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劈水刀加盾

第二百二十八章 劈水刀加盾

        此时的余江郡可说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无论是赵家还是余水镇内的纱坊,此时都感觉到了危机即将降临,似乎有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高广在杀死前来打探消息的那两个人后,在纱女的帮助下同样将那二人用席子卷起来,抬到了木板车上。原本用来拉运云纱的木板车此时已经被尸体装满,高广看着眼前的情景也是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一车上装着两拨人,第一拨人是自己带来的,被邵曦杀死,这第二拨人竟是死于自己之手。

        高广觉得此事多少有点荒唐,这些年来苦练武功,却不想最后沦为杀手,虽然此前一直是无往而不利,但遇到邵曦之后他才知道,面对真正的高手自己也不过随时成为人家刀下的亡魂而已,原本便有心退出江湖的他,此时更坚定了这种想法。

        有第二批人来,证明余江城那边已经察觉到了这边的情况不对,那么第二批人若是再没回去,必定还会有第三批人前来。而且以高广这些年来的经验,第三批被派过来的人任务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死所有的人,不论是任务目标还是之前失手的刺客。

        没有退路了也就没有顾忌了,高广将染血的刀在尸体上蹭了两下,转头对纱女说道:“麻烦才刚刚开始,这两个人若是没有回去,雇主那边一定会派更多的人前来,到那时这院中恐怕会有一场生死之战。此事皆是因我而起,我不想连累你,你最好还是出去避一避吧!这里交给我便是。”

        纱女笑着摇了摇头,神情淡然地回道:“你放心吧!与人厮杀我不擅长,但若是说逃命的话,在这余江郡中恐怕还找不出一个人能追得上我,所以我并不会成为你的累赘,你也无须分心的照顾我。反倒是你身上有伤,用的还是左手,还要更加小心。”

        高广也笑了,“我在江湖中做这一行这么久也曾受伤无数,若是没点和别人不一样的本事恐怕现在早就是一具尸体了。你放心吧!我左手的刀法并不比右手差,这也是这么多年来我能活下来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就好,你等我一下,我取些东西给你,也许对你会有一些帮助。”

        说着,纱女转身回了房间,不消片刻手中便提着一个长条包裹和一只盾牌走了出来。

        “这是我父亲生前所用的宝刀,刀名劈水,这个盾牌也是我父亲生前使用的,当年我父亲凭着这一刀一盾在江湖上也颇有名气,只是后来厌倦了江湖上的打打杀杀,才带着我退隐江湖来到这余水镇经营起这间纱坊。我看你的刀也崩了,右手又有伤,不如便将这盾牌捆在右臂上做个防护,换用我父亲的这把劈水刀,也许对你会有一些帮助。”

        高广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刀,的确刀尖已在昨夜被邵曦的龙角蜥手套崩掉了,于是抬手将刀扔在木板车上,伸手接过纱女递过来的劈水刀。

        将刀从刀鞘中抽出,刀身狭长,色泽清亮,刀锋锐利,提在手中轻巧灵便非常趁手,比他自己之前用的那把刀要强上百倍。

        再看那面盾牌,个头不大,盾形浑圆,盾上一只虎头栩栩如生,整个盾乃是用精钢打造,坚硬无比,也是一件上好的护具。

        高广有些惊讶地抬头看着纱女,一个女子开办的纱坊竟然会有如此上等的兵器和护具,看这女子也不像是修武之人啊!

        邵曦昨日与自己交手用的是剑,而且是两柄剑,眼前的这把刀和盾牌肯定也不是他用的。

        “姑娘,在下冒昧地问一句,如此上好的宝刀和盾牌是令尊生前所用?可我观姑娘并非修武之人。”

        纱女微笑着回道:“这是我父亲生前所用之物,因不想我日后也走入江湖便只传了我身法,而没有传我其他的武功。父亲去世后,我将这些东西留在身边作个念想,如今形势看来我们可能会有麻烦,眼下你是唯一能用此物之人,便暂借你一用。”

        “姑娘的父亲定是一位武功高强的江湖前辈,在下失敬了!姑娘放心,若能渡过今日此劫,在下定会将这些东西还给姑娘,感谢姑娘相信在下。”

        纱女微微一笑,没再说话,转身回了房间。

        高广估计最多半天,余江城内便会派第三批人赶到此处,所以他也做起了准备。

        给伤口换过药之后,将盾牌绑在右臂之上护住伤口,又寻了条布带将那把劈水刀绑在左手上,以防打斗过程中不小心将刀脱手。

        他对自己的武功虽有些自信,但想来也知道回头将要面对的对手绝非只有一两人,此战必是生死之战。

        高广提着刀坐在院中闭目养神,静待对手到来。这一坐就是半天,转眼便到了午后时分。

        正在纱女准备去灶间为二人弄些吃食,却听到门外嘈杂的脚步声。她看了一眼高广,高广也回头看了一眼纱女,微微地点了点头示意她回房间,纱女心领神会,转身便回了房间将房门关上,只留高广一人在院中。

