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一章 芭蕉树野人

第三百二十一章 芭蕉树野人

        原本突破“化气境”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可这会儿邵曦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此时全身上下除了那双靴子就只剩下这两块石头了,武功再高也总不能光着屁股下山吧?

        邵曦也尝试过在星月潭周边再找一找,希望自己的那件长袍只是被吹到哪里去了,可是从子时一直找到天快亮,依然没有找到,这一下子邵曦是彻底麻了,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怎么下山?

        若是不下去,万一要是有人上来了怎么办?想想前两天还在这里偷看人家程白秋光身子的样子,现在可好!报应来得不要太快呀!

        此时对于邵曦而言,成功突破“化气境”的喜悦已经荡然无存了,只剩下没衣服穿的焦虑了,别说这辈子了,上辈子也没遭遇过这种尴尬呀!

        这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赖在山上不下去吧?

        眼看着天色已经渐亮,邵曦急了!这星月潭无论如何不能再待下去了,于是向着之前自己藏身过的那片矮树林的方向走去。

        上次因为急于藏身,并未注意周围的环境,此次进入树林发现穿过这片矮树之后的不远处长着一片芭蕉树,那硕大的芭蕉叶子让邵曦终于是看到了一点希望。

        也顾不得身边的树枝刮在身上的疼痛,邵曦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那几棵芭蕉树前,开始动手掰起了芭蕉树叶。

        还真别说,这盈月岛果然是一个仙府宝地,连芭蕉树都长得比别的地方要大一些,掰了几片芭蕉叶后,邵曦在自己身上比了比,好家伙!足有两米长,又宽又大,这个东西若是卷在身上还真就可以当衣服穿,虽然看上去有点不太雅观,但总好过一丝不挂。

        于是邵曦从附近又扯了几条藤蔓过来,将几片宽大的芭蕉叶子仔仔细细地绑在身上,弄好之后在原地来回走了几下,看看有没有走光的可能。

        确认了没问题之后,邵曦才偷偷摸摸地向山崖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小心翼翼,唯恐会遇到程白秋。

        山下的程白秋、老吴和乌球儿三人从半夜里听到星月潭那边惊天动地的动静起,一直等到天亮都没见邵曦返回,此时正在纳闷。

        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邵曦可能是刚刚突破,还要再修炼一阵子巩固一下自己进阶后经脉与气海的基础,可是这左等右等,等得天都亮了还不见人回来,几人开始有些担心了。

        尤其是程白秋,经历过突破“化气境”的她知道突破的过程当中有很多艰难,很多危险,故而此时开始有些坐立不安了。

        她担心邵曦在突破的过程当中哪里出了岔子,身边又没个人,若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都没人知道,于是开始张罗着要上去看看。

        老吴见程白秋要上去找邵曦,便开口提醒了一句邵曦修炼时有可能没穿衣服,程白秋一听顿时脸上一红,也不敢张罗去找邵曦了。

        一个单身女子若是跑到山上看到一个男子光着身子,岂不是好说不好听?可是又不能让老吴和乌球儿上去,毕竟那是阁中的禁地。

        于是几人在纠结之下,一直坐在汐月亭内傻呆呆地等邵曦回来,等到最后几人都耐不住了,实在是太担心了。

        若是邵曦真的出了意外,几人在这里傻等岂不是耽误了宝贵的时间?

        最后经过商量,三人决定一同前往星月潭,如此一来有事的话老吴和乌球儿都是男子,没什么避讳,程白秋跟着去,老吴和乌球儿也没机会使用禁地的星月潭。

        几人刚刚商量好,起身准备出发时却见远处一棵芭蕉树正活蹦乱跳地向他们走来。

        老吴以为自己看错了,便转头对程白秋问道:“我年纪大了,眼神不好,我是不是看错了?朝我们走过来的那是不是一棵芭蕉树?”

        程白秋抬眼仔细观望,当她看清楚来者不是棵芭蕉树而是邵曦的时候,顿时满脸通红,转身逃离了汐月亭。

        乌球儿却傻笑着对老吴说道:“师父的新衣服真好看,我也要!”

