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五章 赏剑透实情

第三百零五章 赏剑透实情

        话已经说到这种程度了,邵曦觉得这个弯子没有必要再绕下去了。

        此次前来盈月岛本就是来赔礼道歉的,如今人家表示武功被偷学了都不会计较,那么这盗墓之事便应该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否则反倒会让人家觉得自己这边太小家子气。

        “程姑娘,在下这里有一个故事想讲与姑娘听,不知道姑娘可有这个耐心听在下的故事?”

        程白秋一时没搞懂邵曦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跑到自己的盈月岛来又送了两份如此贵重的礼物,难道只是为了来给自己讲个故事?

        程白秋虽然心思比较单纯,但她并不傻,此时感觉到邵曦等人的前来必定是涉及到一件与他们盈月岛望舒阁有关的事情,而且邵曦不肯直接对自己讲明反而说要给自己讲个故事,便说明这件事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既然是有事,那便不妨听他讲讲,看看到底是何事让他们如此郑重。

        “看来公子等人此次前来必定是与公子的这个故事有关,那么小女便洗耳恭听,希望公子在讲完这个故事之后能够对小女讲明来意。我们盈月岛望舒阁虽然常年与世隔绝,少与人来往,却也不是不通情达理,若是公子遇到什么困难需要我们的帮助,只要是小女力所能及,公子开口便是。”

        邵曦对着程白秋深施一礼后,沉吟了一下便开口娓娓道来。

        “这个故事要从十一年前的一场灭门惨案说起……”

        除了风家庄大火这件事是从老吴的口中听来之外,之后二人逃难到北方草原,在草原那十年所有的经历过往虽不能说事无巨细,面面俱到,也是讲得相当详尽。

        其中邵曦免不得要添油加醋地讲一些自己与老吴经历的危机与磨难,最后更是慷慨激昂地讲到了自己欲修炼武功将来为风家上下六十六口讨还公道,而老吴作为风家的忠仆,为了帮少爷完成复仇的心愿,不惜返回中原重操旧业,为自己和自己的朋友寻找天下最好的武功秘籍和神兵利器。

        程白秋被邵曦口中精彩的故事所吸引,随着邵曦如同说评书一般的讲述时而紧张,时而难过,又时而感动,最后竟被这主仆二人的经历所打动,对老吴这些年来为邵曦的付出感到赞叹。

        当讲到乌日娜与牧仁之时,邵曦看向程白秋,缓缓地开口说道:“这便是我与家中这位老仆人的故事,老吴也算是我在武学上的启蒙师父,我那两位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同样也拜他为师,他虽然自己的武功不高,却在武学之道上为我们指明了方向,也教会我们很多做人的道理,只可惜为了我们他最终放弃了自己的原则。这不能怪他,他将我们当成了他自己的孩子,为了我们他什么都愿意做,哪怕是背负上骂名,我们作为晚辈被他带大,受他教导,如今有了些能力自然应该站出来为他曾经犯下的过错做出弥补,当初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所以现在责任理当由我们来承担。”

        邵曦此番话是为后面要说的事情做满了铺垫,他看得出自己讲的这个故事已经勾起了程白秋的兴趣,但故事中他只讲了老吴为了自己前往五龙山和灵羽山盗取秘籍和兵器,而牧仁与乌日娜二人到底修炼的是什么武功他却没有提,因为他知道程白秋一定会问。

        听故事的人都不愿意只听一半,当故事中有些事没有讲出来的时候,听故事的人就一定会问。

        出乎邵曦所料,当故事告一段落的时候,程白秋却开口问道:“公子偷学了五龙山太常教的《太常心经》和灵羽山千羽门的《飞羽剑法》,还得到了千羽门的镇山之宝翠羽剑,不知邵公子可将此剑带在了身上?小女久闻其名一直想见识见识,可始终没有机会,不知今日是否有这个幸运?”

        “此剑的确就在我的身上,既然姑娘想看,当然可以!”