        咚……

        砰……

        哐当……

        大门被直接踹开,门开的一瞬间高广看到踹门的是两个人,为了破门而入他们也是下了真力气。

        紧接着一群人鱼贯而入,将高广围上,高广平静地站起身,还数了数人头一共十四个。看起来,余江城内的那位雇主高粲是真的急了,居然将剩下的人全都派了过来。

        当初他们这群人被高粲招揽到府中专门干行刺之事,凡是与赵家是有利益冲突的,有很多都是死于他们这群人之手。这二十一个人里因为高广的武功最好,所以每次都由高广挑选人手带出去执行任务。

        想不到曾经的伙伴,转眼之间便成了生死之敌。

        江湖之中利益为上,为了钱财有些人别说是伙伴,连自己的爹娘都肯杀。这些人来之前便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要杀的是谁,但是他们仍然毫不犹豫地前来,说明在钱财面前高广的性命也是可以取走的。

        都是做这一行的,高广知道跟他们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也不用心软,都是拿命换钱的,要么拿钱,要么丢命,这就是江湖。

        “高广,我们知道你的武功高,不过看起来你的右手应该是受了伤,左手拿刀跟我们这么多人打你没有胜算,不如放弃挣扎,我们可以给你个痛快,也不至于死得太难看。”

        高广冷笑一下,那张瘦削且充满棱角的脸上再无表情,眼中又闪过了和昨夜一样狠厉的光芒。

        已经不需要废话了,这群围上来的人打算一拥而上,乱刀砍死高广。一只左手能有什么作为?这是这群人此时共同的想法。

        高广不打算被动,所以他先动了。

        原地一个转身借势将手中的劈水刀横着挥出,一道巨大的弧形刀罡向着迎面而来的几人飞去。劈水刀果然是把好刀,这一刀挥出的刀罡比高广平日里所发出的刀罡更加凌厉而锋锐,如同一张半透明的淡蓝色薄纱一般向几人的腰间斩去。

        来的这些人没想到高广竟然对他们藏了一手,没人知道他的左手刀法竟同他的右手一样的凌厉迅捷,一样的杀气十足。

        尤其是此时他手中的那把刀,虽然并不光芒耀眼,但是淡青色的光泽之中却透着森森寒意。

        噗噗噗噗……

        迎面几人躲闪不及,四个人被拦腰斩断,瞬间秒杀,另外还有两人被刀罡的两翼刮倒,一个断了右手,一个断了左手,疼得捂着手臂倒在地上拼命地打滚惨叫着。

        高广仅仅用了这一刀,便让对方霎时间死伤六人。

        剩下的八个人一下子就傻了,高广这一击虽有出其不意,却也展示了他作为三品巅峰之人在这群杀手中高人一筹的武功境界。

        江湖中三品之人像高广这样选择做刺客的并不多,大多会去做各种护卫,不管是商队的护卫,镖局的护卫,还是给大户人家看门护院。虽酬劳不算特别高,但好在行的是正途,吃的是一碗长期稳定的饭。

        高广做刺客只是为了多赚些钱,将来能做点小生意,从此退出江湖不再刀头舔血,生死无常。

        剩下的八个人当中也有两个三品境界,不过只是三品中期。见高广如此杀伐果决,也连忙发出刀罡,想要瞬间解决掉高广。

        其他六人也欺身而上,欲将高广乱刀砍死。

        高广连忙开出气盾并将手中盾牌擎起,硬生生接下对方的两道刀罡,横刀而上与那六人近身缠斗在一起。

        只见刀光闪动,刀风呼啸,只在片刻之间又放倒了对方两人。

        可是高广身上毕竟有伤,经此两回合的交手,右肩上的伤口已经撕裂,包扎的布条上已经渗满鲜血。刚刚接了两道刀罡对他右肩的冲击也的确不小,使其伤势加重。

        此时若不快些解决掉对方,自己必定陷入苦战,到时局面将会对自己非常不利,带伤之身恐难坚持。

        想到这里,高广转身便朝着门口跑去,一纵身跃到门外。

        剩下六人哪里肯就此放过他?连忙提刀便追,却不知如此正是中了高广的诱敌之计。

        门口虽并不狭窄,但六人想同时出门却显得有些拥挤,也正是如此,给了高广机会。只见高广再次转身横扫出一刀,一道比之前更加凌厉,更加狠辣的刀罡朝着挤在门口的几人迅速斩去,就如同割韭菜一般。

        噗噗噗噗……

        又是四个血溅当场。

        此时,只剩下之前的两个三品中期之人,刚刚若不是匆忙间开启气盾,恐怕此时也和门口的四人一样。

        二人见势不妙急忙退回院中,高广提着劈水刀缓步跨进院门,顺手将木门关上。

        门内再次传来厮杀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