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三章 银花染素罗

第三百二十三章 银花染素罗

        邵曦一行人来得突然,走得匆忙,唯一的差别就是来的时候是偷偷摸摸,走的时候却是正大光明。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这一个月里几人一直在程白秋的陪同下生活在后山,所以当他们再次出现在前山望舒阁的广场上时,温雪媛及望舒阁一众弟子虽然对他们已经没有了敌意,但依然是觉得陌生。

        在她们心中邵曦几人颇为神秘,来的时候在前山闹腾了一下,然后这一个月便再也没见人,只知道几人在后山修炼,而且这两天闹出了很大的动静,貌似有人与她们阁主一样突破到了“化气境”,因此当温雪媛等人再次见到邵曦时,眼中多出了几分敬畏。

        当初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个少年竟是与她们阁主同境界的高手,想想当初自己还拿着剑去刺人家,当真是有些自不量力了。

        罗康的船其实早在凌晨邵曦还在星月潭找衣服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之前他们下船的那片隐秘海滩,打算再偷偷地将邵曦等人接走,却不想眼看着海滩上“呼呼啦啦”地来了一大帮人。

        罗康站在他新买的那艘大船上心里慌得一批,琢磨这几位是不是在岛上被人家给逮住了,现在是押着他们离岛?那自己这个当初送他们上岛的人搞不好也要挨罚吧?

        但是看着看着就发觉不对劲,见双方边走边聊,还有说有笑,当初吐了他一船的那个大胖子居然还牵着一头超大号的大青牛,看这个架势倒像是满载而归的样子。

        在离船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程白秋让温雪媛带着阁中的弟子留在原地,说是自己有话与邵曦讲,老吴和乌球儿也识相地先赶去了罗康的船,那么大一头牛想弄到船上去可没那么容易,还得跟罗康一同想办法。

        邵曦与程白秋二人站在海边的沙滩上,看着一波一波的海浪冲刷着面前的沙滩,一时之间竟都沉默了。

        这一次盈月岛之行,在岛上呆了足足一个月,邵曦一行几人收获了太多的意外惊喜,而程白秋却只留下了满心的遗憾。

        邵曦其实心里什么都清楚,却又什么都不能说,除了一些感激的话之外,其他的话他真的不敢多说一句,因为他怕伤害到程白秋本就已经有些脆弱的内心。

        而程白秋同样也什么都不能说,她是望舒阁的阁主,她必须要做出表率,要守着望舒阁的规矩,连自己的师父都只能含恨而终,自己又能做出什么改变呢?

        所以此时的二人相对无言。

        过了许久,程白秋从腰间掏出了邵曦送给她的那颗云霞琉璃珠,举过头顶迎着阳光,此时那琉璃珠光彩夺目,呈现出了它最美的样子。

        程白秋看了一会儿,将拿着琉璃珠的手收了回来,捧珠在手对邵曦说道:“这是我有生之年见过最漂亮的东西,虽然我知道它并不一定是这世上唯一的一颗,但它却是我唯一的一颗,很开心你将它留给我!今后看到它,便如同看到了你。”

        邵曦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对程白秋说道:“这实在没什么好珍贵的,除了好看没有任何用处,此次来盈月岛太过匆忙,也只送了你这些,没能再留下什么。”

        程白秋笑了,笑得正如此时的阳光一般灿烂。

        “不!你还留下了最好的轻云碧海映月明,今后若是想念你了,我便看看这琉璃珠,再施展出这一招剑式,算是回想这段相处的时日吧?”

        邵曦此时心中也十分感慨,与程白秋相处的这一个月,虽与她的交流并不是很多,也很少说些废话,但邵曦感受得到这个大自己六岁的女子心中对自己的爱慕之情,否则她不可能如此地放任自己带着老吴和乌球儿就这么在落星河畔放肆地修炼,更加不会允许自己踏入望舒阁的禁地在星月潭修炼。

        她对自己所有的纵容,都是源自她的内心中对自己那份不可言说的感情,只是这份感情注定是得不到回报的,无论是从主观还是从客观二人都注定不可能有任何的结果,但纵使是这样,程白球依然做得义无反顾,似乎从未奢求过会得到什么回应。

        邵曦虽然心中清楚,却也的确不敢做出任何的回应。

        面对程白秋这样的女子,他不敢,也不可能有任何非分的想法,更别说前有叶紫鸢,后有梅若嫣。

        邵曦算不上是一个多情的人,更谈不上是一个风流的人,他对之前在自己生命中出现过的女人,不论生死都背负着某种责任,就算是为了这份责任他也不能够对眼前这美若天仙一般的女子有任何的想法。

