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也算是朋友

第二百九十二章 也算是朋友

        赵红锦用一种极其欣赏的目光看着邵曦,就像是在看着一件自己寻找已久的珍宝,又像是在茫茫人海中终于见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那个人。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隐忍,其实也是因为没有胆量走出这一步,当初朝中韩增与傅佐良二人相互制衡,也算是达到了一种平衡,而我虽然一直想将权力收回,却没有勇气去打破这种平衡。如今是你的出现给了我莫大的鼓励,让我如今能够勇于走出这一步,但是接下来会怎样我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把握,真希望你能一直留在南赵帮我,我们二人成为永久的朋友,你想做什么官只管对我开口,哪怕是做相国都行!”

        邵曦一听,你快拉倒吧!要不是为了查明自己的身世,替义父一家报仇,自己连景元王朝的官都不想当,更别说你这南赵小国的官了。

        “我说小皇帝,你要认清楚自己的地位,你是一国之君,要将所有的事情都掌控在自己手中,不能老是指望着让别人来帮你,靠谁都不如靠你自己。皇帝这个位子谁都想坐,可不是谁都能坐的,你既然已经坐上了这个位子,就要想办法让自己配得上这个位子,否则的话就算再多的人帮你,你也坐不稳的。努力吧!少年!”

        赵红锦的神情有些落寞,他从小到大最幸福的时光就是父亲在世的时候,自己与妹妹常常会在御花园中围在父亲身边撒娇,那个时候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尔虞我诈,没有权力斗争,只有父亲的慈爱和妹妹的依赖。

        可这样的日子只有短短的几年,父亲过世后自己坐上皇位,在别人眼中这求之不得的事情对赵红锦而言却是非常痛苦的。每日面对着那些心怀鬼胎的臣子,还要摆出一副君明臣贤的样子,说着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最辛苦的是每日还要提防他们,若是一个不小心丢掉的可不仅仅是皇位,更是自己与妹妹的性命,所以这些年来他活得战战兢兢,提心吊胆。

        作为皇帝,他当然知道权力的重要性,可一直以来权力都不能被自己完全掌控。

        如今邵曦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将皇权收归自己手中的希望,虽然也明知邵曦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景元国的利益,但这些年邵曦是第一个真正肯帮助自己拿回权力的人。

        他宁愿将邵曦视作朋友,也不愿将邵曦视为他国的臣子。

        “我知道,你我之间注定无法做真正的朋友,可是我从小到大除了妹妹便没有一个可以说心里话的人,虽然你是景元国的臣子,我是南赵国的皇帝,可我依然希望能与你做朋友,哪怕是只做一天的朋友。不管你帮助我是出于何种目的,我都愿意相信你是真心的帮我,既然你帮了我,那么你便是我的朋友。我知道你制定这么一个复杂的计划可不单单是为了帮我将那两位权臣手中的权力夺回来了,更重要的是要查出你们自己朝中究竟是什么人心怀反意,所以这封密信还是交还给你,将来若是有一天在景元国落难了便到我这里来了,无论如何我都会保你平安的。”

        也许是年纪相近的关系,也许是邵曦独有的人格魅力吧?总之,赵红锦的确是将邵曦视作自己的朋友了,这对邵曦来说是件很别扭的事。

        正如老吴当初说的那样,人家将你当朋友,你却将人家的善意当作自己利用的工具。

        自己的计划明明是要搞垮南赵的朝堂,而赵红锦却完全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只是单纯地认为邵曦是为了查明景元国内的反叛之人。

        这就是感性与理性之间的差别,感性的人往往将对方看作好人,而理性的人却知道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好人,包括自己。

        邵曦接过赵红锦递回来的密信,将信揣入怀中,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赵红锦的话。

        在他的眼中,赵红锦就是南赵国的皇帝,而自己就是景元国的臣子,理应各自维护自己的利益,而此时赵红锦却将自身的利益与他的利益进行了交叉,这让邵曦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不怕与人勾心斗角,互相挖坑、使绊子,而最怕这种掏心挖肺的真诚,这会让自己有负罪感,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卑鄙无耻,背叛朋友的小人。

        可自己特么压根儿就没想过和他做朋友好吧?怎么现在搞得好像自己做错了一样?

        “那个……小皇帝,说起来我们也算是朋友,不过我们这种朋友关系比较特别,公是公,私是私吧!总之,我做的一切必定要优先考虑景元国的利益,所以平日里你还是要提防我,不要太相信我,但是抛开家国利益之外,我们还是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我也只能做到如此,若是我真的与你交往过深的话,岂不是也成了一个叛国者?”

