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七章 该如何补偿

第三百零七章 该如何补偿

        邵曦的这一跪与老吴可不同!老吴跪的是程白秋,而邵曦跪的是老吴。

        他怎么可能跪程白秋?就算程白秋是望舒阁的阁主,是此事的苦主,是老吴要谢罪的人,可那跟邵曦有毛线的关系?邵曦所得到的一切都是老吴给的,就算要算账那也是望舒阁与老吴之间的账,而自己欠的是老吴。

        刚才老吴的一跪把邵曦和程白秋给弄懵了,可此时邵曦这一跪又把老吴和程白秋给弄懵了,从头到尾处于懵逼状态的一直都是程白秋。

        老吴转头看着邵曦,没好气地嘟囔道:“当年盗墓之人是我,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你是我家的少爷,从来都只有我这个老仆人跪你的份儿,你凭什么要跪我?也不怕给你爹娘丢人,赶紧给我起来!”

        邵曦摇了摇头,此时跪不跪,跪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将话说清楚,老吴今日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自己这个便宜少爷还摆什么臭架子?必须要让程白秋明白,老吴当年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就算真的要承担什么后果也必须要有自己一份。

        “老吴,这么多年了,我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风家的小少爷,虽然这些年你还是一直少爷少爷地叫着,可是我早已经不再将你看作是家中柴房的那个老仆人了。别看平日里我总是变着法地气你,可这些年来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我的亲人,是那种哪怕有血脉关系都无法相比的亲人。以前的事情我太小记不清楚了,可自从风家遭难之后,你为我做的每一件事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虽然嘴上没说,可我心里对你的感激却是真真切切的。当年在草原上,托特部能收留我们这么多年全都是因为你收了牧仁和乌日娜为徒,你将那两把刀和秘籍送给牧仁和乌日娜其实也是为了能让我在托特部安心地修炼,从此不再颠沛流离,这一切我都明白。既然当初这个错是因我而犯,那么今日受罚之事必定要由我两人共担。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一声谢,是因为我觉得那声谢太轻,太微不足道了,今日我给你磕头,谢你多年来的照顾,谢你多年来的养育与教导。”

        说完,邵曦对着老吴也“嘣嘣”地磕起头来,那额头磕在地面上的声音就如同是磕在老吴的心上。

        这孩子终究是长大了,懂得藏心事了,若不是今日恐怕还不知道原来这孩子心里什么都记得,也什么都明白,平日里的争吵、戏弄其实恰恰是亲人间最亲密的交流方式。

        老吴连忙伸手拉住了邵曦,一脸满足地说道:“风家三代都于我有恩,少爷你肯将老头儿我视为亲人,那是我的幸事,但你依然是我的少爷,而且永远都是我的少爷。我们是亲人,是最亲的亲人,所以我为少爷你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也是心甘情愿的,当年的错事是老头儿一人犯下,与少爷你并无半点关系。”

        “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如何能说与我没有关系?当年你退出江湖,金盆洗手,被我爹安排在我身边只为能照顾我长大,可谁想风家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遭遇大难之后,你带我逃命,为了让我修炼天下最好的武功你不惜重操旧业,违背自己当初的誓言,只因将当年对风家的承诺看得更重,如今我又怎能让你一人承担?”

        “少爷……”

        此时的老吴已经有些哽咽,不知该再说些什么,当年他曾觉得少爷从昏迷中醒来之后如同换了一个人,也曾怀疑少爷身体里的还是不是原来的少爷?可这些年过去之后,虽然少爷因风家庄之事性情大变,但与自己相处这些年的感情却是真真切切的。

        此时的他毫不怀疑邵曦便是自己的少爷,无论曾经发生过多大的变化,邵曦与自己的感情都是没有变的,自己将他视作孙儿,而邵曦也确实一直将他视作自己的祖父。

        如今,为风家复仇,查明身世已经成了邵曦心心念念之事,对于老吴而言他是不是风玉言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自己的少爷。

        此时最尴尬的便是站在那里的程白秋,这爷俩像两个磕头虫一样,老的拼命地给自己磕头,那个小的就拼命地给老的磕头,对未经世事的程白秋而言,一时还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此事,只能是慌慌张张地伸着双手,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

        造成眼前这种境况的根本原因正是当年老吴为了帮邵曦寻得武林中的顶级武功和神兵利器而惹下的祸,此次前来无非是想求得自己的一份原谅,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过去了这么多年,眼下就算再追究起来,就算是给了他最严厉的惩罚,该发生的事也都已经成为事实,无法挽回了。

        那么,与其追究责任不如想办法去弥补,要不然这后面尴尬的事情还不知道要发生多少件!

