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吟诗诵江湖

第三百三十五章 吟诗诵江湖

        邵曦回到客栈之时,老吴与乌球儿早已睡下,邵曦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窗子看着窗外知秋湖那静静的湖面,心想着若是此生能在这么美的一处地方安乐而居,远离俗世的尘嚣岂不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想想那阮浩扬曾经也是在江湖中走动之人,来到这里不也是静下心来过着平淡的生活?那叶知秋虽曾经遭遇过不幸,可此生遇到一个在乎自己,关爱自己的人,说来也是不幸中的大幸。

        抛却过往,在这样景色如画,宁静祥和的小镇度过余生也可算是一种美满吧?

        虽然原本邵曦是急着赶往灵羽山,但既然今日已与阮浩扬相约,那么也不妨就在这个美丽的小镇盘桓两日,也算是为这几个月风风火火的赶路稍作休息好了。

        二人约定是在第二日的清晨在湖边相见,届时阮浩扬将乘舟而来,接邵曦一同前往知秋阁。

        邵曦倒是很好奇这叶知秋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子?想来以阮浩扬的相貌,能够配得上他的女子定然也是天生丽质,明艳动人,美得不可方物。

        想着明日要早起赴约,邵曦便抓紧洗漱一下,上床修炼了一阵子后,早早地休息了。

        说起这修炼,自打邵曦进阶至“化气境”之后,发现自己开始有点修炼不动了。

        经脉倒还好说,自从上次突破了第七星位之后,由于突破的过猛,经脉还向前推进了一截,再说仙瑜心法本身提升经脉的速度就要快得多,所以邵曦在经脉的修炼上并没有感觉到有太多明显的阻碍。

        但是这气海却成了一件麻烦事。

        虽然之前因为服用了九龙抱柱使自己的气海满溢,但是自打突破至“化气境”之后,气海的扩充使原本暴涨的元气有了容纳之处。

        气海虽然是稳定了下来,可邵曦发现不管自己如何修炼,都感觉自己从外界吸纳入体的元气进入气海后都如同滴水入海,毫无波澜,根本就感觉不到气海的增长。

        这就让邵曦有些懵逼了,气海扩大以后其实理论上说起来是件好事,因为容纳元气的空间更大了,那么能储存的元气就更多了,但问题是再以正常之法修炼所吸收的元气和以前一样,并没有明显的增长,再想让气海像以前那样填满需要的时间更久,需要吸纳的元气量也更大了。

        简单一句话,就是修炼的难度已经不能用几何倍数来形容了,都不知道翻了多少倍,这就等于气海的胃口被无限的放大了,而邵曦的修炼无论如何都无法再将气海喂饱。

        邵曦心说这是要疯啊!按这么个修炼法修炼下去要修炼到何年何月?难不成真像老吴说的那样,修炼个百八十年把自己修炼成一个老不死的?

        此时的邵曦才真正体会到进入“化气境”之后修炼的难度已经进入到了地狱级的阶段了。

        其实此前在“御气境”阶段时,邵曦就已经感觉到了修炼难度的增加,所以在突破五品之时,邵曦还曾开心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因机缘巧合品阶以坐火箭的速度提升,真正让邵曦体会到了快速升级的快感。

        可这种快感消失之后,带来的便是失落感,如今的邵曦备受打击,感觉自己再修炼下去已经毫无意义了,难怪有的人停留在一个品阶一辈子都没有再进阶,这不是他们懒,原来是真的修炼不上去了。

        现在邵曦每天的修炼就像打卡签到一样,一分一分地攒积分,等着去兑换一个巨贵的奖品,完全看不到希望。

        但邵曦始终牢记老吴的那句话——武学之道,贵在坚持。

        就算是每天向那大海当中滴一滴水进去,邵曦也在等着惊涛骇浪的一天,只是不知道那一天会何时到来?

        邵曦也懒得再去想了,爱怎样怎样吧!于是一头倒在床上,蒙着脑袋呼呼大睡起来。

        可能是因为心里有事,睡不踏实,又或是因为隔壁乌球儿那呼噜声实在是像打雷一样,邵曦这一晚上睡一阵,醒一阵,睡的时候连梦都不做,可醒了之后翻来覆去要折腾好久才能再睡着。

        邵曦觉得这很不正常,感觉心里有些不踏实,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但又说不清到底要发生什么事,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有一种预感,却不知道这预感所感觉到的是什么。

        就这么来来回回地折腾了好几趟,最后还是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可感觉好像刚睡踏实,就听到了外面的鸡叫,邵曦坐起来揉了揉脑袋,心中那种不踏实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

        于是下床洗漱,来到客栈的大堂吃了一些早点后,又返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看看隔壁老吴和乌球儿还都睡得像死猪一样。

