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二章 谁才是棋手

第二百八十二章 谁才是棋手

        韩增见邵曦如此上道,忍不住仰头哈哈大笑。

        原本这南赵朝堂之事,邵曦的参与便已初见成效,想不到今后与景元的合作竟也能得到他的助力,韩增似乎已经看到了未来自己大权在握,坐在皇位上的样子。

        “小友既已决定投靠,今后你我便不再是外人,不管是这南赵之事,还是将来景元之事我们都须通力合作,各取所求,未来不说能权倾天下,至少也能做个一方的霸主。”

        邵曦心中暗骂:“你想的美,在小爷这里你们不过是我利用的工具而已,你们见过谁与工具讲交情吗?将来用完了再一个个地收拾掉你们,暂且先让你们猖狂一段时间。”

        “相国大人抬举晚辈了,晚辈如今尚不敢说与相国大人合作。我虽有投靠之意,却还不知是否能被接纳,所以这合作之事还需待日后再说,眼下要做的便是先帮相国大人将那大将军傅佐良排挤出朝堂,好让相国大人能独掌大权。如此也算是我尽了一些绵薄之力,以为日后的投靠之举而铺路,到时还请相国大人替晚辈多多美言,晚辈在此先行谢过相国大人。”

        韩增听邵曦这么说,心中顿时感到十分得意。邵曦的到来,已经打破了南赵朝堂的权力平衡,而如今他又有求于自己,那么接下来的事邵曦必定会尽心尽力,不敢藏私。

        在这一刻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已经掌握了主动权,而邵曦正是自己手中可被利用的一枚棋子。但他不知道的是,在邵曦的眼中他才是那枚棋子。

        “如今既已拿到了傅佐良的把柄,小友打算如何利用这封密信?”

        邵曦微微一笑,对韩增说道:“此事不难,贵朝圣主今日已经召见晚辈,并且因为我与海珠公主之间的误会带我去了趟明珠宫,公主殿下原谅晚辈的条件便是要晚辈传授她一套身法。既然有机会进宫,那便可以创造与圣主见面的机会,晚辈会寻得一个合适的机会向圣主透露傅佐良的这封密信,到时贵朝圣主自然会对其产生猜疑,届时相国大人再推波助澜,此事必定可成。”

        韩增听后皱起了眉头,似乎对邵曦的这个主意并不是很满意,如此难得的机会他不想拖拖拉拉,有所稽延。

        自己与傅佐良斗了这么多年,彼此间一直都拿对方没什么办法,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文一武乃是南赵朝堂中的两大支柱,可实际上两个人都想把另外一根柱子拆掉。

        如今这么难得的机会摆在面前,邵曦给出的建议却是在赵红锦跟前慢慢吹风,再找机会提及密信之事,这韩增如何能等得?

        “老夫觉得小友此法并不可行。你想想看,你出使南赵将事情办完后便要离开,在南赵停留的时间并不会太久,这么短的时间内如何能让圣主对你所说之话深信不疑?以你的身份,若是在圣主耳边不停地吹风,圣主反而会觉得你作为景元国的臣子伪造密信,故意破坏南赵君臣间的关系。如此一来,反倒会使这密信失去原有的价值。”

        “那么,依相国大人所见,晚辈应当如何做才好?”

        “你作为景元国的使臣,与圣主提及此事时绝不能表现得太过模棱两可,而是应该表现出非常愤怒。南赵朝堂中有人竟与景元帝国朝中之人勾结,这对两国朝廷都是不能容忍之事,所以对这种事你的表现应该是当众质问,甚至作为上国使臣应该有斥责之意,这样的表现才是正常的。另外,此密信得到的手段绝不能说是你手下这位老先生潜入大将军府盗得,这样一来你便首先失了道理,此前不是发生过刺客袭击使团之事吗?完全可以说这封信是从刺客身上搜到的,如此不管是你的表现还是密信的来源就都显得十分合理了。”

        邵曦心中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他只不过是拿捏了韩增的心理,故意出了这样一个主意。他知道韩增现在很急,恰好利用他此时这急切的心态,将后面自己所有的行为合理化。

        对付韩增这样老奸巨猾的家伙,不能一直表现得太主动,太主动了就会让他发觉自己有意图。

        同时邵曦也听取了老吴的意见,凡事不能表现得太过精明,要让对方觉得自己有用,但并不会对其构成威胁。所以当韩增问到邵曦有什么主意的时候,他选择用一个不太好的主意来引导韩增提出自己早已经酝酿成熟的想法。

