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最后一件事

第二百三十七章 最后一件事

        赵家的案子终于审理完了,接下来崔岐还要写一份奏折提交到京都,由刑部转呈圣上。

        邵曦很清楚刑部的人做事是个什么德行,于是在奏折之上加盖了自己的印章,并将自己的折子也附带上。刑部若敢将折子扣下,便会将自己的折子一并扣下,那就是找麻烦,回头找刑部算账可就有了理由,若是不敢扣下,便会连同崔岐的折子一同递上去。

        现在的邵曦多多少少有些明白了如何运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想跟官场上的这些老狐狸玩,首先要学会扯虎皮拉大旗。既然如今有圣上亲赐的诏书在他手中,他便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来对刑部间接施压,但又走的是正常程序,你刑部想给我添堵找麻烦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分量。

        别看现在邵曦的官阶不算高,但朝中的各级官员心中都很清楚这个年轻的督检史在圣上那里是什么地位,什么分量。才刚刚封了官便答应了他一大堆看似过分的要求,单就是给他那个夫人修墓之事,就不是一般的官员敢开口要求的,圣上居然答应了。

        如今还指派他出使南赵,这种破天荒打开两国外交关系的重任居然直接交给了他,可见圣上对其如何信任!未来必是圣上的重用之人,谁吃饱了撑的没事去得罪他?

        折子的事情处理完了,邵曦便开始与崔岐商议起对高粲及高广二人应该如何处置?崔岐也很明智,心里很清楚此二人能出来作证必定是与邵曦有某种条件上的交换,若是随意开口提出意见无异于是给邵曦添堵,所以崔岐很聪明地将对二人的处置完全交给邵曦,邵曦说怎么弄,他便怎么弄。

        所以说,做一个清官不是只有刚正不阿,一心为民就够了,脑子还是要活泛一些。

        邵曦责令高粲在限定的时日内自行辞官,带着家中的资产、家眷离开余江郡,永世不得再回。

        虽然高粲是赵家的入赘之婿,但在处理赵家之人时将他的妻儿算作高家之人,也着实是让高粲扬眉吐气了一回。从此,他便不再是赵家的赘婿,他的妻儿从此以后也变成了高家人,高粲从此做了名副其实的一家之主。

        高粲在对邵曦千恩万谢之后,便回去家中变卖房产,收拾细软,带着家中妻儿老小一同返回老家。

        至于高广,在崔岐知道了邵曦答应给他一大笔银钱后让他远离江湖,便主动从郡中拨出了一笔银款给了高广,理由是邵曦说服高广出来作证那是为了查案,这笔钱理当由余江郡来出,而不可由邵曦个人掏腰包,无论是从人情还是从规矩都当如此。

        要不怎么说崔岐做了这么多年的郡丞,虽然一直被赵华俊打压,却仍能稳稳地在余江郡站下脚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够聪明,有眼色,懂得审时度势,被打压时能忍辱负重,得意之时也不会狂妄自大,懂得知恩图报。

        高广来到邵曦面前跪地便拜,传说中大家都听说行走江湖信义当先,但实际上在这江湖之中,真正守信义的人没有几个。

        当初高广答应与邵曦合作,也只是抱着赌一赌的心态,因为当时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邵曦果然言出必行,真的一丝不差地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这让高广对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佩服不已。

        邵曦将高广扶起来,随口问了他一句“之前你不是说打算退隐江湖,自己做点小生意吗?现如今你打算到何处安身?做什么生意?”

        高广默默地摇了摇头。老实说,他自己也没想好,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的愿望真的会实现,所以一时之间也有些迷茫。

        “我看不如这样吧!这余江郡的云纱产业如今我已接手,将来必要有所拓展,你不如就在这余江郡做云纱生意好了。反正你说的是退隐江湖,正所谓大隐于市朝,也不一定非要钻到山沟沟里面去。再说了,你在这里也可以替我照顾一下纱女,将来只要是因为她的事,无论你闯下多大的祸,我都可以保你,你觉得如何?”

        这等于是给高广安排了一项任务,同时又给了他一份照顾。对于高广这样的人来说,这样的机会此生可能不会再遇到第二次。

        高广再次拜谢邵曦,收了崔岐给他的银两后告辞离去。

        临走前告诉邵曦,将来他有了安身之处后,会将自己的所在告诉纱女,无论何时若想找他,只需去问纱女便可,他会替邵曦照顾纱女。

        高广离开以后,邵曦转身对崔岐问道:“崔大人,我接手赵家在余江郡云纱产业一事你与泰和商行是否都已经办妥?因为这两日我打算离开了,出使南赵之事不可再久拖,所有的事都要在我离开之前处理好。”