        程白秋的爱而不得是痛苦的,其实邵曦的不敢去爱才是更痛苦的,就算自己什么都没做,却依然对程白秋造成了不可弥补的伤害。

        有的时候,人!并没有做错什么,却依然会造成不好的后果,这中间没有谁对谁错,只有愿意和不愿意。

        邵曦此时不知该如何安慰程白秋,或许她根本就不需要安慰,但邵曦实在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

        憋了半天,最后终于说道:“关前辈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我答应你一定会有个结果,刚才老吴也去了沈前辈与关前辈的墓前做出了承诺,这件事情你可以放心。事情办妥之后,可能我没办法亲自过来,到时候我会安排老吴再来一趟盈月岛。我不知道此生我们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但是我会一直期待这一天,假如有一天你离开盈月岛前往中原一定记得让人捎信给我,我很期待能有机会与你再次共创一式。我走了,姑娘你多多保重!我们有缘再会!”

        说完,邵曦转身登上了罗康的那艘新船,程白秋不自觉地在邵曦身后追了两步,又似乎马上意识到了什么,收住了自己的脚步,只是眼巴巴地看着邵曦上了船。

        船头调转,向海中驶去。

        邵曦与程白秋隔船相望,邵曦从船头沿着栏杆一直走到船尾,直至被船尾的栏杆挡住。

        两人就这样彼此对望着,距离越来越远,这越拉越远的距离到最后将是远隔天涯。

        看着邵曦的船越行越远,程白秋终于忍不住向海边追去,一直追到自己的双脚被海浪淹没,她就这样站在海水中一直看着邵曦越走越远,任凭涌上来的浪花打湿自己的裙摆。

        邵曦也并未对她挥手,只是静静地看着,直到最后彼此从对方的视线中消失。

        这正是:

        仙女岛上望舒阁,

        汐月亭前落星河。

        天生白秋香玉骨,

        碧海银花染素罗。

        邵曦与程白秋的相遇其实注定是种必然,从十年前老吴前来盈月岛盗取秘籍和那两把刀的时候便已经注定了,只是邵曦没想到他与程白秋之间会产生这种莫名其妙的情愫,短暂而含蓄,纯洁而深沉。

        无论这种情感在内心之中如何的翻腾,此时都已结束了。

        虽然彼此注定在对方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但从此二人的生活终究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表面上看去就像一切从未发生过。

        邵曦此时心中感到一阵气闷,于是走到船头一屁股坐在甲板上,任凭海风吹着自己的脸,一声不吭。

        老吴瞧了邵曦一眼,什么都没说,轻轻地摇了下头又独自喝起酒来。

        船又朝着笼湾的方向驶去,虽然罗康的新船比以前的旧船快了不少,可仍是需要一天的时间。

        当邵曦的船从程白秋的眼中消失,她的眼眶突然间红了,眼中噙着不甘的泪水,却始终强迫着自己没有让它流下来。

        程白秋就这样一直望着邵曦远去的方向,在海边一直站到了天黑,直到温雪媛跑过来劝了好几次,她才转身返回望舒阁。

        从这一天开始,程白秋不再住在望舒阁中,而是搬去了后山。

        自此之后,望舒阁的弟子每天在前山修炼之时,都会听到后山那如同开山炸石一般的巨响。

        时间久了,弟子们都知道那是程白秋又在修炼那招轻云碧海映月明,她们的这位阁主仿佛魔怔了一般,每天不知道要修炼多少次,搞得弟子们都在私底下议论着若是哪一天阁主对谁用了这一式,那一定是夹带着极大的怨气。

        而后山那片三面石崖的小空地,到最后也变成了一块大空地,三面的石崖几乎全部被程白秋这日积月累的轰击夷为平地。

        这盈月岛落星河畔的汐月亭从此也成了唯一能找到程白秋的地方,她一直守在那里,也是守着那段回忆,守着那份思念。

        她如今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师父沈林月当年所承受的痛苦,只可惜,她遇到的是邵曦,而不是关玉城。

        沈林月没有等到自己最终想要的结果,而程白秋却连开始的机会都没有,可她也同样是幸运的,因为她遇到的是邵曦。

        邵曦懂得不给她希望便是保护她,爱而不得的痛苦远远不及彼此相思却无法相守的痛苦,她因邵曦而痛苦,而邵曦却只让她承受了那份最轻的痛苦。

        不给她希望,便永远都不会让她失望,这难道不是邵曦对她的爱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