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降临的危机

第二百二十七章 降临的危机

        高广将高粲派来的第二批人解决掉也就意味着他没有再回头的余地了,如今是生是死,他的所有希望就只能寄托在邵曦的那句承诺上。

        他这个选择到底正不正确?其实不久之后便会有答案。

        而赵华俊所做的选择已经注定会葬送自己和自己的整个家族。

        大半天都过去了,已经到了午后,赵华俊与高粲依然没有接到高广一行人的消息,现在居然连第二批派出去的人也失去了消息。他们此时感到有些不妙了,如果第一批人出现意外的概率是百分之五十,那么第二批人失去消息就绝对不再是巧合了。

        “高粲,你派出去探听消息的人为何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会不会也和第一批人一样出了什么意外?我信得过你才将此事交给你去办,你就是这样办事的吗?如今那邵曦是生是死我们不知道,就连我们派出去的人是生是死我们也不知道。看起来,事情已经脱离了我们的掌控,你最好赶紧想办法做出些补救,否则你别想好过。”

        高粲心里此时比谁都慌,自己本就是依附于赵家,如今事情没有办好,别说将来那位邵大人会怎么处置自己,就是赵家也不会放过自己。想想自己为赵家做事,如今却还要防着赵家会要了自己的小命,心里比谁都憋屈,可是这又能怪谁呢?

        “大人息怒!我已在渡口处安排的人手,虽然我们派出去探听消息的人没有回来,但是那邵曦同样也没有来余江城。想想若是高广等人失手了,不管他邵曦知不知道是我们安排的,今日都必会来余江城找我们,或是前来问罪,或是前来求援,绝不会这样无声无息地便消失了,所以大人也不用太多虑,说不准此时他已命赴黄泉。”

        赵华俊听到高粲此言,脸色才微微缓和了一些,突然像想起了什么,转头对高粲问道:“与他同来的那个老家伙现在可还在城中?”

        “在!下官今日一大早便派人跟着这个老头子,从早上出来逛大街,午时去了酒馆喝酒,期间还与人发生口角,大闹了一场,完全看不出对我们有所提防。既然此人尚在城中,且没有表现出防范之意,我想事情也许只是我们自己想的复杂了。他们此趟前来余江郡只有两人又无帮手,不可能有什么本事翻起大浪来。”

        赵华俊脸色一沉,“不可能有本事翻起大浪来?你可知道他是有皇命在身的?此人若是除了也就罢了,若是做得不干净留了尾巴,他手中的那一纸诏书便可将我赵家荡得尸骨无存,我看你还是不知道此事的严重。”

        是啊!虽然来的只有邵曦二人,但是这家伙身上带着皇命诏书。若是把他除了将诏书毁掉,再栽赃嫁祸给崔岐等人倒还说得过去,若是真的没除掉,反过来让他拿着诏书来找赵家算账的话,赵家就只剩下造反这一个选择了。

        南山养的那两千私军虽然并非是为自家所养,可到了不得已之时也只能狗急跳墙,起兵自保了。

        “大人,我们要不要通知南山有所准备?以防不测。”

        赵华俊被高粲的话说得一惊,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高灿。

        “你是说……?”

        “没错!虽然眼下还没什么消息,但既然大人不放心,我想我们提前做做准备也是有必要的。若邵曦已被我们除掉,后面的事都好办,可若真的出了什么岔子,我们也不能束手就缚,既然手中有兵,我们便可据城而守再求他法。虽然我不知大人这支军队是为谁而养,但我知道一定是京都里的某位大人物为将来所谋大事而委托于大人,若是此时大人出了事情,想来这两千兵马迟早也是保不住的。事急从权,我们不妨就用这兵马来自保,大人留着有用之身将来才可为那位大人物所用。”

        赵华俊纠结了,此时的他就如同笼中的困兽一般在房间中来回地踱步,脑子里预想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和各种办法的可行性。

        动用兵马之事非同儿戏,搞得不好便是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京城中的那位到底能不能保得住自己,其实他的心里也是没底的。

        当初他赵家能在余江郡只手遮天,为所欲为,都是借助了那位的力量,这些年京都派来余江郡的监察御史没有一个能将他赵家怎样,全都得益于京城中的那位。

        当初的条件就只有一个,由赵家暗中替他豢养一支私军,只要将此事办好了,赵家在余江郡的敛财之举就算有人上奏弹劾也会被这位压下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年来赵家也的确是有些心态**,觉得在余江郡无人能够撼动其地位,完全将余江郡视作自家的私产。

        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如今来了这么一位“敬承司”的官员,开口便要拿走赵家在余江郡一半的产业利益,赵华俊安排人行刺邵曦,说起来也的确是有些草率了。

        这便是长期犯错成本低给人造成的一种没什么办不成的错觉,而这种错觉恰恰是最致命的。

        如今,若真是动用了这支私军,就等于是将一切都暴露于天下,无论能不能将赵家保下来,京都里的那位想来都会将自己视作弃子,从此和自己撇清关系,免受牵连。

        到那时,赵家除了在余江郡举兵造反别无其他选择。可是赵家一直以来只想要钱,没想过要这天下,若是把命都作没了,有再多钱也没用啊!

