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挖坑埋自己

第二百三十二章 挖坑埋自己

        高粲眼看着一刹那之间,邵曦带的这支队伍便将营地内的所有兵卒屠杀干净,还指挥着手底下人有条不紊地处理着善后事宜,心中不禁闪过一丝寒意。想不到此前在自己和赵华俊眼中那个贪得无厌、心胸狭隘的京都官员,竟是个如此杀伐决断、冷血残忍之人,当初真是看走了眼。

        邵曦转身瞧了高粲一眼,面带微笑地说道:“怎么?高大人没见过杀人?还是没见过一次杀这么多人?现在你应该相信我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了吧?你很幸运,因为你对我有用处,所以你有机会让我原谅你。现在第一件事你已经做好了,接下来的事你不适合在场,我让老吴陪着你躲到库房中去,听到有厮杀之声时最好不要向外看,我怕你会接受不了那种场面。”

        邵曦的话就像是一把冰冷的刀子,刀刃贴着高粲的脖子划来划去,让他感到自己的性命随时会被这把刀子结束,这种恐惧让他心里发寒。

        此时,他完全不怀疑邵曦之前说过的弄死他只需动动手指,就算是灭掉赵家,恐怕也只是举手之间。

        高粲此时脸色惨白,满头是汗,没敢接邵曦的话,只是恭恭敬敬地对着邵曦深施一礼,以示臣服。

        看着眼前邵曦那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高粲第一次感到他是如此可怕。谈笑之间只是动动手指,数十条人命便在他的手中轻飘飘地消失了,而他看去却似乎只是在做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他对自己曾经得罪过这样一个人深深地后怕,相信赵家也会因为得罪过这样一个人而后悔不已。

        老吴带着高粲躲进了其中的一间库房,让老吴跟他在一起并不是因为怕老吴可能会受伤,也不是让老吴保护他,而是让老吴看着他。

        一个能背叛赵家的人,当然也能背叛自己,邵曦从来都不会相信一个毫无底线的叛徒。

        邵曦之所以会相信高广,一方面是因为高广已没有退路,只能倒向自己这边,但更重要的一方面是直到现在高广都不肯告诉他雇主是谁,一直恪守着自己作为刺客的底线原则,所以这样的人邵曦可以选择相信他。

        其实,邵曦与高广之间有着某种默契,就算高广不说,邵曦也知道雇主是谁,高广也很清楚邵曦知道雇主是谁,但高广并不会直接开口告诉邵曦,而是选择了答应替邵曦作证指认赵家。

        也就是说,他可以告诉别人,但就是不能告诉邵曦,哪怕邵曦站在旁边可以听到,他也不会对着邵曦说。

        说起来多少有点自欺欺人,但这世上很多事本来就是在自己骗自己。

        ……

        ……

        平静了很久,虽然身处军库的营地可以听到四个方向传来的号角声和战鼓声,偶尔还能够隐约地听到远处传来的喊杀声,而军库这里却一直很平静,邵曦甚至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和他预想中军库被人重重包围,自己与这百人队的兵士们拼死搏杀,苦苦支撑保护军库的情景完全不沾边。

        这就显得有些尴尬了,之前自己一副大聪明的样子,还亲自带队跑来偷袭军库,自然是将这里看得极为重要。

        也不知道那边是打红眼了,忘了来取铠甲,还是被人揍得太惨了,根本就来不了,又或者是这群反军压根就忘了还有这么回事儿?

        可是一想到根本就没有人搭理他,邵曦心说,你们这样真的好吗?你们这样尊重我了吗?

        邵曦坐在营地中的一块石头上,郁闷得要死。

        就这样不知道坐了多久,突然听到营门处的兵士大喊道:“什么人?不得私自靠近军库?否则格杀勿论!”

        邵曦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腾”的一下跳起来朝营门口跑去,心想这下终于有架打了,好歹围剿结束后人家问起自己也不会那么尴尬。

        可他人还没跑到营门口,便听到营门之外有人喊道:“邵大人可在此处?我是孙爵!我这边已经完成围剿,一个不漏,特此来通知邵大人。”

        邵曦朝着营门口跑的脚步一下子就停下来了,这家伙喊啥?都已经完成围剿了?好家伙,这也太快了吧?再说你这也不会办事啊!好歹给我留两个,不然岂不是显得我太没存在感了?现在这多尴尬呀!

        但好歹人家是来找自己的,总不能因为这点虚荣心上的破事儿就不见人家了吧?邵曦现在那个后悔呀!早知道这活让别人来干,自己跟着去冲锋杀敌岂不更显得威武霸气?

