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接待团风波

第二百三十九章 接待团风波

        向西行了整整五日,直到进入北陵郡地界转入广陵江后,行船才转为顺流而下。如此一来,行进的速度便比原来快了很多。

        船只在北陵郡只停留了半日,补充一些日常所需后便发船继续向南行进,只奔着早日赶到南水郡与使团会合。按时日算下来,从三月初使团出发到现在已是两月有余,使团应该已经到了南水郡,正在等待二人前来。

        顺流而行,行船的速度自然是要快很多。又过了五日,船只终于是进了南水郡境内,站在船头看着两岸秀丽的风光,不禁让人心旷神怡。地处南水之地没有京都大梁的喧闹繁华,只有这青山绿水,猿啼鸟鸣,一派自然祥和的南岭山水景象。

        算下来,邵曦与老吴从京都大梁城出来之后,用来赶路的时日加起来也不过才一个月便到了南水郡,可是使团却不一样,在这路上晃晃悠悠地走了两个多月。当二人到达南水郡时,使团也才到达南水郡没有几日。

        邵曦二人下船后,与那余江郡派出来的小吏打了招呼,便让他返回余江郡去了。两人改为骑马,半日不到便来到了南水城下。

        南水郡本就是一个边陲小郡,所以这南水城里看起来也并没有多么繁华热闹,不过却处处充满着烟火气,没有京都大梁那种庄严肃穆,更多的是随性自然,处处透着轻松惬意,与世无争的氛围,颇有世外桃源之意。

        两人一路来至驿馆,刚一进驿馆便与尚书省左司郎中徐茂成碰了个正着。徐茂成连忙施礼拜见邵曦,并将使团这一路的行程向邵曦做了详尽的汇报,请示接下来的行程。

        “徐郎中,可知那南赵的接待团此时到了何处?是否已做好迎接我朝使团的准备?你须与他们提前完成接洽,我朝使团方可入境。”

        徐茂成连忙躬身道:“回邵大人,在您到来之前下官已与郡守大人一同跟南赵接待团派来的官员进行了接洽,来人称接待团已准备就绪,只待我朝使团入境后便会一路为我使团引路,沿途使团的日常生活所需皆由接待团负责,何日启程只等邵大人示下。”

        “哦?南赵的效率倒是蛮高嘛!不知道那接待团是何人带领?是何官阶?可是南赵皇帝钦派出来的?”

        “这……,邵大人,这正是下官为难之处,所以才要请示邵大人。”

        邵曦微微一愣,“既然一切都已安排妥当,还有何为难之处。”

        徐茂成此时欲言又止,面露难色,似乎怕自己说出来的话会惹怒邵曦,嘴巴开闭了几次都没有说出来。

        邵曦看到他的样子,顿时便有些不耐烦了,没好气地说道:“有什么话就痛痛快快地说,吞吞吐吐地做什么?到底是哪里不妥你不妨直言,又没有人怪罪你。”

        “是是是,回邵大人的话,此次那南赵派出来的接待团领队之人是南赵礼部的一位主事,姓王。”

        “什么?是我听错了,还是你没搞清楚?南赵派出来的接待团领队之人是礼部的一个主事?他们派了一个从八品小官来接待使团吗?”

        邵曦觉得这个事情有点不可思议,外交无小事,不管在哪个朝代,邦国之间的平等外交但有使臣来访都必定是对等接待。邻邦派来的使节是几品官员,本朝一般也派几品官员来接待,这是一种外交上的礼节,也是对使臣及邻邦的一种基本尊重。

        一般上国使臣出使小国,小国甚至会派出更高等级的官员来接待上国使臣以表示对上国的尊敬。

        如今一个小小的南赵国,派出来接待使团的竟是礼部中一个从八品的小官员,虽然只是负责沿途的招待和引路,但派出如此品级的小官明摆着是没将景元王朝的使团放在眼中,甚至可以算是一种羞辱。

        让一个从八品的官员来接待一个正四品的官员,其意就是你景元国的正四品也只配被我南赵国的从八品接待。这种做法除了有羞辱之意外,还是一种赤裸裸地挑衅。

        徐茂成见邵曦面露不悦,连忙解释道:“此事下官也与南赵接待团有过交涉,但得到的答复是南赵朝廷就是如此安排的,理由则是沿途的招待及为使团引路没必要太过计较,等到了永川城自然会有官员接待大人。”

        “简直是放屁!别人到你的家中做客,你端坐堂中,派自家的狗出去迎客人,这是待客之道吗?你去联系南赵的接待团,让他们那个主事到南水郡来见我,若是不来,使团打道回府,此事就此作罢。”

        这件事原本徐茂成自己也觉得很气愤,如今见邵曦发了火气,自然也不敢怠慢。应了一声后急忙出门去联系南赵接待团派来的官员,要求他们的带队主官前来南水郡。

        邵曦心里那个不痛快!如今自己人还没出景元国境,对方便想先给自己一个下马威,此事若是就这么白不提黑不提的过去了,等到了南赵国还指不定怎么羞辱自己呢!