        邵曦也没管他们,转身出了客栈奔着知秋湖畔而去。

        这知秋镇不算大,人口也不多,不过清晨之时还是能看到很多人在街巷中来来往往,各自忙着自己的生计。

        这里也算是古平江的一个水路转运枢纽之地,毕竟有那么大的一个知秋湖放在那里,又是跟余江交汇之处,所以往来的客船和货船还是不少的,不过与作为主流河道的余江相比还是要差上很多的。

        邵曦沿着石板路向知秋湖畔走去,沿途的梧桐、垂柳都碧绿而茂盛,此时叶子上还都挂着清晨的露珠。

        一阵清风吹来,邵曦能够闻到空气中那夹杂的水汽的味道,清新而舒爽,让人倦意全无。

        来到知秋湖畔,看到那开阔、碧绿而平静的湖面就如同一块巨大的碧玉铺在面前,远处的湖面云雾缭绕,为知秋湖平添了一丝神秘之感。

        在那雾气之后,远处的山峦隐约可见,如同躲在薄纱之后的女子,湖面上偶尔有乌篷船行过,船上的渡家女子轻唱着独属于她们的歌谣。

        整个知秋湖看上去宁静清幽,如同一幅美丽的画卷呈现在面前,让人忍不住想走入那画中,成为画中之人。

        此时,又下起了细细的小雨,雨丝细得如同牛毛一般,虽将人的衣服、头发都打湿了,却依然会让人觉得清爽舒畅,心旷神怡。

        邵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静静地感受着细雨如霏,烟雨朦胧,如诗如画的江南雨季。

        此时从远处的雾气迷蒙之中隐隐见到一叶扁舟正朝着自己的方向飘来,直到近前才看清了船头负手而立之人正是阮浩扬。

        船行至近前,艄公搭了跳板让邵曦上了船,调转船头又朝湖心而去。

        站在船上与刚刚站在岸边的感受自是大有不同,仿佛自己真的走入了这幅水墨画卷之中。

        邵曦与阮浩扬二人立于船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这湖光山色,细雨如织,一时兴之所至,阮浩扬又将玉笛从腰间抽出,在这青山绿水,和风细雨之间吹奏了起来。

        邵曦见他有此雅兴,便也和着他的笛曲朗声吟道:

        烟波缥缈雨若无,

        清漪微泛扁舟独。

        君抚玉笛乘风去,

        诗酒相伴仗江湖。

        阮浩扬一曲吹罢,将玉笛收回腰间笑着对邵曦说道:“邵公子抬爱,竟为在下赋诗一首,只是这诗中的最后一句与在下此时此地的心境略有不同,有诗有酒自然是好,可在下却并不想仗剑江湖,只想图个安逸与自己身边的女人携手游湖,淡泊人间。”

        邵曦心中暗想,当初在现代社会流行一句话——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

        现在看起来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有错,身边有了牵挂,谁又愿意在腥风血雨的江湖中打滚?

        “阮兄既然不想再踏入江湖,却不知如今阮兄最喜欢的是什么呢?”

        邵曦的一句话把阮浩扬给问笑了,他当然不能那么直接地对邵曦说自己最喜欢的是身边的那个女人,不过想想此事也没有什么觉得不好意思的,喜欢自己的女人本来就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只不过是不太方便讲出口罢了。

        于是阮浩扬低头略微沉思了一下,将双手向身后一背,面对着这烟雨缥缈的知秋湖,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轻声吟诵道:

        细雨幽然沐青莲,

        掌舟同行亦少年。

        不忆经年晦风雨,

        惟恋今时俏红颜。

        懒执利剑斩长风,

        乐伴玉手弄锦弦。

        焚香对饮江湖远,

        愿把青锋换酒钱。

        邵曦闻得此诗抚掌大笑,口中连声称好,倒是弄得阮浩扬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只因觉得这诗中表达之意还是有些太过露骨。

        “实在是让邵公子见笑了,在下不思进取,只图安逸,实在是有失男儿气概,只是那知秋身边如今只有我一人,我也厌倦了江湖生涯,只想平静度日,与她携手终老,再无他求。”

        “欸——!阮兄这说的是哪里话?能够放下过往从头来过,偕红颜知己于这山水之间惬意而居是多少人梦寐以求之事,怎说是不思进取?打打杀杀并非是真正的男儿气概,阮兄如今所做之事正是多少人没有勇气去做的,‘愿把青锋换酒钱’,这是何等气概?阮兄岂可妄自菲薄?”

        二人一个已退出江湖,一个正在江湖之中,此刻却站在同一条船上相视而笑,侃侃而谈。

        此时的两个人既在江湖之中,也在江湖之外。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