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新培养计划

第二百八十五章 新培养计划

        老吴又倒了一杯茶水,还是不急不慢地喝着。

        “他不肯与你一同离开,不过是因为傅佐良的存在,可是今日你已与小皇帝和傅佐良商量好明日午后的酒宴之上便要展开你们的计划。也就是说,傅佐良要不了多久便会离开永川城,到哪儿去还不好说,既然傅佐良都走了,你再去将这大胖小子带走也就不存在什么障碍了。若是实在不行,就在傅佐良离开之前与他打个招呼,让他劝大胖小子跟你走不就完了?”

        “就这么简单?”

        “不然呢?你以为有多复杂?”

        邵曦摇了摇头说道:“他自己不肯与我离开是一方面,问题在于他现在是大将军傅佐良的护卫,傅佐良离开永川城怎么可能不将他带在身边?再说了,傅佐良走的时候还要将韩笑与姜和一同带在身边,那姜和我不了解,但韩笑可是与我交过手的,那可是个五品高手,傅佐良身边若是不带护卫的话,难道不怕将来韩笑会对他下手?”

        老吴将手中的茶杯往桌上一撴,瞥了邵曦一眼,一副老师父教育徒弟的样子。

        “看起来你走入官场的时间还是太短,很多事情都太想当然了。你应该还记得我们昨日前往大将军府时你带的是什么礼物吧?那口赤虎咬银刀连你都耍不明白,他傅佐良却因为收到那口宝刀而肯见我们二人,你觉得如果不懂刀法的话他会收下吗?能使那口刀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个泛泛之辈?他身为南赵大将军,你不会以为他身边只有许银彪和大胖小子这样的护卫吧?只靠一两个人你以为他能活到今天吗?”

        邵曦被老吴说得一愣一愣的,想想也对呀!可不就是这么个道理?

        傅佐良在南赵做了这么多年的大将军,如果自己没点本事可能早就挂了,再说如此身居高位之人,身边怎么可能没有几个高手?

        那乌球儿的武功与许银彪和韩笑等人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就算是个护卫,也只是个外围的护卫,谁知道傅佐良身边有多少武功高强的贴身护卫?

        所以自己要带走乌球儿对傅佐良来说根本就是件无关痛痒的事情,自己真是跟着瞎操心。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是这样的话,明日午前你就替我跑一趟大将军府将此事告诉傅佐良,让他在临走之前替我劝劝乌球儿。我就不去了,毕竟明日午后的酒宴之上我会成为指证他的主角,不能再与他有任何联系,以免引起韩增的怀疑。”

        “行啊!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明日我跑一趟。”

        带走乌球儿的事眼下算是有了解决之法,可紧接着邵曦又开始犯愁了。乌球儿这家伙体型硕大,力量惊人,这都是他的优势,至于行动方面,自己若是将无命身法传授给他,应该对他也有很大的帮助,至少将来在与人对战之中不会再傻愣愣地站在原地。

        可现在的问题就是他原来修炼的功法和技法都不是什么上乘之选,该去哪里帮他找这些武功秘籍呢?

        “之前你说乌球儿武功修炼的方向没错,只是所修炼的功法与技法太差,这个事情我还正想问问你,心法这个东西没法改了,而且他原本修炼的心法似乎还不错,你觉得他适合修炼什么功法和技法?”

        老吴听到邵曦问起关于武功修炼的问题,忍不住又是一阵头疼。

        这乌球儿的资质与其他人不同,其身体高大笨重又力大无穷,只适合修炼刚猛霸道的武功。

        可由于从来没修炼过身法,在这方面有所欠缺,所以现在才开始修炼刀法已经有些晚了,而且他从小到大用他脚上栓的那个大铁球已经用习惯了,再让他换兵器恐怕已经来不及了,那么如今他可以拿来修炼的功法、技法自然也就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倒不是说没有这一类的武功,可是刚才在马车上才刚刚说过要去盈月岛望舒阁给人家赔礼道歉,转过头来又涉及到武功秘籍的问题,这个东西买是买不到的,去求一般人家也不会给你,唯一的办法还是去偷。

        这绕来绕去不又绕回来了?邵曦这个小兔崽子开口闭口的都是道理,结果现在有事了,这个贼还是要自己去做,想到这老吴就一肚子的牢骚。

        “这种事情别问我,你自己去想办法吧!别到时候我弄了本武功秘籍又搞得里外不是人,好人都让你做了,我总是那个偷东西的贼。”

