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云海映月明

第三百二十二章 云海映月明

        传统意义上的偷学武功指的只是在技法上的模仿,因为招式这种东西容易被人记住,而像心法、功法如果不通过秘籍和口诀掌握具体的修炼方法的话,基本是无法模仿的。

        就算是身法也只是模仿其形,若是不知道如何与心法配合也是很难熟练掌握的,但技法只是对元气的一种引导,如果只是模仿了一些招式,却无法了解各招式间如何与心法配合的话,也是毫无意义的。

        所以武林中各派对外防范的主要是怕心法、功法被人窃取,而对内由于修炼的都是本派的心法、功法,所以在技法和身法上也会有所保留。

        门派中的弟子一般都学不到完整的功法、技法和身法,而像太常教这样的门派就连心法对本门弟子都有所区别对待,对外人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就算邵曦与程白秋切磋,看到程白秋使出什么样的功法招式,他也只能说是做到初步的了解,真说想偷学到手的话,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而双方切磋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对对方武功有这样一个初步的了解。

        程白秋将邵曦带至一处离汐月亭较远的,三面是山崖的小空地。

        二人站定身形后,程白秋转过身对邵曦说道:“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将五龙山和灵羽山的武功都已修炼得相当纯熟了,而且我已对这两个门派的武功有所了解,所以今日我最想看的便是你如何使用那柄流云剑展示出你沧海流云剑法的威力。我们也不需要使用太多的招式对战,都直接用出自己所修炼的剑法中最拿手,威力最强的那一招就好,这样既省时又不伤和气。”

        邵曦满脸笑容地说道:“全凭姑娘喜欢,姑娘说怎样我便怎样。”

        程白秋莞尔一笑,抬手就从腰间抽出了一柄软剑,不知这柄剑是否为她平日里常用的兵器,不过那剑看上去通体洁白,剑刃明亮而不刺眼,柔和又不失锐利,剑身上似有水波荡漾,明显是那柄传说中的上品好剑——秋水!

        既然刚刚程白秋已经说过她想看沧海流云剑法,邵曦自然从腰间抽出的便是那柄流云剑。

        当剑出鞘之时,程白秋的眼中明显有光彩闪过,看得出她对这柄流云剑相当的喜爱,其实从上次的赏鉴邵曦便已看出她对这柄剑十分心动,若不是因为这流云剑是叶紫鸢留下的遗物,邵曦还真有可能将此剑赠与程白秋。

        “公子小心,我要出招了!”

        “姑娘请!”

        只见程白秋向身体侧面平展手臂,将手中之剑在身体前画出了一个大大的圆,随着这个圆的画出,她的身前仿佛被画出了一轮满月。

        随着软剑剑身的抖动,在那轮明月的下方出现了一道道的水纹,仿佛有流水从月下缓缓流过。

        随着程白秋元气的催动,那明月越来越亮,那水纹也越来越清晰,到最后在邵曦的面前呈现出一幅水中明月的画面,看上去清雅优美、意境非凡。

        那轮明月越变越大,最后大得如同一座小山,透过亮洁的月光,清澈的水流,邵曦似乎看到了月中的程白秋,此时说她是月中仙子毫不为过。

        人美!发出的剑招竟也如此清丽!看得邵曦也是如痴如醉。

        “公子,小心咯!”

        话音刚落,只见程白秋手中的剑身一抖指向邵曦,那如同真实的明月流水瞬间向邵曦扑面而来。

        邵曦竟一时有些恍惚了,此时甚至在想,若是自己能死在这么美的剑招之下,死在这么美的女子手中,其实也不失为一种幸运,而这种幸运也不是人人都有的,这世上配死在程白秋手里的人恐怕并不多,配死在这剑招之下的人应该会更少。

        心念所及,邵曦也抖动起手中的软剑,随后将剑尖向下指向地面,转动手腕将剑尖向前滑去,正是上走流云,下行沧海,顿时云光海色,在邵曦身前呈现出流云碧海之相。

        紧跟着邵曦猛地一抖手中之剑,口中喊了一声“去!”

        只见流云飞转、沧海浪急,这云海相映的一招迎着程白秋的那轮明月流水飞了过去。

        当双方的剑招在二人之间的空地上相遇之时,发出的巨响不亚于昨夜邵曦突破之时发出的那声,甚至产生的元气波动更胜昨夜。

        整个盈月岛上的人都感受到了那如同狂风袭来的剑气波动,有不少人此时又跑出了屋子,看着岛上这天地变色的景象,还在纳闷昨夜刚刚折腾过,这会儿怎么又开始了?而且看上去好像比昨天动静闹得还大。

        双方剑气的对撞所产生的波动连发招的二人都不得不开启气盾,横剑于身前来进行抵挡。

        邵曦与程白秋二人被这波动推得都向后滑出两丈有余,当稳住身形后彼此都惊讶地看着对方,估计谁都没料到对方的这一招竟有如此威力,完全出乎了二人之前的预料。

        “姑娘的这一招极美,不知叫何名字?”