        沈林月与关玉城坟墓被人挖掘、盗取之事说出去也实在是件丢人的事情,不仅折辱自己的师父与关前辈的名声,也会影响到望舒阁在江湖中的声望,与其大张旗鼓地把脸丢了,不如无声无息地将此事压下,让这祖孙二人做出些实际的补偿来得更实际。

        程白秋虽不太懂得江湖上的人情世故,但还是明白如何权衡利弊的。

        面对着眼前这尴尬的场面,程白秋在权衡之下觉得没有必要将这件事情闹大,甚至连公布出去的必要都没有,就算自己阁中的弟子、师妹们也不想让她们知道。

        现在不管怎么做,都已经无法将这个面子挽回了,那就不要再自己张扬出去把这个人丢得干干净净了,此时与他们二人谈谈如何补救此事才是真正该做的,有意义的事。

        想到这里,程白秋便不再犹豫,走上前去将老吴和邵曦二人强行拉起,让他们坐下说话,自己也回到了位置上泰然而坐。

        此时的程白秋看上去才是一副真正望舒阁主的姿态,沉稳而优雅,不喜、不怒、也不悲,而是用最冷静平和的态度面对此事。

        当老吴和邵曦看到程白秋这副姿态时,明白了此时的程白秋才是将自己放在了望舒阁主的位置上,要与他们认真地谈论此事了。

        “吴前辈与邵公子此次前来的原因本阁主已经清楚了,虽然吴前辈与邵公子经历坎坷,主仆情深,但十年前吴前辈的所作所为不仅是对我望舒阁,而是对整个武林各门派的不敬,不管什么原因,做错了便是做错了。吴前辈对我望舒阁所行之事可说是莫大的羞辱,恩师与关前辈的坟墓怎可随意挖开?随葬之物怎可随意拿走?此事若是深究起来,恐怕吴前辈万死难赎其罪。不过话又说回来,事情毕竟已经发生了,也过去这么多年了,这些年来阁中弟子,包括本阁主都未曾发觉恩师与关前辈的坟墓有任何异样,可见当年吴前辈行的虽是亵渎之事,却也是怀着敬畏之心的,可见吴前辈的行为动机本身并无恶意。如今追究起来大家脸面上都不好看,我看不如将此事就此压下,我们私下商量如何补救便是,便不要张扬出去了,至于说什么惩罚不惩罚的就算了吧!就算惩罚了吴前辈又能如何?二位若真有赎罪之意倒不如做些实际的事情。”

        听了程白秋的话,邵曦与老吴满脸惊讶地对视了一眼。

        听这话风程白秋是不打算要追究此事了,甚至想将此事隐瞒下来不让任何人知道,无论是从望舒阁的名声考虑,还是从他与老吴二人的角度来看,似乎不追究此事的确是最优的解决方式。

        但人家程白秀也说了,这事你们做了,如今这补救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是该如何补救呢?

        花一大笔钱将墓地重修?这事如果放在中原地界倒还说得过去,毕竟大家都要面子嘛!可是在这盈月岛上你墓地修得再大也没外人看啊!根本没什么实际意义呀!

        至于磕头烧香,大肆祭拜,这对邵曦来说根本就是走形式,面子工程,而邵曦是真的想为此事做出一些有实际意义的补偿。

        略微思虑了片刻,邵曦抬头对程白秋说道:“阁主此前有提到过,与尊师合葬的是关前辈的衣冠冢,不知当初为何没能将关前辈的遗骨迁至盈月岛上与尊师合葬呢?如此重要之事就算西域路途遥远,我想以望舒阁在江湖上的号召力,想托人将关前辈的遗骨从西域迁至盈月岛也并非什么难事,却不知贵阁为何没能帮尊师完成此心愿?我想尊师既然已公开与关前辈的衣冠冢合葬了,那么两位前辈的遗骨合葬应该也不算什么过分的事吧?”

        程白秋一脸遗憾的神情,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当年师父相思成疾,郁郁而终,几位师叔伯也甚是心痛,同为女人怎会不懂师父的痛苦?后来听说关前辈因师父离世而自尽,师叔伯们也曾托人前往西域想将关前辈的遗骨迁至盈月岛与师父合葬,算是了却师父生前的心愿,只可惜并未寻得。”

        “找不到?”

        “嗯,找不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