        这下子老吴终于是扳回一局,现在轮到邵曦有点难受了,之前还大义凛然地教训人家老吴,可是事情到了眼前这个办法还只能让老吴去想。他手头会的那些东西还是当初人家老吴绞尽脑汁给他弄来的,如今让他自己想办法,他想到死也想不出来。

        “别介呀!你这个老家伙怎么还这么记仇?当初你偷了这些武功秘籍和兵器我当然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你偷的都是些武林正宗,名门大派。你想想整个江湖武林就靠着这些门派来维持现有的秩序,结果你现在搞得人家年青一代的掌门十年不能修炼,这坑人不坑人啊?咱们要搞也是去搞这些旁门左道的门派,像万刀门那种危害江湖武林的门派,搞了他反而算是为武林除害。所以呢!同样的事要分怎么去做,干得好了那就是正义之举。”

        老吴差点被邵曦恶心得吐出来。

        好家伙!你还真是没理辩三分,怎么说都是你的道理,那脑子和嘴巴真是没白长,是真能掰呀!

        “我呸!用完了我,你跑出去装好人,现在又来跟我讲什么大道理?归根结底还不是要干缺德事?人也是你,鬼也是你,老头儿我遇到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邵曦这会儿又厚着脸皮嬉皮笑脸地凑了过来,完全奉行着脸皮薄吃不着,脸皮厚吃个够的原则,只要能说服老吴搞定这件事情,别说让他道歉,就是让他指着自己骂卑鄙无耻,他都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好啦好啦!咱们爷儿俩谁跟谁?你怎么跟我还较上真儿啦?你先帮我想想乌球儿到底适合修炼什么武功?至于武功秘籍的事到时候咱们再想办法嘛!你说我放着你这个老江湖不问,我还能去问谁呀?”

        老吴骂他不要脸还真的是一点都没冤枉他,邵曦这家伙完全是现用现交,临时收买,拍起马屁来那也是相当的丧心病狂。

        老吴摇着脑袋有点拿他无可奈何,看着他死皮赖脸的样子,不禁感叹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劲头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当初试那口赤虎咬银刀的时候就应该往你的脸上砍几刀,估计刀口都砍崩了。”

        老吴说他不要脸,邵曦还真就摆出了一副不要脸的架势,完全是一副有事我不找你我找谁,你不帮我你帮谁的态度,跟老吴耍起了无赖。

        “你看哈!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徒弟,甭管你是不是我挂名的师父,你都是我第一任师父。现在你徒弟也算是自己要收徒弟了,说起来那就是你的徒孙了,你说你作为师祖是不是应该对徒孙的事上点心呢?”

        老吴也是个没记性的,邵曦从小到大这么多年就没少忽悠他,可每次马屁都拍得恰到好处,搞得他浑身舒爽,最后都是对邵曦有求必应。

        “嗯!既然你小子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帮你琢磨琢磨那胖小子适合练什么武功吧!如你所言,心法是没办法再改了,而且他原本修炼的心法也还说得过去;身法嘛!咱们既然是师门三辈,传授他老头儿我的无命身法也算是一脉相承;至于这功法,其实你手头有一个现成的就很适合他来修炼,那就是当年田沧海留下的沧海诀,此要诀所化意境气势非凡、奇伟磅礴、雷霆万钧、气贯长虹,尽显刚猛霸道之气。”

        “沧海诀?那不是沧海流云剑法的剑诀吗?乌球儿又不修炼剑法,修炼一个剑法的要诀做什么?”

        老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邵曦,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脑袋。

        “谁告诉你沧海诀是剑法要诀?你别忘了,创出这套要诀的田沧海用的可是刀。当年他创出这套功法要诀之后,顾流云觉得此要诀过刚易折,所以才创出了至柔的流云剑法来平衡功法中的刚猛之意,后经夫妻二人融合才有了如今的沧海流云剑法。想当初田沧海与人决战最后不幸身亡,与这沧海诀的意境缺陷也不无关系。此要诀与顾流云的流云剑法相匹配正是刚柔并济、相得益彰,若是拿出来单独修炼,便是一门至刚至阳的功法,而且这功法是当初你从叶姑娘那里得来,如今收徒将其传承下去,叶姑娘作为顾流云的弟子,想来泉下有知也会感到欣慰的。”

        经老吴这么一点拨,邵曦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每一次在使用沧海流云剑法时总是能感受到流云盖海之意,使剑气中的滔滔杀意有所收敛。

        “那你就不怕乌球儿也和田沧海一样过刚易折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