        但若是将事情反过来想一想,如果邵曦真的没死回来问罪,城中的兵马皆在孙爵等人手中,必会趁机将他们赵家从余江郡彻底铲除,那个时候他赵家将毫无还手之力。

        难道真的就这样坐以待毙?如果横竖都是死的话,为什么不最后垂死挣扎一下呢?没准能博得一线生机。

        纠结,十分的纠结。

        好像现在无论怎么选择都是没有退路的,眼下最好的情况就是邵曦成功被刺杀身亡,那么一切就都可以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

        可是派出去的这两批人皆都是石沉大海,全无音信,如此不好的兆头才是此刻让赵华俊等人如同热锅上蚂蚁一般的根本原因。

        “一大早派出去的人到现在也没有回报消息,看起来凶多吉少。你手里还有多少人?这一次全都派出去,务必要取了此人的性命。只要他一死,所有的事情就都解决了,至于动用兵马之事暂且放一放,这不是小事,我们不可轻举妄动。”

        高粲其实也明白赵华俊的顾虑,南山中的兵马一直藏得很好,为的必定是将来一举成事,若是此时动用了便再无回头之路。

        看得出赵华俊还对之前的计划抱有一线希望,所以眼下也只能按照他的意思去办了。

        “从江湖上招揽的这些刺客现在还有十几个,虽然武功都不如高广,但若是全派出去,十几个人就算是全都撂进去,想来也能换他一条性命。我一直有个猜测,这位邵大人是不是会武功?只是在我们面前隐瞒了下来,没有让我们知道。”

        赵华俊听到这话,脑袋“嗡”的一下。若真如高粲所说,这位邵大人懂武功的话,那么连高广都有去无回,这位大人的武功得有多高?

        那前两拨人是不是都死于他手?现在再派这些人去到底还有没有意义?若是不能将他杀死,岂不是给对方落了更多的把柄?

        刚才是为了动不动用兵马纠结,这会儿又开始为要不要再派第三批人去而纠结?不派觉得不甘心,派了又怕再次添进去,增加自己的罪证。可是现在还有回头路了吗?就算第三批不派出去,前两批难道就不是罪证了吗?

        所以说能成事的人都是杀伐决断、处事果决之人,像赵华俊这种遇事瞻前顾后、优柔寡断的人是成不了大事的,也许是他赵家在余江郡这些年日子过得太顺了,常年的养尊处优让他失去了应对危机的心理素质和思考能力。

        高粲看着赵华俊此时的样子,心中暗自鄙夷。

        自己这些年在赵家低三下四,任人驱使,但高粲自认无论学识还是能力,都强过他赵家之人,只是因为赵家势大自己才不得已入赘依附。

        如今见赵华俊遇事犹疑,实在是觉得他不配为赵家之主,若论本事自己才应该是赵家能力最强之人。

        “既然大人眼下还不想动用南山的这支兵马,那我就安排人再去查探消息吧!不过我还是建议大人早做准备,不一定要那么做,但是为防万一提前着手准备还是有必要的,大人您考虑一下,我先告退了。”

        说完,高粲施礼以后离开郡守府,现在这个事情已经有点失控了,他必须按照自己的想法尽可能地补救,他打算将第三批所有的人都派出去,那位邵大人必须得死。

        赵华俊站在原地两眼发直,他终于知道自己忽略了很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他不确定邵曦到底会不会武功,他派去的人到底是不是死在邵曦的手里或是被邵曦擒住了?

        若是死了倒还好说,若是有活口落在他手中,说不准将来就是个人证,这刺杀朝廷钦差官员可不是他平日里贪墨点税银,压榨无权无势的百姓那么简单了,这是要掉脑袋的。

        赵华俊想到这里,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看来赵家此次怕是真的要有此一劫呀!

        高粲不敢耽误,找到了他从江湖上招揽的那些刺客将事情交代了一番,此次可是不计代价,定要杀死邵曦,否则的话后患无穷。

        此时,纱坊中的高广也感觉到了危机降临。