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姓萧又如何

第三百二十六章 姓萧又如何

        老吴见邵曦又胡乱插嘴,两眼一瞪抬手又朝邵曦的脑袋打去。

        这次邵曦学乖了,一缩脖子,一低头,直接便躲了过去,对着老吴一吐舌头不吭声了。

        老吴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于是又开始接着说。

        “萧白霆将毕生最强的功法注入化龙璧之后,在临终之前交代要将此物作为今后帝王的传承信物,交到每代景元帝王的手中。其实与其说它是个信物,倒不如说是萧白霆将这化龙璧中的化龙诀传给了每一代景元皇帝,希望后世有人也能像他一样修炼至‘归元境’,到那时便可将化龙璧中的化龙诀修炼入体,将此功法继承下来。只可惜后世的几代帝王都未能达到他生前的成就,于是化龙诀便一直留存在化龙璧之中。”

        老吴说到这里停下来看了看邵曦,见他这会儿倒是挺乖,没有再插嘴打断自己,于是拿过酒壶抿了一口小酒后又继续讲下去。

        “此物历经初祖、元宗、高宗直至传到如今的大宗萧常毅这一代,先帝高宗萧沐川八十岁时因感念初祖萧白霆为萧家后代留下这大片的江山和绝世的功法,决定效仿初祖将毕生功力再次注入化龙璧内。因此前萧白霆已在化龙璧内注入了化龙诀,故而无法再次将功法注入,于是萧沐川决定将自己修炼了一生的元气注入到化龙璧以流传后世子孙。萧沐川所修炼的心法为萧家祖传的九州心法,因此所修炼的元气亦被称为九州元气,萧沐川将自己毕生的九州元气全部注入化龙璧中,也因此元气耗尽气竭身亡。正因为九州元气的注入,使原本化龙璧的样子再次发生变化,成为了如今的九彩琉璃扣,所以此物对于萧家子孙来讲不仅仅只是帝王传承的信物,更是萧家绝世武功心法、功法传承所在,谁若是得到了这枚九彩琉璃扣,便等于得到了萧家的绝世武功。”

        邵曦听老吴讲述完九彩琉璃扣的来历,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

        身子往船舱的木板墙上一靠,大剌剌地说道:“我亲爹既然是景元皇室萧家之人,那我也是萧氏子孙,这东西在我身上也不算丢了,毕竟还在萧家人手中。今日听你这么一说,看来我的本名应该是叫萧玉言,既然我是萧家人,我便有资格修炼萧家的武功,那萧玉智想从我手中将这九彩琉璃扣夺走既没道理也没那么容易,我还就是要修炼给他看看,他能将我怎样?”

        老吴重重地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对邵曦说道:“虽然你说得没错,但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首先,此物是历代帝王传承的信物,如今落在你的手里那意味着什么?他们怎会轻易地放过你?虽然我也知道你如今手中掌握了他的罪证,返回大梁城后便可在圣上面前告他一状,但事情却绝不会到他这里为止,我想我不说你自己心里也是有数的。另外,这九彩琉璃扣中的九州元气和化龙诀并不是你想修炼就能修炼的,我刚才已经说过只有当你的武功境界达到‘归元境’之后,才有能力将这九彩琉璃扣中的功法引入体内。九州元气的引入虽然要求相对低一些,但至少你也要达到九品之时才能做到,你现在不过是刚刚进入‘化气境’,想要入九品谈何容易?更不要说‘归元境’了。”

        邵曦沉默了片刻,轻哼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道:“说起来当年因为这个东西害得风家庄家破人亡,害得你我流亡塞北,既然萧玉智就是那个黑袍人,那么这笔账就一定要跟他算,不管他是不是皇子身份。如今景元皇室的皇权之争我已经涉入这么深,怕是没有用的,这东西如今在我身上反而是一件好事,所有想得到它,想对付我的人一定会想办法接近我,离得近才能让我看得更清楚,不怕他们会咬我,就怕他们藏着不出来。至于这九彩琉璃扣中的武功,凭小爷我的天赋早晚会将它拿下,从我们进入中原到现在不过大半年的时间,我不是也从四品到了七品?”

