

        如今既然邵曦觉得字少太简单了没意思,主动要求增加笺数,那么也不是不可以,二人只是好奇这笺数增加之后邵曦该如何应题?

        不过说起来邵曦此举倒也确实勾起了二人的兴趣,于是也没表示反对。

        只是叶知秋微笑的柔声对邵曦提醒道:“公子可知增加笺数便意味着极有可能增加更多的字数,若是公子运气不好抽到的两张都是四字词,那难度可是相当大的。”

        邵曦有些调皮地笑了一下,颇为自信地说道:“在下可没说只是增加到两张小笺,在下的意思是嫂夫人每抽出一张便公开题目,由在下决定是否再继续抽,一直抽到在下喊停为止,说不得在下的运气好,被嫂夫人直接从这罐中抽出一首诗来也说不定。”

        听到邵曦这话,叶知秋顿时一脸的惊讶,转头看一眼阮浩扬,此时的阮浩扬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增加一张小笺便已是增加了不小的难度风险,如今面前的这个人却说要一直抽到他喊停为止,虽然说直接抽出一首诗来是个玩笑,但若是抽得多了应该如何将那些毫不相关的字词组合成一首诗呢?

        这几乎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而邵曦此时就是要挑战这种不可能,这让二人的内心之中觉得邵曦多少有些自信过头了。

        要知道就算是只抽两张,也极有可能抽到最多八个字,就算是一首七绝那也整整占去了将近三成的字数,若是再增加字数,这首诗还怎么作?

        不过现在邵曦既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本来也只是个游戏,他想这么玩那就让他试试看吧!

        叶知秋微微地点了点头,微笑着对邵曦说道:“既然公子有此要求,那么小女照办便是,每抽出一张小笺,我便会放在这石桌之上,公子可根据所抽字数随时提出停止抽题,然后公子依照抽出的字词作诗一首。小女在这里也只能祝公子好运,因为如此抽题的确是会为后面公子作诗平添很大的困难。”

        邵曦摇着折扇哈哈一笑。

        “无妨,无妨!本就是个饮酒解闷之事,只要开心就好。不如这样,若是嫂夫人依照我的要求将小笺抽出,而我又未能根据上面的字词作出诗来,那么嫂夫人抽出多少字,我便罚酒多少杯,不知嫂夫人和阮兄意下如何?”

        二人一听,好家伙!这赌注可就有点大了,若是抽出一首五绝来岂不是要连饮二十杯?若是抽出一首七绝来,那就要连饮二十八杯,你这是罚自己还是跑到我们家过酒瘾来了?这岂不是离离原上谱,离了个大谱?

        不过既然邵曦已经这么说了,两人也不能说不同意,于是便决定按照邵曦的意思,由叶知秋来抽题,由邵曦随时来叫停。

        叶知秋将手伸入陶罐之中随意地翻了翻,从里面抽出一张小笺放在石桌之上,三人定睛一看竟是一张四字小笺,上书“清风明月”四字。

        阮浩扬叹了口气,心说这邵曦的运气实在是太差,刚一抽题便抽到了四个字,这已是一首五绝诗的两成字数,看起来实在没有必要再抽下去了。

        可让他想不到的是,邵曦居然开口来了句“继续!”

        阮浩扬和叶知秋都愣了一下,这都已经抽了一张四字小笺了,已是当前最大难度,邵曦居然还说要继续?那便继续吧!

        抽出的这第二张小笺相比上一张少了一个字,是个三字小笺,上书“水云间”三字。

        眼下两张小笺相加已有七个字,叶知秋抬头看了邵曦一眼。

        “继续!”

        还继续?此时阮浩扬二人已经开始有点懵了,七个字了他还要继续,他打算要抽多少个字呢?

        第三张又少了一个字,小笺上写着“秋湖”二字。

        “继续!”

        这回二人是彻底懵了,心说这位到底要干嘛?

        到现在为止,已经抽出整整九个字了,就算是一首七绝诗也已经足有三成的字数了,难不成这位真的打算让叶知秋直接帮他抽一首完整的诗出来?

        可既然他说继续,那便继续吧!

        叶知秋从陶罐中又缓缓抽出一张小笺,这一次终于是个单字“韵”。

        “行了,就到这儿吧!”

        终于是叫停了,可阮浩扬和叶知秋还是无法理解,前后四张小笺一共抽出了十个字,这邵曦到底打算如何将这十个字作入同一首诗中?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