        说着,邵曦从腰间抽出翠羽剑,双手捧着递到程白秋的面前。

        程白秋起身双手接过此剑,满脸的惊喜,年幼时便听师父讲过灵羽山千羽门的翠羽剑乃是江湖武林之中的神兵利器,世间独有,今日终于有幸能将此剑捧在手中亲自鉴赏,对她而言不能不算是一件幸事。

        望着手中那流光溢彩的翠羽剑,程白秋也是爱不释手,尤其是这柄剑自身毫无重量,轻如羽毛,却又锋利无比,削铁如泥,更让程白秋感到惊奇,连连称“百闻不如一见,这翠羽剑果然名不虚传。”

        “当年袁幽前辈的一招绝学‘千山飞羽’名动武林,当时用的便是这柄翠羽剑,今日得见此剑果然不同凡响,能成为灵羽山的镇山之宝也是实至名归,真是一柄神兵利器。”

        程白秋有些不舍地将翠羽剑交还给邵曦,他本是修炼剑法之人,对剑的偏爱自然更胜他人。

        在邵曦收剑之时,却看到邵曦腰间另有一柄宝剑,于是忍不住问道:“想不到公子随身竟同时携带两柄软剑,却不知那另外一柄又是哪家的神兵利器,武林至宝?”

        邵曦见程白秋感兴趣,于是在收好翠羽剑后又将流云剑抽出,同样递给程白秋。

        程白秋接过后,又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要知道这流云剑当年可是与翠羽剑齐名的武林名剑。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邵曦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为何会身怀如此多的宝物?这恐怕不只是靠老吴一人得来的,要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身上带着这么多的好东西还能带得如此安稳,足以证明这位邵公子身怀绝技,一般的人恐怕也不敢打他的主意。

        流云剑的清雅与翠羽剑的艳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使得程白秋捧在手中又是一番赞叹,相较之下她更加喜欢现在手中的这柄流云剑,因为的确与自己的气质、心境都太符合了。

        正是:

        不慕玉霭覆重峦,

        惟羡高天见流云。

        自小在盈月岛长大,与世隔绝,不知外面世界的残酷与险恶,只是常年过着这种淡而无味的生活让程白秋始终对外面的世界充满着新奇与幻想,虽然在这盈月岛上过得如同神仙一般,但是她仍然向往着那种仗剑江湖,快意恩仇的生活。

        人总是这样想要得到未曾得到过的东西,有的时候甚至会觉得自己眼下所拥有的是一种障碍。

        用老吴的话讲,未曾走入江湖的人都向往江湖,而已经走入江湖的人却在千方百计地想要离开江湖,而很多人一走进江湖便再也无法走出来了,所以程白秋其实是幸运的,她只是对外面的世界好奇,而实际上她已经拥有了这世上最好的生活。

        她的师父已在江湖上立下了赫赫威名,她目前生活的地方恐怕终其一生都不会有人敢来打扰,所以她只要平平淡淡地生活下去,这一生都不会有什么波澜,这种生活其实正是俗世间的人们梦寐以求的,只是她身处其中并不了解罢了。

        在将流云剑交还给邵曦之后,程白秋终于问出了那个邵曦一直在等着她问的问题。

        “公子有幸,有这样一位师父,虽然公子所修炼的武功在来路上并算不上很光彩,但你们师徒也是因形势所迫,被逼无奈,说起来倒是可以理解。公子只提到了自己所修炼的武功,为何不见提起你那儿时的朋友?想必吴前辈也一定为他们弄到了这天下独一无二的武功秘籍和兵器,既然今日他们没有前来盈月岛,公子可否与小女说说,让小女也长长见识?”

        正题来了,邵曦略微斟酌了一下,抬头对程白秋说道:“此前姑娘有言,尊师生前所修炼的刀法若是有人愿意修炼并将其发扬光大,对贵阁而言是一件好事。今日既然话已至此,在下也不想隐瞒,便对姑娘说了实话吧!其实我那两位儿时的朋友所修炼的正是尊师与关玉城关前辈生前所修炼的刀法,经过这十年的修炼,如今已小有所成,而且他们天分极高,想必将来必定还会有所进境,只是在下不知这个消息对程姑娘而言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只因他们所修炼的刀法秘籍与手中所用的兵器正是当年尊师与关前辈所拥有的,这种不问自取的行为在下当然知道不对,所以才在十年后带着老吴亲自前来盈月岛望舒阁赔罪,只希望能得到贵阁的原谅并希望能做出弥补。贵阁若是有什么条件和要求只管提出,我等就算拼了性命也会去完成,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绝不会为自己寻找借口。”

        邵曦一口气将话说完,心中似乎一下子轻松了许多,这件事一直压在邵曦的心头这么多年,始终心怀愧疚。

        都说入土为安,当年老吴所行之事的确是有些过分了,可事已至此,如今自己能做的也只能是诚心的道歉和尽力的弥补。

        程白秋听完邵曦的话,整个人都愣住了,憋了半天最后问出一句话,邵曦听了差点没一头栽地上。

        “难道我师父与关前辈尚在人世,当年只是诈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