        赵红锦明白邵曦的意思,也只能是一脸苦笑地点点头。

        人都说男女之间的求而不得是很痛苦的,可是对赵红锦来说这种对朋友的求而不得也同样是痛苦的。

        明明彼此惺惺相惜,却碍于身份不能过从甚密,否则便是各自背叛了自己的国家,这说起来很可笑,却也是现实的无奈。

        “好吧!那就先不说朋友的事。如今你的计划已经进行到了这一步,将来你回了景元国之后,我们之间有事该如何取得联系呢?”

        邵曦低头想了想,对赵红锦说道:“写信吧!我想我走了以后,该如何对韩增你自己的心中应该是有数的。我们之间需要彼此联系的时候,应该是我在景元朝中已经将韩增的罪证拿到手里需要交给你,好让你以此来定韩增的罪,所以第一封信一定是由我主动送出。我会派我手底下那个贴身的老仆人来做此事,以他的身法功夫想要进入皇宫秘密将信交给你应该并不是什么难事,到时候你再将回信交给他,由他带回来给我便可以了。”

        “好,那就这么定了,希望能早日收到你的来信。今日的事情闹得不小,你在我这里还是不要停留太久的好,免得引起他人的猜疑。离开前去趟明珠宫吧!红绵那丫头从我昨日回宫之后便一直在念叨你,你当初既然答应了她的条件,若是不兑现的话,她不会罢休的,会一直闹下去。”

        邵曦叹了口气,这位胡搅蛮缠的海珠公主他实在是有些头疼。

        这丫头倒不是有多令人讨厌,就是让邵曦觉得有时无法跟她正常沟通,明明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事,她非要先跟你大闹一场再说。

        也许是因为父亲过世的有些早,哥哥又每日忙于政事,她才用这种方式来引起自己哥哥的注意,可是你刷存在感找你自己的哥哥就好了,刷到我这里算怎么回事儿呢?

        离开御书房后,邵曦在太监的引领下来到了明珠宫,刚走到彩鸾殿门外便听到殿内传来了赵红绵的骂声,而被骂的人正是自己。

        “邵曦,你个乌龟王八蛋!昨日骗了我就跑了,如今连头都不露了,你这个缩头乌龟说话不算数,讲好了教我身法,如今却不知死到哪里去了?别让本公主再见到你,否则掀了你的龟壳将你煮汤喝。你这个言而无信的浑蛋,我诅咒你喝水呛到,吃饭噎到,晚上睡觉从床上掉下来摔到,总之不来见本公主,本公主就一直诅咒你。来人呐!去给我扎一个小稻草人,上面写上他的名字,本公主要每日用鞋子狠狠地抽他,打他这个说话不算数的小人。”

        邵曦站在门外一听,汗都下来了,我尼玛这也太恶毒了吧?不就是昨日没与小皇帝一块儿回宫吗?自己也没说不来呀!怎么这才一天就把她气成这样了?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她几乎将全天下最倒霉的事都诅咒到自己身上了,这小丫头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正在邵曦头疼之际,宫女已经将邵曦前来明珠宫的消息禀告给了赵红绵,还没等宫女出来,便从门中飞出了一个板凳,要不是邵曦躲得快,估计自己的鼻子就得和那板凳来一次亲密接触,不过这一躲,那板凳砸在了院中的一块假山石上,瞬间被砸得粉碎。

        邵曦拍拍胸脯,庆幸自己幸好躲过去了,这丫头简直就是个疯婆子。

        可就在邵曦心中刚刚庆幸完,紧跟着从里面又飞出一个板凳来,邵曦心说你特么有毛病吧?就算你南赵皇宫家大业大,难道板凳不用花钱的吗?再说你个小丫头片子哪来那么大力气?扔了一个又一个的!

        “哎!我说你有完没完,我不来你骂我,我来了你就扔板凳砸我,你还让不让我进去?你要是不欢迎我,我立马转身就走。挺漂亮一个小姑娘怎么那么泼辣?我今天来传授你身法,你还要不要学?不学我现在就走了啊!”

        说完,邵曦转身就朝着明珠宫外走去,这小祖宗谁受得了?还是能躲多远躲多远吧!

        “你给我站住!本公主允许你走了吗?先让本公主打几下出出气。”

        我去你大爷的!你还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