        老吴没有马上回答邵曦,而是不停地喝酒,仿佛心中在盘算着什么。

        邵曦见这个老家伙突然间不和自己抬杠了,一时间还真有点不习惯,于是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老吴,结果把老吴看得直发毛,不得不放下酒壶对着邵曦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要对付萧玉智老头儿我并不反对,毕竟他是咱们风家庄不共戴天的仇人,不管他是不是圣上的儿子,他都要为当年杀死风家庄六十六口付出他应有的代价,这件事上我是支持你的。不过这九彩琉璃扣中的武功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学到手,你别以为你这大半年从四品进阶到七品是因为你天赋异禀,虽不排除你在武学上的天分,但这半年来你也算是遇到了两次大的机缘,这才让你侥幸进阶。后面八品、九品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就算是你遇到天大的机缘也不可能再有现在这般进境了,今后的武功修炼更多的还是要靠时间,此事你不能急,只要不放松修炼终有一日会达成所愿的。”

        邵曦又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九彩琉璃扣,面色凝重地说道:“这里面武功的修炼之事暂且可以先放一放,以后再说。眼下我要做的是全力对付萧玉智,既然他是当年造成风家庄灭门的元凶,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他付出代价,等了十年终于有机会为风家庄六十六口报仇,我不会放过他。”

        此时,老吴看向邵曦的眼神充满着赞赏与感动。

        这孩子如今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知道了自己是景元皇室萧家的后人,竟还如此坚定地要为风家庄上下六十六口报仇,而复仇的对象同样也是萧家之后,说起来也是手足相残,但邵曦没有丝毫的犹豫。

        老吴觉得这么多年来没有白疼这个孩子,只是心中有些纠结,将来这孩子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后会不会怪自己今日还是对他隐瞒了一些事情?会不会怪自己为了替风家复仇暗藏了私心?不管怎么说,他毕竟还是姓萧。

        “臭小子,我要提醒你,你是萧家后人,你要对付的人也是萧家的后人,无论要做什么你最好都提前想好,免得将来会为自己今日的决定后悔。另外你若是真要对付萧玉智,有没有想好要怎么做?”

        邵曦淡淡地笑了笑,实际上在他的心中并没有这样的负担。

        他知道自己并不是风玉言,虽然现在他已经将自己当成了风玉言,但在他的内心里,萧家与他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对付起萧家人来他在心理上不会感觉到有任何的压力。

        这件事老吴当然并不知道,所以才会提醒他自己的身份,而邵曦知道自己从头到尾都姓邵。

        就算是在这个世界里,他也宁愿去做风玉言而不是萧玉言,因为老吴是风家人,将自己养大的就是风家人。

        就算风玉言的真实身份是萧玉言,对他而言也只会接受自己风玉言这个身份,他为风家复仇也完全是出于风玉言这个身份。

        若说有一天他愿意承认自己叫萧玉言,那也一定是为了利用这个身份做风玉言该做的事。

        “哼!姓萧又如何?养大我的是风家,不是萧家,害风家几十口人殒命的人我不管他姓张、姓李、姓王、姓赵还是姓萧,他都该死!就算他与我是血亲关系,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也照样不会放过他。如今我手中掌握的两样罪证你应该也都知道,余江郡崔岐交给我的那个布包里是这些年来萧玉智与余江郡郡守赵华俊之间的所有往来账目,详细到了买一个丫鬟花了多少钱,所以这余江郡豢养私军之事萧玉智无论如何都无法再作抵赖,单这一项罪名便足以让他万劫不复。更何况如今我手中还有傅作良的那封密信,当时你在看这封信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告诉我当年的那个黑袍人就是他,至于你问我如何对付他?他必须得死,对风家庄六十六条人命的偿还就从他开始。”

        老吴点了点头,自己果然没有看错这孩子,他的确还是对自己、对风家的感情更深。

        虽然自己与庄主风长临这么多年来是为圣上效忠,可将风家上下六十六口屠戮殆尽,还一把火烧了风家庄,就算做这种事的是圣上的亲儿子,老吴也无法原谅他。

        之前最担心的便是当这孩子知道自己是萧家之人后,会纠结是否对萧玉智下手,如今看来他没有丝毫的犹豫,与自己一样完全是站在了风家的立场,这让老吴感到很欣慰。

        目前邵曦已经搜集到了可以扳倒萧玉智的证据,可若是想让他以命抵命偿还风家庄血债,老吴觉得此事还是有很大的难度。

        再怎么说那是圣上的儿子,就算杀人放火各部司也无权查办,只能是皇室内部处理,这自己家里人办自己家里人怎么个处理法就不好说了。

        老吴对邵曦说了自己的顾虑,最后问了一句“你打算怎么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