        这么一来,表面上看起来主意是韩增出的,但实际上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之内,既不显得自己过于精明,又使对方按照自己的思路行事。

        说白了就是我想这么做,但我自己不会提出要这么做,而是让你来要求我这么做,这样自己既达到了目的,又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果然还是相国大人深谋远虑,晚辈还是太年轻了,考虑得不够周全。既然相国大人都给拿了主意,那么晚辈便依照相国大人的指点来做,选一个众位朝臣都在的公开场合当面曝出此事,不给傅佐良任何转圜余地,不过后面的事也便看相国大人了。”

        韩增没想到事情竟会如此顺利,原本还以为邵曦年轻气盛,会坚持自己的想法,想不到自己只是随便地点拨了几句,邵曦便对他言听计从,这更加让韩增感到得意。

        三天前他还不敢想象自己有这么好的机会将傅佐良扳倒,而邵曦的到来却让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更让他开心的是,今日他终于与邵曦达成了攻守同盟的关系。

        此时的韩增无比庆幸当初自己主张派遣使臣前往景元国出使,若是没有那一次出使,也就不会有邵曦前来南赵出使一事,也就不会创造出对自己如此有利的局面。

        “这个公开场合很容易创造,明日早朝老夫便向圣主提出在朝中举行宴会为小友接风洗尘,同时也是答谢景元帝国遣使回访。届时必定会是文武百官同来赴宴,这样的场合正是最适合不过的了,到时小友便以使团遇袭一事为由,牵出这密信之事。当然了,这么一来酒宴可能会变得十分扫兴,回头老夫在府中设宴单独宴请小友,也算是为小友庆功如何?”

        邵曦心中暗想,这老狐狸还真是上道,自己前脚与赵红锦和傅佐良刚刚商量好明日午后在宫中设宴,想不到此时韩增的想法竟与自己不谋而合,这样明日的酒宴便显得顺理成章了。

        这个事情是韩增自己提出来的,那就显得更加的自然而然,完全没有了刻意之感。

        此时邵曦说不上韩增是太聪明还是太蠢,你说他太蠢吧?他想到的主意也都是自己之前想到的,可是你说他太聪明?他居然一直按着自己画的道在跑,而且全不自知。

        只能说邵曦的计划太大,而韩增的计划全部囊括在了邵曦的计划之内,所以当韩增为自己的谋划洋洋得意之时,在邵曦的眼中他就像个笑话,而这个笑话的主角却还在心中笑话着别人,这才是最可笑的地方。

        无论是在江湖之中,还是在朝堂之上,最可悲的就是棋子以为自己是一个棋手,以为走的每一步都是出自自己的谋划,却不知自己所谓的谋划都只是别人计划中的一部分。

        当韩增做着权倾朝野、独揽大权的春秋大梦之时,又怎会想到自己的命运已在不久之前便被别人给决定了。

        他注定只是一块别人走向权力巅峰的垫脚石,无论是赵红锦还是傅佐良最终都会靠踩着他走上自己权力的顶点,甚至于邵曦也是靠着他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到最后,他的命运也只会和所有的垫脚石一样,被人狠狠地踩在脚下,永世不得翻身。

        邵曦见自己此行的目的皆已达到,便再次起身告辞,这一次他是真的要走了,再不走他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出来,坐在一旁的老吴这会儿都已经有点憋不住了。

        韩增亲自将邵曦二人送出门外,双方行礼告别之后,邵曦与老吴钻进了马车之中,马车缓缓地向着馆驿的方向行去。今日的事情都已经按计划完成了,也该回去休息一下了。

        直到马车走出了一段距离之后,邵曦与老吴二人才笑出声来。

        尤其是老吴,此前去往大将军府时他也是全程跟随,所以邵曦与双方说的话以及各自的谋划,老吴都是一清二楚的。

        眼看着邵曦将韩增当猴耍,老吴实在是忍不住想笑,他当年可是实实在在地见识过邵曦这孩子满脑子的怪点子和满肚子的坏水的。

        “少爷,当年在风家庄时你可不是这样,难道是当年的那黑色宝马将你的脑袋给撞开窍了?自从那次的事情之后我发现你这孩子学坏了呀!怎么一天到晚琢磨的尽是些坑人的主意?你这都是跟谁学的?”

        邵曦心想,跟谁学?小爷原来就是这个样子!难道我告诉你我是穿越过来的,我穿越以前就这么坏?

        “我能跟谁学?还不全都是跟你学的?”

        “放屁!”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