        这种事绝不能忍,不掰扯出一个子午卯酉来使团绝不出境,大不了这趟南赵不去了。

        老吴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地问了邵曦一句“你让徐茂成把话带到就是了,干嘛非要让他们那个主事跑过来见你一趟?你又打什么主意?”

        邵曦大拇指抵着下巴冷笑了一声,有些不爽地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他们主动想搞事情,咱们自然不能只是接着,当然是要回敬他们一下。不让我痛快,难道我会让他们那么舒服?既然自己都选择了不要脸,我自然乐得伸手去打他一巴掌。”

        老吴听他说了半天,也只听了个云山雾罩,到底也没弄明白他要干嘛,不过以这些年老吴对他的了解,这小子八成又要干什么缺德事。

        由于地处边陲,两地间的百姓相互往来走动是稀松平常的事情,至于当地的官员,若是受到对方的邀请,约定俗成的也是可以相互拜访的,并没有那么严格的划分哪块石头,哪条河是两国的分界线。

        因此,邵曦派徐茂成去请对方主事过来,从平常的角度来说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过在过境之后只能官员间相互走动,其他的地方是不能随意去的,所以邵曦叫上老吴一同赶向郡守府。

        南水郡作为景元帝国最南方的一个郡,地方不大,自然郡守府的规模也大不到哪里去。邵曦第一眼看到郡守府的时候,真觉得还不如一些大县的县衙,的确是显得有些寒酸。不过此地远离京都,又不是什么富庶之地,如此光景倒也能够理解。

        此郡的郡守名叫陶青云,虽看上去皮肤黝黑,像下地的农民,却的确是个勤政爱民的好官,深受当地百姓爱戴,而且此人极有个性,对自己身为边陲郡守深感责任重大。

        每次边地两国民众发生矛盾之时,他总是会站出来极力维护本国民众的利益,所以此次南赵国接待团之事他也是颇有微词,一直不肯与对方正面沟通,理由是对方官阶不够,没有资格。

        此时得属下通报京都来的邵大人亲自来到郡守府,陶青云也是急急忙忙地带着郡中官员赶至府门外迎接邵曦。对于他而言,京都来的官员亲自造访是他莫大的荣幸,他本人又是一个极其守礼之人,恐怕在礼数上有所怠慢,所以在迎接之时显得更加恭敬。

        “下官南水郡郡守陶青云与郡中各级官员迎接钦差使臣邵大人,不知大人今日造访,下官等有所怠慢,请邵大人恕罪。”

        邵曦之前便听闻过此人在当地的口碑,所以对他此时恭敬的态度并没有任何虚假之感。

        “陶大人客气了,快快免礼!此次出使南赵使团驻留在你南水郡,也的确是给陶大人添了不少麻烦,真是辛苦大人了。我这趟来是要处理南赵国接待团一事,想借用一下你的地方。”

        陶青云闻言,急忙躬身回道:“邵大人这说的是哪里话?您是圣上钦差使臣,本就是下官的上官,来到我这南水郡是下官的荣幸,这郡守府理应由大人使用,何来借用一说?”

        “哈哈哈!陶大人果然是个爽快之人,那咱们就里面说话吧!”

        带着郡中官员一行人来到正堂之中落座,这南水郡郡守府的规模不大,府中设施也颇为简陋。邵曦问及此事,陶青云的回答竟是因当地民众生活艰难,不忍征调当地劳力,所以平日里干脆就与郡中的各位官员自己动手修缮,因此看上去有些简陋。

        好家伙!一郡之首竟带着手底下的官员自己修房子,这恐怕连很多地方的县令都做不到吧?

        这才是真心地将民众之苦、百姓之苦视为自己之苦的父母官,这样的官才是老百姓需要的官,而不是京城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老爷。

        “陶青云大人可知南赵国接待团带队主官竟是一个从八品的主事吗?你对此事有何看法?”

        “看法?哼!我对他们还会有什么看法?不屑一顾罢了!一个南陲小国竟还如此狂妄,对我景元王朝的使臣如此不敬,我鸟都不鸟他们!”

        嗬!这个性子是真的爽!邵曦很喜欢!想什么说什么也不端着,不痛快了还会骂上两句,这南水郡的郡守果然是个接地气的父母官。

        “哎哟,我说老陶,你很直爽嘛!我喜欢你的性子。咱们不能吃这个哑巴亏,总得给他们点教训不是?我已让徐茂成将对方那个主事请到你这里来,你觉得我们该如何去做?”

        “哼!进了咱的地头就是咱们说了算,来了先打顿板子教训一顿再说,真是给他们脸了!”

        ……!好家伙!够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