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携厚礼而来

第二百六十二章 携厚礼而来

        邵曦好劝歹劝算是把冯先霈和张绶二人给劝住了,为了自己在街上遇到的这么一个小丫头,实在是犯不上动用礼部的这两位大人去替自己查,反正自己也没吃亏。

        送走冯先霈二人后,邵曦便张罗着让徐茂成帮自己清点明日入朝觐见时所要进献的礼物。

        除了一些寻常的玉石宝器之外,要献给南赵小皇帝最重要的一份礼物便是那棵天琼山千年山参。那可是世上仅有的一棵产自天琼山岁过千年的老参,跟普通人参比起来不仅补血补气的效果甚佳,更是有养肌活肤的功效,常年服用可延缓衰老,保青春常驻。

        这份礼物说起来虽然很是贵重,可是邵曦一直弄不明白,给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送这种抗衰养颜的宝贝,当初萧常毅是怎么想的?

        皇家赠礼从来都是只看价值,不考虑实用不实用,邵曦虽心中吐槽,却依然还是得照单进献。不过第一次来见南赵这个小皇帝,总要送一些能够打动他的东西才好。

        那一批青霭紫云纱想来小皇帝的孪生妹妹海珠公主赵红绵定会喜欢,至于小皇帝嘛!邵曦打算再拿出一颗“仙女之泪”作为个人的赠礼,相信这东西赵红锦看了一定会爱不释手。

        其实这些礼品都只是使团出使用来撑面子的,真正的大礼应该是萧常毅交给自己的那份密约。

        虽然邵曦至今都不知道密约中都写了些什么,但是萧常毅既然能听取自己的意见,派自己出使南赵,猜也猜得到定是许以盐、铁、钱、粮一类的重利,以换取两国之间的和平。

        与那些奇珍异宝相比,这些才是南赵国真正需要的东西,也才是真正能够打动赵红锦的东西。

        这份密约自然是不能在明日入朝觐见之时公开交给赵红锦的,所以邵曦在琢磨着如何能寻找一个机会与赵红锦单独密谈。这事情想来容易,可要知道一个外国使臣要与一国之君单独见面私下密谈,可不是你打个招呼就能做到的,人家皇帝不主动单独召见你,你连边儿都沾不上。

        此事绝对不能找韩增帮忙,若是让他得知自己要与小皇帝单独密谈,必会对二人的谈话内容有所猜测。

        有些事情不一定非要泄露出去,只要让人产生了怀疑就等于漏了底,所以这种单独见面绝不能让人知道是自己主动的想法。

        有什么办法让小皇帝以其他理由单独召见自己呢?

        看起来这件事还是要从海珠公主那里下手,明日上殿若是赵红锦未能领会自己此次前来的意图,就只能以向海珠公主献礼为由进入宫闱,凭着赵红锦与赵红绵之间的兄妹感情,想必会跟自己一同前往,到时候再寻机暗示赵红锦,眼下也只有这个笨办法了。

        邵曦嘱咐徐茂成将礼品、国书都提前准备好,明日入朝之时他要捧着这些东西跟在邵曦的身后,进献到哪一件他便要呈上哪一件,不能有丝毫的差错,此事有关国体,万万马虎不得。

        另外,邵曦又让徐茂成去寻了一个精致的盒子回来,从自己的挎包中取出一颗“仙女之泪”放入盒中,一并都交给了徐茂成。

        徐茂成看到那颗“仙女之泪”时,眼睛都直了,结结巴巴地对着邵曦问道:“大人……,此物……难道也是圣上送给南赵小皇帝的?如此精美之物……圣上怎么舍得送给别人?”

        邵曦看到他那没见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有些炫耀地说道:“这可不是圣上送给南赵小皇帝的,这是我个人送出的礼物!此次出使非同一般,除了前来表示友好,我还有其他的事要与这小皇帝商量,若是不送一点能打动他的礼物,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谈呢?明日你将它与那青霭紫云纱的样品放在最后,待我献完国书、国礼之后再献这两样,你可别弄错了。”

        徐茂成一听,这么珍贵的礼物居然是邵曦个人送给南赵皇帝的,顿时大感惊讶。心想这么贵重的东西恐怕是圣上也未必拿得出来,这邵大人为了此次出使可真是下了血本。

        “请邵大人放心,如此重要之事下官岂敢马虎?明日上朝,大人只需专心应对那南赵皇帝和文武百官,这礼品便交给下官必定不会出错,请大人放心。为了此次出使大人竟将如此珍贵之物都献了出来,果然是对圣上忠心不二,大人真是我景元王朝的国之栋梁,实乃我景元之福。”

        “行了行了,奉承话就不要说了,快去把正事都办了。明天便是我们出使最重要的一天,无论如何不能丢了我们景元帝国的面子。”