        崔岐闻言,急忙从案上拿了厚厚的一叠房契、地契交给邵曦,言辞诚恳地说道:“大人,您只管放心地出使南赵就是,既然如今余江郡是由下官来主持政务,大人的产业尽管放心地交给下官来照顾。待到上陵、武阳、莲台三郡派人过来之后,我们会详谈合作之事,大人为我们四郡带来了福祉,下官也自当保证大人与圣上的生意不受任何干扰,顺利地经营。”

        “嗯!崔大人这样说我就放心了,那余水县的县令如今因赵家之案也已被砍了脑袋,县令的空缺暂时便让卢居补上吧!回头你写个折子一同呈上去,若是需要我加盖印章的话,现在就拿个空折子给我。”

        崔岐和站在一旁的卢居一听,顿时兴奋不已,想不到连卢居这样平日里毫无存在感的人邵曦居然也能照顾到,可说是相当细心。

        既然邵曦有话,崔岐又怎敢敷衍,拿个空折子给他盖印?随即当场拟了一道折子由邵曦看过之后,加盖上自己的印章。

        邵曦虽然无权封官,但邵曦在圣上那里说话还是有点分量的,建议相当于决定。

        一切弄妥以后,邵曦最后对崔岐和卢居嘱咐道:“我走以后,我名下产业全部都由余水镇中的纱女来主持,她即代表我,所以今后还希望两位大人对其多加照拂,本官在这里先行谢过。另外准备一条船,我到余水镇取了马匹之后便直接乘船南下,就不再回到城中与各位大人道别了。”

        刚刚得到照顾的卢居此时激动地对邵曦说道:“邵大人尽管放心,纱女的纱坊下官会特别地关照,若是有什么事下官必会第一时间赶到,大人尽管放心便是。我这便去为大人挑一艘上好的大船,定要让大人一路南下平平稳稳,舒舒服服。”

        说完,也不等邵曦回话便一溜烟地跑出了郡守府,看得邵曦都有些哭笑不得,崔岐也是笑着摇头。

        要知道,在这地方上当官不比在京城里做官,哪怕是能晋升一级都是难上加难,也不怪崔岐与卢居对邵曦如此感恩。如果不是他,这二人也许这一辈子都只是个郡丞和推事。

        崔岐一路将邵曦送至渡口,邵曦此次登船到了余水镇后,再次登船便直接南下了,所以崔岐、卢居二人对邵曦甚是不舍。

        孙爵等人若不是因为要处理围剿后续事宜,一定也会赶来送行。

        卢居为邵曦寻来的是余江郡内最大的一艘官船,船不仅大而稳,而且船上设施齐全,邵曦这一路上的生活所需卢居都已让人在船上备齐,这一路上的确是可以平平稳稳、舒舒服服地赶往南水郡而去了。

        邵曦登船之后回身对着崔岐拱手辞行,卢居则是陪着邵曦一同登船,共同返回余水镇。

        在邵曦临上船之前,崔岐将一个小布包塞到邵曦手中,却并未说是什么。

        看着官船渐渐远去,崔岐心中百感交集。为官多年,第一次遇到如此年轻又如此才能出众的京都官员,对方虽年纪比自己小了许多,但在崔岐心中,这位年轻的上司却已是自己一位亦师亦友的知己。

        “倘若景元王朝能多些这样的年轻人,未来又何愁不能开疆拓土,一统天下?愿我景元帝国千秋万代,成为一个不朽的王朝。”

        崔岐心中无限感慨,也许能左右天下大势的正是这个越行越远的年轻人,而自己终其一生能将这余江郡治理好便是为国为民所能做的最大贡献了。无愧于君!无愧于民!无愧于心!

        邵曦当然不知道崔岐此时的各种感慨唏嘘,他只想着赶快回到纱坊取了自己与老吴的马匹,将自己余江郡云纱产业的管理权交给纱女之后便抓紧南下赶往南水郡。

        自打从京都出来,这一晃都过了两个月了,估摸着使团差不多也到了南水郡,自己如果再不抓紧赶过去,让使团等得久了那便是自己的不对了。

        虽然他有权让使团一直在南水郡等下去,但做人嘛!总要考虑考虑别人的感受不是?

        到了余水镇后,邵曦让卢居先赶回县衙处理接手县令之事,自己则与老吴一同赶往纱坊。

        ……

        “真的要赶在今日便走吗?就不能再多留半日,明早再走?”

        当纱女听到邵曦取了马匹即刻便要离开的消息后,也感到有些突然。

        之前邵曦虽说将余江郡的事处理完之后便离开,可没想到就是在当天便要出发,竟连最后那一点点的相处机会都没有留给自己。

        纱女的神情甚是失落,而更多的是不舍。

        “身负朝廷使命,纵有不舍也终须一别。我答应你,但有机会我定会回来看你,你自己也要好好地保重。”

        “好吧!既然你已决定,我也不挽留你们,我送你们去渡口。”

        “好!你我当初是在渡口相识,如今又在渡口辞别,说起来也算是有始有终了。”

        “临走前帮我做最后一件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