        快步走到营门处,只见百人队的兵士正在打开营门,孙爵带着自己的队伍进入到营地,后面还押着一群被活捉的反军,一个个都伤得不轻,垂头丧气,斗志全无。

        一见面孙爵便哈哈大笑,拱手对着邵曦施礼,口中还不停地夸赞道:“大人果然神机妙算,这群贼军果然是有突围前来军库的企图,幸好大人让我们分兵包抄,结果在半路上便将他们截了下来。如今这东北方向的贼军驻扎点已被我们彻底拔除,这帮贼军一个不漏,非死即伤,活着的也全都被我们掳获,这都仰仗大人的运筹帷幄,邵大人果然是文韬武略,人中龙凤。”

        “嗯,哈,哈哈……”

        邵曦实在是说不清孙爵对自己的这番夸奖到底是出于真心,还是在嘲讽自己?人家打了个大胜仗,自己就带着一小队人在这边小打小闹了一下,如今人家还要把功劳算到自己头上,怎么听着都感觉像是在讽刺自己。

        “邵大人,我这边已经完成围剿,手下的军士们正在打扫战场。如今手中有不少虏获的伤兵,带着他们实在不方便去支援其他方向,下官打算把这些伤兵暂时安置在大人这里,麻烦大人代为看管,下官也好带兵前去支援其他三郡的围剿,毕竟人家来帮咱们,咱们总不好袖手旁观吧!”

        邵曦一听,啥?我尼玛!你把我这里当成战俘收容所和伤兵营了是不是?好家伙!让我给你看伤兵,你再出去抢功劳,难道我不要面子的吗?

        刚要开口反对,不想孙爵却突然间“扑通”一声跪在自己面前,吓得邵曦差点没抹头就跑。

        心说,吃错药了吧!怎么好好说着话,突然间就跪下了?

        “邵大人,今日一战下官对邵大人佩服得五体投地。想当初,邵大人刚来余江城之时,下官与姐夫还曾一度误会大人,以为大人也和赵华俊一般是个贪官,却不想大人竟如此深谋远虑,演得一场好戏迷惑了那赵家。后又亲自登门与我姐夫商讨剿灭赵家之事,邵大人的心胸如此开阔,不计较我等之前对您的不敬,实在让下官佩服。尤其是此次围剿这些贼军,大人提前布局,竟能环环相扣,使我军围剿行动如此顺利,下官对大人实在是敬仰之至。如今,邵大人只带着百余人深入四面之敌当中,拿下了这至关重要的军库,这又是何等的勇武与智慧?大人坐镇中军,指挥若定,此次围剿必然大获全胜,在这里请受下官诚心诚意地一拜。”

        说完,孙爵竟当真“嘣嘣嘣”地磕起头来。

        邵曦被孙爵这么一下子给搞得有点麻爪儿,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你这家伙内心戏是不是太多了?我自己都没想那么多,你竟然把我捧得这么高,你小子成心的是不是?

        不过看着孙爵磕头磕得这么响,又不像是虚情假意。邵曦没法再说别的,急忙上前伸手将孙爵扶了起来。

        “过了过了!孙大人,你说得有点过了,本官哪里有你说得这般天上有,地上无的?只不过都是临时起意,赶到哪儿算到哪儿,可没有孙大人说得这么玄乎。说起来,崔大人与孙大人这么多年忍辱负重才是真的不易,此次围剿也都是孙大人你在指挥,我只不过是取巧罢了,真正对余江郡有功之人是崔大人和孙大人你们,本官最多也就算是个帮忙的,可不敢居功。”

        孙爵听了邵曦这么说,反而更加激动了,一脸花痴相地说道:“想不到邵大人文韬武略,少年英才,竟然如此谦逊韬晦,下官更是佩服。今后大人但有吩咐,我与姐夫必为邵大人马首是瞻,愿为邵大人鞍前马后。”

        邵曦一听这不行,不能再让他夸下去了,再夸下去自己都得飘到天上去,还是赶紧让他走吧!

        现在发现恶语相向之人会让人觉得不舒服,可是满口溢美之词的人有的时候也让人觉得受不了。

        “孙大人,你就将这些虏获的伤兵安置在我这里,由我等来照看。你即刻带领本部兵马前往支援其他三郡,务必要全歼敌军,彻底消除余江郡的反军这个心腹之患。”

        孙爵起身对着邵曦拱手躬身深施一礼,恭恭敬敬地回道:“属下谨遵邵大人之命,誓必全歼敌军,请大人放心,若有差池,甘愿领罚。”

        “嗯!本官在这里预祝孙大人再立新功,等着孙大人的好消息。”

        “谢邵大人!”

        说完,孙爵将俘获的反军伤兵全部留在军库营地之内,带着本部兵马向着西北方向莲台郡的战场赶去。

        邵曦郁闷呐!第一次被人夸得这么郁闷,明明自己现在就是个打酱油的,却被人家说成是统筹全局、长远谋划、巧设妙计的布局之人。

        整件事都是自己设计的,邵曦倒是不反对这个说法,可那都是走一步赶一步赶到那儿的,哪有什么提前布局、精心计划?说了连他自己都不信!

        就像眼前这样,他要是知道自己会沦为战俘收容所和伤兵营的头头,打死他也不会跑到这里来!

        唉!这算不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