        “大人说的是,下官这就下去准备明日之事,若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只管招呼下官便是。”

        说完,徐茂成退了下去。

        邵曦打开行李,将那套最讨厌穿的官服又翻了出来。

        看着摆在床上的官服,邵曦忍不住又是一阵头痛,这身衣服穿着实在是太麻烦了,可又没办法,明日这样的正式场合不穿不行,只能硬着头皮再穿这么一次。

        为了第二天的入朝觐见,整个使团就这样忙忙叨叨地一直折腾到天黑,终于是准备妥当,只待明日上殿觐见南赵皇帝赵红锦。

        这一宿邵曦都没怎么睡踏实,倒不是因为明日要面对南赵皇帝和朝中的文武百官,就连景元王朝的朝堂他都不打怵,一个小小的南赵倒还不至于让他感到怯场。

        感到不踏实是因为实在有些担心那赵红锦徒有虚名,不够机灵,若是他无法真正领会自己此次出使前来的意图,不能将那份密约交到他的手中,岂不是很麻烦?

        第二日天还没亮,冯先霈与张绶二人便老早赶到了馆驿。

        此时邵曦刚刚梳洗完毕,几人分别见礼之后便一同坐上了马车朝着南赵的皇宫赶去。

        由于出来得太早,路上还没什么行人,只有使团的队伍和随同护卫的禁军在大街上浩浩荡荡地前行。邵曦坐在马车里只听到车轮“咕噜咕噜”的声音和禁军整齐的脚步声。

        不知行了多久,马车终于缓缓停了下来,邵曦与冯先霈二人自车上下来后抬头便看到了高大的宫墙与宫门。

        这南赵皇宫的规模虽然与景元王朝相比要差了许多,不过看起来也很恢弘大气,令人赞叹!只可惜此时天色还没大亮,除了眼前高大的宫门外,其他的也只能看到个轮廓。

        因为此时还未到上朝的时辰,所以无论是朝中的文武百官,还是前来觐见的使臣,此时都要在宫门之外等候。各位官员之间彼此见面也都在相互见礼问好,百官们见到冯先霈陪着景元使臣在此,自然也都主动上前打招呼。

        邵曦正在与各位官员见礼,远远地见到了相国韩增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于是连忙上前行礼。

        “晚辈邵曦见过相国大人。”

        “邵大人不必如此客气,等一下便要觐见我朝圣主,邵大人也不必太过拘谨,我朝圣主乃是一个宽厚贤明之君,邵大人只管将贵朝圣上的意思转达到了便可,圣主与朝中百官定会盛情款待。邵大人此次出使必定能够使两国从此交好,互为睦邻。”

        邵曦连忙施礼道:“借相国大人吉言,晚辈也希望此次出使能够顺利达成使命,使两国建立友好关系,成为彼此互助的友好之邦。”

        在旁人眼中亲善有礼的二人,实际上心里都在各自打着自己的算盘。

        韩增想着怎么利用邵曦除去自己的那个眼中钉,而邵曦心中想的是如何稳住韩增,让自己的长线计划可以顺利进行下去。

        不得不说韩增终究是有些小看了邵曦,虽然他对邵曦这个年轻人的手段很是提防,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样一个年轻人竟然跟他玩起了计中计,而最后的目标竟然就是他。

        如今韩增对邵曦如此客气,甚至于有些关照,除了要利用邵曦帮他铲除傅佐良外,同时也希望借着邵曦的手将小皇帝赵红锦稳住,毕竟自己在表面上一直是主和派,若是邵曦与小皇帝能够相处融洽,对于自己地位的巩固也是有着诸多的好处。

        邵曦的想法就要复杂得多。

        首先,借着韩增在南赵国朝堂内不错的人际关系这一点能够迅速与南赵文官集团打成一片,不至于在出使的这段时期处处受文臣集团的钳制,可以顺利接近小皇帝。

        其次,算计韩增不像算计傅佐良那么容易。韩增是个老狐狸,他的阴谋诡计比傅佐良要多得多,而且此人对利益看得更重,所以邵曦一定要先稳住他,用最稳妥的办法先将其除掉。

        至于傅佐良,与韩增相比存在的威胁要小得多,一个不懂得掩饰自己欲望的人终究会被赵红锦所忌惮,除掉他根本就不用自己操心,将来赵红锦自己便会把这件事做了。

        邵曦可没那么好心,帮南赵国除掉奸臣,留下忠臣辅佐小皇帝。

        邵曦计划的最终目的是要将南赵的两大重臣全都除掉,只不过有先有后,有快有慢而已,在这个过程中必定要拉一个打一个。

        真正想掌控南赵小皇帝的人,其实恰恰就是邵曦。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