        老吴这才反应过来,那个会跑的芭蕉树原来就是邵曦,于是大概也猜到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事,这小子为什么这么久不下来。

        一脸幸灾乐祸地迎了上去,刚走到邵曦面前便嬉皮笑脸地调侃道:“哎呦喂!我们家少爷这件袍子很特别嘛!老头儿这辈子还真是头回见。敢问这位公子,你这件袍子是花多少银两买来的?还挺新鲜,是刚摘的吗?以前还真没看出来你居然好这口,老头儿我今天真是开了眼了。乌球儿,你刚刚不是说喜欢你师父身上这件袍子吗?让你师父带你去弄一套回来。”

        邵曦听到老吴如此调侃自己,屁都没敢放一个,只能低声下气的对老吴说道:“你快别闹了!这实在是太特么丢人了,昨晚突破动静搞得太大,连内裤都炸飞了,要不是有这几片叶子我今天就得光着下来,丢死人了!快去给我找件袍子来吧!”

        老吴调侃归调侃,笑话归笑话,看着邵曦这副惨相也着实有些心疼,于是带着邵曦回到临时居所的房间内,从带来的行李中取了件袍子给邵曦换上。

        换好袍子后,邵曦看着地上那几片芭蕉叶子心里那个不是滋味!

        这辈子出了最大的一次丑居然还被程白秋亲眼目睹了,为什么自己人生中最极端的两件糗事都跟她有关系?这女人怕不是有毒吧?

        换好衣服的邵曦从老吴那里又取回了自己的挎包、腰包和两柄软剑,重新整理停当才离开房间。

        一出门,正看见程白秋双手捧着一件袍子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看到邵曦已经将衣服换好,程白秋先是一愣,紧跟着脸“腾”的一下又红了。

        低着头走到邵曦面前,将手中的袍子递给邵曦,小声地说道:“这是关前辈生前穿过的袍子,师父带回岛上本是留作纪念,当时为关前辈修衣冠冢时却将它落在了师父的房间之中,后来整理物品时才发现,便留存了起来。虽然你已经换好了衣服,但这件袍子你还是拿着吧!将来前去西域时,说不准有人曾经见过此袍,也算是寻找关前辈遗骨的一点线索吧!”

        邵曦伸手接过程白秋手中的长袍,那是一件做工精细,花纹精致的褐色长袍,邵曦转身将袍子交到老吴手中,一脸不好意思地对程白秋说道:“让姑娘见笑了,昨日突破之后除了脚上这双靴子,衣服全部都不见了,所以将自己搞得像个野人一样跑回来,实在是有碍观瞻,失礼之处还请姑娘原谅。”

        程白秋听了邵曦的话,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现在想想邵曦刚回来时的那样子倒还真的像是一个刚从山里跑出来的野人。

        “此事只是个意外,公子并无失礼之处,还请公子不要放在心上。今日公子便要离开盈月岛了,这一个月与公子相处下来,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也不知道今后还能否有机会再与公子相见?公子来了这么久还从未展示过自己的武功,如今你已突破至‘化气境’,不知我是否有幸与公子切磋一下,以领教公子武功的精妙,也算是公子临行前最后留给我的一份礼物吧!”

        邵曦想不到在自己即将离开盈月岛之际,程白秋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不过这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反正昨晚自己刚刚突破,光找衣服就找了半宿,还真没好好地试试自己进入“化气境”以后武功进境到何种程度了?

        再说了,自打小时候听老吴说“化气境”高手出招之时会根据功法展现出武功具体形态,这对邵曦才是最有吸引力的,只想想一出手排山倒海、异象丛生,真真是装逼的好手段。

        如今自己虽然进阶至“化气境”,可还不知道这练了十年的“千山飞羽”到底能不能展现出当年千羽门掌门人袁幽的风采。

        再说这沧海流云剑法在“化气境”之前便已有了潮涌云飞之势,如今若是再使出来定然是气势不凡。

        再加上个仙人踢和乾坤手,邵曦是真想看看能呈现出何等令自己意想不到的景象。

        “刚好进阶之后我还没有试过自己的武功,如今既然姑娘有此要求我自当从命,只是希望一会儿动起手来姑娘手下留情,给在下留几分薄面,别让我输得太难看就好。”

        程白秋颇有深意的一笑,对邵曦说道:“你我换个地方私下切磋,不受任何人的打扰,切磋的结果也不会有人知道,你跟我来吧?”

        邵曦一听这个好啊!打输打赢没人知道,万一自己由于刚刚进阶对功法招式操控不当有所失误,也不会被人看到之后笑话。

        另外,估计程白秋此举也是不希望自己的武功路数被别人看到,毕竟作为望舒阁的阁主,在武功修炼上还是相对比较隐秘的。

        这也是各大武林门派的传统,掌门之人必定会留一手,除了自己的亲传弟子,其他任何人别说想学,就是连看的机会都不会给。

        但是她不怕自己看到偷学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