        程白秋抿嘴一笑,回道:“月白秋水,正如我的名字。公子的这一招不仅美,而且气势十足,不知道又是叫什么名字呢?”

        邵曦也笑了,开口回道:“云海一色,可惜跟我的名字没什么关系,让姑娘见笑了。”

        程白秋神情有些落寞地说道:“云海一色自然是美,只可惜在这云海之中没有我这轮明月,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可惜了!”

        邵曦眨了眨眼,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片刻后邵曦走到程白秋面前说道:“姑娘这轮明月想入云海其实并不难,只是不知道姑娘方不方便将你刚才那一招的要诀透露给我?”

        程白秋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心中了然,朝邵曦招了招手。

        邵曦明白她的意思,上前躬身俯耳过去,程白秋在邵曦的耳边耳语了几句之后,邵曦点了点头,随即向后退了几步,闭上双眼,仿佛是进入了修炼状态一般。

        很快!快到连程白秋都没来得及去想邵曦会怎么做,邵曦便已经动了。

        只见邵曦猛然在手中的宝剑上催动元气,然后是一抖,一画,一撩,即在程白秋的面前出现了一幅云海之间,明月如镜的景象,宛如海上生明月,轻云拂玉盘,那意境美到了极致,看得程白秋双目放光,爱极了此招。

        邵曦将剑朝着对面的山崖一挥,眼前的这幅画卷瞬间便飞向对面的石崖,接下来便是山崩地裂一般的响动。

        这一招下去,对面的山崖就如同开山炸石一般,竟然塌掉了一半。

        此时,岛上的不少人已经开始发牢骚了,这晚上也打雷,白天也打雷的,到底还让不让人消停了?你们在后山练功,搞得前山的人一惊一乍的,简直要烦死个人!

        “想不到我只是将秋水剑法中的月字诀告诉了你,你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其融入自身功法之中,并创出新的功法招式,实在是为你的武学天赋感到震惊。若能早些认识你就好了,我二人定能合创出一套新的剑法,那将是这世间独一无二,意境极美的剑法。可惜,为何没早遇见你?”

        程白秋被邵曦这前所未见的一招给震惊到了,她自认武学天赋已远远高于常人,却也从未像邵曦这般只是听了一遍陌生功法的部分口诀便能与自身功法相结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创出如此唯美的一招,而且看上去威力不小。

        能有如此武学创造天分的人,将来必定是在江湖武林之上叱咤风云,转动乾坤之人。

        程白秋本就是一个武痴,对武学修炼有着超乎寻常的热爱,如今眼见着自己倾慕之人竟有如此逆天的武学创造天赋,而这个人却即将离开盈月岛从自己的眼前消失,此生或许无缘再见,程白秋感到内心的不舍与悲凉之情瞬间如决堤洪水一般。

        如果说此前程白秋对邵曦只是有一些心动,而随着这段时日的接触这份心动越来越强烈,那么此刻程白秋对邵曦便是发自内心的有了爱慕之情,希望这个人能永远留在自己的身边,自己也愿意用此生来陪伴这个人。

        原本淡然出世的她竟有了想与邵曦白头偕老的冲动,说是有如仙界的神女动了凡心也不为过。

        邵曦收剑入鞘,缓步来到程白秋的面前,笑着说道:“我将你秋水剑法的月字诀与我沧海流云剑法的涛字诀相融合,创出这一招独属于你我二人的剑法招式,我暂且将它命名为轻云碧海映月明,我现在便将这独创的剑招要诀告知于你,相信以你的天赋用不了半日便可熟练掌握了。”

        说着,邵曦俯身凑到了程白秋的耳边轻轻地将剑招口诀讲给她听。

        程白秋感受着从邵曦脸庞传来的温度,邵曦轻诵剑招要诀时口中吐出的热气从程白秋的耳朵瞬间传遍了全身,让她觉得自己此刻浑身都在发烫,就算不照镜子她也知道自己此时肯定已经是面红耳赤了。

        背诵完剑招要诀后的邵曦直起身子向后退了两步,笑呵呵地看着程白秋,而此时的程白秋也急忙用笑容掩饰自己的尴尬,口中重复着邵曦此前告诉她的剑招名字。

        “轻云碧海映月明……”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